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国营商业体系被打破

 

我国50年代国民经济恢复和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建立的传统国营商业体制,使国家能够掌握重要生产生活物资,为在物资相对短期条件下调剂社会需求,稳定市场物价,打击投机资本,粉碎帝国主义的禁运、封锁做出了重大贡献,促进了工农业生产恢复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

 

2009073013433037edc

70年代末,北京市百货大楼针织柜台。

 

然而,这种体制的弊端也是明显的:在所有制结构上,实行单一流通渠道,独家经营;在商品购销和价格管理上,对重要商品实行指令性计划管理,统得过多,管得过死;在国家与企业、企业与职工关系上,存在着相当严重的吃“大锅饭”现象,抑制了企业和职工积极性的发挥;在商业管理体制上,政企职责不分,国家行政部门对企业管得过死,企业缺乏相对的独立性和经营自主权;在中央与地方关系上,中央包揽权力过多,没有充分发挥地方特别是中心城市的作用,影响了合理的商品流通,不承认市场机制的作用。

 

1978年召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提出:“根据新的历史条件和实践的经验,采取一系列、新的重大经济措施,对经济管理体制和经济的管理方法要着手认真地进行改革”。1979年4月中央工作会议对国民经济提出“调整、改革.整顿,提高”的方针。1984年,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分析了我国的经济和政治形势,总结了几年来城乡经济体制改革的经验,一致认为:必须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总要求,进一步贯彻执行对内搞活经济,对外实行开放的方针,加快以城市为重点的整个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以利于更好地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局面。商业是国民经济的重要部门,占城市的比重较大,搞好商业体制的改革必将促进以城市为重点的整个国民经济体制的改革。因此,商业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一、国营商业体制改革

 

正确处理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实质上是全局和局部的关系。从根本上说,就是处理好中央和地方的物质利益关系问题。按照“统一领导,分级管理”的原则,明确划分中央和地方的管理权限;要实行条块结合,纵横联系,充分发挥城市在组织经济方面的作用。

 

正确处理国家和企业的关系。社会主义国民经济是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企业是它的组成细胞,在处理中央、地方、企业和劳动者个人之间的物质利益关系中,处理好国家和企业的物质利益关系是一个重要的环节。第一,扩大商业企业的自主权,使商业企业变为独立经济实体;第二,不断完善社会主义有计划的商品经济制度;第三,坚持用经济办法和行政办法相结合,以经济办法为主的原则来管理经济;第四,在重视物质利益的同时,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第五,实行民主管理,发扬职工主人翁的责任感和当家作主的积极性,使职工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

 

二、城市商业的体制改革

 

(一)城市批发商业的体制改革

 

批发商业是商品流通过程的起始阶段和中间环节,也可以说它是商品流通的大动脉、总枢纽。它是我国掌握物资力量,安排市场的主要依托。在流通领域中的作用举足轻重。我国工业品的批发企业是1953年核资建站时建立起来的。通常所说的“一、二、三、零”,即一级批发站,二级批发站,三级批发站,零售店。这样的体制在商品供应不足的情况下是必要的,现在看存在一些弊病,主要是环节多,机构重叠,商品周转慢,流通时间长,经济效益差,特别是统得太多、太死,生产者有意见,消费者也不满意,商业部门被动,因此批发商业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首先,改革一、二、三级的多层次批发商业体制,建立专业批发公司。其次,建立工业品贸易中心。贸易中心是国家计划指导下,根据商品流通规律的要求,为充分发挥市场的调节作用,在经济中心城市(或城镇)建立的多职能、开放式的商品贸易市场。它是社会主义统一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贸易中心的分类方式很多,如可按其经营商品不同,分设为工业品贸易中心和农副产品贸易中心等。前者设在城市,主要经营日用工业品,后者设在农副产品集散城镇;亦可按其规模分为大、中、小型贸易中心,大型贸易中心设在全国性经济区内的经济中心(或交通枢纽)城市,中型贸易中心设在地区经济区域内的经济中心(或交通枢纽)城市(或集镇),等等。第三,实行工商联营联销,理顺产销关系。工商双方本着“利益均沾,风险共担”的原则,开办批发兼零售业务,在抓好经营的同时,工商共同搞好商品信息,促进产品更新换代,积极推广新产品,新技术,逐步扩大经营范围,从而工商双方共同获得发展。第四,实行商商联营联销,建立跨省市的经济联合体。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工业产品日益增多。在这种形势下,不断扩大销售市场,增加商品销路,成为各地批发部门的一项重要任务。因此,批发企业在注意搞好本地区批发业务的同时,还必须加强和扩大同全国各地商业批发和零售商业的联系,实行“商商联合”,在全国各大型商店应设立商品专柜,在各批发贸易中心应有样品间,建立跨省、市的联营联销中心,互相交流,互相促进。

 

(二)零售商业的体制改革

 

零售商业的体制改革是整个城市商业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零售商业的改革要正确处理国家、企业、职工和消费者的关系,要维护广大消费者的利益,做到文明经商,价格公平,服务周到,信誉第一,礼貌待客,要破除“大锅饭”,建立各种形式的经营承包责任制,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

 

首先,小型国营零售商业,饮食服务业的改革。要把国营商业中的小型企业进一步放开。一部分企业可以改为国家所有、集体经营、照章纳税、自负盈亏;一部分企业可以直接转为集体所有制;一部分企业,特别是以劳务为主的饮食,服务、修理、修配等小店铺,可以租赁给经营者个人经营。其次,大中型国营零售商业和饮食服务业的改革。大中型国营零售商业,饮食服务业,要在利改税的基础上,有计划、有步骤地实行企业内部经营承包责任制,改变企业内部吃“大锅饭”的管理办法。对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企业进行考核,必须把维护消费者的利益和提高服务质量放在首位,要在执行国家政策的前提下,做到国家得大头,企业得中头,个人得小头。而实行经营承包责任制是企业在坚持社会主义经营方向,以提高服务质量和经济效益为中心,实行责、权、利相结合,国家、集体、职工三者利益相结合的具体体现。

 

三、农村商业体制的改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的商品生产和发展有了显著的变化,农村消费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从而对供销社体制的改革提出了客观要求。

 

农村供销社体制改革的内容可以概括为:在马列主义的合作理论指导下,恢复供销社的合作商业性质,恢复和增强组织上的群众性、管理上的民主性、经营上的灵活性、建立县联社,改革劳动人事制度,开展农商联营,把供销社逐步办成农村经济活动的综合服务中心,引导和组织农民走合作经济的道路。

 

什么是农村综合服务中心?这里有广义和狭义之分。从广义上来理解,就是指对整个地区具有决定性的影响。从狭义上来理解,就是指供销社在农村流通领域里的经营范围内起到具有决定性作用的中心。如生产资料在化肥,农药、小农具方面起到供应中心作用;农副产品起到购销,加工中心作用;与此相适应的其他服务中心作用。在现行的经营体制未改变之前,对粮食、油料、水产,生猪等方面,供销社就不能成为业务中心。

 

这场始自于1979年的商业改革,是针对原有流通体制的种种弊端,坚持以市场为取向,扩大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经过这一时期的改革,使长达30年的高度集中的商业体制发生了突破性的变化。

 

(余茜 编撰)

 

参考资料:
1.万典武主编:《当代中国商业简史》,北京:中国商业出版社,1998年。
2.冯宛平主编:《90年代国营商业改革与发展》,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2年。
3.商业部政策法规司:《十年商业改革的沉思与展望》,北京:中国商业出版社,1993年。
4.郭枫:《社会主义商业经济学新编》,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86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