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业的公私合营

 

公私合营是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所采取的国家资本主义的高级形式,大体上经过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和全行业公私合营两个阶段。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是指在一部分重要行业或者经营困难的私营企业中增加公股,国家派驻干部(公方代表)负责企业的经营管理。全行业公私合营就是指整个行业的企业全部实现公私合营,纳入国家计划统一管理。

 

一、个别企业的公私合营——私营经济日益依附于国营经济

 

新中国建立以后,党对私营经济的政策不断调整。1949年-1951年的基本政策是“公私兼顾、劳资两利”,积极帮助私人资本恢复生产。1952年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政策转为更注重“节制资本”。从1953年起,中国共产党在全国范围内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改造。改造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把资本主义转变为国家资本主义;第二步是把国家资本主义转变为社会主义。

 

1953年6月,中共中央根据中央统战部的调查,起草了《关于利用、限制、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意见》。1954年9月2日,政务院第二百二十三次政务会议通过《公私合营工业企业暂行条例》,条例第九条规定合营企业受公方领导,由人民政府主管业务机关所派代表同私方代表共同负责经营管理。公私合营引起企业生产关系的深刻变化:企业由资本家所有变为公私共有,公方代表居于领导地位;资方开始丧失企业经营管理权。

 

1954年以后,私营工商业在生产经营方面遇到了严重的困难,部分私营工厂停工、停薪、停伙、甚至关门,部分私营商店停业,收入大幅度下降。这些困难,迫使私营工商业不得不越来越多地依靠政府的统筹兼顾、全面安排、加强改组改造等措施以渡过危机。进行公私合营的工商企业越来越多,到1955年,在工业总产值中,国营工业所占的比重由1954年的59%上升到63%,国营和公私合营经济的产值加总则占工业总产值的83.8%,私营工业只占16.2%,而在这个16.2%当中,又有45%已经纳入加工订货等国家资本主义初级形式;到全行业公私合营高潮前夕的1955年秋天,在大型工厂(使用机器的工业的标准是雇佣16个工人以上,手工业是31个工人以上)中,实行公私合营的工厂已有1900多个,它们的产值占56%;没有公私合营的大型工业企业为国家加工订货的产值已经占93%。全国163户(1954年统计)500个工人以上的私营工厂,只剩下30家没有公私合营了。在商业方面,全国共有18万户私营商店转为公私合营商店和合作商店。国营和合作社商业已占商业批发总额的94.8%,占零售总额的67.6%;私营零售商业只占全国商业零售总额的32.4%,而在这个32.4%的零售额中,又有45%已经纳入经销、代销等国家资本主义的初级形式的合作化形式。银行、铁路、钢铁、矿山、电力、对外贸易等关键性经济部门,也都掌握在国家手里。再加上同一时期粮食统购统销等政策的建立,私营工商业的经营普遍更加困难。到1955年,私营经济已经基本上依附于国有经济,离开国家的安排,就难以生存,它们已经失掉了独立存在的条件,它们已经有“一只半脚踏进社会主义’,剩下的那半只脚也非跟进来不可了。

 

二、全行业公私合营运动的展开——紧锣密鼓、快马加鞭

 

1

1955年10月,毛泽东在中共七届六中全会上讲话。

 

在1955年10月4日至11日召开的党的七届六中(扩大)全会上,讨论关于加快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步伐,以适应农业合作化需要的问题。七届六中全会一结束,毛泽东就召集了两次重要会议,部署加快资本主义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工作。1955年10月27日、29日,毛泽东两次邀请民主建国会、全国工商联的领导人陈叔通、李烛尘、胡子昂、胡厥文、荣毅仁等人和出席全国工商联会议的全体执行委员分别在颐年堂、怀仁堂举行座谈会。在座谈会上,毛泽东系统地阐明了中共的和平改造和赎买政策,殷切希望工商业者要安下心来,认识社会发展规律,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进一步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毛泽东表示,“只需要1956年一个年头,就可以基本上完成农业方面的半社会主义的合作化。再有3到4年,即到1959年,或者1960年,就可以基本上完成合作社由半社会主义到全社会主义的转变。”

 

1955年11月,全国工商联一届二次执行委员会议通过了《告全国工商界书》,号召全国工商业者认清前途,服从党和政府的领导,坚定爱国守法的立场,积极接受社会主义改造,把自己的命运同国家的前途结合在一起。同年11月16日至24日,中共中央召集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代表会议,集中讨论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

 

 

20090730141955年至1956年期间,在全国范围内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了和平改造,使之成为公私合营的企业。上海信大祥绸布店换上了公私合营的招牌。

 

全行业的公私合营是一个实践不断超越计划的过程。陈云刚刚向全国宣布: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将于1957年底完成。这比毛泽东两个月前说的“准备几年”,已经大大加快了步伐。北京市委书记彭真就提出要在1956年完成改造工作。1956年1月上旬,当《人民日报》还在告诫人们,不要为了加速改造而盲目合并企业时,北京却以电火行空般的速度,在几天之内,实现了全行业公私合营。紧接着,手工业也奇迹般地在1月11日、12日完成了合作化。人们开始兴高采烈地谈论“跑步进入社会主义”了。1月15日,北京各界群众20万人,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盛大的庆祝改造胜利大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出席了大会。北京走在前面,上海、武汉不甘后人,急起直追,也宣布将在几天内完成改造。1956年,仅用了最开始的一个月时间,全国几乎所有城市都完成了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这场“全行业公私合营”的运动也采取了以往“运动”的常见方式,先是政治动员,部署。然后是召开大会,积极分子们纷纷上台表态,最后批评落后,大会在口号声中落幕。这一个月,是用敲锣打鼓和燃放鞭炮的方式,为最后的资本主义送别,庆祝全行业公私合营顺利完成。

 

三、全行业公私合营中的私营工商业者——顺应时势

 

尽管在公私合营初期,一些资本家不太理解,后来也有人心底有所不舍,但是,总体看资本家是持积极心态的。在公私合营的过程中,中央人民政府关于公私合营的政策符合中国的国情,比较得人心,能够对资本家形成一种感召力量。《公私合营工业企业暂行条例》中明确规定:“对资本主义工业企业实行公私合营,应当根据国家的需要、企业改造的可能和资本家的自愿。”

 

当时的工商业者,广州市民主建国会的郭宏威回忆说:“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在全体会员大会上,同志们纷纷上台表示:除自己企业无条件一起参加全行业公私合营外,还以增资的形式表达自己的实际行动。据广州市的不完全统计:用房地产增资的共有111间,其中较多的有周宝芬,61间;吴荣贵,21间。用现金、公债、实物等增资的有黄长水、陈祖沛、周康年等40余人,增资金额达到1700多万元。

 

公私合营之后,生产资料由国家统一调配使用,资本家除定息外,不再以资本家身份行使职权,并在劳动中逐步改造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根据当时的规定,公私合营之后,国家对资本主义私股的赎买改行“定息制度”,就是把原来分给资本家的利润,改变为按照固定资产价值付给定额利息。当时统一规定年息五厘。实行定息以后,工厂的生产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变,国家对工厂的关系,资本家对工厂的关系,都改变了。企业基本上由国家按照社会主义的原则来经营管理。当时还规定,在全行业公私合营时,对所有的资方实职人员应该全部安置,要给饭吃,工资一般地不降低。要尽可能工作中使用资本家,不应该让有经营能力的资方实职人员坐“冷板凳”,发挥他们的才能。1966年9月,定息年限期满,公私合营企业最后转变为社会主义全民所有制。

 

刘少奇在中共八大上指出:“这个社会主义改造运动高潮的出现,不是偶然的,而是1949年以来我国各种社会条件发展成熟的必然结果”;这个高潮“并不是凭主观愿望任意决定的,而是研究了各方面的实际情况和条件,针对国计民生的迫切需要而确定的”;“不但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而且资本家也找不出任何一个站得往脚的理由来反对’。

 

四、公私合营的结果——利弊互见,有得有失

 

公私合营在本质上是一种“赎买”政策,具有双赢性,使资本家自愿参与合营。所谓赎买, 就是用和平的手段对资本家及其企业进行改造,其方法是国家在一定时间内付给资本家一定利润,并将资本家所占有的生产资料(如厂房、机器、原料等)收归国家和全体人民所有,变资本主义私有制为社会主义公有制。 马克思、恩格斯都曾认为和平赎买是“最便宜不过的”。 列宁曾也设想过用赎买的方法改变所有制,但因俄国资本家不配合而终未付实践。但是中国的“赎买”政策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在建国后至1955 年,通过“按一定比例分配利润”的形式,资本家共得到利润17.25亿元,相等于合营企业全部私股金额的 78%左右。1956年始实施定息制度,以每年支付1.1亿元、定息7年计算,其数目约8亿元,再加上公私合营企业私方人员的高薪部分,国家支付的赎金总额超过全国公私合营企业私股总额22亿元。

 

公私合营也极大地增强了国营经济的实力。国家并没另外出资,且用少量的钱就购买了一个民族资产阶级。1956年2月3日,时任中共广东省委第一书记的陶铸在资改工作座谈会上谈到:“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把资本家的全部财产拿过来,约计全省私营工商业的资金有一亿九千多万,现在被我们拿过来了,国家发了一笔洋财。一亿九千多万元相当于19多亿斤大米。广东年产大米是18亿斤,即几天时间被我们共了一大笔财产。这笔钱如不好好利用,就很可惜。开了这样的会,毛主席也讲了话,假如不利用这笔财产来好好经营,那就多此一举,没有意思。把财产‘共’过来,是要更好为国家服务,发展生产增加财富。广东地方工业少,广州是商业城市,共产过来,就要发展生产,逐步建设成为工业城市。”

 

历时6年的工商业改造涉及几亿人口,牵动了几乎各个行业。如此大规模的社会经济体制变革,不仅没有造成经济下滑和生产力下降,而且还通过社会主义经济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联系以及各种国家资本主义形式,在有效利用这部分企业的基础上发展了生产,活跃了经济,积累了资金,培训了工人与干部,促进了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确实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

 

尽管全行业公私合营的成就显著,但在指导思想与实际工作中都存在着过急、过快和“一刀切”的缺点和错误,一些遗留问题给后来的经济发展造成诸多不良后果。以后的发展历程和经验表明,对于瑞蚨祥布店、东来顺涮羊肉这样的服务业企业,国营的方式经营效率并不高。陈云同志在北京市宣告全行业公私合营完成之后的一次国务会议上就说,“北京有个‘东来顺’,涮羊肉很有名,现在不好吃了。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们轻易地改变了它的规矩。它原先只用三十五斤到四十二斤的小尾巴羊,这种羊肉相当嫩。我们现在山羊也给它,老绵羊也给它,冻羊肉也给它,涮羊肉怎么能好吃?羊肉价钱原来一斤是一块二角八,合营以后要它和一般铺子一样,统统减到一块零八,说是为人民服务,为消费者服务。这样它就把那些本来不该拿来做涮羊肉的也拿来用了,于是羊肉就老了。本来一个人一天切三十斤羊肉,切得很薄,合营后要求提高劳动效率,规定每天切五十斤,结果只好切得厚一些。羊肉老了厚了,当然就不如原来的好吃了。又如北京”全聚德”用的鸭子,原来从小喂起,大概要喂一百天左右,饲料主要是绿豆和小米,粮食统购统销以后,给它劳改农场养的老鸭子,烤的鸭子就不好吃了。”

 

(彭波 编撰)

 

参考资料:
1.毛泽东:《在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1955年10月29日),《党的文献》1989年第3期。
2.刘少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向第八次代表大会的政治报告》,《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文献》,人民出版社1957年2月版。
3.《陈云文选》(1949一1956年),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4.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
5.赵德聲:《中国经济通史 第十卷(上册)》,湖南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6.杨坚白等著:《当代中国经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7年版。
7.黄如桐:《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历史回顾》,《当代中国史研究》,1994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