五、2009-2017年:后危机时代的贸易强国战略

 

2008年9月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引发了世界范围的大变革、大调整,世界经济格局发生深刻变化。2009年至今,世界经济一直处于金融危机后的深度调整期,世界经济增速放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贸易发展面临的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增多,我国外贸发展面临的形势更加严峻复杂。面对新的挑战和不利形势,我国外贸发展以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为主线,以“稳增长、调结构、促平衡”为重点,积极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努力提高外贸发展的质量和效益,进一步巩固贸易大国地位,推动贸易强国进程。

 

(一)外贸发展步入新常态

 

金融危机过后,我国外贸面临着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环境,国内资源环境承受能力客观上决定了依赖“劳动力、环境、资源”等低成本要素的增长模式不可持续,国内要素成本大幅上升,支撑过去高速增长的条件弱化或消失,在国际市场需求疲软的共同影响下,外贸进出口增速随之回落,两位数高速增长的时代结束,中国外贸步入新常态,进入了增速变化和结构调整的转折期。

 

1、外贸进入“中低速”增长换挡期。

 

这一时期,我国外贸进出口进入增速换挡期,从高速增长转至中低速增长阶段。外贸发展的重心从以往主要关注外贸进出口数量、增长速度和总体规模,转变到数量与质量、速度与效益、规模与水平并重上来。

 

biaoshiliu

 

2009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出现26年来的首次两位数下降,降幅深达13.9%;2010年增速大幅反弹至34.7%,2012年开始,中国进出口增速发生明显转折,由较快速度增长变成个位数中低速增长,2015年,进出口增速由正变负,同比下降8%,2016年,延续这一下降态势,进出口增速下降6.8%。2017年上半年,随着世界经济温和复苏,进出口呈现稳中向好趋势,增速明显回升(见表16)。

 

1、外贸结构调整进入加速期

 

这一时期,我国外贸正处于从“提速增量”的成长期向“提质增效”的成熟期过渡的关键阶段,与速度增长和规模扩大相比,提升质量和优化结构是当前及今后外贸发展的重要任务。一是优化国际市场布局,在巩固传统市场的同时,提高新兴市场在全国外贸中的比重。二是优化国内区域布局,在巩固东部沿海地区外贸的同时,更加发挥中西部地区在全国外贸中的作用。三是优化商品结构,在稳定传统优势产品出口的同时,提高出口品牌、高技术含量产品在全国外贸中的比重。四是优化外贸经营主体,在坚持外贸大中小企业并重、多种所有制企业共同发展的同时,培育一批具有较强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的跨国公司。五是优化贸易方式,不断创新贸易方式,做强一般贸易,提升加工贸易,发展其他贸易方式。

 

(二)外贸发展的新思路

 

改革开放后很长一个时期,中国举世瞩目的外贸成就来自于两大红利,从供给端看,国内人口红利带来的廉价劳动力推升了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从需求端看,全球化红利带来的外需爆炸式增长促使外资和技术的涌入。金融危机后,随着国内经济体制改革的深化以及国际市场扩张步伐的放缓,此前内外两大资源红利逐渐削弱甚至消失,我国依靠资源能源、劳动力等有形要素投入的传统外贸发展模式已难以为继,外贸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问题逐步显现。要巩固贸易大国地位、推动贸易强国进程,我国外贸发展方式必须进行战略性转变。

 

1、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

 

按照党的十七大提出的关于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要求,外贸领域提出要转变外贸发展方式,促进外贸发展由主要依靠增加物质资源消耗向主要依靠科技进步、劳动者素质提高、管理创新转变。此后,转变外贸发展方式的内涵更为丰富,涉及面更为广泛。“十二五”期间,我国转变外贸发展方式的战略重点是积极推进外贸结构战略性调整,着力推进“五个优化”,努力培育外贸发展的新优势和新的增长点。2012年3月1日,商务部等十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快转变外贸发展方式的指导意见》,对外贸发展提出了总体要求和任务目标。同时,不断加大对外贸发展的政策支持力度,出台一系列促进外贸稳增长调结构的政策措施,通过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清理和规范进出口环节收费、加强融资保险支持等政策降低贸易成本,鼓励发展跨境电子商务等新型商业模式,为外贸发展营造了更加有利的政策环境。

 

2、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

 

2015年2月19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我国外贸传统竞争优势明显削弱,新的竞争优势尚未形成,必须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努力巩固外贸传统优势,加快培育以技术、标准、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竞争新优势,形成东中西合力、低中高并举、劳动密集、资本密集、技术密集型产业共同创新的发展新格局。积极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要努力实现“五个转变”的任务:一是推动出口由货物为主向货物、服务、技术、资本输出相结合转变;二是推动竞争优势由价格优势为主向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综合竞争优势转变;三是推动增长动力由要素驱动为主向创新驱动转变;四是推动营商环境由政策引导为主向制度规范和营造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转变;五是推动全球经济治理由遵守、适应国际经贸规则为主向主动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订和完善转变。这“五大转变”是中国外贸发展的大方针、大战略、大任务、大布局。

 

3、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

 

随着世界经济深度调整和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中国传统竞争优势削弱,国内企业生产成本上升,承接国际产业转移放慢,劳动密集型产业和产品订单加快转移至周边发展中国家,加工贸易在对外贸易中所占比重下降。为适应新形势,2016年初,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以创新驱动和扩大开放为动力,以国际产业分工深度调整和实施‘中国制造2025’为契机,立足我国国情,创新发展加工贸易”。 具体措施包括:(1)改革创新管理体制。取消加工贸易业务审批,完善加工贸易企业经营状况和生产能力核查机制。(2)改进加工贸易监管方式。加快推进区域通关一体化、通关作业无纸化等改革,进一步提高通关便利化等水平。(3)加快海关特殊监管区整合。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科技服务业,推动区域内产业升级。促进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发展报税加工、保税物流和报税服务等多元化业务。(4)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推动加工贸易转型升级和梯度转移,实施支持中西部地区承接加工贸易转移的政策。(5)提升金融服务水平。鼓励金融机构对内陆沿边地区承接产业转移提供信贷支持,为加工贸易企业转型升级提供多样化融资服务。(6)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做好加工贸易重点发展地区流动就业人员的社会保险工作。(7)优化加工贸易法律法规体系。完善加工贸易企业分类管理,建立商务、环保、海关、工商、质检等部门协调机制,推进加工贸易企业信用评价体系建设。

 

(三)外贸发展的新机遇:国际经贸合作新格局

 

1、自贸区战略贸易创造效应逐步显现

 

在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有效性和权威性的同时,我国实施了更加主动的自由贸易区战略,推动建设开放透明的区域自由贸易安排。2012年党的十八大明确指出,要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进一步提升了战略推进的紧迫感。随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五中全会对加快实施自贸区战略做出部署,提出“以周边为基础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形成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的大思路,明确了战略实施的着力点。2015年12月,国务院颁布《关于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的若干意见》,提出了构筑立足周边、辐射“一带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贸区网络的宏大战略。这一时期,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是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重要内容,也是我国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新机遇新平台。

 

截至2017年上半年,我国已签自贸区协定14个,涉及22个国家和地区。通过商签自贸协定,我国对自贸伙伴的货物关税水平大幅降低,零关税产品税目占比以及零关税产品进口额占比基本都达到90%以上,实现国际上高标准自贸区通常的“双90”标准,自贸区的贸易创造效应日益加强。2016年我国与22个自贸伙伴进出口总额为13779.6亿美元。剔除港澳台后与19个自贸伙伴的进出口总额为8946.5亿美元,占比达到24.4%。2016年我国对22个自贸伙伴出口覆盖率达到36.52%;进口覆盖率达到39.2%。在我国对外商签的自贸协定中,服务业领域的限制都不同程度得到取消或减少,为服务业发展注入新的活力。服务贸易进出口额从2012年的4706亿美元增长到2015年的7130亿美元。

 

2533415599603388131

2015年6月17日,中澳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签署

 

2、“一带一路”战略拓宽外贸发展空间

 

“一带一路”是我国开创世界经济新格局最重要也是最有力的全新开放战略,也是中国深度参与全球经济治理的有效途径,对推进我国新一轮对外开放和沿线国家共同发展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意义。自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重大合作倡议以来,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共同参与,4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与中国签署合作协议,形成广泛国际合作共识,推动贸易和投资便利化,不断改善营商环境,贸易与投资快速发展。2014年至2016年,中国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总额超过3万亿美元。2014年,我国与相关国家进出口额达到1.12 万亿美元,同比增长7.7%。其中,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出口、进口分别达 6370.71 亿美元和4835.61 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1.93%和 2.59%,均高于同期全国6.01%的出口增速和0.51%的进口增速。2015年,中国同相关国家双边贸易总额达9955亿美元,占对外贸易总额的25.1%。2016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进出口总额为6.3万亿元人民币,增长0.6%。其中出口3.8万亿元,增长0.7%;进口2.4万亿元,增长0.5%。

 

luntan

2017年5月14-15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行

 

3、自由贸易试验区推动贸易便利化发展

 

设立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我国在新时期主动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2013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启动;2014年12月,新设立广东、天津、福建3个自由贸易试验区;2016年8月,新设立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和山西7个自由贸易试验区。截止2016年底,上海、广东、天津、福建自贸试验区先后共有114项改革试点经验向全国推广复制。

 

自由贸易试验区通过承担先行试验的任务、实施更加开放的政策措施,为我国参与双边与区域经贸合作积累经验,成为我国进一步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重要载体。试验区设立开放公平、安全高效的市场准入管理制度,设立以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核心的贸易便利化管理制度,以及以自由贸易账户分账核算体系为核心的金融创新及监管制度,大力推动了贸易便利化发展,降低了贸易成本。试验区资本、技术的集聚为外贸转型升级注入新的活力,促进贸易平衡发展。试验区推进贸易功能创新,促进服务贸易、离岸业务等新兴产业的发展,带动进口贸易从扩大简单货物进口数量向提升资源配置能力转变。

 

U10356P31DT20140425234221

2013年9月29日,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启动

 

(四)服务贸易发展实现新跨越

 

在货物贸易转方式、调结构的同时,我国服务贸易发挥后发优势,实现了新的跨越。

 

1、服务贸易政策体系逐步完善

 

这一时期,服务贸易政策支持体系愈加完善,促进中国服务贸易发展的系统、全面、开放和科学的规划体系逐步形成。2010年以来,国家相继出台了《服务贸易“十二五”发展规划》、《中国国际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规划纲要(2011-2015)》、《关于加快发展服务贸易的若干意见》、《国际服务贸易统计监测制度》和《服务贸易“十三五”发展规划》等文件,相关政策的落实推进进一步完善了中国服务贸易管理体制,扩大了服务贸易开放程度,提升了服务贸易便利化水平,推动服务贸易规模与质量双双提升。

 

2、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迈出新步伐

 

一是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全面启动、先行先试。2016年2月22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在天津等15个省市(区域)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为期 2年。试点地区编制《试点方案》,推进服务贸易便利化和自由化,着力构建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打造服务贸易制度创新高地。二是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完成扩围、引领发展。印发《关于新增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的通知》,将沈阳等10个城市确定为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示范城市数量从21个增加到31个,引导市场资源继续向示范城市集聚发展。

 

3、服务贸易实现快速发展

 

近年来,我国服务贸易获得长足发展,进出口总额持续增长,带动外贸结构升级作用进一步显现。2001年,我国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为719亿美元,2015年,服务贸易进出口总额增长到7130亿美元,年均增长17.4%,占世界比重由2.4%上升到7.6%,全球地位稳步提升。2015年中国服务出口与进口增长速度均大幅高于全球水平,服务出口额与进口额的全球占比分别达到6.1%和9.2%,服务贸易总额位居全球第二位,其中服务进口额与排名第一的美国差距大幅缩小至320亿美元。2015年,服务进出口总额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为15.4%,较2014年提升2.7个百分点。服务外包产业发展迅猛,“十二五”时期年均增长34.9%,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服务外包接包国。

 

服务贸易出口结构不断优化,高附加值服务出口规模进一步扩大。2015年,电信、计算机和信息服务出口270亿美元,同比增长25%,占服务出口总额比重提升1.5个百分点;专业管理和咨询服务出口291亿美元,同比增长13.6%,占比提升0.7个百分点;广告服务、文化和娱乐服务、知识产权使用费出口增幅分别达37.1%、43.9%、64.9%。

 

biaoshiqi

 

(五)后危机时代对外贸易的新成就

 

1、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

 

2009年,我国出口额达到12016.1亿美元,成为全球第一大出口国。2013年,我国进出口总额达到41589.9万亿美元,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这是我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是我国坚持改革开放和参与经济全球化的重大成果。2013-2015年,我国连续三年保持世界第一货物贸易大国地位。“十二五”时期,我国累计进出口总额19.9万亿美元,是“十一五”期间的1.7倍,年均增长5.9%,年度进出口规模从不到3万亿美元增长到4万亿美元的水平。2016年,继上年的下降之后,我国货物进出口继续下降,但降幅2015年收窄1.2个百分点,显示出逐步回稳态势。

 

tu4

图4 2009-2016年我国进出口情况(数据来源:中国海关统计)

 

2、国际市场份额持续提升

 

这一时期,在全球贸易大幅下降的情况下,我国出口明显好于其他主要经济体,全球贸易份额不降反升。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2013年和2014年我国国际市场份额分别提高了0.6个百分点,2015年我国出口增速远好于全球和主要经济体,国际市场份额升至约13.8%,提高了1.5个百分点,是5年来我国际市场份额上升最快的一年,比2010年提高3.5个百分点。

 

3、新的发展动能正在集聚

 

民营企业成为外贸发展的重要力量,在我国出口中的比重首次超过外资企业,占全国外贸进出口比重比由2001年的7.3%提高到2015年的45.2%。2016年,民营企业进出口9.3万亿元,增长2.2%,占全国进出口总额的38.1%。外贸企业创新能力、品牌建设、营销能力不断增强,具有自主品牌、自主知识产权、自主营销渠道以及高技术、高附加值、高效益的产品出口增速高于传统商品。跨境电子商务、市场采购贸易等新型商业模式成为新的外贸增长点。2015年中国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到4.8万亿元,同比增长28%,占进出口的19.5%;2016年跨境电商交易规模达6.3万亿元,同比增长23.5%,市场采购贸易增幅超过60%。

 

4、结构调整取得积极成效

 

国际市场结构更加多元,2015年我国与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进出口额为2.21万亿美元,占进出口比重达44.1%。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部分国家出口实现较快增长,其中对俄罗斯、孟加拉国、印度出口分别增长14.2%、9.3%和6.6%。国内区域布局更加均衡,“十二五”期间,中西部地区占全国外贸出口的比重达到16.5%,比“十一五”末提高7.8个百分点。贸易方式结构继续优化,一般贸易快速发展,占进出口比重持续提升。2016年,一般贸易进出口20300.6亿美元,占进出口总值的55%,比2009年提高6.9个百分点;加工贸易进出口11123亿美元,占进出口总值的30.2%,比2009年下降近11个百分点。加工贸易转型升级步伐加快,自主品牌生产(OBM)、委托设计生产(ODM)比重明显提高。出口商品结构由消费品为主向消费品和资本品并重转变,2015年资本品出口总额比2010年增长超过30%。

 

5、进出口质量和效益提高

 

2011-2015年,我国铁路、通信、船舶、航天航空等大型成套设备出口年均增速保持在10%以上,出口总额超过5000亿美元。进口商品价格下降,出口价格相对上升,贸易条件不断改善。原油、铁矿石、大豆、铜精矿、天然气等大宗商品进口量增价跌,2014-2015年减少付汇2365亿美元,有利于企业提高效益、提升国际竞争力、增加国民福利。进口质量效益提升,先进技术、设备和关键零部件进口增长迅速。

 

6、对国民经济贡献增强

 

2010年以来,关税和进口环节增值税、消费税超过8万亿元,是国家财政的重要来源。据估算,“十二五”期间,外贸直接或间接带动就业人数达到1.8亿左右,约占全国就业总数的23%。2015年,货物进出口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左右,对国民经济增长起到了重要的拉动作用。先进技术设备大量引进、高端产品出口快速增加,对国民经济提质增效升级发挥了重要作用。此外,“中国制造”增加了全球消费者福利,“中国市场”带动了相关国家的经济发展。

 

7、外贸体制机制不断完善

 

支持外贸发展的政策体系进一步完善。坚持远近结合,既注重稳增长,也注重调结构、转方式,推动出台了培育外贸竞争新优势、促进进出口稳增长调结构、推进大通关建设、改进口岸工作、促进跨境电子商务发展、加强进口等政策文件,在完善出口退税分担机制、加大信保支持力度、减轻企业负担、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快外贸新业态发展、支持先进装备和技术进口等方面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为企业减负助力,营造良好环境。政策支持力度空前,效果明显。

 

(马林静 撰)

 

参考资料:

[1] 《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

[2] 《中国对外贸易三十年》,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3] 《当代中国对外贸易》,当代中国出版社1992年版

[4]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指南》,经济导报社1984年版

[5]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改革和发展史》,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6] 《振兴之路-中国对外开放三十年》,中国经济出版社2008年版

[7] 《世纪之交的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8]杨逢珉主编.《中国对外贸易概论》.中国商务出版社1999年版

[9]张宁. 中国外经贸改革开放30年的巨大成就——基于外贸方式与结构变迁视角的分析[J]. 中国经贸,2008,(05):62-64.

[10]毛其淋. 改革开放30年我国外贸出口与经济增长:基于外贸体制改革的视角[J]. 兰州商学院学报,2009,(06):39-44.

[11]朴明锡. 中国入世与外贸体制改革[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0.

[12]魏磊,蔡春林. 后危机时代我国外贸发展方式转变的方向与路径[J]. 国际经贸探索,2011,(02):13-20.

[13]李钢. 后危机时代中国外贸政策的战略性调整与体制机制创新[J]. 国际贸易,2010,(03):4-10.

[14]李钢,白明,李俊,崔卫杰. 后危机时代中国外贸发展战略之抉择[J]. 国际贸易,2010,(01):4-11.

[15]胡江云,赵书博,王秀哲. “一带一路”构想下的境外经贸合作区研究[J]. 发展研究,2017,(01):8-12.

[16]毛其淋. 改革开放30年我国外贸出口与经济增长:基于外贸体制改革的视角[J]. 兰州商学院学报,2009,(06):39-44.

[17]祁欣.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特区的外贸发展[J]. 对外经贸实务,2008,(08):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