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已签协定自贸区

 

我国自2001年底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以来,对外开放步伐不断加快,在积极参与国际多边合作的同时,不断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

 

从2002年与东盟签订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开始,我国的自由贸易区从无到有,从少到多,从一地到多地,目前已经遍及世界五大洲。截止到2016年11月,我国已形成涉及35个国家和地区、涵盖四大洲的自贸区网络。我国已先后与东盟、香港、澳门、巴基斯坦、智利、新西兰、新加坡、秘鲁、哥斯达黎、台湾地区、瑞士、冰岛、澳大利亚、韩国签署了14个自由贸易协定,涉及22个国家和地区。在谈自贸协定7个,涉及23个国家和地区。

 

此外,我国还与印度、以色列、尼泊尔、摩尔多瓦、哥伦比亚、斐济等国完成或正在开展联合可行性研究。

 

111111111111

 

截止目前,我国已经签署并生效的自贸协定共有14个,其中7个自贸协定的伙伴位于亚洲,2个在大洋洲,3个在拉美,2个在欧洲;涉及的22个国家/地区中,15个为亚洲周边国家。我国积极推进对已签协定的自贸区建设,不仅推动新签自贸协定早日生效进入实施阶段,还积极与有关协定伙伴开展磋商,解决自贸协定落实过程中的种种问题,推动相关补充协定和自贸区升级版文件的签署,以进一步提升自贸区建设水平。

 

tu2

 

1.中国-东盟自贸区

 

11

2002年11月4日,第六次东盟-中国领导人会议在柬埔寨首都金边举行。朱镕基总理出席了会议,双方签署了《中国与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2002年,中国与东盟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正式启动自贸区建设。2004-2009年期间,双方相继签署《货物贸易协议》、《服务贸易协议》和《投资协议》。2010年10月第十三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期间,中国商务部陈德铭部长与东盟各国经贸部长共同签署了《〈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货物贸易协议〉第二议定书》,对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原产地规则项下的签证操作程序进行了更新,以进一步促进贸易便利化,提高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利用率。2011年11月,中国与东盟签署了《关于实施中国-东盟自贸区〈服务贸易协议〉第二批具体承诺的议定书》。议定书将在各国完成国内法律审批程序后,已于2012年1月1日起正式生效。相比第一批具体承诺,中国的第二批具体承诺根据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承诺,对商业服务、电信、建筑、分销、金融、旅游、交通等部门的承诺内容进行了更新和调整。同时,第二批具体承诺还进一步开放了公路客运、职业培训、娱乐文化和体育服务等服务部门。与此同时,东盟各国的第二批具体承诺涵盖的部门也明显增加,不仅在其WTO承诺基础上做出更高水平的开放,许多国家的承诺还超出了WTO新一轮谈判出价水平。2012年12月19日,第15次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中国与东盟签署了《关于修订<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第三议定书》和《关于在<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下<货物贸易协议>中纳入技术性贸易壁垒和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章节的议定书》。其主要内容分别是明确中国-东盟自贸区联合委员会的法律地位和职责范围,以及双方在技术性贸易壁垒和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方面的权利、义务和合作安排。上述议定书确定了中国与东盟国家之间的沟通协调机制,有助于确保自贸区各项协议的切实执行,及时磋商解决各方企业遇到的技术性贸易壁垒问题,从而为广大工商界营造更加优惠便利的经营环境,促进各国经济的共同发展。

 

2013年10月,中国国家总理李克强在第16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倡议,尽快启动中国-东盟自贸区升级版,打造更全面、更高质量的自贸区协定。2014年8月,中国—东盟经贸部长会议正式宣布启动升级谈判。经历了一年零三个月和四轮谈判之后,2015年11月22日,中国与东盟就自贸区升级协议达成一致,签订了《关于修订<中国—东盟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及项下部分协议的议定书》(以下简称《议定书》)。《议定书》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经济技术合作等领域,秉承包容发展、灵活务实的合作理念,按照先易后难、渐进自由化的方式,在原有协议的基础上进行补充和完善,实现了对协议内容的丰富和提升。

 

相关链接:中国-东盟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dongmeng/dongmeng_special.shtml

 

2.内地与香港、内地与澳门两个CEPA协议

 

7

2015年11月29日,香港与内地签署《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服务贸易新协议

 

8

2003年10月17日,《内地与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在澳门正式签署。

 

2003年,内地与香港特区及澳门特区政府分别签署了《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和《内地与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以扩大对港澳的开放。此后,又于2004年-2013年间分别签署了十个《补充协议》,渐进式对港澳不断扩大开放领域,逐步提升贸易和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程度。2006年,内地与港澳实现货物贸易领域的零关税。随着2013年《补充协议》十的签署和生效,内地对香港在服务贸易领域开放措施已达403项,对澳门服务贸易领域累计总开放措施已达到383项。

 

2014年12月18日,《内地与香港CEPA关于内地在广东与香港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议》和《内地与澳门CEPA关于内地在广东与澳门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议》(以下简称《广东协议》)分别在香港、澳门签署,于2015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广东协议》签署后,内地在广东率先与香港、澳门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同时为内地与香港、澳门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先行先试积累经验。

 

2015年11月27-28日,在《广东协议》先行先试经验的基础上,《内地与香港CEPA服务贸易协议》及《内地与澳门CEPA服务贸易协议》(以下简称《协议》)相继签署。《协议》于2016年6月1日起正式实施。《协议》是首个内地全境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方式全面开放服务贸易领域的自由贸易协议,标志着内地全境与香港、澳门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随着《协议》的实施,内地对香港开放服务部门达到153个,涉及世界贸易组织160个服务部门的95.6%,其中62个部门实现国民待遇,比《广东协议》增加4个部门;使用负面清单的领域,限制性措施为120项,比《广东协议》负面清单中132项限制性措施减少12项,且其中的28项限制性措施进一步放宽了准入条件;跨境服务、文化、电信等使用正面清单的领域,对香港和澳门新增开放措施分别为28和20项。

 

相关链接:内地与港澳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专题
  http://tga.mofcom.gov.cn/article/zt_cepanew/

 

3.中国-巴基斯坦自贸区

 

5

2006年11月18日,胡锦涛主席访问巴基斯坦期间,两国政府代表签署《中国-巴基斯坦自由贸易协定》。

 

中国与巴基斯坦于2003年11月签署优惠贸易安排,2005年4月签署自贸协定早期收获协议,2006年11月签署自贸协定,2009年2月签署自贸区服务贸易协定,同年10月10日,《服务贸易协定》生效实施。2010年,中巴自贸协定中的正常产品实现零关税。2011年3月,中国-巴基斯坦自由贸易区第二阶段降税第一轮谈判在伊斯兰堡举行,此次谈判中,中巴双方回顾了中巴自贸区第一阶段降税实施成果,确定了第二阶段降税谈判大纲,并就降税模式等问题交换了意见。目前,中巴自贸区第二阶段谈判谈判领域已经拓展至服务贸易领域。2015年10月14—16日,中巴自贸区第二阶段谈判在北京举行,双方就第二阶段货物贸易降税模式、服务贸易领域进一步扩大开放、巴调节税、原产地直接运输、海关数据交换合作等议题进行了磋商。

 

相关链接:中国-巴基斯坦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pakistan/pakistan_special.shtml

 

4.中国-智利自贸区

 

2004年11月,中国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与智利前总统拉戈斯共同宣布启动中智自贸区谈判。2005年11月,在韩国釜山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双方签署《中智自贸协定》。《中智自贸协定》纳入了与货物贸易有关的所有内容,包括市场准入、原产地规则、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技术贸易壁垒、贸易救济、争端解决机制等,并且将经济、中小企业、文化、教育、科技、环保、劳动和社会保障、知识产权、投资促进、矿产和工业领域的合作涵盖在内,于2006年10月1日实施。2006年9月,双方启动中智自贸区服务贸易谈判,历时1年半,经过6轮谈判,最终于2008年4月13日在海南三亚签署《中智自贸协定关于服务贸易的补充协定》(即中智自贸区服务贸易协定),并于同年8月1日实施。根据该协定,中国的计算机、管理咨询、房地产、采矿等23个部门和分部门,以及智利的法律、建筑设计、工程、计算机等37个部门和分部门将在各自WTO承诺基础上向对方进一步开放。与此同时,中智两国积极推进投资协定的谈判,于2012年9月9日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智利共和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中关于投资的补充协定》,协定涵盖了常规投资保护协定包括的主要内容和要素,包括投资和待遇的实体规定和有关争端解决的程序性规定两部分内容,标志着中智自由贸易区协定文本谈判的全面完成。

 

12

2012年9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和智利总统皮涅拉共同出席《中智自由贸易协定关于投资的补充协定》签字仪式。

 

2015年5月25日,在中智自由贸易协定签署的十年之际,中智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智利共和国外交部关于中国—智利自由贸易协定升级的谅解备忘录》,同意探讨中智自贸协定升级的可能性,并决定启动自贸协定升级联合研究。

 

相关链接:中国-智利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chile/chile_special.shtml

 

5.中国-新西兰自贸区

 

6

2008年4月7日,在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新西兰总理克拉克的见证下,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与新西兰贸易部长菲尔·戈夫签署《中国-新西兰自由贸易协定》。

 

2004年11月,中国与新西兰决定启动自贸区谈判。2004-2007年间,两国举行了15轮谈判。2008年4月7日,中新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新西兰政府自由贸易协定》。同年10月1日,《协定》正式生效实施。2010年11月,两国完成了中国-新西兰自贸区的第一次联合审议报告,报告对自贸区运行两年来的实施情况进行了回顾,指出自贸区给两国带来了显著的贸易和其他经济收益,同时也指出下一步应该加强的工作。此后,在实施好中国-新西兰自贸区的同时,双方将自贸区合作领域由传统的贸易投资拓展至卫生与植物卫生领域。2011年11月,中新自贸协定卫生与植物卫生(SPS)联合管理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和技术工作组会议在新西兰惠灵顿召开,双方听取了技术工作组会议的报告,回顾了第二次联合管理委员会会议各项决议的落实情况,强调了加强双边SPS领域合作、利用中新自贸协定SPS章节对促进双边贸易的重要性。2012年10月15-17日,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副部级SPS联合管理委员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召开,双方就等效性和区域化等问题继续进行了交流,更新了SPS联系点,签署了《关于中国从新西兰输入雏鸡及种蛋检疫和卫生要求议定书》。2015年3月24-25日,在中国-新西兰自贸区联委会第六次会议期间,双方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自然人移动、原产地规则等领域的实施情况进行了审议,并同意启动中新自贸区升级谈判联合评估机制。

 

相关链接:中国-新西兰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newzealand/newzealand_special.shtml

 

6.中国-新加坡自贸区

 

中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于2006年8月启动,经过8轮磋商,双方于2008年9月结束谈判,于同年10月正式签署自贸协定。2010年4月和2011年5月,双方分别在新加坡和北京举行了两次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审议会议,就扩大或修改协定达成共识。2011年7月,两国签署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新加坡共和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的议定书》。《议定书》对中新自贸协定中的原产地规则做出了修订,并将双方各自在中国-东盟自贸协定《服务贸易协议》第二批具体承诺纳入中新自贸协定,以进一步提高中新自贸区的自由化水平。随着中新自贸区的不断落实,在两国的共同需求下,合作领域也在不断延伸至金融领域。2012年7月6日,两国签署了在中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项下进一步开放银行业的换文。根据换文,新方将尽快给予两家中资银行特许全面银行业务牌照(QFB);中方将在可行条件下尽快选择其中一家作为新加坡人民币业务清算行,并加速审理新加坡大华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星展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和华侨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各自提出的在华设立分支行的申请。

 

2015年11月6日至7日,习近平主席对新加坡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中国商务部高虎城部长和新加坡贸工部林勋强部长共同签署了《关于同意启动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升级谈判的换函》,双方正式启动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中新自贸协定升级谈判重点将放在进一步提高双边贸易便利化水平、加快服务业开放、促进双向投资、探索并挖掘新的合作领域等领域,以推动两国经贸关系迈向更高的水平,并商订力争在2016年内结束谈判。

 

相关链接:中国-新加坡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singapore/singapore_special.shtml

 

7.《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陈云林与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江丙坤于2010年6月29日在重庆签署了《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的正式谈判始于2010年1月,经过两岸有关方面3次正式磋商和多次业务沟通,同年6月,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与台湾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在重庆正式签订了《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ECFA包括序言、5章16条及5个附件,其最大的特色就是着眼于两岸经济发展的需要,结合两岸产业互补现实,达成了一个规模大、覆盖面广的涵盖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领域的早期收获计划。2011年1月1日,ECFA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早期收获计划全面实施。同时正式成立的两岸经济合作委员会于2011年2月、11月分别召开了两次例会,就ECFA后续单项协议的商谈进展、货物和服务贸易早期收获计划的实施等事项进行了磋商。2012年4月和12月举行的第三次和第四次例会上,双方回顾了ECFA货物及服务贸易早期收获计划执行情况,总结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争端解决、产业合作、海关合作6个小组的工作进展,并就未来工作规划交换意见。

 

2012年8月9日,《海峡两岸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和《海峡两岸海关合作协议》在台北完成签署。2013年1月31日,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互以书面通知对方,表示《海峡两岸投资保护和促进协议》已各自完成相关程序,将于2月1日正式生效。

 

2013年6月,两岸签署《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协议规定了两岸服务贸易的基本原则、双方的权利义务,未来合作发展方向及相关工作机制等内容。协议明确了两岸服务市场开放清单,在早期收获基础上更大范围地降低市场准入门槛,为两岸服务业合作提供更多优惠和便利的市场开放措施。其中,大陆对台开放共80条,台湾对大陆开放共64条,双方市场开放涉及商业、通讯、建筑、分销、环境、健康和社会、旅游、娱乐文化和体育、运输、金融等行业。

 

8.中国-秘鲁自贸区

 

4

2009年4月28日,商务部副部长易小准与秘鲁外贸旅游部部长梅塞德斯·阿劳斯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国-秘鲁自由贸易协定》。

 

2007年9月,在悉尼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胡锦涛主席与秘鲁加西亚总统共同宣布启动中秘自贸区谈判。2008年11月,经过八轮谈判和一次工作组会议,两国领导人宣布中国-秘鲁自贸协定谈判成功结束。2009年4月,双方在北京正式签署自贸协定。2010年3月1日,中国-秘鲁自贸协定正式实施。目前,双方正按协定要求,稳步推进货物贸易领域的降税安排,到2020年,两国将分别实现97%和98%的贸易商品的零关税。

 

相关链接:中国-秘鲁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bilu/bilu_special.shtml

 

9.中国-哥斯达黎加自贸区

 

3

2010年4月8日,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与哥斯达黎加外贸部长鲁伊斯在北京分别代表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国-哥斯达黎加自由贸易协定》。

 

中国-哥斯达黎加自贸协定谈判正式启动于2009年1月,在13个月内共进行了六轮谈判,最终达成一致。完成了各自的国内审批程序后,2010年4月,中哥两国在北京签署了自贸协定。该协定涵盖领域广泛,开放水平高,是我国与中美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知识产权、贸易救济等领域的一揽子自贸协定。2011年8月1日,中-哥自贸协定正式生效。目前,双方正按协定要求,稳步推进货物贸易领域的降税安排,到2026年,两国将分别实现96.7%和91%的贸易商品的零关税。

 

相关链接:中国-哥斯达黎加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gesidalijia/gesidalijia_special.shtml

 

10.中国-冰岛自贸区

 

1366034201659_1366034201659_r

2013年4月15日,在中国总理李克强和冰岛总理西于尔扎多蒂共同见证下,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冰岛外交外贸部长奥叙尔·斯卡费丁松代表各自政府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冰岛政府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是我国与欧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等诸多领域。

 

2006年12月4日,中国商务部与冰岛外交部签署了《关于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冰岛共和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议定书》,正式启动了自贸区谈判。2007年-2008年期间,两国进行了四轮谈判,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经济合作及协议文本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磋商。2009年,因冰岛提出加入欧盟申请,双方谈判中止。2012年4月,中冰两国领导人商定重启中冰自贸区谈判。经过两轮谈判,2013年4月15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冰岛外交外贸部长奥叙尔斯卡费丁松代表各自政府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冰岛政府自由贸易协定》。该协定是中国与欧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自由贸易协定,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等诸多领域。根据自贸协定规定,冰岛自协定生效之日起,对从中国进口的所有工业品和水产品实施零关税,这些产品占中国向冰岛出口总额的99.77%;与此同时,中国对从冰岛进口的7830个税号产品实施零关税,这些产品占中方自冰进口总额的81.56%,其中包括冰岛盛产的水产品。中冰自贸区建成后,双方最终实现零关税的产品,按税目数衡量均接近96%,按贸易量衡量均接近100%。此外,双方还就服务贸易做出了高于WTO的承诺,并对投资、自然人移动、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原产地规则、海关程序、竞争政策、知识产权等问题做出了具体规定。2014年1月,冰岛议会通过决议授权冰岛政府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冰岛政府自由贸易协定》。2014年7月1日,中冰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

 

相关链接:中国-冰岛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iceland/iceland_special.shtml

 

11.中国-瑞士自贸区

 

9

《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于2014年7月1日正式生效,中国商务部部长特别代表、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俞建华(左)和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约翰·施奈德-阿曼出席新闻发布会。

 

2011年1月,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与瑞士经济部长施奈德-阿曼共同宣布启动双边自贸区谈判。双方随后于2011年举行了两轮谈判,确定了谈判大纲,设立了谈判工作机制。2012年双方举行了三轮谈判,就自贸区货物贸易降税模式、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海关合作和贸易便利化、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法律和机构条款、知识产权、竞争政策、贸易救济、争端解决和经济技术合作等有关内容充分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一系列共识,谈判取得了较大进展。2013年5月24日,中国商务部长高虎城与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施耐德-阿曼在瑞士伯尔尼签署《关于结束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谅解备忘录》。同年7月6日,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瑞士联邦委员兼经济部长施耐德-阿曼在北京签署了《中国-瑞士自由贸易协定》,这是中国与欧洲大陆国家签署的第一个一揽子自贸协定,是一个高质量、内涵丰富、互利共赢的协定。根据《协定》,瑞方将对中方99.7%的出口立即实施零关税,中方将对瑞方84.2%的出口最终实施零关税。如果加上部分降税的产品,瑞士参与降税的产品比例是99.99%,中方是96.5%。工业品方面,瑞方对中国降税较大的产品有纺织品、服装、鞋帽、汽车零部件和金属制品等。这些都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利益产品,瑞方均承诺自协定生效之日起立即实施零关税。在农产品方面,除了一般农产品外,瑞方还对中方有出口利益的23项加工农产品在取消工业成分关税的同时,将农业成分的关税削减40%。上述23项加工农产品涵盖了几乎中国对瑞有出口利益的所有加工农产品,包括口香糖、甜食、糕点、意粉等,平均降税幅度高达71%,使中国农产品在瑞士市场获得优于其他国家的准入条件。2014年3月,瑞士联邦议会联邦院通过《中瑞自由贸易协定》。2014年7月1日,中瑞自由贸易协定正式生效。

 

相关链接:中国-瑞士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ruishi/ruishi_special.shtml

 

12.中国-韩国自贸区

 

1

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和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长官尹相直2015年6月1日在韩国首尔分别代表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大韩民国政府自由贸易协定》。

 

中韩自贸区官产学联合研究于2007年3月启动。2007-2008年期间,双方召开了5次联合研究会议,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投资等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研究。2008年6月在北京举行的第五次会议上,双方还就联合研究报告中的农林渔业、韩弃用两项“特保条款”和总体结论建议等议题进行了协商和讨论。2010年5月,正在韩国访问的温家宝总理与韩国总统李明博宣布结束中韩自贸区官产学联合研究,并由双方经贸部长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商定,下一步将就各自关心的问题进一步交换意见,为早日启动谈判创造条件。

 

2012年5月2日,中国商务部部长和韩国外交通商部部长朴在北京发表《部长联合声明》,宣布正式启动中韩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两国部长认为,建设中韩自贸区,可以进一步加强和拓展两国经贸合作,也有利于深化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随后,中韩两国于2012年5月-2013年9月先后举行了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第一轮至第七轮谈判。在2013年9月3-5日在山东省潍坊市举行的中韩自贸区第七轮谈判中,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俞建华和韩国通商产业资源部部长助理禹泰熙共同出席并主持。此轮谈判双方最终就协定范围涉及的各领域模式文件达成一致。至此,双方完成了中韩自贸区模式阶段谈判,下一步进入出要价谈判阶段。2013年11月-2014年11月,通过第八至第十四轮谈判,中韩双方就谈判文本达成一致。2014年11月10日,中韩两国签署《结束中韩自贸区实质性谈判的会议纪要》。2015年6月1日,两国正式签署《中韩自由贸易协定》。2015年12月20日,中韩自贸协定正式生效。

 

总体上看,中韩自贸协定是一个高水平、宽领域的自由贸易协定。从总体开放水平看,中韩双方绝大多数产品和贸易将实现零关税。经过最长20年过渡期后,中国91%的产品将对韩国实现零关税,这些产品覆盖2012年中国自韩国进口总额的85%;如再加上部分降税产品,中方参与降税的产品将达到92%,覆盖中国自韩国进口总额的91%。同时,韩国92%的产品将对中国实现零关税,这些产品覆盖2012年韩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91%;如再加上部分降税和关税配额等产品,韩方参与降税的产品将达到93%,覆盖韩国自中国进口总额的95%。从涵盖领域来看,中韩自贸协定不仅包含了传统的货物、服务和投资等领域,还涉及到竞争政策、知识产权、环境、透明度、电子商务、经济合作等规则领域。

 

相关链接:中国-韩国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korea/korea_special.shtml

 

13.中国-澳大利亚自贸区

 

2

2015年6月17日上午,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澳大利亚贸易与投资部长安德鲁罗布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国家美术馆分别代表两国政府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自由贸易协定》。

 

2003年10月,中澳两国签署《中国和澳大利亚贸易与经济框架》,决定开展自贸区可行性联合研究。2005年3月,联合研究完成,认为中澳自贸区可行,总体上将给两国带来实际利益。同年4月,中国商务部与澳大利亚外交贸易部签署了《关于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和启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澳大利亚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谅解备忘录》,正式启动了自贸区谈判。

 

2005-2008年,两国启动了13轮谈判,就FTA框架内容、货物贸易市场准入、专业服务、金融和教育服务、知识产权、投资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磋商。此后,谈判陷入停滞,直至2010年才恢复谈判。2010年2月,中澳自贸区第14轮谈判在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举行,双方就农产品市场准入、原产地规则、服务贸易、投资等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交换了意见。双方同意,将尽快商定下一轮谈判的有关安排。2011年,中、澳于6月、7月、11月分别举行了三次谈判,并于2012年3月在堪培拉举行了第18轮谈判,双方代表分为农业、非农产品、服务和综合议题四个小组,针对相关议题展开深入谈判。双方在货物贸易、SPS议题、海关程序、原产地规则和技术性贸易壁垒等章节有较大进展,一些章节接近完成谈判,同时就服务和投资章的一些内容达成共识。2013年6月,第十九轮谈判在北京举行,双方进行了深度磋商和讨论,维持了谈判势头,为下一步取得实质性突破奠定了良好基础。2014年期间,经过第二十轮和二十一轮的攻坚谈判,双方就协定文本达成一致,并于11月17日签署了《关于实质性结束中澳自贸协定谈判的意向声明》。2015年6月17日,两国正式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自由贸易协定》,同年12月20日,中澳自贸协定正式生效。

 

中澳自贸协定在货物领域达到了很高的自由化水平,在服务贸易、投资等领域也达成了高水平的谈判成果。从关税税目来看,中国96.8%的税目将实现自由化,其中5年内完成降税的税目比例为95%,剩余产品降税过渡期最长不超过15年。澳大利亚所有产品均对中国完全降税,自由化水平达到100%,其中91.6%的税目关税在协定生效时即降为零,6.9%的税目在协定生效第3年降为零,最后1.5%的税目关税在协定生效第5年降为零。从贸易额角度看,中国实现自由化的产品自澳大利亚进口额占自澳进口总额的97%,其中协定生效时关税即降为零的产品进口额占比为85.4%,5年内关税降为零的产品进口额占比为92.8%。澳大利亚协定生效时关税即降为零的产品进口额占自中国进口总额也是85.4%,3年内关税降为零的产品进口额占比为98.4%,5年内所有产品关税均将降为零。在服务贸易领域,澳方同意对中方以负面清单方式开放服务部门,成为世界上首个对我国以负面清单方式作出服务贸易承诺的国家。在中澳自贸协定框架下,中澳双方签订了《投资便利化安排谅解备忘录》,旨在对中国赴澳投资企业的相关人员给予一定的签证便利化安排,同时也同意将按照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模式与澳方进行谈判,进一步提升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水平;纳入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为中澳双方投资者提供充分的权利保障和救济途径。

 

相关链接:中国-澳大利亚自贸协定文本
  http://fta.mofcom.gov.cn/Australia/australia_special.shtml

 

(袁波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