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1978-1999年,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改革发展阶段

 

1978年中国共产党召开十一届三中全会,全会作出了把全党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的战略决策。这是建国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伟大转变,它标志着中国历史进入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国际上,中美、中日邦交正常化,中国外部和平环境得到改善。中国在改革开放总方针指引下,适当调整和改革了经济技术援助方式。

 

80年代,对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规模、布局、结构和领域,采取多种方式巩固已经建成的援外项目成果,进一步加强对最不发达国家的援助。90年代,推出援外优惠贷款方式,援外内容更加丰富、援助方式更加多样。

 

1978年5月7日,邓小平同志在一次讲话中谈到中国作为援助国的作用时说:“我们现在还很穷,在无产阶级国际主义方面还不可能做得很多,贡献还很小。到实现了四个现代化,国民经济发展了,我们对人类特别是对第三世界的贡献可能会多一点。” 邓小平同志多次亲自做外国领导人和友人的工作,不断强调中国永远不会忘记第三世界的穷朋友,他在会见马里总统穆萨·特拉奥雷的时候指出:“要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尽管自己发展了,还是要把自己看做是第三世界国家,不能忘记全世界所有的穷朋友”。“中国将来发展了……还是把帮助穷朋友摆脱贫困作为自己的任务。”1979 年7 月,邓小平同志指出: “应当肯定我国过去援助第三世界是正确的,我们国家经济困难, 但是我们还得拿出必要数量的援外资金,从战略上讲, 我们真正发展起来了,要用相当数量来援助,中国发展以后不要忘记这一点。在援助问题上,方针要坚持,基本上援助的原则还是那个八条,具体办法要修改, 真正使受援国得到益处。”

 

(一)中国对外援助方式的调整

 

1953 年至1978 年, 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占财政支出的比重是历史的最高点。整个70年代,中国在36个国家建成项目560个,援助范围从亚洲、非洲、扩大到拉美和南太地区。这些项目对于受援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由于受援国历史上长期遭受殖民统治,管理人才和技术人才匮乏,项目移交后难以运行由中国援助并已经建成的一些规模大、投资多、技术复杂的项目,特别是一些生产性项目。

 

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合作由过去单纯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发展为多种形式的互利合作。中国在援外方式进行了一些探索性的调整。首先,为进一步巩固已建成生产性援助项目成果,中方与受援方协商,通过代管经营、租赁经营和合资经营等多种形式的技术和管理合作巩固这些项目。一些已建成援外生产性项目通过采取上述合作模式,在改善企业经营管理和提高生产水平等方面,取得了比传统技术合作更为显著的成效。

 

1982年,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访问非洲11国,宣布中国同非洲国家开展经济技术合作的四项原则。这些原则是中国援外八项原则的继承和发展,符合中国与非洲的根本利益,中非经济技术合作进入新的阶段。这四项原则是:1、中国同非洲国家进行经济技术合作,遵循团结友好、平等互利的原则,尊重对方的主权,不干涉对方的内政,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不要求任何特权。2、中国同非洲国家进行经济技术合作,从双方的实际需要和可能条件出发,发挥各自的长处和潜力,力求投资少、工期短、收效快,并能取得良好的经济效益。3、中国同非洲国家进行经济技术合作,方式可以多种多样,因地制宜,包括提供技术服务、培训技术和管理人员、进行科学技术交流、承建工程、合作生产、合资经营等等。中国方面对所承担的合作项目负责守约、保质、重义。中国方面派出的专家和技术人员,不要求特殊的待遇。4、中国同非洲国家进行经济技术合作,目的在于取长补短,互相帮助,以利于增强双方自力更生的能力和促进各自民族经济的发展。

 

1980年3月,全国外经工作会议提出了新形势下外经工作的方针,即“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坚持援外八项原则,认真做好援外工作,广泛开展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出有进,平等互利,为促进友好国家的经济发展,加速我国四个现代化建设做出应有贡献”。1983年,全国第六次援外工作会议, 对开创援外工作新局面提出了新要求。援外工作在继承和发展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的基础上,实践平等互利四原则,即“平等互利、讲求实效、形式多样、共同发展”。援助方式的调整包括,第一,在国家财政相对紧张的情况下,通过统筹安排扩大援助面, 向更多的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第二,在双边援助的基础上,同多边援助相结合,通过联合国发展机构的专项资金、受援国自筹部分资金、国际金融组织或第三国援助等渠道, 在投入较少援款的情况下推动互利经贸业务。第三,调整援外内容结构,扩大成套项目与技术援助的比例(使成套项目占60%),帮助受援国发展当地既有需要又有资源的中小型项目; 因地制宜地对不同项目采取技术合作、管理合作、代管经营、租赁经营、合资经营等方式, 改善和提高援助效益; 重点建设生产性项目、适当增加援建人员培训和社会公益性项目, 援建受援国有特殊需要、规模适当的个别社会公共建筑。第四,进行援外管理体制的初步改革,在援外项目实施阶段, 将原有的经费报销制改为包干制, 并由试行投资包干逐步试行承包责任制,大大提高了援外承包单位的积极性。通过有效调动各方面的力量,推动了援助工作的顺利进行,取得了非常理想的效果。

 

自1981年起,中国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合作,为发展中国家在华举办了多个领域的实用技术培训(TCDC 项目, 即发展中国家间技术合作活动),中国通过这项活动为发展中国家培训了大量实用技术人才。截至2009年底,我国共邀请了173个发展中国家及13个地区性国际组织派员来华参加培训,平均每年在华举办近30个技术培训班,每期培训班历时20天至6个月不等,培训内容涉及针灸、气象、农作物种植、小水电、沼气技术等几十种专业,累计培训各国技术人员18489名。

 

(二)中国对外援助的方式改革

 

进入20世纪最后10年,我国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工作所面临的国内外环境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一方面,国内正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企业成为经济活动的主体,金融机构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越来越大;另一方面,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经济体系也有了重大调整,普遍实行经济自由化和企业私有化,在接受外援的同时迫切希望有更多的外国企业投资,增加收入和就业,促进经济发展。因此,过去单一政府间的援外方式已不适应变化了的形势,必须进行彻底改革。我国援外优惠贷款业务,正是在这种新的形势下应运而生。

 

1995年5月16日,国务院决定对外援助方式实行改革,主要内容有,一是在援助结构上主要扩大政府贴息优惠贷款的规模,提高无偿援助的比例;二是在项目选择上,重点放在受援国需要的中小型生产项目;三是在援助方式上推动援外项目合资合作;四是在资金渠道方面,将政府援外资金与银行贷款相结合。1995年10月17-19日,全国援外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决定,坚持援外工作基本方针,既要发扬援外工作的优良传统,又要在新形势下改革创新,创新的重点是推行援外优惠贷款。援外方式改革,采取赠款、银行贷款、中外合资合作等多样化方式进行,要提高援外效益。

 

(三)援外优惠贷款扩大援助规模、提高援助效益

 

1995年,中国进出口银行开始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具有援助性质的中长期低息优惠贷款,有效扩大了援外资金来源。中国更加重视支持受援国能力建设,不断扩大援外技术培训规模,受援国官员来华培训逐渐成为援外人力资源开发合作的重要内容。

 

我国援外优惠贷款是一种低息贷款,资金主要来源于中国进出口银行筹资,贷款对象主要是受援国政府。优惠贷款主要用于帮助受援国建设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生产性项目和大中型基础设施,或提供成套设备、机电产品、技术服务以及其他物资等。优惠贷款本金由中国进出口银行通过市场筹措。

 

中国与受援国消费水平接近,中国的实用技术、医疗设备、家电等产品,价廉物美,在这些发展中国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我国优惠贷款主要就是支持我国企业与受援国企业合作,开展一些资源开发和加工项目,如合资开发石油、矿产、森林、农业以及具有一定规模的生产企业,包括初级产品深加工和机电产品组装等。这种优惠贷款项下的合资经营方式,既可以发挥大中型生产型企业管理、技术和人才的优势,又可以带动我国成套设备和机电产品出口。充分利用援外优惠贷款,不仅对我国政府加强同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友好合作关系、促进受援国经济发展、配合我国外交工作,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对我国企业从事跨国经营、开拓国际市场、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经贸合作、谋求共同发展,也具有深远的战略意义。

 

中国提供的优惠贷款年利率一般为2% 至3%,期限一般为15年至20年(含5年至7年宽限期)。截至2009年底,中国共向76个国家提供了优惠贷款,支持项目325个,其中建成142个。中国提供的优惠贷款61%用于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交通、通讯、电力等基础设施,8.9%用于支持石油、矿产等能源和资源开发。2010年至2012年三年中,中国对外提供优惠贷款497.6亿元人民币,占对外经济技术援助总额的55.7%。

 

(四)人力资源开发合作成为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重要内容之一

 

自1998年起,中国政府开始举办官员研修班,培训的部门、领域和规模迅速扩大。截至2009年底,中国为发展中国家在华举办各类培训班4000多期,培训人员12万人次,包括实习生、管理和技术人员以及官员。培训内容涵盖经济、外交、农业、医疗卫生和环保等20多个领域。目前,每年在华培训发展中国家人员约1万名左右。此外,中国还通过技术合作等方式为受援国就地培训了大量管理和技术人员。

 

2010年至2012年,中国共举办1579期官员研修班。中国邀请其他发展中国家政府部门近4万名官员来华研修,内容涉及经济管理、多边贸易谈判、政治外交、公共行政、职业教育、非政府组织等。中国举办技术人员培训班357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培训技术人员近万名,涵盖农业、卫生、信息通讯、工业、环境保护、救灾防灾、文化体育等领域。为满足其他发展中国家提升公共部门中高级管理人员能力的需要,三年中,中国举办了15期在职学历教育项目,来自75个发展中国家的359名政府官员分别获得公共管理、教育、国际关系以及国际传媒硕士学位。

 

技术合作广泛开展。三年中,中国向50多个国家派遣2000多名各类专家,在农业、手工艺、广播电视、清洁能源、文化体育等领域广泛开展技术合作,转让适用技术,提高受援国技术管理水平。中国派出高级规划咨询专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共同制定土地开发利用、清洁能源利用、河流治理以及经济合作等规划。中国专家在利比里亚开展竹藤编技术合作,向当地近500人传授竹藤编织技能,不仅有助于当地民众增加收入、扩大就业、摆脱贫困,也促进了利比里亚竹藤产业的发展。

 

(五)这一时期实施的合资合作项目和成套项目

 

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指引下,八十年代进行了调整,九十年代对援外方式进行了改革。但是,中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援助并未因为进行改革而停下脚步,一是探索实施一批优惠贷款项目,二是继续实施传统的成套项目。

 

苏丹石油项目是中国第一个援外优惠贷款项目。1995年9月苏丹总统巴希尔访华时提出,希望中国公司到苏丹勘探开发石油,帮助苏丹建立自己的石油工业。苏丹每年消费各类成品油200多万吨,全部依赖进口。中国政府和苏丹政府签署关于中国向苏丹提供优惠贷款的框架协议,用于实施的石油6区块勘探开发项目。项目一举成功,苏丹从石油进口国变为石油净出口国,并在中国的帮助下建立了技术先进、规模配套的石油工业体系,为苏丹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强劲动力。在两国政府大力支持下,1996年11月苏丹政府同意由中油集团控股40%,牵头组建国际石油投资集团,联合开发1/2/4区石油资源。与中油合作的三家外国石油公司分别是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占30%股份)、加拿大塔利斯曼公司(25%)和苏丹国家石油公司(5%)。1997年3月参股者共同与苏丹能矿部签订了1/2/4区石油合同和油田至苏丹港原油长输管道建设协议。参股者还联合组建了新的石油作业公司-大尼罗河石油作业公司。作业公司按国际石油公司模式管理,按国际标准组织作业。1996年8月9日,1/2/4区石油项目启动,先后发现了8个油田和38个油藏,资源量近40亿桶。新增石油地质储量16.67亿桶,可采储量4.49亿桶,使这一地区累计可采储量达到8.51亿桶。一期产能建设仅用了一年的时间,建成了1000万吨大型油田及配套设施。2001年产油达1130万吨,相当于中国第三大油田辽河油田的年产量。

 

sdktmlc

2000年,中国石油在海外合资建设的第一座炼厂——苏丹喀土穆炼厂建成投产,结束了苏丹长期进口的历史,被誉为“非洲大陆上的一颗明珠”

 

马里上卡拉糖联项目通过优惠贷款支持,中国企业与马方合资成功。马里新糖联糖厂项目总投资约748亿西非法郎(约1.6亿美元),建成后年产103,680吨白糖和9,600,000升酒精,由中国轻工业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同马里政府合资兴建。建设资金来源于中国进出口银行的优惠贷款、商业贷款和中、马双方自有资金。中国商务部向中国企业颁发境外投资企业《批准证书》。国家外汇管理局北京外汇管理部对此投资项目外汇来源审查予以批复。合资公司注册资本约合8539万元人民币,中轻对外公司拥有48%股份,2010年白糖产量达到3.9万吨。合资公司在中马两国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实施属地化经营,取得了优异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成为马里国内纳税第三大户,也是当地提供就业岗位最多的企业,为马里民族工业进步和中马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马里糖联受到中马各界的普遍赞誉,被誉为中马友谊与合作的结晶和典范。

 

博茨瓦纳铁路改造。博茨瓦纳当时拥有的800余公里铁路运营100多年。该国希望中国企业参与修缮改造。中土集团公司从1985年7月至1995年3月参与了641公里干线的全部更新改造工程,中国政府先后向博茨瓦纳提供了4笔无息贷款,完成了4段铁路的更新改造工程,累计更新正线373公里,铁路运输状况得到了很大改善。1995年7月朱镕基副总理访问博茨瓦纳,中国与博茨瓦纳签订了优惠贷款框架协议,中国进出口银行向博茨瓦纳共和国政府提供援外优惠贷款。1997-2001年间,中国企业为博茨瓦纳更新改造铁路214公里,提高了博茨瓦纳的铁路运输能力。

 

孟加拉8座大桥。自1986年至2018年的30年间,中国政府援助孟加拉国修建了8座友谊大桥,其中,中孟友谊四桥(德比甘吉桥)获中国商务部首个优质援外工程奖,中孟友谊六桥(达雷斯瓦里桥)获中国建设部颁发的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中孟友谊三桥(马哈南达桥)位于孟加拉国西北边陲城镇马哈南达,是孟加拉国外销芒果的重要产地。第六座友谊桥位于距离孟加拉国首都达卡东南37公里的蒙希甘杰县境内,建在孟三大河流之一梅克纳河的支流达累什瓦里河上,全长1521米,宽10米,为双向双车道。六桥2005年4月28日开工,2008年2月18日正式通车。中孟友谊七桥全称阿斯玛特· 阿里汗桥,位于孟加拉国巴里萨尔大区马达里普市东郊,路线全长4.96公里,主桥卡兹尔特克大桥694.16公里,宽13.3米,项目建成后有效缩短了孟西南地区至吉大港的运输距离。孟中友谊八桥位于孟加拉国南部巴里萨尔大区皮斯布尔市以东约5公里处,线路总长3.5公里,双车道设计,包括特大桥梁一座约1.5公里,道路接线约2公里及相关附属工程。这8座已建成的中孟友谊大桥已成为佳话,孟加拉国人民永远铭记中国为本国发展带来的巨大帮助。

 

zmyylq

中孟友谊六桥(达雷斯瓦里桥)位于达卡东南37公里的蒙希甘杰,曾获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

 

苏丹友谊厅。1970年,苏丹国家主席尼迈里访华,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国政府向苏丹政府长期无息贷款协议。两国商定中方援建项目中包括友谊厅。1976年5月,中国在苏丹的第一个援建工程“苏丹友谊厅”在青尼罗河和白尼罗河交会处的苏丹首都喀土穆建成。苏丹友谊厅建筑宏伟、庄重,通体以纯洁的白色为主调,是苏丹首都喀土穆的标志性建筑,也是中国援苏的标志性项目之一。项目占地6.29公顷,总建筑面积24700平方米。建成后举行过多次国内和国际性会议,影剧院部分每天对外开放。1977年2月5日,执政的苏丹社会主义联盟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友谊厅举办时,曾通过一项决议:“全体代表怀着极其钦佩的心情回顾了苏丹、中国两国友好的人民在许多方面合作努力的巨大成果。坐落在尼罗河畔的这座宏伟的友谊厅光辉地说明了这样巨大的成果。全体代表再次感谢为建设这座大厦而来自友好中国的专家和工人们。他们中有些人为了维修和管理这座友谊厅仍然在这里忘我地、默默地和勤恳地工作着。”

 

sdyyt

苏丹友谊厅

 

加纳国家剧院。项目于1990年由中国政府提供贷款建成。国家剧院总占地面积15500平方米,总建筑面积达1111896平方米,分为四个功能建筑区及各类附属建筑,是一所设施完备的多功能剧场。剧院于1992年底竣工并投入使用,是加纳的标志性建筑,其独特且具美感的外观造型使其成为阿克拉城市形象的代表。加纳国家剧院包括有观众大厅、坚固美观的舞台区和排演厅、贵宾接待室、喷泉等。多年来,剧院在加强中加两国人民文化艺术交流、丰富加纳人民文化艺术生活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

 

jngjjy

加纳国家剧院

 

埃及开罗国家会议中心。这是中国援助埃及兴建的中东和非洲最大的现代化国际会议大厦。项目于1986年1月开工,时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李先念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出席奠基典礼。奠基碑上方刻着李先念的题词“开罗国际会议中心”,下方刻着阿拉伯文“埃及中国友谊的象征”。大厦于1989年12月完工,当月1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杨尚昆和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一同主持了落成剪彩仪式。大厦的外型主面处理与内部装璜,把埃及风格、伊斯兰风格同中国风格和谐、巧妙. 地融合一体。主门厅9个高低错落的圆盘叠落喷水池,缀有中国特有的太湖石,主厅近门墙上嵌有一幅用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绘出主题为《源远流长》的巨幅丙烯壁画,反映了埃及、希腊、罗马、伊斯兰的历史。展览厅一侧上方镶嵌一幅长154米的紫色大理石壁画,题为《地久天长》,亦系中国绘画风格。建筑占地25公顷,面积5万多平方米,是中国对外援建大厦中规模较大、现代化标准较高、技术要求较复杂的一座。建成后深得埃及上下一片称赞,埃及总统说这是“埃中两国友谊和两国人民创造性合作的出色体现”。

 

klgjhyzxwj

开罗国际会议中心外景

 

cxajklgjhyzxxmdjdl

1986年1月,中国原国家主席李先念出席埃及开罗国际会议中心项目奠基典礼

 

肯尼亚国家体育中心。是肯尼亚最大的体育场,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4公里,包括一个6万人的主体育场,5000人的体育馆和一个2000人的游泳馆。肯体中心1982年开工,1992年正式移交,建成之初举办了全非运动会。总统莫伊在移交仪式上说,该中心不仅将促进肯尼亚体育事业的发展,而且还将使肯尼亚人能够从事以前只有发达国家才能从事的一些体育项目。参加仪式的中国政府特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慕华也在仪式上说,体育中心的建成是“中肯两国经济技术合作的又一丰硕成果”。

 

knygjtyzx

肯尼亚国家体育中心

 

点击进入:四、2000年至今,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开创新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