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五”期间“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向

“一带一路”战略是新时期我国的周边外交战略,也是全方位对外开放战略。是我国主动参与全球经济合作的首倡,也是参与全球治理的新尝试,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方案”。

 

(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秉持亲诚惠容,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完善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以企业为主体,实行市场化运作,推进同有关国家和地区多领域互利共赢的务实合作,打造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开放的全面开放新格局。在此阐述了“十三五”期间我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理念、原则、机制、方式以及最终形成的对外开放新格局。

 

1.新型国际合作理念

 

大国引领国际经济合作应秉持其独特的理念,这也是参与全球治理的关键所在。10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全球治理格局和全球治理体制进行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时,指出:“全球治理体制变革离不开理念的引领,全球治理规则体现更加公正合理的要求离不开对人类各种优秀文明成果的吸收。要推动全球治理理念创新发展,积极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的共鸣点。”“一带一路”战略是将我国“和”、“合”的传统处世之道理念与世界共同的历史文化遗产——丝绸之路精神,即“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有机结合的典范。“一带一路”涵盖了我国“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和“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与国际经济合作理念,充分体现了我国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开放与共享”理念。中方贯彻亲、诚、惠、容的周边外交理念。“亲”,就是指我们与周边国家很亲近,感情好。“诚”,就是指对周边国家的态度真诚。“惠”是利益的相互给予。“容”是指我们能容纳周边国家,能以大度容人的态度与周边国家相处。在世界格局趋于多元化背景下“亲、诚、惠、容”外交理念阐述了中国外交的核心信仰,传递了中国声音。中国奉行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和睦邻、安邻、富邻的周边外交政策,通过共商、共建“一带一路”使周边国家搭乘中国发展“快车”、“便车”,使中国的发展成果更多惠及周边国家以及更多国家的人民,让各国共享,与各国携手实现和平、发展、合作的愿景,打造利益共同体。

 

2.“一带一路”建设的机制保障

 

“一带一路”是泛区域经济合作,涵盖64个国家,打造了全新的经济合作平台,开创了一种新型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国际经济合作与其他国家推进的合作模式差异在于不设标准,也没有门槛,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根据自身的发展水平、经济结构、法律制度、营商环境和文化传统的特点探讨符合其国情的合作模式。例如,中国与韩国和澳大利亚分别签署了自由贸易区协定,目前与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和格鲁吉亚等国商谈自由贸易协定事宜。而有些国家暂时还难以启动与中方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方倡议以共建经济走廊的形式开展合作,如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蒙俄经济走廊等。有些国家难以选择上述合作模式,则可以选择双边经贸合作形式,因而“一带一路”是双边、多边及区域相结合的混合国际经济合作模式,“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的合作方式充分体现了“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模式的创新性与包容性。

 

基于其创新性,迄今国际经济合作中还没有类似的成功模式与经验可以借鉴,对中方而言,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将面临新挑战。区域经济合作的国际实证经验表明,必要的机制是保障合作成效必不可少的前提。由于“一带一路”涵盖60多个国家,在短期内构建统一的合作机制难度较大,且中方缺少相应经验。为了提高合作效率,获得更多早期收获,中方提出了充分利用现有双边及多边合作机制,将“一带一路”的合作内容纳入到上述机制中,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将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鉴此,完善双边和多边合作机制就成为未来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方向。

 

加强双边合作,开展多层次、多渠道沟通磋商,推动双边关系全面发展。推动签署合作备忘录或合作规划,建设一批双边合作示范。建立完善双边联合工作机制,研究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实施方案、行动路线图。充分发挥现有联委会、混委会、协委会、指导委员会、管理委员会等双边机制作用,协调推动合作项目实施。

d4938d031f1e4e47924d06f6d6555e72

2014年11月13日,李克强总理在缅甸首都内比都出席第十七次中国-东盟会议。

 

强化多边合作机制作用。发挥上海合作组织(SCO)、中国-东盟“10+1”、亚太经合组织(APEC)、亚欧会议(ASEM)、亚洲合作对话(ACD)、亚信会议(CICA)、中阿合作论坛、中国-海合会战略对话、大湄公河次区域(GMS)经济合作、中亚区域经济合作(CAREC)等现有多边合作机制作用,相关国家加强沟通,让更多国家和地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继续发挥沿线各国区域、次区域相关国际论坛、展会的作用。发挥博鳌亚洲论坛、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亚欧博览会、欧亚经济论坛、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以及中国-南亚博览会、中国-阿拉伯博览会、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中国-俄罗斯博览会、前海合作论坛等平台的建设性作用。支持沿线国家地方、民间挖掘“一带一路”历史文化遗产,联合举办专项投资、贸易、文化交流活动,办好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和图书展。

 

创建新合作机制。根据“一带一路”建设进程的需求,创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以及其他相关的国际或区域金融机构,倡议召开“一带一路”国际高峰论坛。

 

3.“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式

 

以国际直接投资为主要形式的“一带一路”建设将遵循上市场规律和国际通行规则,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坚持企业主导、政府推动。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企业自主决策、自负盈亏、自担风险。政府加强统筹协调,制定发展规划,改革管理方式,提高便利化水平,完善支持政策,营造良好环境,为企业“走出去”创造有利条件。鼓励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大中小企业等各类企业共同参与,保障各方受益,实现互利共赢,使合作可持续发展。

 

4.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新格局

 

改革开放前30年我国的对外开放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省区,采取了面向发达国家的引资、引智、引技术,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侧重于扩大我国中西部省区面向发展中国家的对外开放,通过扩大开放带动其经济发展,缩小我国东中西部省区之间经济发展的差距,实现区域经济均衡发展,为我国经济转型升级开辟新的发展空间。李克强总理强调,要以开放的优势谋求发展的优势,最终获得国际竞争的优势。“一带一路”将改变我国以东南沿海为主的对外开放态势,形成全方位、平衡的对外开放新格局,体现为:在对外开放的方位上东西并重、陆海联动;在对外开放的对象上,既向发达国家开放、也向发展中国家开放;在对外开放的方式上将“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国内外统筹协调。

 

(二)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和国际大通道建设,共同建设国际经济合作走廊。加强能源资源合作,提高就地加工转化率。共建境外产业集聚区,推动建立当地产业体系,广泛开展教育、科技、文化、旅游、卫生、环保等领域合作,造福当地民众。“一带一路”由经贸合作与人文交流两大支柱支撑其发展,二者并行不悖,相互补充,齐头并进。

 

在经贸合作方面,要积极推进“五通”中的“三通”,即设施联通、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

 

1.设施联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

 

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一带一路”上近20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发展水平较低,包括东南亚、南亚和部分中亚国家,已制约其经济发展。世界贸易组织专家分析,基础设施相对较差国家比基础设施中等水平的国家对外贸易额减少1/3。“一带一路”很多国家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的起步或加速阶段,对能源、通信、交通等基础设施需求很大,但供给严重不足,面临建设资金短缺、技术和经验缺乏的困境,因此大力推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和国际大通道建设便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亮点与难点,也是“一带一路”国家的关切点。根据相关研究,基础设施投资将产生乘数效应,每投1美元基础设施投资就能拉动3-4美元其他产业投资的需求。基础设施领域投资10亿美元的话,如果在亚洲地区就能够创造出1.8万个就业机会。过去几十年亚洲经济主要靠外向出口型拉动,保持了经济快速增长,但原来这个地区比较薄弱的基础设施也承担了非常繁重的任务,目前已难以适应经济快速发展的需求。根据亚洲开发银行估计,2010-2020年十年期间,亚洲地区需要投8万亿美元基础设施资金,才能支撑目前经济增长的水平,可见基础设施融资的需求相当巨大。设施联通将拓展各国在陆路、海洋、航空以及互联网等领域相关项目及设施建设,同时加强运输便利化的制度协调,力争打造安全高效的陆海空通道网络,使互联互通达到新水平。除交通基础设施以外,还将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共同维护输油、输气管道等运输通道安全,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同时,还将共同推进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提高国际通信互联互通水平,畅通信息丝绸之路。加快推进双边跨境光缆等建设,规划建设洲际海底光缆项目,完善空中(卫星)信息通道,扩大信息交流与合作。最终实现基础设施全方位、立体化、网络状的大联通。

 

“一带一路”建设沿着由点到线、由线到片的路径推进。其中国际经济走廊便成为点与面结合的重要纽带。 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将重点打造连接亚欧大陆的六大经济走廊,包括新亚欧大陆桥、中蒙俄、中国-中亚-西亚、中国-中南半岛国际经济合作走廊以及中巴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各经济走廊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为基础,同时拓展各国在 贸易、投资、金融以及人文领域的全面合作。

 

2.贸易畅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内容

 

“一带一路”涵盖的国家大部分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处于工业化进程初期或中期阶段,迫切需要加快发展本国经济。而发展经济就需要大力吸引资金和先进技术。我国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大国,在220种工业产品上中国的产量居全球之首,装备制造业的56家企业进入了世界500强。我国装备制造能力强、质量好、性价比高,具备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等综合优势。与此同时,我国还拥有3.5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居全球外汇储备第一位,成为全球主要资本输出国。未来我国将进入对外投资高速发展阶段,这为我国企业“走出去”,与一带一路发展开展贸易与投资合作奠定了重要物质基础,也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借助外力发展本国经济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将拓展相互投资领域,开展农林牧渔业、农机及农产品生产加工等领域深度合作,积极推进海水养殖、远洋渔业、水产品加工、海水淡化、海洋生物制药、海洋工程技术、环保产业和海上旅游等领域合作。

 

鉴于我国在境外能源开发方面已经具备了较好基础,根据我国经济转方式、调结构的需求,既要发展煤炭、油气、金属矿产等传统能源资源勘探开发合作,同时还要积极推动水电、核电、风电、太阳能等清洁、可再生能源合作,提高能源资源就地加工转化率,形成能源资源合作上下游一体化产业链。加强资源深加工技术、装备与工程服务合作。由此,一方面可以带动我国相关产业设备的出口,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促进对象国经济的发展,提升工业化水平,增加就业与税收。与此同时,在对外投资过程中还将加强各国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新能源、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领域的深入合作,推动建立创业投资合作机制。

 

产能合作是未来我国企业“走出去”的重点领域。我国将积极对接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战略或规划,包括俄罗斯倡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哈萨克斯坦推进的“光明大道计划”,欧盟制定的欧洲投资计划,印尼的全球海洋支点发展规划,蒙古国的草原之路倡议,埃及的苏伊士运河走廊开发计划等,探讨联合开发第三方市场等新型合作模式,使中方的投资更加契合对方的经济发展需求。与此同时,中方采用集群化落地、链条式发展的境外产业园区形式,带动我国企业集体“走出去”,以形成对外投资的规模经济与集群式效应,如正在推进的中白工业园、中马钦州产业园和马中关丹产业园、中印尼综合产业园、中埃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等园区等,充分发挥各国的比较优势,实现贸易与投资的互补,形成一定的产业链和产业体系,促进对象国的产业发展与升级,为各国经济发展提供新动力,实现互利共赢。

 

扩大贸易往来是“一带一路”建设的出发点,也是衡量合作成效的一个重要标志。“一带一路”建设将推动世界贸易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生效和实施,加速各国贸易投资便利化与自由化进程,消除贸易与投资壁垒,促进各国开放市场,形成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贸易规则,进一步完善全球经济治理规则与秩序。将拓宽贸易领域,优化贸易结构,挖掘贸易新增长点,促进贸易平衡。创新贸易方式,发展跨境电子商务等新的商业业态。建立健全服务贸易促进体系,巩固和扩大传统贸易,大力发展现代服务贸易,包括教育、医疗、旅游、科技等是具有人文交流与贸易往来双重功能的合作领域,提升法律咨询、金融服务和通讯服务等领域的合作,为扩大投资创造良好条件。把投资与贸易有机结合起来,以投资带动贸易发展。

 

3. 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抓手和支撑

 

要加强同国际金融机构合作,要积极推进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建设,发挥丝路基金作用,吸引国际资金共建开放多元共赢的金融合作平台。资金融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

 

加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共建“一带一路”的重要方向,“一带一路”国家大多为新型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据世界银行统计,近1/3国家为基础设施较差的国家,这些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求旺盛但资金紧缺。据亚洲开发银行预计,2010年到2020年,亚洲各经济体的基础设施要想达到世界平均水平,内部基础设施投资需要8万亿美元,区域性基础设施建设另需3000亿美元,融资缺口巨大。通过筹集各方资金共建“一带一路”是一项异常迫切而又艰巨的任务。

 

构建多边金融机构,弥补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不足,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有效的金融支持。积极推进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丝路基金等金融机构的运行,同时推动中国-东盟银行联合体、上合组织银行联合体等区域金融合作平台,以银团贷款、银行授信等方式开展多边金融合作,大力吸收国际金融机构和各国主权基金参与相关项目建设,引导商业性股权投资基金和社会资金为“一带一路”项目提供融资支持。积极建设亚洲货币稳定体系、投融资体系和信用体系。推进本币互换与本币结算,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大力发展亚洲债券市场等。

 

构建区域投资风险监管及防范体系。“一带一路”以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为投资主,相对于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投资风险比较高,尤其在新型经济体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投资风险有所加大。根据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的评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平均投资风险等级为5.5级,在总评级为9级的标准中风险处于中偏高水平,有效防范投资风险是一项艰巨任务,为此应签署双边监管合作谅解备忘录,建立区域高效监管协调机制,构建区域性金融风险预警系统,建立跨境风险和危机处置的交流合作机制等。

 

4. 在人文交流方面

 

古丝绸之路是各国文化交流的纽带。加强人文交流是提升我国软实力的保障,也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相对于经贸合作而言,人文交流是我国开展国际合作的短板,提升潜力巨大。扩大人文交流体现在两个层面。

 

第一,应在政府层面加强政策沟通。签署、更新并落实双边投资保护协定和避免双重征税协定,为企业对外投资提供必不可少的法律保护。同时,各国政府间应加强共商,积极对接彼此经济发展战略或规划,共同制定推进区域合作的规划与措施,协商解决合作中的问题,制定相关政策推动务实合作及大型项目的实施。各方应就领事问题进行磋商,便利相互人员往来,为扩大投资创造重要前提条件。

 

第二,扩大民间层面的交流,实现民心相通。广泛开展教育、医疗、旅游、科技、政党、媒体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增信释疑,夯实合作的民意基础。

 

3

2015年10月1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会见出席亚洲政党丝绸之路专题会议的外方主要代表。

 

深化教育合作,我国每年向沿线国家提供1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加强各国之间的人才交流合作。广泛开展艺术交流活动,互办文化年、艺术节、电影节、电视周和图书展等活动,在申请界文化遗产的申请、保护工作等方面加强合作。加强旅游合作,扩大旅游规模愈宣传,联合打造丝绸之路国际精品旅游线路和旅游产品,提高沿线各国游客签证便利化水平。积极开展体育交流活动,支持沿线国家申办重大国际体育赛事。强化与周边国家在传染病疫情信息沟通、防治技术交流、专业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合作,提高合作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加强科技合作,共建联合实验室(研究中心)、共同提升科技创新能力。加强政党与议会之间的交流,举办“一带一路”政党论坛等。广泛开展教育医疗、减贫开发、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保等各类公益慈善活动,促进沿线贫困地区生产生活条件改善。加强文化传媒的国际交流合作,积极利用网络平台,运用新媒体工具,塑造和谐友好的文化生态和舆论环境,举办“一带一路”媒体论坛等。

 

(刘华芹 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