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国利用外资的前景展望

 

建国以来,中国在利用外资问题进行过很多探索,在不同时期,面对的内外条件不同,所以采取的利用外资政策也不同,但是积极利用外资,充分利用全球优质资源以促进国家更好发展的理念是一脉相承的。不同时期利用外资的政策与实践,都给中国经济及社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促进,同时也存在若干问题,在总体上是积极方面占据了主导地位,消极方面也在发展当中不断得到调整,在发展中寻找平衡的基本做法也是中国政府一以贯之的政策。

 

过去几十年当中,通过吸引外资,给中国的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助力,同时问题也不少。近年来,随着中国的资金日益充足,对吸引外资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有相当多的人认为,中国利用外资的成本过高,代价太大,随着中国自有资金的日渐充足,应该减少对外资的利用。这种观点是不正确的。中国的资金的确日益充足,与改革开放之初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在更大的发展目标面前,比如说要实现“一带一路”的推进和推动中国产业向全球价值链高端跃升,中国的资金仍然是不充分的。近两年来,中国的外汇储备下降速度较快,在1年多的时间内就减少了1万亿美元之多,而且外汇流出势头不减。这种情况严重影响到投资的信心,同时影响到人民币汇率的稳定,并进而极大影响了中国企业的“走出去”步伐。另外,外资不仅仅是资金,更是资本。资本背后代表着一系列的关系,可以调动很多中国相对稀缺的资源,比如说技术、市场、人才、理论和国际关系等等。这些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也相当重要。

 

因此,在新的历史时代,中国的对外资的利用目的与政策都将有所改变,但是利用外资的步伐不能停止,而且力度还应该不断加强。当然政策方面应该不断完善。
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一直充分意识到引进外资对于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性,一直在大力推进引进外资,采取各种政策鼓励引进外资。近几年来,中国政府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工作。

 

2015年3月29日,习近平在海南省博鳌国宾馆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座谈中强调: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中外经济合作也在同步提升,意味着给世界各国及各国企业提供新的合作契机。中国将越来越开放,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

 

aobaoqiyejianianhui

2015年3月2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南省博鳌国宾馆同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的中外企业家代表座谈。

 

同年9月22日,在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前夕,国家主席习近平接受了美国《华尔街日报》书面采访,在回答关于中国引进和利用外资等问题的提问时,习近平指出,利用外资是我们的长期方针。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吸收外资给中国现代化建设提供了必要的资金、先进的技术、宝贵的管理经验、众多的国际化人才,对促进中国经济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中国尊重非歧视性规则的国际营商惯例,遵守国民待遇等入世承诺,公平公正对待包括外商投资企业在内的所有市场主体,欢迎跨国公司同中国企业开展各种形式合作。

 

2017年1月,国务院印发《关于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对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作出部署。《通知》指出,利用外资是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和开放型经济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经济发展和深化改革进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当前,全球跨国投资和产业转移呈现新趋势,我国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利用外资面临新形势新任务。要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以开放发展理念为指导,进一步积极利用外资,营造优良营商环境,继续深化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实现互利共赢。

 

2017年2月21日,商务部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强调,吸收外资是我国对外开放基本国策的重要内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建设法治化市场营商环境,加强引进外资工作,更好地发挥外资企业对促进实体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

 

高虎城介绍,2017年,商务部将着力从以下三个方面加大吸引外资的力度:

 

一是继续减少外资准入限制。制定差异化地区和产业政策,鼓励外资更多投向中西部和东北地区。

 

二是着力推进投资便利化。在去年将外资企业的设立及变更由审批改为备案的基础上,加快在全国复制推广证照分离、多规合一、高端人才引进等自贸区试验的经验和做法。

 

三是努力营造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深化外资领域的“放管服”改革,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全面落实外商投资企业的国民待遇,确保内外资企业公平竞争。

 

今年8月16日,国务院再度发布《国务院关于促进外资增长若干措施的通知》,从进一步减少外资准入限制、制定财税支持政策、完善国家级开发区综合投资环境、便利人才出入境、优化营商环境等5个方面提出要求。

 

此外,中国先后修订了新的自贸区负面清单和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修改《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暂行办法》,推行外资领域“放管服”改革。例如,新版产业目录中,服务业等准入限制减少,鼓励类政策范围进一步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符合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方向的领域。

 

近年来,中国的投资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从成本端看,对劳动密集型产业投资者来说,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了;而对于知识密集型产业投资者而言,中国研发人才的成本优势还是非常显著的;环境要求方面情况类似,对于高排放、高污染企业,生产约束无疑趋紧,而对于绿色生产企业,反而会变得更加具有优势。不管是相关规则、市场竞争还是权利与机会,外资企业在中国越来越具备国民待遇。在吸引外资上,中国不再延续过去给优惠政策的做法,而要打造一个权利平等、规则平等、机会平等的环境。近年来党和政府大力推动的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和准入前国民待遇,中外企业一视同仁。这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其所反映的公平、公正和透明,正是外商最需要的。

 

总体上,中国政府积极引进外资的意图没有改变,但是具体的政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与过去的优惠政策相比,中国当前吸引外资的手段正转变为优化营商环境、缩小内外资待遇差距,用做减法的方式来鼓励外资进入中国。这也是外资一直在寻求营商环境改善的重中之重,中国政府持续推动减少外资准入限制将提高对外资的吸引力。相关吸引外资政策,将给予中国利用外资以有力的推动与指导。

 

(彭波 撰)

 

参考文献:

 

1、顾龙生:《毛泽东经济年谱》,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
  2、《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1991。
  3、中央档案馆编:《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册(1921-1925),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4、《毛泽东文选》,人民出版社,1991。
  5、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年谱》,人民出版社,1986。
  6、《毛泽东思想研究》,1987年第4期。
  7、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编:《中国经济发展五十年大事记》,人民出版社、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9年10月。
  8、曹普:《谷牧与1978~1988年的中国对外开放》,《百年潮》,2001年第11期。
  9、王均伟:《争锋一从大跃进、洋跃进到软着陆》,金城出版社,1998。
  10、《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
  11、《邓副总理在东京记者招待会上答记者问》,《人民日报》1978年10月26日。
  12、张树军、高新民主编:《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历史档案》,中国经济出版社1998。
  13、中国共产党纪实编纂委员会编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纪实(1976-1992)》第9部(上卷),人民出版社,2003。
  14、李岚清:《突围——国门初开的岁月》,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
  15、中国对外贸易编辑委员会编:《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年鉴》,中国社会出版社1992年版。
  16、夏国藩:《技术创新与技术转移》,航空工业出版社,1993。
  17、石广生:《中国对外贸易改革和发展史》,人民出版社出版,2013。
  18、熊琼:《当前中国利用外资政策存在的问题分析》,《世界经济研究》2007年第2期。
  19、林柏:《新中国第二次大规模引进技术与设备历史再考察》,《中国经济史研究》2010年第1期;
  20、阎放鸣:《论我国第二次成套设备的大引进》,《中国经济史研究》1988年第1期。
  21、孔繁敏:《对七十年代前期引进技术设备问题的反思》,《经济科学》1987年第5期。
  22、陈东林:《20世纪50—70年代中国的对外经济引进》,《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2004年第6期 。
  23、陈德铭:《中国特色商务发展道路——对外开放30年探索》,中国商务出版社,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