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中欧BIT谈判

 

双边投资协定(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BIT)是国际上应用最为广泛的国际间投资协议形式。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双边投资协定的数量也出现了较快增长。UNCTAD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球双边投资协定的数量达到2957个,全部国际投资协定(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Agreements,IIA)数量则达到3324个。自1982年与瑞典签订第一个双边投资协定开始,中国已经累计签署了150多个BIT,中美和中欧BIT谈判是中国目前正在进行的两项比较重要的BIT谈判。

 

一、中美投资协定谈判

 

中美BIT谈判早在2008年就已经启动,但始终没有取得实质性突破。直到2012年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期间才决定重启。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加州庄园会晤期间,中方承诺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方式同美国开展投资协定谈判。2014年7月,双方达成共识,将争取2014年完成投资协定的文本谈判,2015年启动负面清单谈判。2015年3月,中美BIT谈判经过7年长跑,历经19轮谈判,终于完成文本谈判,进入负面清单谈判环节。6月,双方首次交换了负面清单出价,正式开启负面清单谈判,标志着谈判进入新阶段。从此次提交的负面清单来看,中方将重点扩大服务业和一般制造业开放,把外商投资限制类条目缩减一半;美方列举了关键基础设施、重要技术、国家安全三项,但对此均未作定义。9月9日,在第21轮谈判中,双方按照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的承诺,交换了各自的负面清单改进出价,均提出了进一步的市场开放举措,提高了负面清单的质量。9月22日,习主席访美期间,中美元首重申达成一项高水平投资协定的谈判是“两国之间最重要的经济事项”,双方同意“强力推进谈判,加快工作节奏”。11月,在第23轮谈判中,双方同意将继续落实两国领导人就谈判达成的重要共识,推动谈判取得积极进展。截止目前,中美两国已在2016年底于华盛顿完成第31轮磋商,并交换第3次负面清单改进出价。不过美国大选以来,中美BIT谈判暂时搁置。

 

1182013年6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安纳伯格庄园同美国总统奥巴马举行中美元首会晤。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张向晨表示:“负面清单的提出是中美投资协定谈判的重大进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接下来的问题是清单的长度和质量。中美都有意愿在已交换负面清单的基础上推进谈判,改进清单质量、缩短清单长度”。有学者指出,中美谈判不仅是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谈判,也是世界最大发达国家和最大发展中国家之间的谈判,而且由于中国过去采用的是比较简化的传统欧式投资条约模式,因此这还是传统欧式条约和美式条约之间的一场谈判。所以,它不仅在国内被称为“中国的第二次入世谈判”,在国际上也堪称世界双边投资条约的“世纪谈判”。

 

彼得森经济研究所公布的研究报告——《联接亚太:通往美中自由贸易和投资》显示,如果中美BIT能够达成,将使美国的年均出口和国民收入分别增加4000亿美元和1000亿美元,是TPP和其它潜在协定的2倍。同时,达成中美FTA也能够进一步提升中国的劳动生产率,使得中国的年均国民收入总量有所增加,所以BIT会使世界最大的发达国家动力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动力有一个共振,形成“1+1可能大于2”的效果。届时,对于全球开放发展,建立更加开放的贸易体系,反对各种形式的保护主义,将发挥一种重要的示范和引领作用。

 

虽然特朗普政府可能不会立刻重启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但中美两方都认为一个高标准的中美双边投资能在消除直接投资壁垒,促进两国经济发展上发挥重要作用。

 

二、中欧投资协定谈判

 

454545

2012年2月14日,第十四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与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及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共同出席。

 

中国已经与多个欧洲国家签订有双边投资协定,多数是在上个世纪80-90年代时签订的,内容多仅涉及投资保护,而没有市场开放的内容。本次中欧BIT谈判能够同时反映中国作为投资接受国和日益重要的对外直接投资国的地位,相较于之前中国与欧盟各成员国分别签订的BIT自由化标准更高,涉及市场准入、透明度、劳工待遇、环境、投资仲裁等多方面内容。

 

中欧BIT谈判的倡议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2月中欧峰会。这次峰会上,双方达成尽快开启BIT谈判的共识。之后,欧盟于2012年5月23日正式向成员国提出与中国谈判投资协定的建议。但直到2013年11月21日,在北京举行的第16次中国欧盟领导人会晤后,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欧洲理事会主席范龙佩、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才共同宣布,正式启动中欧BIT谈判,并表示双方将积极探讨自贸区建设的可行性。2017年7月,中欧已经完成第十四轮谈判。目前来看,双方仅就谈判的安排、可能涉及议题、投资协定的概念性问题以及协议文本等进行了磋商,谈判进展缓慢。服务业开放、投资保护等议题将成为谈判重点。

 

中欧启动的BIT谈判,是欧盟作为整体谈判的第一份投资协定,且首次在贸易投资保护的框架内讨论市场准入问题。该协定将现行的中国和27个欧盟成员国之间的双边投资保护协定精简为一个统一的文本;另一成员国爱尔兰未与中国签有双边投资协议,将来统一纳入中欧投资协定范围中。

 

与中美BIT谈判相比,中欧BIT谈判进展相对缓慢。一方面是谈判本身存在一定的难度,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欧盟内部因素造成的。各成员国利益诉求不一,发达成员国优先保护本国在华的投资利益,而中东欧成员国则更关注吸引来自中国的投资,欧盟每一次出价和还价都必须建立在内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相关资料显示,欧方对投资协定谈判的主要目标包括:降低在中国投资的壁垒、提升欧盟在华以及中国在欧投资所受到的保护、提升欧盟投资者在华待遇的法律确定性。而市场准入、环境与劳工标准、国有企业透明度及公平竞争环境等问题则被列为中国BIT谈判的核心话题。

 

272012年2月在北京举行的中欧工商峰会。

 

有学者指出,欧洲和美国分别是两种主要类型投资条约模式(欧洲模式和美国模式)的缔造者和决定性影响者。中国和这二者的谈判决定了这两场谈判的难度,也决定了它们将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欧盟中国商会最近发布的《欧盟企业在中国建议书2015/2016》指出,目前进行的中欧BIT谈判是迄今为止对中欧双边经济关系进行重新定位以及为中欧企业营造公平和竞争环境的最佳平台。若谈判达成,协定的成果将大幅超越中国此前与欧盟成员国单独签订的双边投资协定的成果,并可能给中国带来继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后又一轮经济增长。欧盟中国商会主席伍德克认为,中欧BIT堪比“WTO2.0版本”。

 

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表示,中美、中欧投资协定一旦完成谈判将对全球投资规则产生深远的影响。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兼副部长钟山指出,中欧双向投资潜力巨大,已成为中欧经贸合作新的亮点,启动投资协定谈判是中欧双方领导人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成为双边经贸关系中最重要的事项之一。2017年,中欧双方领导人在第19次会晤期间达成共识,将正在进行的投资协定谈判称为“首要任务”,重申将以合作和务实的精神加快谈判,力争尽快达成一份富有雄心和平衡的成果,为双方投资者建立和保持友好、可预期、宜商的政策环境。

 

(白光裕 编撰)

 

参考资料:
1.UNCTAD:《World Investment Report 2015》,United Nations Publication,2015。
2.李春顶:《中美和中欧BIT谈判要谨防临渴掘井》,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IGI(国际问题研究)系列讨论稿,2014年2月10日。
3.陆振华:《欧委会闭门通报,中欧BIT谈判进展》,《21世纪经济报道》,2014年2月17日。
4.汪闽燕:《中欧中美投资谈判进入“投资条约2.0”时代》,《法制日报》,2015年3月24日。
5.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