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2002-2011:对外直接投资快速发展

 

进入21世纪,在“走出去”战略和中国加入WTO的大力推动下,我国对外直接投资飞速发展,一大批有比较优势的各种所有制企业积极对外投资,带动商品和劳务出口,形成了一批有实力的跨国企业和著名品牌。我国对外投资跃上了一个历史新高度,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一)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

 

2001年11月我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0),为我国企业积极开展对外直接投资创造了广泛的外部发展空间。2002年11月,党的十六大报告提出,“实施‘走出去’战略是对外开放新阶段的重大举措,鼓励和支持有比较优势的各种所有制企业对外投资”。再次明确提出“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结合,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平。适应经济全球化趋势和加入世贸组织的新形势,在更大范围和更高层次上参与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和竞争,充分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优化资源配置,拓宽发展空间,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此后,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财政部、外汇管理局等逐步启动了政策调整的步伐,开始了实质性的政策支持。

 

2003年10月,党的第十六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继续实施‘走出去’战略,完善对外投资服务体系,赋予企业更大的境外经营管理自主权,健全对境外投资企业的监管机制,促进我国跨国公司的发展。‘走出去’战略是建成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更具活力、更加开放的经济体系的战略部署,是适应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的要求的,有助于进一步解放和发展生产力,为经济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注入强大动力”。

 

胡锦涛主席对 “走出去”战略的实施有一系列的指示,“要积极鼓励和支持有条件的企业‘走出去’,更多更好地利用国外资源和国际市场,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政策法规,加强对境外投资的统筹协调,改善服务和监管,务求实效”。“要积极稳妥地实施‘走出去’战略,在取得实效上下功夫。这既是新形势下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的重要途径,也是扩大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提高企业竞争力的重大举措。”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进一步实施‘走出去’战略。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对外投资和跨国经营,加大信贷、保险外汇等支持力度,加强对‘走出去’企业的引导和协调。建立健全境外国有资产监管制度”。

 

2006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国务院关于鼓励和规范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意见》。2007年,党的十七大报告明确指出:“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把‘引进来’和‘走出去’更好地结合起来,扩大开放领域,优化开放结构,提高开放质量,完善内外联动,互利共赢、安全高效的开放型经济体系,形成经济全球化条件下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的新优势”。这些文件预示着我国“走出去”“引进来”的双向开放向纵深发展。这一时期,在“走出去”战略大力实施的推动下,我国对外开放进入了一个新高度,我国企业进行对外直接投资的进程驶入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zgtzmqh

1993年3月,中国石油中标泰国邦亚区块项目,同年10月与秘鲁国家石油公司签署塔拉拉油田7区作业服务合同,由此拉开了我国石油进军海外市场的帷幕。截至2015年底,中石油海外业务已遍布38个国家,当年海外油气权益当量产量达到7204万吨, 2016年,中石油实现海外油气权益产量当量再创新高,达到7601万吨,同比增长5.5%。图为中石油海外部分投资列表

 

(二)对外直接投资管理政策的改革创新

 

1、对外直接投资审批制度逐步放权

 

为了促进我国企业积极参与境外投资,我国商务部、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等多部门制定颁布了一系列的相关法规,在税收、外汇、金融、保险、出入境等方面出台了多项优惠措施,改革投资审批工作,减少审批程序,拓展投资渠道,帮助企业降低投资风险,积极引导企业通过不同方式“走出去”。

 

2003年,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改组为商务部,牵头组织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境外中商企业商会工作、对外投资综合绩效评价和境外投资联合年检。同年,商务部发布《关于做好境外投资审批试点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并在北京等十二个省市进行了下放境外投资审批权限、简化审批手续的改革试点,地方外经贸部门的审批权限由100万美元提高到300万美元。

 

2004年7月,国务院颁布了对外投资管理体系发展过程中里程碑式的文件——《关于投资体制改革的决定》,改革项目审批制度,规定企业在投资活动中享有主体地位,自行行使投资决策权,如果企业的项目不使用政府投资建设,则一律不再实行审批制,根据实际情况实行核准制和备案制。同时规定发改委负责核准境外投资项目,商务部核准境外开办企业。这一年,我国对外投资项目也从审批制向核准(备案制)发生根本性转变:对于中方投资3000万美元及以上资源开发类境外投资项目和中方投资用汇额1000万美元及以上的非资源类境外投资项目,由国家发改委核准;除上述项目之外的其他境外投资项目,属于中央管理企业投资的项目报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备案,而其他企业投资的项目由地方政府按照有关法规办理核准。另外,国内企业对外投资开办企业(金融企业除外)由商务部核准。

 

2004年8月,商务部和国务院港澳办联合发布了《关于内地企业赴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投资开办企业核准事项的规定》。同年9月,商务部发布《关于境外投资开办企业核准事项的规定》。为配合该《规定》,商务部于2005年又发布了《境外投资开办企业核准工作细则》,并启用了中国企业境外投资批准证书。上述管理政策为有比较优势的各种所有制企业进一步明确、简化境外投资程序提供了政策依据,有效促进了中国企业的对外投资活动。

 

2008年6月,商务部、外交部、国资委共同发布相关管理办法,进一步规范了我国企业对外投资合作行为。2009年,商务部修订发布了《境外投资管理办法》,进一步规定了核准权限。商务部负责核准中方投资额在1亿美元以上的企业,地方商务主管部门负责核准1000万美元~1亿美元地方企业。其余企业,只需按要求填写商务部的“境外投资管理系统”申请表进行核准。对予以核准的企业,颁发《企业境外投资证书》。新的管理政策进一步放宽了对外投资的核准制度。

 

2、对外直接投资的监管力度逐步加大

 

政府在放松对境外直接投资审核的同时,加大了对投资后的监管力度,更加注重后续的监管和服务。相关部委加强了对外投资外汇管理信息化建设,创建数据统计与检测信息平台,提升监管手段和监管效率。

 

2002年10月,外经贸部联合其他管理部门先后颁布了《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制度》、《成立境外中资企业商会(协会)的暂行规定》、《境外投资联合年检暂行办法》和《境外投资综合绩效评价办法(试行)》,从规范性和投资业绩两方面制定了考核境外企业的具体细则。

 

2010年8月,商务部会同其他部门印发了《境外中资企业机构和人员安全管理规定》,明确了各相关主管部门和驻外使领馆在对外投资企业境外安全管理方面的职责分工和境外安全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程序,还将安全防范和突发事件处置工作作为企业考核的内容。2011年3月,商务部又会同有关部门发布了《境外中资企业(机构)员工管理指引》,要求对外投资企业要树立“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的经营理念,尽量多地为当地创造就业机会,开展属地化经营。

 

2012年10月,为了增加金融业投资组合的多样性,分散投资风险,提高投资收益,中国保监会公布《保险资金境外投资管理暂行办法实施细则》。

 

3、对外直接投资的指导服务愈加完善

 

2003年商务部组建外商投资促进中心(投资促进事务局),并在商务部网站上搭建了企业境外投资意向信息库,用于发布我国企业境外投资意向信息,提供给境内外各类机构和企业相互了解和沟通的信息平台。并自该年起,商务部开始逐年编写《国别贸易投资环境报告》,同时陆续印发了非洲、中东欧、拉美、亚洲等四个地区的行业《境外加工贸易国别指导目录》。

 

2004年7月20日,商务部和外交部联合发布了首批《对外投资国别产业导向目录》,旨在支持有比较优势的各种所有制企业进行对外投资、完善对外投资服务体系、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这是我国首次在对外投资方面对国别、产业进行方向性的指导,引导企业有针对性地到东道国(地区)开展境外投资。同时,印发了《在拉美地区开展纺织加工贸易类投资国别导向目录》、《在亚洲地区开展纺织服装加工贸易类投资国别指导目录》,积极引导企业开展对外投资活动,为企业境外投资创造了良好的服务环境。

 

2006年6月,商务部与中国各驻外经商机构建立了“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国别(地区)数据核查制度”。7月,商务部颁布了《中国企业境外投诉服务暂行办法》,并在北京成立了“商务部中国企业境外商务投诉服务中心”,无偿提供中国企业境外商务投诉服务。发改委于2006年7月发布了《境外投资产业指导政策》和《境外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明确规定了鼓励类和禁止类境外投资项目。

 

4、对外直接投资的外汇管制逐步放宽

 

随着21世纪以来,市场体制的进一步完善与对外开放进一步扩大,外汇使用形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外汇管理也从“宽进严出”向均衡管理转变,审批权限逐步下放,对外投资用汇规模限制逐步取消。

 

2002年以来,我国逐步实行了具有“简化手续、放宽管制、开展试点、全面推行”特点的外汇管理制度变革。国家外汇管理局从2002年10月1日开始,陆续在浙江、江苏和上海等6省开展境外投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工作,简化了境外投资外汇管理手续,明确了境外投资的产权关系和境内投资主体,强化境内投资主体的管理责任,加强对境外投资的事后管理与监控,在外汇管理上基本保障了合理的境外投资需求。

 

2003年,国家外汇管理局逐步简化和取消中国企业境外投资外汇资金来源审查手续,退还境外投资的汇回利润保证金,解除境外投资外汇风险审查等26项行政审批项目,并允许利用境外企业产生的利润进行增资或者在境外再投资。同年10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境外投资管理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允许经国家外汇管理局批准进行对外投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地区的分局、外汇管理部,可以直接出具中方外汇投资额不超过300万美元的对外投资项目外汇资金来源审查意见。

 

2004年,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关于跨国公司外汇资金内部运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该通知规定属于境内成员的企业可以将其外汇资金以及拆借于其他境内成员的外汇资金,通过境外放款或者境外委托放款给境外成员企业,解决境外公司融资难题,更好地利用外汇资金。

 

2005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进一步改革,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照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一改革对于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和灵活性有显著提高作用,外汇市场加快发展。这一时期,对外汇资金实行的流入流出均衡管理的原则和管理制度逐步确定下来。2005年5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扩大境外投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有关问题的通知》,扩大境外投资外汇管理改革试点的范围,覆盖全国,同时提高了外汇资金来源审查权限至1000万美元,极大程度地解决了国内企业对外投资用汇问题。

 

在试点的基础上,国家外汇管理局于2006年7月发布《关于调整部分境外投资外汇管理政策的通知》,取消了对外投资购汇额度的限制,以充分满足国内企业对外投资的外汇需求。

 

2008年8月,经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进一步简化了对外投资的用汇管理,放宽了境内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过程中的外汇资金来源审查要求,提高了境外直接投资的用汇自由度,更加突出了均衡管理原则和国际收支应急保障制度。

 

2009年,外管局又发布了《境内机构境外直接投资外汇管理规定》。该规定正式取消外汇资金来源审查,仅需说明对外投资的资金来源情况,极大地拓展了对外投资的外汇自由度。

 

2011年11月,中国人民银行制定了有关境外人民币结算管理办法,有力地为银行业金融机构和境内机构开展境外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提供了便利。

 

这一系列的举措,使得外汇的使用风险与成本大大降低。政府管理水平的全方位发展,也为开展对外直接投资提供了有利条件。

 

5、对外直接投资的资金支持力度加大

 

在“走出去”战略指导下,为适应近些年全球经济发展的大背景,以及根据对外直接投资的发展情况,在放松对企业境外直接投资限制的同时,政府制定了成体系的对外直接投资管理的支持政策与法律,加大资金支持力度,拓宽资金融资渠道,以保证企业对外直接投资行为的顺利进行。

 

2004年10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国进出口银行联合颁布了《关于对国家鼓励的境外投资重点项目给予信贷支持政策的通知》,其中明确指出对于以下四类境外投资项目给予资金支持:①能弥补国内资源相对不足的资源类境外投资;②带动国内技术、产品、设备等出口和劳务输出的境外生产型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③能利用国际先进技术、管理经验和专业人才的境外研发中心项目;④能提高企业国际竞争力、加快开拓国际市场的境外企业收购和兼并项目。每年安排“境外投资专项贷款”,以出口信贷优惠利率支持对外投资的重点项目。中国进出口银行在每年的出口信贷计划中,专门安排一定规模的信贷资金用于支持国家鼓励的境外投资重点项目,享受出口信贷优惠利率。2011年底,中国进出口银行与加拿大投资银行集团(Canacord Genuity Group)共同成立一家10亿美元、专门投资于加拿大自然资源领域的基金。随后的2012年3月,中国进出口银行又与美洲开发银行共同发起成立一家10亿美元的基金,在拉美地区进行股权投资。

 

除了中国进出口银行之外,另一家政策性金融机构国家开发银行先后与国内外机构合资设立了三个产业投资基金和一个发展基金用于支持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分别为:1998年设立的中瑞合作基金、2003年设立的中国-东盟中小企业投资基金、2004年设立的中国比利时直接股权投资基金以及2007年设立的中非发展基金。其中中非发展基金规模较大,初始设计规模50亿美元(2015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再次宣布,为支持中非“十大合作计划”实施,为中非发展基金增资50亿美元。基金总规模提升为100亿美元)。

 

2005年12月,财政部、商务部在出台了《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专项资金管理办法》,采取直接补贴或贴息的方式支持到海外设立经贸合作区。具体而言,每一个经商务部门批准设立的境外经贸合作区国家都将给予2-3亿元人民币的财政支持和不超过20亿元人民币的中长期贷款。此外,中国政府还推出了四个专项资金用来促进境外投资,分别为:促进中小企业开拓国际市场活动、规避市场与政策风险的“市场开拓专项资金”、扶持特殊资源类对外直接投资、对外经济合作项目的“矿产资源风险勘查专项资金”、支持境外高新技术研发的“对外经济技术合作专项资金”和支持有实力的纺织企业海外建厂及支持海外纺织工业园区建设的“纺织企业‘走出去’专项资金”。这些专项资金的建立,是对特殊行业或者技术项目的鼓励性政策,能够有效地在特定情况下提高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积极性,并解决一部分企业所面对的对外直接投资的瓶颈问题。

 

yqnfgc

一汽南非工厂年产中重型卡车5000辆,是中国在非最大汽车组装项目,被南非总统祖马誉为“南非的底特律”。2014年首辆在南非本土制造的一汽商用汽车从一汽南非车辆制造有限公司的生产工厂装配线上正式下线,图为南非总统雅各布、一汽集团副总裁秦焕明先生与驾驶J6司机在下线仪式举办现场的合影

 

2006年中非论坛北京峰会后,为推动中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促进中国和非洲国家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高层次上的合作,中国政府在2007年6月26日正式成立中非发展基金有限公司。“中非发展基金”第一期资金由国家开发银行筹集,采取自主经营、市场化运作、自担风险的方式进行运作和管理,主要对到非洲开展投资和经贸活动的中国企业和项目进行投资参股,帮助企业解决资金不足的问题,同时获得基金的投资收益。自设立以来,中非发展基金走进非洲,不断寻找适合非洲发展需要的合作项目,带动大批中国资金进入非洲。这些投资有效推动了中非产能合作,助力非洲工业化进程。截至2017年,中非发展基金带动中国汽车、电器、机械、水泥、玻璃等优势产能赴非投资,每年为非洲市场提供中重型卡车1.1万辆、空调30万台、冰箱45万台、电视56万台及水泥160万吨,为非洲经济增长提供持续动力。

 

6、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对外投资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对外投资的实施主体主要是国有大型企业,国家扶持政策也主要倾向于这些公司,但是随着改革开放进程的推进,个体、私营及其他经营主体开始在中国经济舞台活跃,除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在对外直接投资活动中也展露锋芒。为了保障非公有制经济主体的权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1988年和1999年进行了两次宪法修正,增加了对私营经济鼓励的内容,为今后私营企业大规模走出去提供了法律保障。

 

“走出去”战略提出以后,为了配合对外投资管理体制的改革,推动非公有制企业对外投资建厂,2005年2月24日国务院出台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和支持非公有制企业扩大出口和‘走出去’,到境外投资兴业,在对外投资、进出口信贷、出口信用保险等方面与其他企业享受同等待遇。鼓励非公有制企业在境外申报知识产权。”在此基础上,商务部联合其他部门出台扶持非公有制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政策,采取具体措施加大对个体、私营经济的支持。2005年8月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制定《关于实行出口信用保险专项优惠措施支持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通知》,2007年5月会同财政部、人民银行和全国工商联发布了《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对外投资合作的若干意见》等,明确提出了要“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企业对外投资、对外承包工程、对外劳务合作等多种形式,积极参与国际竞争与合作,形成一批有较强国际竞争能力的跨国企业”。上述文件的颁布为非公有制企业“走出去”营造了良好的制度和法律环境。

 

yqnfgc

2010年8月2日,吉利控股集团完成对沃尔沃轿车公司全部股权的收购,成为中国首家汽车跨国企业,也是迄今为止中国汽车行业最大的海外并购之一

 

总结来说,这一时期,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管理政策逐步细化,政府下放了境外投资审批权限、简化了审批手续,放宽中国外汇管理制度,出台了一系列的鼓励、支持、服务政策,逐步建立并完善了有中国特色的对外直接投资管理体系。中国政府在对外直接投资领域也颁布了相关法律法规,最终确立了以管理、鼓励和服务为主的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对外直接投资法律体系。

 

(三)对外投资发展情况

 

这一阶段,通过不断完善“走出去”的政策促进体系、服务保障体系及风险控制体系,我国企业的对外直接投资进程不断加快,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大幅增加,在全球的位次稳步上升。

 

1、对外投资规模大幅增加

 

这一时期,我国每年的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大幅提升,由2002年的27亿美元增加至2011年的746.9亿美元,年均增速达到44.6%,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在全球的位次由第26名上升至第6名,存量位次由第25名上升至第13名。

 

2004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由审批制改为核准制,这一制度的改革极大地促进了对外投资的发展,当年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由2003年的28.5亿美元大幅升至55亿美元,增长了93%。200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初具规模,达到122.6亿美元,首次超过100亿美元大关。此后对外直接投资规模逐年增长,2007年达到265.1亿美元,在全球的位次上升至第17位。

 

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均受到了重创。在此背景之下,我国政府推出一系列促进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改革措施,转变政府职能,明确权力清单,简化审批手续,不断激发企业“走出去”的内生动力,相关促进对外直接投资便利化政策的出台,为我国企业积极开展对外直接投资创造了良好的发展空间,有力地促进了我国对外直接投资的迅速增长,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发展迅猛。2008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由上一年的265.1亿美元大幅增长至559.1亿美元,增速达110.9%。投资企业达到8500多家,投资区域遍布全球174个国家和地区,主要集中在亚洲和非洲地区,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采矿业、金融业、服务业、批发和零售业和交通运输业。2009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在全球位次提升至第5位,是历史上首次排进全球前五名。2010年对外直接投资保持快速增长势头,流量达到688.1亿美元,同比增长21.7%,年度流量首次超过日本(562.6亿美元)、英国(110.2亿美元)等传统对外投资大国。

 

2011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实现了自2003年以来连续十年的增长,达到746.5亿美元,同比增长8.5%。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32个国家和地区的3391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非金融类投资685.8亿美元,同比增长14%。我国1.35万多家境内投资主体共在全球177个国家(地区)设立对外直接投资企业1.8万家,境外企业资产总额近2万亿美元。截至2011年底,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近4300亿美元,在全球位次排名第13位。境外企业1.8万家,分布在全球178个国家和地区,年末境外企业资产总额近2万亿美元。

 

b5zgdwzjtzqk20022011

 

2、对外投资区域分布

 

中国对外投资从起步时先进入中国香港,到21世纪初已遍及世界五大洲的177个国家和地区。从中国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的流量和存量显示,亚洲的国家和地区是中国对外投资的重点区域,此外,中国企业对拉丁美洲的直接投资份额较大。对欧洲、北美洲等地区的直接投资份额不多,但由于双方在技术研发、市场拓展等方面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因此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截至2011年,中国在亚洲地区设立境外企业数量近万家,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比例为71.4%,主要分布在中国香港、新加坡、韩国、老挝、柬埔寨、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在非洲地区设立的境外企业数量超过2000家,构成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比例为3.8%,主要分布在南非、埃及、尼日利亚、苏丹、赞比亚、阿尔及利亚、埃塞俄比亚等。在欧洲地区设立的境外企业数量近2500家,构成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比例为5.8%,主要分布在意大利、法国、俄罗斯、荷兰、英国、德国等国家。在拉丁美洲设立的境外企业数量800多家,构成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比例为13%,主要分布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墨西哥、阿根廷、智利、开曼群岛、巴西、秘鲁等。在北美洲地区设立的境外企业数量近2500家,构成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比例为3.2%,主要分布在美国和加拿大。在大洋洲地区设立的境外企业500多家,构成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比例为2.8%,主要分布在澳大利亚、新西兰、斐济、巴布亚新几内亚、萨摩亚。

 

b6zgdwtjtzlldqgcb20032011

 

b7zgdwzjtzcldq20032011

 

b7zgdwzjtzcldq20032011

 

2011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前20位的国家(地区)存量累计达到3856.09亿美元,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90.8%。它们是:中国香港、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澳大利亚、新加坡、美国、卢森堡、南非、俄罗斯联邦、加拿大、法国、哈萨克斯坦、中国澳门、英国、德国、缅甸、巴基斯坦、蒙古、柬埔寨、印度尼西亚。

 

3、对外投资行业分布

 

2011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覆盖了国民经济所有行业类别,其中商务服务业、金融业、采矿业、批发零售业、制造业、交通运输业六个行业累计投资存量3780亿美元,占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总额的89%,形成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行业架构。

 

2011年末分布在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主要为投资控股)的存量1422.9亿美元,占33.5%,在所有行业中所占比重最大。其次为金融业673.9亿美元,占15.9%,其中银行业存量539.6亿美元,占金融业存量的80.1%;证券业35.2亿美元,占5.2%;保险业11.4亿美元,占1.7%;其他金融活动87.7亿美元,占13%。采矿业670亿美元,占15.8%,主要分布在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矿采选业。批发和零售业490.9亿美元,占11.6%;主要为贸易类投资。制造业269.6亿美元,占6.3%;主要分布在通信设备、计算机及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通用设备制造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纺织业、金属制品业、医药制造业、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造纸及纸制品业、木材加工业等。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252.6亿美元,占5.9%,主要分布在水上运输业、装卸搬运及其他运输服务业、航空运输业。

 

zgdwzjtzclhyfb2011

 

点击进入:六、2012至今:对外直接投资健康规范发展

 

(马林静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