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1950-1963年,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起步初创阶段

 

1950年至1963年13年中,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处于起步初创之中。

 

建国初期,中国面临的主要任务是巩固新生的人民国家,确立社会主义制度,维护国家和领土安全,践行国际组织义务。

 

同时,中国与周边国家建立睦邻友好关系,在邻国遭受侵略的时候挺身而出,还通过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帮助周边国家克服经济困难。

 

在这一阶段,中国从1950年援助亚洲周边国家,1956年拓展到非洲国家,1961年延伸到拉美国家。这一阶段,亚非拉民族解放运动风起云涌,共有30多个国家进行着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中国向其中朝鲜、越南、柬埔寨、埃及、几内亚、马里、阿尔及利亚等21国提供援助,还向经济有困难的社会主义国家阿尔巴尼亚提供援助。中国援助这些争取民族独立、反抗外国侵略的国家,赢得这些国家的信任与友谊,而这些国家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合法政府,既是改善当时中国所处的环境,又是对中国的巨大支持。1958年台湾海峡局势紧张之际,埃及和平委员会发表声明,表示他们准备志愿支援中国人民解放台湾、金门、马祖以及周围岛屿的斗争,声明强调说:“我们阿拉伯人民非常尊敬和热爱伟大的中国人民。我们将毫不迟疑地支持英勇的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是我们真正的朋友,在我们困难时期他们已经证明了这一点。”纳赛尔总统表示:“阿拉伯联合共和国人民支持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斗争就是支持公理、正义与和平事业。”

 

早在新中国成立前,毛泽东就指出:“在帝国主义存在的时代,任何国家的真正的人民革命,如果没有国际革命力量在各种不同方式上的援助,要取得自己的胜利是不可能的。胜利了,要巩固,也是不可能的。”(毛泽东《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一再强调:“ 已经获得革命胜利的人民,应该援助正在争取解放的人民的斗争,这是我们的国际主义的义务。”(毛泽东《接见发展朋友时的谈话》,1963年8月8日)。1956年,毛主席在《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中指出:“因为中国是一个具有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和六万万人口的国家,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 毛泽东主席的这些论断为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奠定了理论和思想基础。1953年12月,在会见来访的印度代表团时,周恩来总理提出中国奉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1955年在万隆会议期间,中国同印度、缅甸共同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进一步阐述了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基本方针。

 

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在这一阶段的特点是,支持周边国家反抗外国侵略,支援亚非拉国家民族独立、帮助亚非拉国家经济重建。这一时期,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为国家打破西方大国封锁、创造良好的经济建设环境以及发展与亚非拉国家友好和合作做出了卓越贡献。

 

(一)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从对周边国家朝鲜和越南开始

 

1950年,中国抗美援朝。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美国以紧急援助为名,打着联合国旗号,纠结16国军队入侵朝鲜半岛。1950年6月27日,美国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朝鲜半岛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国家领土安全受到威胁。虽然刚刚建立的新中国财力十分紧张,物资相当匮乏,国家“一穷二白”,百废待兴,但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伸出了援助之手。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主席号召:“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时任中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宣布:“中国人民绝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

 

1950年10月8日,中国政府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的请求决定出兵朝鲜,派出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与此同时,中国开始对朝鲜提供物资援助,拉开了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序幕。

 

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向朝鲜提供大量物资援助。停战协定签订之后,为了帮助满目疮痍的朝鲜尽快重建,中国向朝鲜提供了更多的经济技术援助,数十万中国人民志愿军提供义务劳动力,重建平壤、元山、南浦等7座大中城市,兴建工厂、水利设施百余处,为朝鲜经济建设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 1958年10月,周恩来总理访问平壤,同年11月和12月,朝鲜领导人金日成两度访华,中国决定向朝鲜提供无偿援助。1958年至1963年,中国处于经济困难的时期,中国仍然以无息贷款方式援建了朝鲜纺织厂、轴承厂、糖厂、热工仪表厂、继电器厂、电子管厂、无线电零件厂等29个成套项目。

 

zzlfwcx

1958年2月,周恩来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朝鲜

 

1950年,中国援越抗法。1946年12月,法国向越南发动了全面武装进攻。1950年初,越南的抗法战争处于困难之际,越南胡志明主席步行17天到北京同中国领导人刘少奇、朱德会谈,还两次当面向毛主席提出希望中国派军事顾问,并提供物资援助。中国政府决定向越南提供援助,派出了政治顾问团,并向越南提供粮食、被服等物资。1954年5月,日内瓦会议结束越南北部战争,中国继续帮助越南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1955年,中国政府派出专家、技术人员和熟练工人。同年,中国向越南提供粮食、中成药、医疗器械等援助,以及援建火柴厂、碾米厂、汽油库等。1959年,中国向越南提供贷款和无偿援助。1964年8月5日,美国借“北部湾事件”,发动侵略战争。1965年4月,中国再次向越南实施援助。

 

hjhzm

1960年12月3日,毛泽东会见越南民主共和国主席、越南劳动党中央主席胡志明

 

(二) 中国陆续向其它亚洲周边国家和经济困难的社会主义国家提供经济技术援助

 

1956年,中国向蒙古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应中国北部邻国蒙古政府要求,中国于1954年共向蒙古派出8200名工人,帮助建设学校、医院、疗养院、专家招待所、热电站、玻璃厂、造纸厂、养鸡场等。中国从1956年开始向蒙古提供无偿援助和长期低息贷款。到1964年,中国共援建了2座火力发电厂、毛纺织厂、玻璃厂、造纸厂、砖瓦厂、蔬菜农场、养鸡场、医院、疗养院、6座桥梁等21个项目。

 

1956年,中国红十字会向柬埔寨捐赠物资,帮助救济火灾难民。中国在1956年和1957年向柬埔寨无偿提供物资和技术援助,用于农业水利、轻工设备、交通运输和社会事业。中国无偿赠予柬埔寨的物资,由柬埔寨政府自由使用,中国政府不加任何监督和干涉,这是中国对外经济援助不附带任何条件的具体化。

 

1956年10月始,中国在三年内向尼泊尔提供无偿援助,用于提供机器、设备和原料等。

 

1960年末,中国向老挝提供经济技术援助。包括援助物资、装备和民用百货、生产工具等。从1968年至1978年,中国派出工程、防空、后勤人员7万余人,帮助老挝修筑7条公路,共800余公里。中国1978年5月,援建云南孟腊至老挝丰沙里的公路,先后派出18个工程施工队伍共7万余人,投入各种施工机械2200多台。

 

1954年,中国向阿尔巴尼亚提供经济技术援助。中国与阿尔巴尼亚于1949年11月23日正式建交后,从1954年开始对阿尔巴尼亚进行经济技术援助。到1978年,中国援建了钢铁、化肥、制碱、制酸、玻璃、铜加工、造纸、塑料、军工等新的工业部门,增建了电力、煤炭、石油、机械、轻工纺织、建材等工业企业和通信、广播、电视等设施,共计承担了142个项目,其中建成的92个,基本建成和正在建设的23个。为建设这些项目,中国先后派出近6000名专家,并为阿尔巴尼亚培养了几千名技术骨干。中方帮助阿尔巴尼亚建立了91套完整的基础设施体系,覆盖了全国90%的产业。

 

ntljs

驾驶中国援助拖拉机的阿尔巴尼亚女拖拉机手

 

(三)1956年,中国向埃及提供无偿援助,开启了对非洲国家的经济技术援助

 

历史上,非洲国家曾长期处于殖民统治之下,其经济上单一产品结构,形成对宗主国依赖。非洲国家在旧的国际经济秩序下始终处于不利的地位,严重地阻碍了非洲民族经济的发展。20世纪50、60年代,非洲国家相继获得独立。中国与非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并对刚刚独立的非洲开展了经济技术援助。1956年至1963年,中国相继援助了非洲6国,包括埃及、阿尔及利亚、几内亚、加纳、马里、索马里。到60年代末,中国援助非洲的第一批成套项目建成,其中包括几内亚火柴和卷烟厂,马里甘蔗农场和糖厂、茶场和茶叶加工厂,刚果广播电台、棉纺织针织厂,坦桑尼亚纺织印染厂、广播电台等项目。到1963年,与中国建交的非洲国家已经达到了14个。

 

1956年6月中国与埃及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应埃及政府要求,中国政府提供无偿援助,支持抵抗外国入侵,收回苏伊士运河主权。这年11月,中国向埃及提供了无偿援助,开启了中国对非洲援助的先河。

 

阿尔及利亚于1954年爆发了反对法国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斗争。中国对阿尔及利亚的民族解放运动予以大力支持。1956年6月,周恩来总理在第一次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所做的《关于目前国际形势、我国外交政策和解放台湾问题》的发言中提到:“在北非,阿尔及利亚人民还在被迫地进行武装抵抗。中国人民支持阿尔及利亚人民的正义斗争,同时,对于阿尔及利亚的紧张局势,也不能不深切关怀。”在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战争期间,中国向其提供了经济援助。中国为他们从中东和东欧购买物资提供资金。阿尔及利亚临时政府成立后,中国还向其提供了物资援助。

 

中国的无私援助赢得了亚非国家的信任、友谊与支持。正如阿尔及利亚副总理贝勒卡塞姆所说:“阿尔及利亚人民热烈感谢中国人民给予他们的切实的援助,感谢中国人民在物质上所作的牺牲。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使他们兄弟的阿尔及利亚人民能够自由地生活。阿尔及利亚人民将非常珍视中国人民为他们做出的牺牲。”

 

1959年10月4日,几内亚与中国建交,成为第一个同中国建交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时因几内亚国内遭灾大米歉收,请求我国提供帮助。为了帮助几内亚渡过难关,1959年5月上旬,我国政府赠送几内亚五千吨大米装船紧急运往几内亚首都科纳克里。1961年,中国政府援建几内亚联合卷烟火柴厂,卷烟年生产能力4.8万件,系中国对非洲国家第一个经济技术援助项目。上海市轻工业局援外处统一组织全国数十家企业参与援建,先后派出15人次担任工程设计、设备调试和技术指导。

 

2029900940

1964年1月,周总理在访问几内亚时参观中国援建的卷烟厂和火柴厂

 

1961年8月,加纳总统兼政府首脑恩克鲁玛访华期间,中国向加纳提供经济援助。

 

马里1961年独立后即与我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两国建交后即签订了《中马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和《中马经济技术合作协定议定书》。1962年中国派出甘蔗栽培专家到马里,甘蔗试种成功,结束了马里不种甘蔗不产糖的历史。1965年3月,中国援建马里的杜加布古糖厂动工,1966年5月糖厂建成投产。杜加布古糖厂是马里的第一家糖厂,工厂占地8.0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4万平方米,主要设备363台,设计生产能力为日处理 甘蔗400吨,附设的酒精车间日产酒精2000公升,成为中国援建非洲的规模最大的糖联项目。杜加布古糖厂和甘蔗农场的建成,开创了马里自产食糖的历史,为马里民族经济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索马里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中国之一,处于非洲大陆最东部的索马里半岛。1963年8月,中国与索马里签订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国自1963年向索马里提供无息贷款援助。1964年1月,中国增加援建索马里一座剧场并无偿援助救灾粮食和药品。

 

(四)中国向古巴提供援助开启对拉美和加勒比国家的援助

 

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具有非凡的意义,古巴成为拉丁美洲第一个摆脱帝国主义统治的社会主义国家。1960年9月中古建交,古巴成为当时中国在拉美的唯一建交国。周恩来总理在中古建交的贺电中指出,如果必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将给为独立自由而斗争的古巴人民一切可能的支援。1961-1965年中国给予古巴无息贷款援助,双方签订了中古经济合作协定、贸易和支付协定及科技合作议定书。根据协定,中国提供的无息贷款用于古巴购买中国成套技术设备。中国向古巴购买100万吨原糖,并接受200名古巴技术人员来华培训。同时,古巴政府也将向中国购买同等价值的商品。这些协议的签订标志着中古之间的经济合作关系进一步扩大。中国还派遣农业专家和水稻种植专家到古巴,指导古巴农民种植水稻,取得良好成果。中国政府赠予古巴的大功率发射台、发报台和发电设备,使古巴的拉美通讯社能够继续保持与外界的通讯联系。1959-1965年间,中古两国共签订两个五年期的和多个年度贸易协定,中国对古巴的经济支援体现在提供优惠贸易、无息贷款和无偿物资援助等方面。其中无息贷款的一部分由中方对古贸易盈余转化而来,这是当时为缓解古巴对华贸易逆差压力而采取的一种灵活做法。到1965年,中方贸易盈余转为对古巴的长期无息贷款。

 

1151

毛泽东1960年11月19日会见了古巴革命政府经济代表团,和埃尔内斯托•切•格瓦拉亲切握手。

 

1971年至1974年,中国先后与智利、秘鲁、墨西哥、圭亚那、牙买加、阿根廷、尼加拉瓜、洪都拉斯、危地马拉建立外交关系。秘鲁1970年6月发生地震,智利1971年6月发生特大暴风雪,尼加拉瓜1972年发生自然灾害,洪都拉斯1974年遭受飓风,危地马拉发生地震,中国分别提供救灾援助。中国还向秘鲁、智利提供无偿援助和无息贷款,援建牙买加涤棉厂等。

 

除古巴外,加勒比国家还包括安提瓜和巴布达、巴哈马、巴巴多斯、圭亚那、牙买加、苏里南、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以及后来的多米尼克、多米尼加等。中国与安提瓜和巴布达建交以来,中国向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先后建成克里克桥项目、多功能展览中心、格雷斯排水沟项目、达克伍德公路改造项目、板球场项目以及农业和化验室项目等成套项目、技术合作项目和单项设备项目,并利用我国援外优惠贷款实施了输变电系统改造二期项目、圣约翰医疗中心项目、新建30MW发电厂项目等项目,为安提瓜和巴布达的经济和社会事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中国还向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派遣援外医疗队、援建儿童医院、苏里南外交部大楼,向圭亚那派遣医疗队、援建制砖厂等。

 

(五)中国派遣援外医疗队,在发展中国家开展救死扶伤

 

1962年7月,北部非洲的阿尔及利亚人民经过长期的浴血斗争,摆脱外国殖民主义者长达130多年的统治,赢得了民族解放和民族独立战争的胜利。新生的阿尔及利亚政府面对弹痕累累、满目疮痍的局面,急需医治战争创伤,发展民族经济,填补西方医生撤走后留下的医疗空白,解救疾病缠身、求医无门的平民百姓。当年年底,阿尔及利亚政府通过国际红十字会向全世界发出了紧急呼吁。1963年初,刚刚从三年自然灾害中走出来的中国政府,为了表达中国人民对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友好情意,第一个响应阿尔及利亚政府的邀请,3月派出卫生考察团并迅速组织一支由湖北省为主,北京、上海、天津、江苏、辽宁、吉林、湖南等地的24名医疗专家组成的第一支中国医疗队。其中,第一批13人于接到命令的第三天,即1963年4月6日乘火车由北京出发离开祖国,经过十几天的奔波到达阿尔及利亚,抵达阿尔及利亚西部城市——“撒哈拉之门”塞义达市,落脚在撒哈拉大沙漠的边缘,开始了艰难的起步和艰苦的创业,也从此开始了中国医疗界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的伟大历史使命,掀开了中国同其他发展中国家以医疗队为主要形式的卫生合作和援助的诗篇。

 

中国援外医疗队一般工作在受援国缺医少药的落后地区,条件十分艰苦。援外医疗队员治愈了大量常见病、多发病,并采用针灸、推拿以及中西医结合诊疗方法诊治了不少疑难重症,挽救了许多垂危病人的生命。援外医疗队员还向当地医务人员传授医疗技术,促进了当地医疗卫生水平的提高。援外医疗队员以精湛的医术、良好的医德医风和高度的责任感与使命感,全力为受援国人民服务,赢得了受援国政府和人民的尊重和赞扬。截至2009年底,中国累计对外派遣21000多名援外医疗队员,经中国医生诊治的受援国患者达2.6亿人次。2009年,有69支援外医疗队,共1324名医疗队员,分别在57个发展中国家的130个医疗机构提供医疗服务。2010年至2012年,中国派遣援外医疗队55支,共计3600名医护人员,在近120个医疗点,培训当地医护人员数万人。

 

aejlyylz

1969年,中国医疗队的医务人员在阿尔及利亚的撒哈拉沙漠牧区为牧民看病

 

点击进入:二、1964年-1977年,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成长壮大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