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以后中国投资环境进一步改善

 

2001年“入世”以来,中国投资环境不断完善,吸引了大量的外国直接投资。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14年吸收外资规模达1196亿美元(不含银行、证券、保险领域),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全球范围内对外国直接投资最具吸引力的经济体。中国投资环境的改善经历了长期的探索和积累。

 

3

2001年11月11日,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议定书签字仪式上,中国外经贸部部长石广生(前中)代表中国政府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议定书上签字。

 

一、修订颁布法规,营造与国际接轨的营商环境

 

2000年-2001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法〉的决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经营企业法〉的决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企业法〉的决定》,取消了对外商投资企业的外汇自行平衡限制,修改了优先在中国购买条款要求,取消了外资企业产品必须全部或大部分出口的规定,删除了关于企业生产计划备案的规定等等。

 

2008年1月,新《企业所得税法》正式实施。同年8月,《反垄断法》正式实施。新《企业所得税法》使得外资企业与国内企业的所得税实现了内外“并轨”,统一采取25%的税率,同时建立了反避税制度,加大了企业通过关联交易逃税的风险和成本。对于国家需要重点扶持的高新技术企业,不论外资企业还是国内企业,一律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这对于鼓励发展高新技术企业和小型微利企业,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反垄断法》借鉴了发达国家的立法经验,对以下三种垄断行为进行规范:“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经营者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明确禁止具有竞争关系的企业达成价格同盟,违法者将受重处。这两大法律的实施标志着中国引资政策的实质性调整和进步,即为内资和外资构建起一个公平竞争的政策环境。从2010年12月1日开始,外资企业适用国务院1985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维护建设税暂行条例》和1986年发布的《征收教育费附加的暂行规定》,被征收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至此,我国内外资企业的所有有关税费全部实现统一。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对境内所有企业都采取的是统一的唯一标准税率。中国的这一做法标志着国内经济的运行环境进一步与国际规则接轨。

 

二、逐步扩大开放,提升对高质量外资的吸引力

 

2001年以后,中国几次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扩大了开放领域,增加鼓励类产业,减少限制性和禁止性产业,同时,取消了部分领域对外资的股比限制,2015年,商务部公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投资法》(草案),取消外资三法确立的逐案审批制管理体制,探索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有重点地放开各产业领域,尤其是服务业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

 

2015年4月10日,《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开始执行,新目录大幅减少了限制类条目,放宽外资股比限制,“合资、合作”条目从2011年版目录43条减少到15条,“中方控股”条目从2011年版目录44条减少到35条。鼓励类条目数量基本不变,保持政策总体稳定性、连续性。鼓励类修改了76个条目,主要是调整指标和优化结构,促进外商投资使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进一步提高利用外资质量。部分专家学者指出,通过修订,我国加大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改革力度,压缩了负面清单的条目数,逐渐减少产业涵盖的领域,更具开放的积极意义。

 

此外,我国在上海、天津、福建和广东等四个地方建立的自由贸易试验区(FTZ)先行先试,探索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着力减少行政审批,放宽外资准入,提高外资管理体制的透明度。目前基本建立了以负面清单管理为核心的外商投资管理制度,负面清单条目数已由上海自贸试验区2014年的139条缩减至122条,金融、航运、商贸、专业服务、文化及社会服务领域的多项扩大开放措施全面实施。 2015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意见》,提出从2015年12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在部分地区试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从2018年起正式实行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

 

三、加快简政放权,构建新型政府监管体系

 

2013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国务院频密发文,进一步推动简政放权,缩减行政许可审批事项,先后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印发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方案的通知》、《国务院关于规范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行为改进行政审批有关工作的通知》、《国务院关于取消和调整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等事项的决定》、《国务院关于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的决定》、《2015年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转变政府职能工作方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三证合一”登记制度改革的意见》、《关于第一批取消6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关于第一批清理规范89项国务院部门行政审批中介服务事项的决定》、《关于“先照后证”改革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的意见》等文件,对于营造公平、公正、公开、透明的营商环境发挥了积极作用。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新一届政府成立后至2015年底,国家已取消和下放586项行政审批事项,提前完成取消和下放1/3以上审批事项的预定目标。通过连续两年修订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中央层面核准项目累计减少了76%。

 

从市场条件和经济环境来看,经过三十多年改革开放,中国已经积累了良好的产业配套基础、优质的劳动力资源和比较完善的基础设施。中国庞大的市场规模、稳定的社会环境、不断提升的人力资本等因素,对市场寻求型外资的吸引力仍在不断增强。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期间强调,“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步入新常态,中外经济合作也在同步提升,意味着给世界各国及各国企业提供新的合作契机。中国将越来越开放,中国利用外资的政策不会变,对外商投资企业合法权益的保障不会变,为各国企业在华投资兴业提供更好服务的方向不会变”。汪洋副总理在中国美国商会年度研讨会上指出,“中国经济进入自我调整期,给外商投资环境带来了一些变化,一些外资企业认为投资优惠政策少了,劳动力成本上升了,环境成本增加了,市场监管更严了,赚钱不容易了,但这些变化并不能代表中国投资环境变差了,中国正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符合外资长远利益的投资环境”。中国美国商会发布的《2015年度商务环境调查报告》称,70%以上的会员企业在中国实现了盈利,超过60%的会员企业仍把中国视为全球三大投资重点之一。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也认为,中国庞大的经济规模仍然能保证无限商机,在华外资企业将迎来一个长期且可持续的发展时代。

 

(白光裕 编撰)

 

参考资料:
1.竺彩华:《对中国投资环境的再认识》,《国际经济合作》,2012年第12期。
2.韩冰:《中国投资环境恶化了么》,《社会观察》,2013年第9期。
3.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