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交会与共和国同成长,共命运。它忠实执行了服务国家经济建设、服务对外经贸大局的宗旨,在各个历史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前,它是中国对外开展经贸活动的唯一渠道,是国家外汇的主要来源,是展现中国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窗口;改革开放,特别是我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它成为我国拓展对外交往、推动我国外贸体制改革、帮助中国企业开拓国际市场的重要平台。它的发展历程,就是中国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历程的见证和缩影。

二、成长(1958年—1978年)


这个时期的广交会拓宽了我国对外贸易的渠道,年成交额突破40亿美元,为国家出口创汇和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开创了外贸部、广东省双重领导的组织领导模式,确立了促进外贸出口、服务国家经济建设的宗旨,形成看样成交、展谈结合的贸易方式。从组织领导、办会模式、外贸政策、成交方式、客户邀请、接待服务、展览宣传、队伍建设等方面,探索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展会形式,为我国会展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中央政府调动全国资源支持广交会

广交会创办初期,国内物质匮乏,货源供应长期处于紧缺状态。党中央、国务院多次指示各地党委和政府大力支持广交会,动员全国的资源做广交会的坚强后盾。


◆中央发出文件,保证广交会如期举办

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使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经历了一场浩劫。广交会因为“涉外”,首当其冲成为冲击的目标。从1966年到1977年,为保证广交会正常召开, 党中央、国务院发出了一系列的文件。广大外贸工作者克服重重困难,努力开拓新局面,广交会保持了难能可贵的延续,创造了特殊年代的奇迹。


◆毛主席亲自批发“五项通知”

1967年春,第21届广交会即将举办时,“文革”造成的两派群众组织忙于内争,广交会情况紧急。毛泽东主席4月13日亲自批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关于开好春季广州出口商品交易会的几项通知》。

《通知》提出了保证广交会顺利举办的五点指示:一、在广交会期间,不组织广交会以外的人员进馆参观,不在广交会及其所属组织内进行夺权;二、各省、市、自治区要积极组织广交会出口货源,除了派往广交会的工作人员以外,由于广州接待任务繁重,不要另外组织人员去广交会参观;三、所有参加广交会工作的人员,有接待任务的宾馆、旅店、剧场和参加演出的文艺单位,在广交会期间,一律暂停“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四、在广交会期间,不要在出口商品陈列馆和接待外来商人的宾馆、旅店张贴大字报;五、广交会安排演出的文艺节目,是经过总理和中央文革小组审查批准的,不要再作变动。

1967年4月14日晨,周恩来总理感到广交会情况十分紧急,带着毛主席刚刚批发的“五项通知”飞抵广州,力劝红卫兵,保证了广交会的顺利进行。

  • 1967年4月,周恩来总理在广州珠江宾馆4次接见广州地区群众组织,说服红卫兵,保证了当年春季广交会的顺利举办。

  • 第28届广交会展馆外景。

  • 第22届广交会开幕盛况。






  • 第42届广交会开幕盛况。

◆“广州外贸工程”竣工

20世纪70年代初,前来参加广交会的各国和地区来宾越来越多,广交会场地不足的状况十分突出。广交会于1971年向广东省和外贸部提出了扩建展馆的要求。在周总理的关心和过问下,“广州外贸工程”立项,国家拨专款6000万元,兴建广交会流花路展馆、东方宾馆新楼、流花宾馆和白云宾馆。工程于1972年10月动工,1974年流花路展馆交付使用。

  • 流花路展馆是广交会成长的见证。

  • 1986年,流花路展馆与周围的东方宾馆新楼、流花宾馆、广州市新火车站等现代建筑群,被评为羊城新八景之一的“流花玉宇”。

◆出口创汇主渠道

20世纪50年代,我国对外贸易80%是与社会主义国家之间进行的记账式贸易。广交会创办后,迅速成为我国出口创汇的主渠道。从1965年开始,广交会年出口成交占全国外贸年出口总额30%以上,1972、1973年,占比均超过50%。

点击进入 三、崛起(1979年—20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