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带一路”建设应充分发挥文化的力量

 

从历史的发展和对社会的影响来说,文化是比经济及政治更为长久与深刻的力量。文化的力量,既可能消减经济与政治生活中的矛盾与冲突的程度,也容易促使其稳定合作,最终有效地降低交易成本。只有把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友好合作深深地建基于文化的层次,这样的友好才可能是长久的,并进而构成经贸关系持续稳定发展的基石。

 

5

2013年10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题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演讲。

 

中国政府深刻地意识到文化的深刻力量。2013年10月,习近平在周边外交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为“巩固和扩大我国同周边国家关系长远发展的社会和民意基础……要全方位推进人文交流”[1]。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的演讲中提到:“只要坚持团结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鉴、合作共赢,不同种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国家,完全可以共享和平,共同发展。这是古丝绸之路留给我们的宝贵启示。”习近平主席还特别提到了冼星海在哈萨克创作歌曲的例子:“在阿拉木图,冼星海创作了《民族解放》、《神圣之战》、《满江红》等著名的音乐作品,并根据哈萨克民族英雄阿曼盖尔德的事迹,创作出交响诗《阿曼盖尔德》,激励人们为抗击法西斯而战,受到当地人民的广泛欢迎。”

 

在印尼的演讲中,习近平主席也很强调这一方面,他说:“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对来自爪哇的奇珍异宝有着形象描述,而印度尼西亚国家博物馆则陈列了大量中国古代瓷器。这是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生动例证,是对“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真实诠释。”习主席还特意提到:“2006年10月,苏西洛总统来到中国广西出席中国—东盟建立对话关系15周年纪念峰会。会议间隙,他在漓江上产生了创作灵感,提笔写下了一首优美的歌词:‘快乐的日子,在生命中不断循环,我与伙伴,共同度过那美好时光。’”

 

音乐和诗歌是一国文化传承中非常重要的部分,与文学作品一样构成一国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在一国的文化传承当中,不同的宗教与传统之间容易发生冲突,但是音乐、诗歌与文学作品,却能够跨越宗教与传统的隔阂,促进人民心与心、情感与情感的直接交流。习近平主席强调中国与沿线各国人民在音乐、诗歌与文学作品之间的联系,寻求与各国人民的心灵呼应,容易得到感情上的共鸣与理解。

 

当前,与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强烈愿望相比,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还显得很不够。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大多比较落后,所以在文化交流方面往往被国内有关部门所忽视。吉尔吉斯斯坦文化、信息和旅游部原部长苏尔丹拉耶夫就认为,没有人文合作的发展,很难实现经济合作的进步,希望通过人文桥梁,促进丝绸之路国家间合作的复兴。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各国的文化交流既要秉承传统,又要围绕全球共融的时代和人类文明发展潮流突出自身特色,另辟路径,打开欧亚文化“丝绸之路”交流的新局面。

 

(一)加强和丰富在文化领域的合作

 

sichouzhiluzhanlan

2014年11月6日至2015年1月4日,大型文物展“丝绸之路”在国家博物馆展出。

 

包括开展各种体育交流,互办艺术节、电影展和图书展,共建联合实验室及研究中心和开展志愿者服务等等,帮助缓解这些国家青年人的就业、创业和精神压力。除了文艺展演、影视交流、新闻出版合作等传统文化领域交流外,还要围绕“一带一路”功能特点,发挥中央主导和地方作为两个作用,共同推动“一带一路”文化合作与交流。对于中央政府而言,需要加强顶层设计和战略部署,推动政府间文化交流与合作深入发展。同时整合国内有关省区的独特资源,精心打造文化交流品牌。组织系列“丝绸之路”文物展活动,形成建设“一带一路”的合力。深入挖掘丝绸之路的灿烂文化和宝贵精神,传承丝绸之路友谊,弘扬丝绸之路精神,促进不同种族、不同文化的国家共享和平、共同发展。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则需要充分鼓励其工作积极性,对地区的文化交流资源进行深度挖掘,并围绕丝路历史上的文化事件进行资源整合,举办丝路文化联展,加深彼此国家民众对古代双方文化交流的全面了解。大力开展地方政府同沿线国家、地区文化互访、交流,举办文化活动,发展文化贸易,深化友谊,实现文化资源互通共享。

 

文化旅游对于扩大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交流,促进中国文化元素走出国门,实现文化与经济利益的有机结合具有特殊的意义。2014年11月8日,习主席在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会上进一步指出,“应该发展丝绸之路特色旅游,让旅游合作和互联互通相互促进。”为此,国家旅游局将2015年中国旅游主题年确定为“美丽中国—2015中国丝绸之路旅游”。充分调动中国所具备的软实力资源,通过机制化的形式构建有效的人文交流机制,通过机制化的手段提升人文交流的能力和水平,也是更好地实现并维护“一带一路”利益共同体的方式。

 

(二)推进教育合作与学术交流

 

一些发达国家长期以来通过推进教育合作与学术交流,改善本国与他国交往的软环境。要推进“一带一路”,就需要加强人文和教育互联互通,完善中国同沿线国家人文教育交流合作平台。例如建立长期稳定的教育人文合作机制,并使其机制化,而且需要政府与民间共同行动,促进教育交流合作长期稳定发展。完善配套政策,投入保障资金,特别是在学生和学者的学习交流方面。大力开展外语教学、双语教学和多语种教学,促进文化交流和理解。进一步扩大对外教育交流的力度,积极实施各种“留学中国计划”,扩大外国学生来华留学规模。2012年9月21日,第九届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2012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论坛开幕式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中方倡议建立中国-东盟留学生联谊会,双方要落实2020年把互派留学生规模扩大到10万人的双十万计划,让更多青年参与到地区合作交流中来,使中国-东盟睦邻友好薪火相传。考虑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很多都比较落后,缺乏职业人才,所以亟需满足其发展要求,积极开展各种类型的职业技术教育和培训项目,积极开展校际交流和联合科研,大力促进其人力资源能力建设。

 

(三)加强“一带一路”国家智库交流

 

智库交流是中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文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又在推动各方人文交流中发挥作用。可建立“丝绸之路研究院”一类的智库,为政府“一带一路”合作决策提供建议,在有争议的问题上提供建设性的方案;运用智库间合作机制不断促进相互交流,在这一框架下,开展定期互访,共同举行研讨会,派遣人员进行访问研究。特别要加强青年研究人员的互动与交往,对于维系和加强“一带一路”人文交流意义更大。智库还可利用专业知识引导媒体发挥积极作用,引领社会思考,在增进民众对“一带一路”国家间关系与政策选择的理解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夯实国家间人文交流的民众基础。

 

(四)推进各国民族文化的交流

 

“一带一路”沿线分布着许多民族,发展程度不同,文化各具特色。有些民族是国家的主体民族,具有重要的政治影响力。有些民族不是国家的主体民族,但是在国内政治生活的某些具有领域同样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切不可忽视。我国在一些国家的合作建设项目受阻,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的投资建设主体方把国内的政治理念套用到国外,只注意与政府合作,忽视地方民族的利益与心理感受。因此,促进民族间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是消除误解,推动“一带一路”发展的必经之路。

 

“一带一路”沿线存在很多跨国境的民族,很多民族散布在不同国家。例如苗族、傣族都广泛分布在东南亚地区。促进这些民族内部的联系与交流,有利于推进“一带一路”沿线的民族和谐与文化融合。汉族自身就是一个跨越国境的民族,华人遍布世界各地,尤其是在一些国家具有比较大的影响力。华侨华人是推动“一带一路”建设不可或缺的独特力量,能在其中发挥独特作用。推进“一带一路”建设需要充分发挥华人华侨的独特作用。“一带一路”建设,特别是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与东南亚各国的华侨华人息息相关。“一带一路”建设不拘泥于经济领域,在教育、文化等方面,华侨华人都能发挥独特作用。可以在博鳌亚洲论坛等场合举办华商和华人智库圆桌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也可以通过世界华商大会等平台,宣传、推介“一带一路”发展构想。

 

中亚的很多民族,与中国或多或少也存在历史的渊源。例如吉尔吉斯民族的一部分人,就自称是中国汉朝将领李陵的后代。亚美尼严的某些家族,也自称来自中国。阿富汗目前的几大民族当中,普什图族占42%,塔吉克族占27%,哈扎拉族9%,乌兹别克族9%,恰拉马克族4%,土库曼斯坦族3%,俾路支族2%,其它4%。其中塔吉克在中国国内也具有广泛的分布。哈扎拉族普遍被认为是成吉思汗的后代,由蒙古族西征后留在当地的士兵繁衍而来,至今保留相当部分中国文化的元素,例如十二生肖等等。乌兹别克族同样具有蒙古人的强烈成分,乌兹别克也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这些历史文化资源在“一带一路”的推进过程中都应得到发掘与利用。

 

(彭波 撰)

 

参考资料:
1.《习近平: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参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2013-10/25/c_1178789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