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2000年至今,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开创新局面

 

2000年至今,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进入多边舞台,形成多双边合作并行的新局面。中国政府在中非合作论坛、上海合作组织、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澳门)等区域性合作机制的会议上,多次宣布一揽子有针对性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政策措施,加强在农业、基础设施、教育、医疗卫生、人力资源开发合作、清洁能源等领域的援助力度。

 

(一)中非合作论坛开启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多边平台

 

中非合作论坛于2000年10月10-12日在北京正式成立。45个非洲国家的外交部长、主管国际合作或经济事务的部长以及部分国际机构和地区组织的代表出席了会议。会议的主要议题是:面向21世纪,如何推动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以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共同利益;新形势下,如何进一步加强中非在经贸等实质性领域的合作。中非双方决定在21世纪建立和发展长期稳定、平等互利的新型伙伴关系,建立中非合作论坛机制。中非合作论坛成为新形势下中国与非洲友好国家开展集体对话的重要平台和务实合作的有效机制。中非合作论坛第一届部长级会议通过了《北京宣言》和《中非经济和社会发展合作纲领》两个历史性文件。

 

《中非经济和社会发展合作纲领》载明,中国方面承诺,根据非洲国家的具体经济状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和南南合作的框架内继续向非洲国家提供援助。上述援助主要采取无偿援助、优惠贷款、无息贷款的形式,其主要用途通过双边途径商定。非洲欠中国的债务并不构成非洲总债务的主体,中国自身系发展中国家和净债务国,但尽管如此,中方仍表示愿帮助非洲国家减轻债务。为此,中方承诺,未来两年内减免非洲重债贫穷国和最不发达国家100亿元人民币债务,具体实施将通过双边渠道进行。上述表明,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自中非合作论坛开始走上多边的舞台,在多边合作机制的框架下承担新的历史使命。

 

zfhzlt

2000年10月10日,“中非合作论坛-北京2000年部长级会议”在北京开幕

 

此后,中非合作论坛每三年举办一次部长级会议,至2018年共举办七届部长级会议,期间还举办三次峰会。每一届部长级会议上,中国领导人代表中国政府均宣布推进中非合作论坛的多项举措,其中中国对非洲援助成为中方举措的重要内容。如在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举办的第二届部长级会议通过的《中非合作论坛-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计划(2004至2006年)》中明确中国政府对非援助的承诺,包括中国政府通过向非洲国家提供贷款或无偿援助,重点帮助非洲国家建设道路、桥梁、医院、学校等基础设施项目。 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开幕式致辞宣布,中方决定提供总额6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包括:提供50亿美元的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提供350亿美元的优惠性质贷款及出口信贷额度,并提高优惠贷款优惠度;为中非发展基金和非洲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贷款各增资50亿美元等。从中可以看出,在中非合作论坛的框架下,中国对非援助一直是多边合作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二)上海合作组织。

 

上海合作组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于2001年6月15日在中国上海宣布成立的永久性政府间国际组织。中国为上合框架内的多边和双边项目合作提供资金支持,2003年上合组织政府首脑会议签署《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确定11个领域和127个项目,又在经贸部长会议机制下建立7个工作组。上合组织把实现贸易投资便利化作为经济合作阶段性目标,同时推动能源、交通、金融、海关、农业、产能等领域合作,采取多边和双边相结合的方式,推动成员国深化互利合作、实现共同繁荣,积极探讨建立区域合作制度安排的可能性。中国持续为上合框架内的多边和双边项目合作提供资金支持,如2004年和2007年分别向组织成员国提供优惠贷款。

 

(三)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澳门)。

 

中国与葡语国家于2003年10月12日在中国澳门特区举办第一届部长级会议,决定建立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澳门)(简称中葡论坛)。中葡论坛是中国中央政府发起,葡语国家参与的国际经贸论坛。其宗旨是加强中国与葡语国家间的经贸交流与合作,发挥澳门特区在联系中国与葡语国家的平台作用,深化相互间的全面合作。葡语国家成员主要有安哥拉、巴西、佛得角、几内亚比绍、莫桑比克、葡萄牙、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东帝汶。葡语系国家拥有超过2.8亿人口,自然资源丰富,中国与葡语国家经贸合作空间存在巨大发展潜力。由于澳门特别行政区的历史因素,作为中国内地与葡语国家的中介和桥梁的优势明显。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澳门)2003年部长级会议通过的《经贸合作行动纲领(2003年10月13日于澳门)》提出,部长们同意开展政府间合作,促进贸易、投资和在农业、渔业、工程和基础设施、自然资源、人力资源开发等领域的合作。2006年,澳门特区举办第二届部长级会议,通过的经贸合作行动纲领中明确将发展合作列入合作领域,中国政府决定向亚非葡语国家提供8亿元人民币银行贷款,免除重债葡语国家到期未偿还的政府债务。此后,第三届、第四届和第五届部长级会议均有中国对亚非葡语国家援助的内容。特别是中葡论坛第五届部长级会议上,中方推出18项举措,包括,中方向论坛亚非葡语国家提供不少于20亿元人民币援外优惠贷款,用于推进与论坛亚非葡语国家的产业对接和产能合作,并进一步加强双方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向论坛亚非葡语国家提供无偿援助,用于支持论坛亚非葡语国家关注的农业、贸易投资便利化、防治疟疾和传统医药研究等民生项目;免除论坛亚非葡语国家无息贷款到期债务;向论坛葡语国家提供总计2500人年的中国政府奖学金名额等。中葡论坛多边合作机制中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意义。

 

(四)中国-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议、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和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

 

中国-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议。中国政府在历届中国-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议上都表示中国向东盟国家提供适当的援助。李克强总理于2013年10月13日第十六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中方三至五年内向东盟国家提供1.5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中方倡议制定“中国-东盟救灾合作行动计划”,加强与东盟灾害管理人道主义援助协调中心的联系,提供资金支持用于防灾救灾合作。2014年11月13日在第十七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中方在未来3年提供资金支持,支持自贸区框架下的经济技术合作。

 

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于2005年2月3日在牙买加举办。中国政府在第二届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上宣布,为加强与加勒比经贸合作,中方提供优惠贷款和2000个名额的人员培训。在第三届中国-加勒比经贸合作论坛上,中方宣布向加勒比国家提供优惠性质贷款,支持当地经济发展。中方还将向加勒比共同体发展基金捐款。

 

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中国-太平洋岛国经济发展合作论坛首届部长级会议于2006年4月6日在斐济楠迪举办。2010年中国出资设立“中国-太平洋论坛合作基金”,用于促进双方在投资与经贸等领域合作;中国通过提供无偿与低息贷款、减免债务与关税以及捐赠等方式提供金融支持。中国为加勒比国家提供了货船、机械等援助物资。2018年,中国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援建了独立大道与布图卡学园,以及帮助巴布亚新几内亚地震后重建。

 

xjpmezbg

2018年11月1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莫尔兹比港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总理奥尼尔共同出席中国援建的独立大道移交启用仪式

 

zgbxyyxxbtkxyzm

中国巴新友谊学校·布图卡学园正门

 

(五)中国参与世界贸易组织的促贸援助

 

中国作为自上个世纪50年代就开始在南南合作的范畴内向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2005年WTO香港贸易部长会议倡议建立促贸援助以来,中国作为WTO促贸援助的创始成员一直以积极的姿态参与WTO促贸援助,并提出参与促贸援助方案。这个方案包括,向WTO“促贸援助”倡议捐款并设立“中国项目”,帮助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多边贸易体制;承诺给予与中国建交的最不发达国家97%税目的产品零关税待遇,帮助这些国家扩大出口;鼓励中国企业增加投资金额并拓展投资领域,从提高受援国生产能力入手促进贸易发展,同时,通过向受援方援建各类生产性项目,帮助受援国提高生产能力,扩大贸易规模,优化贸易结构;加大与贸易有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改善受援国交通运输和贸易便利化条件。

 

2013年WTO第三次促贸援助审议全球大会上,中国公布促贸援助成果,第一,援建与贸易有关的基础设施。这类项目大约90个,包括援建多哥等国机场、公路、光缆传输网,改善受援国的贸易运输和信息化建设条件。第二,提高受援方生产能力。2011年底中国与非洲“棉花四国”,包括贝宁、布基纳法索、乍得和马里达成协议,中方通过提供优良棉种、 实施培训帮助上述四国发展棉花产业。棉花是四国重要支柱产业,其棉花质量好,年产约250万吨,但是加工只占3%。中国对于非洲棉花四国的促贸援助,提高其加工能力和出口能力。中国还援建厄立特里亚生产性项目,帮助其扩大贸易规模。第三,实施零关税措施。2005年,中国首度对非洲25个最不发达国家190个税目的商品实施零关税。2006年,中国在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上宣布扩大非洲有关最不发达国家对华出口商品零关税待遇受惠面。2011年,中国在G20戛纳峰会上宣布对有关最不发达国家97%税目的产品给予零关税待遇。第四,设立“中国项目”。中国支持最不发达国家参与多边贸易体制,自2008年起向“促贸援助”项目捐款并于2011年 设立“中国项目”,资助最不发达国家官员和学生赴WTO参会和实习。

 

中国还于2012年在北京举办“最不发达国家加入WTO最佳实践圆桌会”并发表《北京声明》。圆桌会议于2012-2017年先后在北京、老挝、塔吉克斯坦、肯尼亚和柬埔寨成功举办,对推动WTO成员简化最不发达国家加入程序发挥作用。中国商务部副部长李金早在第四次审议大会上强调,中国作为全球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通过自身的发展为全球经济发展作出贡献。中国过去10年年均进口7500亿美元,相当于为贸易伙伴创造了1400万个就业岗位,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超过20%。中国经济向“扩内需、促消费”方向转型,为世界各国提供更多的贸易、投资和发展机遇。

 

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期间宣布,未来5年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实施100个促贸援助项目。2015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时提出中非贸易和投资便利化合作计划,中方实施50个促进贸易援助项目,支持非洲改善内外贸易和投资软硬条件。

 

中国提出WTO促贸援助三项建议。2007年10月1-2日, WTO、非洲开发银行(AFDB)、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UNEAC)和坦桑尼亚政府共同在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举办的促贸援助非洲区域高层对话会。中国商务部副部长易小准代表中国政府在大会上提出三项建议。主要有,第一,从多边贸易体制中受益最多的发达成员应该作出表率,增加对发展中成员的能力和技术援助;第二, WTO、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和地区开发银行通过区域组织应加强合作,协调立场,在促贸援助工作上发挥积极作用; 第三,促贸援助不能代替多哈回合谈判的成果,发达成员应尽早在农业补贴和农业关税等方面作出让步,使发展中成员和最不发达成员早日从多边贸易体制中真正受益。

 

(六)中国参与的三方合作

 

1996年开始,中国与联合国粮农组织合作,向发展中国家派遣中国农业专家,开宗明义地开展三方合作,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年。中国开展三方合作主要是在对外经济技术援助范围内进行的,具体合作领域包括人力资源开发、技术合作和基础设施建设等。中国-联合国开发署-发展中国家三方在华实施的技术培训期间,共为其他发展中国家培训技术人员6000多名。同时,中国向非洲、加勒比和亚太地区派遣农业专家和技术人员。中国-泰国-亚洲开发银行三方共同出资援建了昆曼公路老挝境内路段,项目于2008年3月建成通车。中国-亚洲开发银行-泰国、老挝三方合作建设昆曼公路跨湄公河大桥。中国-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柬埔寨三方合作在进行“木薯种植技术培训班”的基础上,发展成为“扩大木薯出口”合作项目。2012年3月,中国出资设立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非多边教育合作信托基金,支持非洲基础教育。2012年8月,中国-新西兰-库克群岛三方合作建设库克供水项目。中国、国际组织或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合作的对象主要有亚洲的泰国、东帝汶、孟加拉、柬埔寨、尼泊尔、老挝和东盟,非洲的利比里亚、马拉维、乌干达;南太平洋岛国库克群岛,南太平洋国家巴布亚新几内亚。中国开展的三方合作涉及广阔的领域,包括农业、渔业、教育、环境、卫生、加工、新能源、防灾减灾、沙漠治理、基础设施建设等。中国在上述领域开展的三方合作有利于提高发展中国家能力建设,完善基础设施,应对气候变化,发展本国经济。

 

(七)“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

 

2017年5月14日至15日,首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在北京举办。习近平主席宣布的多项举措,为沿线有关国家和地区带来民生实惠。习近平主席宣布,中国将在未来3年向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中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600亿元人民币援助,主要包括提供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建设更多民生项目。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时宣布设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首期提供20亿美元,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落实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南南合作援助基金增资10亿美元,使基金规模扩大至30亿美元,以更好地推动南南合作,特别是支持促进发展中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改善民生福祉。中国政府将积极调动政府、企业、社会组织等各方资源,与沿线发展中国家和有关国际组织密切合作,共同实施面向沿线发展中国家基层民众的3个“100”(100个“幸福家园”、100个“爱心助困”、100个“康复助医”)的小微型民生援助项目。实施“幸福家园”项目,帮助有关国家提高基本教育、技能培训、农业生产、社区发展水平等;通过“爱心助困”项目,为有关国家老年人、残疾人、妇女儿童等特殊群体提供服务和救助;通过“康复助医”项目,与有关国家加强传染病的联防联控,加强传统医药联合研究,提升“健康命运共同体”合作水平。中国向有关国际组织提供10亿美元资金支持,定向用于在沿线发展中国家合作开展减贫、农业、教育、卫生、环保、工业发展、贸易促进等领域的发展合作项目。

 

(八)2000年以来中国援建的项目重在民生工程

 

中国在贝宁、莫桑比克、苏丹、利比里亚、卢旺达、老挝、东帝汶等国援建的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教育设施项目、医疗设施、城市和农村公共福利设施、民用保障性住宅以及社会活动场馆,提供相关设备及物资,并开展运营管理技术合作。基础设施方面,中国援建一批交通运输项目,包括公路、桥梁、机场、港口等。

 

中莫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缘起于2006年在北京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第三届部长级会议。中国政府承诺在非洲援建14个农业技术示范中心,负责为非洲国家试验、示范和推广农业种植技术,培训农业技术人才,解决粮食安全问题。2007年2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莫桑比克,并为“中国‐莫桑比克农业示范中心”揭牌,中国政府援建的第一个农业技术示范中心正式启动。中莫农业技术示范中心位于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市西南30公里博阿内市莫桑比克农业科学院南部研究所内,总面积52公顷。其中,办公生活区3.2公顷,试验示范区产业发展区48.8公顷。中莫农业技术示范中心种植的200亩水稻全部采用的是从中国引进的优质水稻品种“粤农丝苗”,全生育期不使用农药,产量高、品质好。示范中心工作的中方人员10人,莫方人员固定工人40人,临时雇工100多人。在中方农业技术专家言传身教的指导下,在示范中心工作的当地工人都能熟练掌握相关种植技术。

 

zmnyhzjszx

中莫农业合作技术示范中心的刘厚胜主任亲自示范如何种植蔬菜

 

老挝玛霍索综合医院。这是中国政府迄今对外援建的建设规模最大、床位数最多、投资最大、水平最高的医院,也是老挝规模最大、科室设置最全的综合性医院和最重要的医学教学基地。2018年12月开工, 新玛霍索综合医院是一所600床规模的大型综合医院,设置门急诊综合楼、医技中心、病房楼、传染病中心以及会议报告厅等主要功能区域,总建筑面积约5.4万平方米,总体布局成C字形,中心形成优美的景观公园。医院将中国现代建筑与老挝当地传统建筑风格有机融合,用现代的建筑手法体现老挝当地建筑特色。考虑到老挝当地气候特点,以开敞的医疗主街将门诊综合楼、医技楼、病房楼等医疗功能体块予以串连,并穿插当地特色的绿化景观。建成后,它将成为万象第一座“低能耗、高品质”的现代化医疗理念的综合性医院。

 

cxmhszhyydjys

2017年11月1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同老挝人民革命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本扬在万象一道出席玛霍索综合医院奠基仪式

 

秘鲁何塞·玛利亚小学建成。小学位于秘鲁利马省圣克鲁斯德区科卡查科拉镇,距首都利马约70公里。2007年,具有90年历史的山区小学在大地震中被毁。小学生们只能与紧邻的中学合用一个教学楼,中、小学生各上半天学,老师课后只能回家办公。小学校建筑总面积只有2120平米,但施工环境和条件很差。学校位于山上,缺水缺电、物资集装箱运不上去,塔吊车臂无法伸展,项目组的施工人员就自建蓄水池、出资租发电机、物资分散运输,甚至为竖立塔吊削平山地。经过艰苦施工,援建小学项目如期完工。往日的废墟已变成一个配套设施齐全、教学环境优美的现代化学校,其中包括普通教室、专业教室、图书阅览室、校长及教师办公室、食堂、多功能厅、器材储备室以及室外活动场地。施工企业还免费为这所小学提供了课桌、办公桌和30台电脑。何塞·玛利亚小学已将学校门前的小路改名为“中国路”,学校已计划开设汉语课,邀请中国老师教孩子们学汉语。

 

zgyjblhsmlyxx

中国援建秘鲁何塞·玛利亚小学移交仪式

 

hsmlyxxxs

何塞·玛利亚小学校舍

 

斐济苏瓦多功能体育馆。体育馆2003年5月建成移交。体育馆总建筑面积6650平方米.总坐席数3274个,可以满足 2003年南太平洋运动会主要室内球类项目及举重、拳击等比赛的使用要求,平时可以作展览、会议、演出等使用。卡拉塞总理说,这辉煌雄伟的体育馆,可以说在南太平洋运动史上是最大的体育设施。这一成果不仅象征着中斐两国的友谊,而且也充分体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多功能体育场馆充分展示了中国工程的高科技、高质量与高水平。这项工程不仅象征着中斐两国的友谊,而且也象征着中国与其他南太岛国的友谊。

 

fjtyg

斐济苏瓦多功能体育馆

 

苏里南低造价住房。40套低造价住房项目于2002年8月9日在波基格隆开工,2003年5月10日竣工,位于苏里南的中部,距离首都200公里,是苏里南通往南部地区公路的尽头。波基格隆虽然是当地一个较大的村镇,但无水、无电、无通讯。运输材料的道路用“雨季满路浆,旱季漫天尘”形容都不为过,施工条件艰苦。全体援外施工人员团结一致,战酷暑、战高温,不怕苦、不怕累,利用旱季季节,全力以赴施工基础和主体,工程进展顺利,质量优良。

 

巴基斯坦瓜达尔港。瓜达尔港位于巴基斯坦西部,伊朗以西120公里,巴基斯坦最大的城市和港口卡拉奇以东530公里,靠近霍尔木兹海峡,距中东石油咽喉380公里,对于巴基斯坦来说战略定位重要。巴基斯坦自1964年以来一直希望修建瓜达尔港。早在上世纪90年代,巴基斯坦曾两次寻求与西方公司共同开发瓜达尔港,都未能谈成。随后,巴基斯坦将目光投向了中国。2001年,应时任总统穆沙拉夫的请求,中国政府同意参与援建瓜达尔港,并以无偿援助、优惠贷款和低息贷款方式向巴方提供援助资金,同时提供技术支持。2002年3月22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与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共同主持了中国援建的瓜达尔港口项目一期工程开工典礼。这一由中国政府援建的大型港口项目,被誉为中巴两国友谊新的里程碑。2015年2月瓜达尔港基本竣工, 3个两万吨级泊位的多用途码头建成。瓜达尔港一期项目工程包括三个泊位兼顾滚装的多用途码头,设计吞吐量为10万标准集装箱 /年、杂货散粮72万吨/年。码头按5万吨集装箱船设计,总长度为702米。一期工程港池航道按3万吨散货船兼顾2.5万吨集装箱船疏浚,进港航道总长4.35公里,还包括土建、供电、给水、消防、环保、通信、导航、装卸、计算机辅助管理和控制等配套工程。项目由中国港湾总承包,合同工期为37个月,实际工期为33个月。项目全部单位工程和综合质量评定为优良,被誉为中巴友谊新的里程碑。第二期工程修建10个船舰停泊处,其中有3个集装箱码头。此外,还为油轮修筑两处停泊港口,一处同停泊处和地下输油管相连的炼油厂。

 

港口建成后,巴基斯坦政府将40年的经营权交给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运营,但是,始终没有达到预期效果。2013年2月,巴基斯坦政府将瓜达尔港的经营权全面交予中国企业。2015年11月11日中国企业正式接手巴基斯坦瓜达尔港2281英亩(约9.23平方千米)土地使用权,租期43年。中方企业管理瓜达尔国际机场、瓜达尔自由区和瓜达尔海运服务3家公司,全权打理瓜达尔港业务。

 

非洲联盟会议中心。非盟会议中心是中国援助非洲重点项目之一,也是中国政府继坦赞铁路后对非洲最大的援建项目,项目建于非洲海拔最高的城市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中国领导人在2006年的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宣布的推动中非关系发展的八项政策措施之一,引起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会议中心项目于2009年2月开工,2011年12月竣工。非盟第十八届首脑会议将在这座会议中心举行。项目总用地112669平米,总建筑面积51877平方米,由办公楼、会议楼和辅助配套设施三部分组成,主体建筑为高99.9米、地下一层地上20层的办公楼。建筑设计中包含了很多具有象征意义的元素,办公楼设计的高度为99.9米,象征着1999年9月9日“非盟日”;环形的会议中心则象征着非洲团结。会议中心于2009年6月破土动工,共有1200名中国和非洲的工人参与了建设。会议中心包括一个有2550个座位的大会议厅、681个座位的中会议厅、多功能厅、紧急医疗中心、数字图书馆等。建筑群体成U字形,喻中非人民的手合握一起,携手承托起非洲的未来。非洲联盟会议中心在城市中具有标志性,与城市中心的其他高层建筑物遥遥呼应。建筑主入口正对东面入口广场,办公塔楼位于会议区的南北两侧,南部为主席办公和会议服务区,北侧为普通办公区,在用地南北两侧的道路上设专用办公出入口。大会议厅位于主入口礼仪轴线处,通过独特的形体处理突出其重要地位。非盟委员会主席让·平、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和非盟轮值主席、赤道几内亚总统奥比昂在典礼致辞时共同表示:“这座雄伟、现代化的建筑寓意深远,它既是非中友好合作新的典范,也是非洲复兴崛起的标志,它重新点燃了非洲人民对非洲未来的希望,使非洲国家更加自信、团结,沿着自主选择的发展道路,在这块大陆上争取持久和平、稳定和繁荣”。

 

fzlmhyzx

非洲联盟会议中心

 

2018年3月14日,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提出,中国拟将商务部对外援助工作的有关职责,外交部对外援助协调等职责整合,组建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作为国务院直属机构。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的主要职责是,拟定对外援助战略方针、规划、政策,统筹协调援外重大问题并提出建议,推进援外方式改革,编制对外援助方案和计划,确定对外援助项目并监督评估实施情况等。援外的具体执行工作仍由相关部门按分工承担。此举是为了充分发挥对外援助作为大国外交的重要手段作用,加强对外援助的战略谋划和统筹协调,推动援外工作统一管理,改革优化援外方式,更好服务国家外交总体布局和共建“一带一路”等。2018年4月18日,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举行揭牌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办主任杨洁篪、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出席并讲话。杨洁篪指出,组建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立足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作出的重大决策,是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重大举措,对推进国家外交总体布局,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王毅表示,当前,国际格局发生重要演变,人类社会面临十字路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理应履行好自己应尽的国际责任,加大对外援助力度,积极参与国际发展合作,为人类社会的共同繁荣和进步作出更大贡献。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要始终坚持党对外援助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切实加强战略谋划和统筹协调,改革优化援外方式,积极开展国际交流合作,深入推进援外工作科学化,不断提升援外工作的综合效应,推动新时代对外援助工作展现新气象,迈上新台阶。

 

结束语: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于2017年10月18日至10月24日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我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新征程。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最不发达国家援助力度,促进缩小南北发展差距。”,为中国对外援助指明了方向。中国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也随着进入新时代。

 

(中国-葡语国家经贸合作论坛(澳门)前秘书长 王成安编撰)

 

参考文献资料:
  1,《习近平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2017年10月28日
  2,《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 2011年4月
  3,《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 2014年7月
  4,商务部研究院编:《中国对外经济合作30年》,中国商务出版社2008年版
  5,周弘主编:《中国援外60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年版
  6,李安山:《中国援外医疗队的历史、规模及其影响》,外交评论2009年第1期
  7,王蔚、朱慧博:《简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对外援助》,《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08年第8期
  8,张郁慧:《中国对外援助研究(1950-2010)》,九州出版社2012年版。
  9,刘鸿武、黄梅波等:《中国对外援助与国际责任的战略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年版。
  10,李小云、王伊欢、唐丽霞编著:《国际发展援助——中国的对外援助》,世界知识出版社2015年版。
  11,毛小菁:《中国对外援助方式回顾与创新》(2010年8月)
  12,张勉励:《试析中国援外改革发展的历史》(2019)
  13,商务部援外司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