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1964年-1977年,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成长壮大阶段

 

20世纪60年代,万隆会议以后,世界范围内的民族解放运动在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蓬勃发展,到了70年代,殖民体系土崩瓦解,亚洲有7个国家独立,非洲有35个国家独立,其中1960年就有17个国家取得独立(这一年确定为非洲独立年)。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岛国也有6个国家独立。越来越多的殖民地国家在赢得独立后,陆续走上和平的发展道路,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毛泽东主席指出:“从亚洲、非洲、拉丁美洲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十几年的历史上看,就知道亚非拉人民的前途。”(毛泽东一九六四年七月九日《从历史来看亚非拉人民斗争的前途》) 1963年、1964年毛泽东提出“两个中间地带”的思想,改善和发展与欧洲的国家的关系,1964年中国与法国建交,对于孤立、封锁中国的政策提出挑战。这一阶段,中国仍然以支援正在争取独立的民族解放运动以及支援新独立的民族主义国家维护民族独立为重要内容。

 

这一时期,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访问亚非14国,在访问非洲期间,宣布中国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确立了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基本理论。“两阿提案”获得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支持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中国走上国际舞台,承担了更多的国际主义义务。1771年至1978年,中国提供援助的国家增加到66个。中国逐步增加对外经济技术援助规模和力度,援建了一批规模较大的工业、农业和基础设施项目。这些项目包括1860.5公里的坦赞铁路,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支持这些国家的民族独立做出贡献,也为中国外交和和平环境做出贡献。

 

(一)周恩来总理访问亚非14国,提出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

 

以周恩来总理访问亚非14国期间提出中国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开始,到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中国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也进入大发展时期。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非洲民族解放运动如火如荼,到1963年底,独立国家已有30多个,中国和其中12个建交。

 

周恩来总理访问非洲10国把新中国的良好形象带进了非洲。这是新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对非洲最重大的一次外交活动,访问国家之多、时间之长、活动内容之丰富多彩,访问取得的丰硕成果和产生的深远影响,不仅是中非关系史上的一座丰碑,也为国际交往中所罕见,堪称当代外交史上政府首脑出访的一个光辉典范。

 

1963年12月14日至1964年2月4日,周恩来总理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先后访问了阿拉伯联合共和国、阿尔及利亚、摩洛哥、突尼斯、加纳、马里、几内亚、苏丹、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非洲10国,其中包括6个阿拉伯国家,历时50多天,为发展中国人民与非洲和阿拉伯人民的传统友谊做了奠基性的工作。

 

周总理访问非洲期间,1964年,中国政府宣布以平等互利、不附带条件为核心的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确立了中国开展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基本方针。

 

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的主要内容是:(一)中国政府一贯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对外提供援助,从来不把这种援助看作是单方面的赐予,而认为援助是相互的;(二)在提供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时候,严格尊重受援国的主权,绝不附带任何条件,绝不要求任何特权;(三)以无息或者低息贷款的方式提供经济援助,在需要的时候延长还款期限,以尽量减少受援国的负担;(四)提供外援的目的是帮助受援国逐步走上自力更生、经济上独立发展的道路;(五)帮助受援国建设的项目,力求投资少,收效快,使受援国政府能够增加收入,积累资金;(六)中国政府提供自己所能生产的质量最好的设备和物资,并且根据国际市场的价格议价,如果中国政府所提供的设备和物资不合乎商定的规格和质量,中国政府保证退换;(七)中国政府对外提供任何一种技术援助的时候,保证做到使受援国的人员充分掌握这种技术;(八)中国政府派到受援国的专家,同受援国自己的专家享受同样的物质待遇,不容许有任何特殊要求和享受。

 

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是周恩来总理在总结建国以来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实践中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提出来的。周恩来曾指出,它不仅适用于中国对非洲新兴国家的援助,也适用于中国对亚洲和其他新兴国家的援助。这八项原则体现了中国在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中一贯坚持的真诚无私、尊重主权、平等互利的精神,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万隆会议十项原则在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工作中的具体体现。八项原则的提出和实施,不仅促进了中国同新兴的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友好合作关系,而且从理论和实践上推动了发展中国家为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所作的努力,具有重大的理论和历史意义。

 

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的提出在受援国中引起了强烈反响。据当时随周恩来出访的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孔原回忆,对外经济援助的八项原则,处处为受援国考虑,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使中国对外经济援助的原则理论化、系统化、方针化。访问中,这八项原则在各国报纸上都刊登在突出的位置,产生了积极而深刻的影响。

 

有的受援国指出:这八项原则是“对帝国主义的英勇挑战。”“中国并不富裕,它是一个真正的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然而,中国人民却同意与我们分享他们艰苦劳动的有限成果。”有的国家的外交部长甚至向周恩来建议,把八项原则提到联合国去,作为国与国之间开展经济技术援助的准则。

 

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八项原则提出之后,作为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基本指导原则被贯彻到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工作的实践中。改革开放后,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中国开始尝试对对外经济技术援助进行一些改革,但这种改革是在坚持对外经济技术援助八项原则的基础上进行的。正如1979年7月邓小平同志在一次会议上所指出的,在援助问题上,方针要坚持,基本上援助的原则还是那几条。

 

(二)“两阿提案”在联合国第26届大会上获得通过,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

 

latatghyxyhgjddbhhql

“两阿提案”通过后,一些友好国家的代表顿时欢呼起来

 

1945年4月25日,50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在旧金山召开的联合国国际组织会议。6月26日,旧金山会议通过《联合国宪章》,中国代表团首席代表顾维钧第一个在宪章上签下了自己名字,中国成为了联合国创始会员国。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却未能获得在联合国中的合法地位和权利。

 

“两阿提案”即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在纽约联合国总部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现斯里兰卡)、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利昂、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和赞比亚23个国家提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的议案,简称“两阿提案”。表决结果出来了后,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3票缺席。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当即表示:“恢复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联合国才能说真正开始了工作。”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从四面八方响起,足足持续了两分钟。坦桑尼亚代表萨利姆穿着事先换上的“毛制服”(中山装),与非洲兄弟们在过道里跳起了桑巴舞,阿尔巴尼亚代表则高喊:“美国人的巨大失败”。大会主席和57个国家的代表致词欢迎,会场上洋溢着对中国友好的气氛。

 

qghdszlhgdycfy

乔冠华在联合国大会上第一次发言

 

qghfyhggdssqws

乔冠华发言后各国大使上前握手

 

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提案国中,均为发展中国家。其中,8个亚洲国家,11个非洲国家,1个加勒比国家,3个欧洲国家,非洲国家占48%。除罗马尼亚、南斯拉夫和伊拉克外,其余20国都是接受我国援助的国家。其中,19国至今还是我受援国。在76个赞成票国家中,发展中国家占70%。按地域上分,非洲国家26票,占34.2%;欧洲23票,占30.2%;亚洲19票,占25%;美洲8票,占10.5%。从上述两组比例上看,非洲国家是支持我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中坚力量,当然也包括与中国友好的欧洲国家。

 

毛主席多次对来华访问的非洲国家领导人说,中国和非洲同属第三世界,中国永远反对霸权主义。随着非洲国家的独立,中非友谊的加深,以非洲国家为主的23国提出了要求新中国恢复联合国的一切合法地位的“两阿提案”,它的提出对新中国恢复联合国的席位具有重大的意义。从上世纪60年代起,阿尔及利亚、阿尔巴尼亚等国便年年提出,不仅要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还要立即将蒋介石集团驱逐出联合国。但有西方大国为国民党当局撑腰,这一提案整整讨论了10年而未通过。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以后迎来了第三次建交高潮。

 

中国人民在并不富裕的情况下,努力帮助非洲国家兴建工厂、农场、水利、能源、交通、电信和文教卫生等各类经济和社会基础设施;而非洲国家在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上给予中国有力的支持。绝大多数刚获得独立的非洲国家与中国有着共同遭遇、相同目标而成为联合国里支持中国恢复合法权益的强大力量。欧洲阿尔巴尼亚和非洲阿尔及利亚都是经济并不发达的贫穷国家,他们敢于面对美国等西方大国的阻挠,敢于面对国民党的反对,10年支持中国重返联合国,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这些还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三)中国援建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

 

1964年,在非洲民族解放运动的浪潮中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相继独立,两国迫切需要经济上的独立来支持政治上的独立。赞比亚是一个内陆国家,作为当时世界上的第三大铜矿产地,却苦于没有出海口而使得铜矿贸易大大受限,赞比亚需要一条通往坦桑尼亚出海口的交通命脉。坦桑尼亚可以通过铁路运出生产的煤、铁、木材,带动国家的经济发展。

 

坦赞两国政府曾一起向西方申请援建坦赞铁路,但是被婉拒。坦桑尼亚副总统卡瓦瓦访问当时的某国时,请求其帮助修建铁路,却再度遭拒绝。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和赞比亚总统卡翁达分别向中国提出援建坦赞铁路。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华,刘少奇主席和周恩来总理在与尼雷尔总统会谈时表示,中国政府同意帮助修建一条由坦桑尼亚到赞比亚的铁路。在这样的背景下,援建坦赞铁路是一个正确的决定。1967年9月5日,中国、坦桑尼亚、赞比亚三国政府在北京签订《关于修建坦桑尼亚-赞比亚铁路的协定》。

 

tztltgsg

坦赞铁路正在进行铁轨施工

 

中国派出勘察设计团队前往坦赞两国开展全线踏勘,于1969年12月完成了详实的踏勘报告。中国派出5万余名铁路建设者自1970年10月开始,在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的崇山峻岭之间、遍地荆棘之中、疾病肆虐之下,历时六年时间建成了举世瞩目的坦赞铁路。坦赞铁路于1975年10月试办运营,1976年5月完成了全线工程收尾和设备安装配套等工作。坦赞铁路东起坦桑尼亚首都达累斯萨拉姆,西至赞比亚中央省的卡皮里姆博希,与赞比亚原有铁路接轨,全长1860.5公里,是一条贯通东非和中南非的大干线,极大地改善了坦、赞两国的交通运输状况。铁路沿线时而可见裂谷天堑、高山峡谷、湍急河流,时而是茂密的原始深林,时而荆棘丛生、淤泥流沙,许多地区荒无人烟、野兽出没。1970 年至1976 年间,有70位中国援外人员为修建坦赞铁路而牺牲,他们当中约有20 人在工地施工中殉职,约30 人在交通事故中牺牲,约20 人被恶性疟疾等疾病夺去了生命。在牺牲的70 位烈士中,有51 人长眠于坦桑尼亚,18 人长眠于赞比亚,1 人长眠于大海。在如此艰苦的生活和施工条件下,中国援外人员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撼天动地的历史乐章。

 

在坦赞铁路建成之时,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动情地说: 中国援建坦赞铁路是“对非洲人民的伟大贡献”,“历史上外国人在非洲修建铁路, 都是为掠夺非洲的财富,而中国人相反,是为了帮助我们发展民族经济。”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赞扬说:“患难知真友,当我们面临最困难的时刻,是中国援助了我们。”坦赞两国人民乃至整个非洲把坦赞铁路誉为“自由之路”、“南南合作的典范”。2010 年3 月4 日,赞比亚总统鲁皮亚·班达来华访问, 他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在坦赞铁路援建过程中,一些中国援建职工牺牲在一线。这也就为什么我们决定要在我们的国家修建坦赞铁路纪念碑。这样,我们的年轻一代人就能够记住,中国人为了支持赞比亚独立, 不仅给予了经济上的援助,也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坦赞铁路除了铺设2044.7 公里钢轨(其中含站线和专用线184.2 公里)外,在全长1860.5 公里的铁路线上他们共修筑320 座桥梁,打通22 座隧道,建成93 个车站,建设37.6 万平方米房屋。为建设坦桑铁路,中国从国内发运100 多万吨设备材料。中坦赞三国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为建设铁路共同挥洒汗水,结下了深厚的友情。

 

tztljnb

坦赞铁路公墓纪念碑

 

(四)中国援建一批基础设施项目

 

这一时期,中国援建的项目符合非洲国家的实际需要,建设速度快、质量好,中国的专家和工人与当地人民同甘共苦、平等相待,使非洲国家和人民对新中国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更加坚信中国援助的真诚无私,加深了中非传统友谊,为中非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突尼斯麦崩水渠工程。该项目是由我国设计和施工的大型工程。根据中国和突尼斯两国政府1972年8月27日签订的“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和1974年7月14日签订的“关于实施中、突两国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的执行协议”,由中国援建麦崩水渠。水渠起自突尼斯北部的麦热尔德河,终于崩角腹地。渠线全长120.2公里,中途两级扬水抬高水位,渠首设计流量16立方米/秒,末段设计流量8.83立方米/秒,灌溉面积19000公顷,其中柑橘林灌溉面积6131公顷。工程建设各类型建筑物470座,其中大型20座。水渠沿线经过艾勒巴当、贝家洼、哈马马里夫等十余个重要城镇,并环绕突尼斯市的西南和东部。麦热尔德-崩角水渠于1979年8月15日正式开工,1984年5月21日全线正式通水。麦崩水渠解决该国首都突尼斯市工业、居民用水及大面积柑橘灌溉用水问题。

 

也门萨那至荷台达公路工程。这条公路是中国援助也门的第一个大型基建项目,也是也门国内第一条公路,1961年建成,是中也友谊的见证,在也门称为“友谊之路”。从萨那到荷台达直线距离虽然只有130多公里,但山路崎岖曲折,全长240公里,大小弯道有900多处,其中150公里是盘山路,崎岖、险要,弯道急促,中间还有一段要越过海拔3200米山路。公路全线建在连绵起伏的崇山中,宛如一条巨龙,穿云破雾,蜿蜒在海拔3000米的云海之间。公路的起点有一个中国公墓,第一位在此长眠的是当时在建项目工程师张其弦烈士。2015年3月30日,中国从也门撤离449名中国公民时,撤侨车队就是沿着这条公路用了5个多小时才达到也门荷台达港的,中国海军潍坊护卫舰早已经等候在港口。

 

马里上卡拉糖业联合公司。该公司是马里大型国有企业,是中国在1965年援建的项目,也是中国在非洲援建的糖厂中规模最大的一个。马里地处热带,是西非的一个内陆国家,广阔的撒哈拉大沙漠横亘马里北部,年平均气温27.6℃。充足的光热资源非常有利于甘蔗的生长,这里的糖业企业都拥有自己的甘蔗种植农场用来生产工业需要的原料甘蔗。马里糖联总占地面积为60平方公里,由2个甘蔗农场和2个糖厂(杜加布古和西利巴拉糖厂)以及畜牧场和林场等组成。配有完善的运输网络系统和排灌水利系统和设施。日处理甘蔗2500吨,年产糖能力3万吨,占马里国民年白糖消费市场份额的30%。马里糖联平时雇佣3千马里当地人,高峰时达到8千人,为当地提供了大量就业岗位,甚至对马里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企业足额缴纳税赋,解决当地政府公务员的工资发放问题。

 

喀喇昆仑公路。1963 年,中国和巴基斯坦签订了《边界协定》。三年后,两国达成一致,决定修建一条公路,以促进两国间的互惠互利合作。这条路跨过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和帕米尔高原,大部分道路两旁是高耸陡峭的山脉和高原沙漠,每年的降水量不到 100 毫米。公路北起新疆喀什,途经塔什库尔干、红其拉甫山口、苏斯特、帕苏、洪扎、吉尔吉特,南抵塔科特,再加上塔科特以南至伊斯兰堡,全长1230公里。其中中国境内420公里,巴基斯坦境内810公里。喀喇昆仑公路被称为世界上最高最美的公路,整条公路中国境内最低海拔1154米,最高海拔4733米,被誉为”世界十大险峻公路”之一。喀喇昆仑山脉整个山系的 37% 被冰雪覆盖,拥有超过 50 公里长的冰川和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舌。在这里凿山修路堪称天方夜谭,但中国人却在 1966 年至 1978 年间,援助巴基斯坦修建完成了喀喇昆仑公路,被誉为 “ 群山间的绸带 ”。喀喇昆仑公路巴基斯坦境内 800 余公路中有 613 公里是中方援建的。喀喇昆仑公路是名副其实的 “天路 ”,修筑难度极大。这条路成为中巴合作的象征。这条公路不仅是中巴两国唯一的陆上通道,还使得中国可以与中亚各国连通,为两国老百姓带来极大的好处。1986 年,喀喇昆仑公路面向商旅开放,方便了两国人民之间的交往,促进了商贸往来。

 

klklgl

新疆阿克陶县布伦口水库附近拍摄的一段喀喇昆仑公路(2017年11月9日无人机拍摄)

 

马耳他30万吨级干船坞项目。该项目是我国大型援外工程,位于马耳他大港湾的法国湾内。船坞长360米,宽62米,深10.3米。坞门为单面板气动卧倒门,自重970吨。修船码头长450米,采用混凝土空心方块结构和钢筋混凝土镶面板形式。项目1975年1月正式开工,1980年10月建成移交。30万吨级“红色船坞”是公认的工程壮举,也是马中友谊的历史丰碑。今天看来,它不仅还是马耳他最大船坞,也是地中海地区最大干船坞之一。本项目获1981年国家优秀设计金奖、1983年国家质量银奖和1985年第六届国际技术银像奖。马耳他1972年赢得独立, 1975年1月9日,马耳他总理明托夫访华时希望中国援建一座30万吨级的超级大船坞。马耳他由于地理位置的便利,修船业是其重要的工业支柱产业。中国政府提供无息贷款,派出施工队伍为其修造了地中海地区最大的30万吨6号船坞,使得干船坞成为地中海地区最具竞争力的船厂之一。工程从考察到竣工,中方派遣职工年均140余人,最高峰240余人。马耳他参加施工的工人600人,高峰时达千人。在施工中,为马耳他培养了300余名技术工人。30万吨级干船坞的建成,在国际上的影响是巨大的,此举不仅促进了中马友谊,并且收到了可观的经济效果。

 

索马里贝莱特温-布劳公路。这条公路于1973年7月开始修建,1978年完工。在这5年里,索中两国技术人员和工人不顾酷热、风沙等带来的困难,共同劳动,修建了这条经过5个州、全长970公里的公路,这条公路至今完好。

 

klklgl

索马里贝莱特温至布劳公路

 

喀麦隆拉格都水电站。该电站是我国援建喀麦隆的水电工程。电站建在喀麦隆境内尼日尔河支流贝努埃(Benoue)河上,位于北方省首府加鲁阿市上游40公里的拉格都峡谷,电站装机容量72MW,总库容76.98亿立方米,年发电量3.22亿千瓦时。水库正常高水位216米,最高洪水位218.18米,为多年调节水库,经水库调节后,万年一遇最大下泄洪水流量为4028立方米/秒。工程1978年8月正式开工,1982年12月首台机组发电,1984年竣工,成为当时我国最大的援外水利水电工程之一。直到现在,喀麦隆北方地区的用电主要依靠来自拉格都电站的电力供应。

 

kmllgdsdz

喀麦隆拉格都水电站

 

毛里塔尼亚友谊港。该港口是非洲大陆西北部新开辟的重要门户,毛里塔尼亚最大的出海口。该港在毛里塔尼亚首都努瓦克肖特市以南15公里处,是一个单突堤半掩护港口,1978年由中国援建,1988元旦正式开港,2014年7月扩建项目竣工。友谊港是中国上世纪70年代在毛里塔尼亚援款建设的重要基础设施,承担着毛里塔尼亚90%以上的货物进口卸载任务。友谊港2010年开始扩建,友谊港扩建后,年吞吐量将超过400万吨。

 

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位于科伦坡贝塔区中心地带,建筑宏伟,精美壮观,是该市标志性建筑之一。1964年,周总理访问锡兰,班达拉奈克夫人希望中国为锡兰援建一座国际会议大厦,以迎接1976年8月在科伦坡召开的第五届不结盟国家首脑会议。大厦是由中国政府无偿援助斯里兰卡的,于1973年5月竣工。2003年1月和4月,由中国援助建成的纪念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展览中心和班达拉奈克国际研究中心与大厦构成统一的整体,被誉为“中斯友谊的象征”,是斯里兰卡的一颗明珠。为纪念已故所罗门·班达拉奈克总理,大厦命名为纪念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简称“班厦”。雄伟壮丽的班厦自落成以来,一直是斯里兰卡举行重大国际和国内会议的场所,也是招商引资展览会的重要地点,甚至许多斯里兰卡青年将这里选为他们举行婚礼的地方。美丽的班厦作为科伦坡市的一景,至今仍是各国游人来访的必到之处。班夫人说,这是周总理送给斯里兰卡人民最好的礼物,是斯中友谊至高无上的象征。

 

bdlnkgjhyds

班达拉奈克国际会议大厦

 

苏丹四大工程项目。1970年,苏丹国家主席尼迈里访华,两国政府签署了我国政府向苏丹政府提供长期无息贷款协议,在非洲和阿拉伯世界引起了强烈反响。根据苏丹政府要求,我国政府于当年底前向苏丹派出14个考察组,实地考察具体实施项目。经过考察和双方协商,决定援建苏丹四大项目,即喀土穆国际会议厅(后称友谊厅)、瓦迪迈达尼市至卡道里夫市220公里公路、迈达尼市郊的青尼罗河大桥和哈萨黑萨纺织厂。上述四项目分别于1972年和1973年开工。苏丹政府对此非常重视,尼迈里主席等政要曾多次前往工地视察,了解施工进度,并一再指示当地政府予以密切配合。1975年上半年,四个项目陆续竣工,并于当年5月25日革命节庆典期间,举行竣工典礼。这是我国当时援建规模大、项目多、竣工快、贷款使用率高的项目,主持政府工作的邓小平副总理决定派对外经济联络部部长方毅率团出席竣工典礼。方部长接受记者采访,强调中国、苏丹两国之间的传统友谊,感谢苏丹政府和人民对我援建项目的大力支持,并表示,我国政府对苏丹的援助是有限的,而且援建也是相互的。苏丹政府和人民一直支持我国政府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支持一个中国,不同台湾发生任何关系,这是对我们的最大支持。1975年5月26日上午10时,友谊厅落成典礼,近千名苏丹朝野人士和群众聚集在厅外。尼迈里总统和方部长共同剪彩,尼迈里说,友谊厅是苏丹中国友谊的象征,是喀土穆一颗璀璨的明珠。它宏伟壮观,造型优美,既有东方的神韵,又有阿拉伯风格,充分体现了具有5000年文明史的伟大勤劳的中国人民的创造、智慧和天才。方毅部长强调,友谊厅的建成标志着由毛主席和尼迈里总统共同培育的中国、苏丹友谊之树已开花结果。

 

(五)1964年至1973年的援越抗美

 

1964年8月5日,美国借“北部湾事件”,发动侵略战争,军用飞机侵入中国海南岛地区和云南、广西上空,投掷炸弹和发射导弹,打死打伤中国船员和解放军战士,威胁中国安全。1965年5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为加强社会主义建设和援越抗美而斗争》中首次提出 “援越抗美”口号。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越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有了进一步发展。胡志明主席曾热情赞扬越中两国人民的友谊是:“越中情谊深,同志加兄弟。” 1965年4月,越南劳动党请求中国支援。中国政府宣布:7亿中国人民是越南人民的坚强后盾,辽阔的中国领土是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中国向越南提供设备、物资,恢复交通设施、尤其是铁路交通,派遣专家、顾问,接收近千越南实习生等。1965年到1975年,中国总共援助越南粮食500多万吨、布匹3亿多米、汽车3万多辆、各类船舶600多艘、机车100多台和车厢4000多节、汽油近200万吨,以及各种针织品和日用百货,包括中成药、医疗器、电炉、轮船、电话机、灯泡等一批物资。中国还为越南提供农业援助,项目从农作物栽培、选种育种、病虫害防治,到建兽医院、家畜防疫药剂制造厂、火柴厂、加固水坝等,还包括10个碾米厂、两个汽油库。在越南这场战争中,中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和数千家科研单位、工厂先后担负了援越抗美的任务。越南抗美战争期间,通过中国铁路转运的其他国家的援越物资达179列火车5750个车皮,共63万吨,中方免收运费(过境)。中国对越南的援助是对外经济技术援助中时间最长、数量最大的。对于中国经济援助的作用,用黄文欢(原越南党中央委员、政治局委员、国会副主席)的话说:“帮助我国建设了一个比较完整的经济体系,作为实现自力更生的物质基础。”。1973年1月27日,越共、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美国、南越阮文绍政权四方在巴黎签署了《关于在越南结束战争、恢复和平的协定》。3月,美军部队开始撤出越南南方。

 

(六)中国开启向南太平洋岛国的经济技术援助

 

1975年11月5日,中国与南太平洋岛国斐济建立外交关系,同年11月6日同萨摩亚建立外交关系,此后先后与巴布亚新几内亚、瓦努阿图、密克罗尼西亚、库克群岛、汤加和纽埃建立外交关系。中国自1975年起向太平洋岛国提供经济技术援助,至2015年期间,援建了近100个工业、农业、基础设施和民用建筑等项目,实施了农业、医疗、体育等多领域技术合作,提供了各类设备和物资,为这些国家培训了4000多名管理和技术人才,对相关受援国经济建设、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发挥了积极促进作用。

 

点击进入:三、1978-1999年,中国对外经济技术援助的改革发展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