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认识的逐步深化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对商品和劳动问题的认识基本停留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的层面上,认为商品存在的两个条件是私有制和社会分工。改革开放以后,我国理论界对社会主义条件下是否存在商品、商品存在的范围、劳动的性质、劳动的价值及其体现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和再认识。

 

一、传统体制一定程度上排斥商品和交换

 

马克思、恩格斯曾经分析了资本主义社会发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对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进行了预测。他们认为,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将随着资本主义的灭亡而消亡。列宁同样坚持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中商品生产必定消亡的观点。

 

我国原有的经济体制,是一种高度集中的、推崇计划经济排斥市场机制的体制,同时还带有战争年代供给制因素。在这样的体制性,经济活动决策权集中于国家手中,企业没有多少经营自主权,经济活动主要通过行政指令和实物调拨来完成,市场的作用微小;分配上统收统支,统负盈亏,企业吃国家的大锅饭,职工吃企业的大锅饭,等等。因而这种体制在一定程度上是排斥商品和商品交换的。

 

长期以来我们拘泥于马克思、恩格斯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已经消灭了商品生产的设想,把商品生产看成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异己力量”,以至于在新中国建立后曾两次企图限制和取消商品生产。一次是在人民公社化运动初期,在农村搞“一平二调”共产风,严重挫伤了农民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另一次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当时在理论上,把社会主义商品制度看成是同旧社会没有多少差别的东西,说成是“产生资本主义的土壤和条件”;在实践上,把社员的自留地、家庭副业和集市贸易都当作“资本主义尾巴”砍掉,把发展多种经营当作资本主义道路来堵塞,把努力发展社会主义商品生产和搞活社会主义商品流通的人,当作“走资派”和“新资产阶级分子”来打击。这样,社会主义经济就失去了生机和活力。

 

客观来说,这种过度集中型的带有供给制因素的计划经济模式,在我国建国初期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经济结构比较简单,经济发展目标以增强国家实力和解决人民温饱的简单需要为限的情况下,有其存在的条件。它对当时集中有限的财力、物力、人力,用于国家重点建设,奠定我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初步基础,确曾起过积极作用。但是这种模式的种种弊病也是不容忽视的,在提高生产效率和经济效益方面,是不怎么成功的。尤其当社会主义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在经济结构和发展目标都大大复杂化了的情况下,这种过度集中的模式更不能适应生产力进一步发展的要求。

 

二、改革使人们认识到商品交换的意义

 

 

281978年12月1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北京举行。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在解放思想的旗帜下初步分析了以往经济体制的弊端,指出:“现在我国的经济管理体制的一个严重缺点是权力过于集中,应该有领导地大胆下放,让地方和工农业企业在国家统一计划的指导下有更多的经营自主权;应该着手大力精简各级经济行政机构,把它们的大部分职权转交给企业性的专业公司或联合公司,应该坚决实行按经济规律办事,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注意把思想政治工作和经济手段结合起来,充分调动干部和职工的生产积极性;应该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认真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以政代企的现象,实行分级分工分人负责,加强管理机构和管理人员的权限和责任,减少会议公文,提高工作效率,认真实行考核、奖惩、升降等制度。采取这些措施,才能充分发挥中央部门、地方、企业和劳动者个人四个方面的主动性、积极性、创造性,使社会主义经济的各个部门各个环节普遍地蓬蓬勃勃地发展起来”。

 

经过1979年到1984年经济体制改革的实践,1984年10月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发展了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理论,指出国有企业是相对独立的社会主义商品生产者和经营者,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同时依据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总要求,以及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的总方针,规划了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的蓝图,即增强企业活力是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建立自觉运用价值规律的计划体制,发展社会主义的商品经济,建立合理的价格体系,充分重视经济杠杆的作用,实行政企职责分开,正确发挥政府机构管理经济的职能,建立多种形式的经济责任制,认真贯彻按劳分配原则,积极发展多种经济形式,进一步扩大对外的和国内的经济技术交流;起用一代新人,造就一支社会主义经济管理干部的宏大队伍。这样,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就成为指导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纲领性文件。

 

在这一理沦的指导下,从1985年开始,我国经济体制改革全面展开,大量农副产品、消费品的生产和经营转为放开由市场调节,工业生产资料实行“双轨制”,企业经营自主权不断扩大,市场机制开始在国民经济中发挥重要的调节作用。

 

1987年,计划管理对整个经济活动的作用明显缩小,市场机制的作用范围日益扩大。我国经济体制开始呈现“新旧体制并存状态”,也出现了由双轨制带来的一些摩擦和问题。针对这种状况,党的十三大提出了加快和深化改革的任务,并对改革原则和改革模式做了新的概括。“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体制,应该是计划和市场内在统一的体制”,“计划和市场的作用范围都是覆盖全社会的。新的经济运行机制,总体上来说应当是‘国家调节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机制”。这些新的提法,把市场和计划看作同一层次的范畴,把社会主义有计划商品经济的新体制界定为“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经济体制”,不再提“计划经济为主”。十三大还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为立论根据,对经济环境问题做了符合改革目标的解释,表现出鲜明坚定的大胆改革精神。

 

 

166828776邓小平发表南方讲话。

 

此后,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在治理整顿中逐步深化,并随着实践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改革又进入到了下一个重要关口——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在当时不仅涉及到姓“社”姓“资”的问题,而且也关系到社会主义国家能不能搞市场经济的问题。这个理论问题不解决,我们的经济体制改革就没有办法确立市场经济目标模式。改革目标不确定,我们的改革就无法深入,改革的各个方面也不能很好的配套。在这一关键时候,邓小平同志在1992年著名的“南方讲话”中对计划与市场的关系问题做了更深入、精辟的论述,大大解放了人们的思想。1992年10月召开的党的十四大正式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得以确立。

 

(余茜 编撰)

 

参考资料:
  1. 汪海波:《社会主义商品经济问题研究》,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1988年。
  2.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系政治经济学教研室:《社会主义经济十四题》,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87年。
  3. 陈征平编著:《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与实践探索》,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2002年。
  4. 康静萍主编:《中国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理论与实践》,北京:经济管理出版社,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