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历史记忆是“一带一路”合作的宝贵财富

 

(一)珍视一带一路沿线人民共同的历史记忆

 

人生活在历史长河当中的,时间是人的一个维度。任何一个个人、国家与文明都不能切断自己的历史,历史总是深刻而且持续地影响当下。当我们告诉“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我们要建立的是“丝绸之路”的时候,这个名字就会唤起那些国家与民族的历史记忆,因为“丝绸之路”不是中国的,而是世界的,“丝绸之路”虽然发源于中国,但它本来就是由沿线各国人民共同创造和发展的,是沿线各国历史的一部分,符合各国人民发展的利益。建设“一带一路”是沿线各国人民共同的事业,而不只是中国的战略。“一带一路”维护的是沿线各个国家与民族的共同利益,而不是仅仅中国的利益。这就是历史记忆的作用。对于丝绸之路的有关战略。

 

lixihuofen

1877年李希霍芬宏著《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

 

丝绸之路(德文:die Seidenstrasse),常简称为丝路,此词并非中国人所创造,它最早来自于德国地理学家费迪南·冯·李希霍芬于1877年出版的《中国——亲身旅行和据此所作研究的成果》(China, Ergebnisse eigener Reisen)。广义的丝绸之路起源很早,从上古开始陆续形成,是遍及欧亚大陆甚至包括北非和东非在内的长途商业贸易和文化交流线路的总称。除了上述的路线之外,还包括约于前5世纪形成的草原丝绸之路。西南丝绸也起源很早。海路丝绸之路的起源至少不比西北陆上丝绸之路晚,以后由于西北丝绸之路被阻隔,而航海技术不断提升。在宋代,海上丝绸之路取代西北丝绸之路成为东西方之间的主要交流通道。

 

在这条逾7000公里的长路上,丝绸与同样原产中国的瓷器一样,成为当时一个东亚强盛文明的象征。各国元首及贵族曾一度以穿着用腓尼基红染过的中国丝绸,家中使用瓷器为富有荣耀的象征。“丝绸之路”上运输的不仅仅是中国的产品,沿线其他地区的特产同样借助这一道路进行广泛贸易。

 

阿富汗的青金石贸易就比中国的丝绸与瓷器贸易史要早得多。产自今中亚地区的阿富汗巴达克山的青金石早在公元前31世纪就开始出现在中国、印度、埃及——这意味著中亚地区的商旅贸易开始的时间要比这一地区部分国家的诞生还要早些。这种珍贵的商品曾是两河流域各国财富的象征。约1000年后,青金石的贸易开始传入印度的哈拉帕(Harappa),被那里的佛教徒供奉为佛教七宝之一,令青金石增添了悠远的宗教色彩。这种远早于丝绸的贸易品在欧亚大陆的广泛传播为带动欧亚贸易交流做出了贡献。

 

丝绸之路上的另一重要商品是香料。香料是具有芳香气味商品的总称。香料贸易在人类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尤其是中世纪的欧洲香料,作为当时最贵重的商品之一,其价值几与黄金相当。英语中”Spice”(香料)这个词来源于拉丁语”species”,常用来指代贵重但量小的物品。在世界历史上,对香料的渴望直接催生了地理大发现。从遥远的东方运送香料到欧洲的贸易线路被称为香料之路。古代中国也大量进口香料。香料之路在相当大程度上是与丝绸之路重合的。对于西方来说,这条路是丝绸之路,对于中国来说,这条路更应该被称为香料之路。商队从中国主要运出铁器、金器、银器、镜子和其他豪华制品。

 

作为世界上最早出现国家的文明之一,目前很多考古发现证明埃及人在很早以前就开始从事北非、地中海及西亚的贸易。人们相信,在前14世纪时期,埃及人已经造出了船。一些人认为是前1070年左右丝绸残骸的碎片已经被发现,这意味著至少在前1070年埃及可能已经与中国有了间接的贸易往来。

 

丝绸之路是一条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国际通道,是连接中国和西方世界的第一座桥梁。通过这条古道,把古老的中国文化、印度文化、波斯文化、阿拉伯文化和古希腊、古罗马文化连接起来,促进了东西方文明的交流。

 

正是通过这条道路,西方的葡萄、胡桃、石榴、苜蓿、香料、药材、胡椒、宝石、玻璃、旬牙、骏马、狮子,以及音乐、舞蹈、天文历法和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等文化,大量传入中国。另一方面,中国的丝绸、漆器、竹器、铜铁、火药、金银器、瓷器、桃、梨,以及造纸、打井、炼铜、兴修农田水利和制造火药的技术,也经由这一路线传往西方。

 

丝绸之路的开辟和发展,不但大大增进了中西各国各族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而且大大丰富了东西方人民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对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类社会的进步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但是,自从8世纪初海上航路日益发达以后,西方商人和旅行家改从海上丝绸之路来到中国,陆上丝绸之路已有衰落的趋势。然而,海路并没有完全取代陆路。事实上,直到此后的三四百年间,陆上丝绸之路仍然是中西交通的重要通道。只是由于各国政治形势的变化,使得丝路时盛时衰,路线也经常变迁。

 

(二)“一带一路”建设将带来共同的经济文化复兴

 

MAIN201504150827000552919776299

1955年4月18日,在印度尼西亚万隆举行的亚非会议上,周恩来总理兼外长提出求同存异的方针,为会议的成功举行作出了重要贡献。

 

国与国之间不可能有持久的友谊,但是人与人之间却是可能存在的。正是因为考虑到历史对现实的深刻影响,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的演讲中反复强调中哈之间的历史友谊:“中哈两国是唇齿相依的友好邻邦。17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两千多年交往历史、广泛的共同利益,把我们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也为发展两国关系和深化互利合作开辟了广阔的前景。”在印尼,习近平主席指出:“早在2000多前的中国汉代,两国人民就克服大海的阻隔,打开了往来的大门。15世纪初,中国明代著名航海家郑和七次远洋航海,每次都到访印尼群岛,足迹遍及爪哇、苏门答腊、加里曼丹等地,留下了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历史佳话,许多都传诵至今。”“在上世纪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历史进程中,两国人民始终相互同情、相互支持。新中国成立后,印度尼西亚是最早同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1955年,中国和印尼两国同其他亚非国家携手合作,在万隆会议上共同倡导了以和平共处、求同存异为核心的万隆精神。”

 

中国与“一带一路”的沿线各国不仅存在历史上的友谊,还要建立起当代的友谊。用友谊传递友谊。薪尽火传,友谊永远传递。

 

在哈萨克斯坦,习近平主席讲了两个故事。一个是中国小伙儿与哈萨克姑娘瓦莲金娜真心相爱并结婚生子的故事,二是哈萨克斯坦留学生鲁斯兰为中国人无偿献血的故事。在第一个故事当中,还包含有破除政治阻碍,发展民族友谊的内涵在内。习近平主席总结说:“青年是人民友谊的生力军。青年人情趣相近、意气相投,最谈得来,最容易结下纯真的友谊。”为了进一步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长青,习主席提出:“为促进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的青年交流,中国将在未来10年向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提供3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邀请1万名孔子学院师生赴华研修。希望你们能够利用上述奖学金到中国学习交流。在此,我也邀请贵校200名师生明年赴华参加夏令营活动。”

 

在印尼的演讲中,习近平主席同样坚持了这一信念。习主席也讲了两个事例,说明中国与印尼在历史上的相互帮助。习近平主席还回忆起苏西洛总统在中国访问中,“在漓江上产生了创作灵感,提笔写下了一首优美的歌词”,“苏西洛总统在中国的山水之间触景生情,想起自己的童年、自己的家乡,说明我们两国人民是心相通、情相近的。”习近平主席同样强调要发展中印青年人之间的友谊,加强中印两国之间的了解与认识,消除误解与隔阂。“我们要促进青年、智库、议会、非政府组织、社会团体等的友好交流,为中国—东盟关系发展提供更多智力支撑,增进人民了解和友谊。中国愿向东盟派出更多志愿者,支持东盟国家文化、教育、卫生、医疗等领域事业发展。”“我和苏西洛总统一致同意,两国将扩大并深化人文交流,今后5年,双方将每年互派100名青年访问对方国家,中国将向印尼提供1000个奖学金名额。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青年人投身到中国和印尼友好的大潮当中,两国友好交往事业一定会薪火相传、兴旺发达。”

 

就现实而言,“一带一路”贯穿欧亚大陆,东边连接亚太经济圈,西边进入欧洲经济圈。无论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还是应对危机、加快调整,许多沿线国家同我国有着共同利益。历史上,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就是我国同中亚、东南亚、南亚、西亚、东非、欧洲经贸和文化交流的大通道,“一带一路”是对古丝绸之路的传承和提升,容易获得广泛的认同。

 

(彭波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