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黄海谈“万村千乡市场工程”

 
hh
 

黄海访谈录

 

一、黄海谈“万村千乡市场工程”

 

黄海:在中国,三农问题始终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也一直是商务工作的一个重点工作。党中央国务院多年来对开拓农村市场,搞活产品流通一直是非常重视,有时候甚至直接作出了很多指示。在我印象中,多年以来中央的文件中、一些政策中都有这个内容。但是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1996年的7月28号,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在北戴河专门召见了当时的国内贸易部的部长陈邦柱同志。

 

因为中办通知的时候也没有讲什么事情。我当时担任国内贸易部的政策法规司司长,陈部长就想了我是综合部门的情况熟悉,带着我就去了。去之后,实际上总书记谈的就是一个开拓农村市场的问题。当时他讲到了就是国民经济的一个新增长点,他考虑,国民经济当时怎么能够有个新的亮点?他认为开拓农村市场可以能够为国民经济提供一个新的增长点,直接关系到国民经济发展的全局。出了这样一个题目。这个题目之后当然我们还是感到很受振奋,也很受鼓舞。因为毕竟作为一个总书记一个一把手能够直接谈这个问题,过去在我印象中好像还没有过。正好按照原来的计划,7月30号我们在北戴河要开一个部分城市的蔬菜工作座谈会,研究菜篮子工作。当时李岚清副总理分管内外贸,他到会。正好28号总书记江泽民讲了这么一句话之后,所以实际上在7月30号蔬菜工作座谈会上,李岚清副总理和陈邦柱部长就专门临时增加了一个部署开拓农村市场的问题。所以以后呢,当时国内贸易部就把这项工作正式作为一项重点工作来抓。

 

很快1998年进行了机构改革,机构改革之后撤销了国内贸易部,组建国家国内贸易局,机构进行了大幅度的精简。这个时候新参加国务院领导工作的吴仪国务委员,她分管了内外贸,她作为国务委员,在机构改革中专门地听了开拓农村市场的工作汇报。她当时做了一个批示,她说在1998年4月的时候,内贸局可以自己抓几个试点,取得经验,便于对全国的指导。而且她还要求说你们不要乱,因为业务实际上已经停滞了,趁机构改革的时候你们就利用这个时间搞农村市场调研。所以当时组建了12个调查组,几乎就是新的国家内贸局内定的这些人员基本大部分都出动了,全体出动了,12个调查组在全国对开拓农村市场进行一个专项的调研。调研之后,根据吴仪国务委员的指示,她是要抓几个点,自己抓几个点,所以当时就确定了5个点,这都是经过跟吴仪国务委员一起决定的:山东的潍坊,河北的保定,四川的绵阳,江苏的苏州、河南的漯河。为什么这5个市呢?既考虑到东中西部,也考虑到经济发达和欠发达地区,既有北部的也有南部的,既有发达的苏州,也有像绵阳这种西部地区。这几个点呢,吴仪同志当时讲了,她要都跑一遍。我陪着吴仪国务委员也跑了其中的两三个点。后来到了2000年的时候,内贸管理机构再次进行改革,就把国家内贸局也撤销了,然后把它并到了国家经贸委,成了内设局了,叫贸易市场局。我就由内贸局的总经济师去担任新成立的国家经贸委的贸易市场局局长。

 

在这期间,尽管机构变化了,但是对于开拓农村市场这个工作国务院领导一直没有放松。当时我印象中吴邦国副总理有批示,因为他是管工业的,也是分管经贸委的领导,他有批示明确提出来,就是说利用机构改革,工业和商业到了一个部门管了,这样更有利于开展开拓农村市场,更有利于改进我们的产品。当时温家宝副总理主要从农业的角度也表示支持,而吴仪国务委员她也作为分管经贸委的。当时经贸委两个领导分管,吴邦国是副总理,分管工业,贸易是由吴仪国务委员分管,他们都有一些批示。所以应该说特别是吴仪同志,因为后来2003年成立商务部,吴仪同志担任了副总理,她继续抓这项工作,应当说她一直抓下来了。所以我觉得商务部成立之后,应当说是延续了过去几年国家国内贸易部、国家内贸局、国家经贸委的工作,领导也都是一以贯之的,(商务部)重点开展了几项,就是在全国来讲影响比较大,而且效果比较好的大概有这么几项工作。

 

一个就是叫万村千乡市场工程。万村千乡市场工程主要的意思就是要在农村开设连锁店,叫万村千乡,就是农村大量开设连锁店。连锁店原来开到县城就算到基层了,现在把它开到乡,要开到村,就是万村千乡市场工程。这项工作,实际上我们在国家经贸委时期就在抓这项工作。当时我们发现江苏的供销社的果品公司的一个超市叫苏果超市,它当时就是在农村开设连锁店,开的效果就比较好。所以在2002年的时候我在国家经贸委工作中,1月份的时候我曾经给当时的家宝副总理,我给他报送了一下苏果超市的材料。为什么要给温家宝同志报送呢?因为我们2002年1月在上海开了一个“全国推进流通现代化的工作现场会”,吴仪国务委员代表国务院在会上做了讲话。在这个会上的典型经验中,其中就有江苏苏果,我们当时就把它也作为一个类型,就是开拓农村市场类型。介绍经验之后,因为我知道家宝同志分管农业,他始终很关心这个问题,所以我给他送那个材料。送完之后,(温家宝同志)马上就做了批示,他批给了杜青林、马凯、王金山、段应碧,当时分别是农业部,还有国办、供销社、中财办的几个领导同志。他提出什么呢?他提出在农村逐步发展连锁经营,不仅有利于开拓农村市场,而且能够推动农业产业化,他大概做了这么一个比较长的一段批示。当然这里面他还是比较谨慎的,比如他在“农村发展连锁经营”,后来加了一个“逐步”。另外,他批示最后提出来,“供销社要认真研究苏果超市的经验”,原来写的发挥优势,如何如何,但后来就把“认真研究苏果超市的经验”又给它勾掉了,看来家宝总理很慎重,就是说你们要如何如何,这是在2002年就有这样的一个的过程。后来2004年的时候,当时商务部已经成立了,我又分管市场建设司,就是负责农村市场体系建设。当时我有一次偶然机会我听到山东威海一个超市叫家家悦超市,它原来是我们国营的糖酒公司,转制了搞超市。后来我跟它比较熟悉。它的总经理跟我讲,王总他说他们现在也搞农村超市,而且在村里,而且卖东西卖得很成功。当时我也很惊讶,就想去看一看。后来我跟当时的山东经贸委联系,他们说不止威海,潍坊也有,淄博也有,就山东讲,沿海、山东中部和鲁西,淄博属于靠西边了,不同的经济发展区域,他们认为都有这样典型。所以后来在2004年6月,当时我就去做了个调研,当时因为也是不成熟,也是不敢大张旗鼓,我只带了当时市场建设的一个处长,还有我的秘书,三个人去了。调研结果非常好,看到当时威海的家家业悦超市,潍坊的中百超市,还有淄博的新星超市,实际他们的店铺大部分都已经开到了乡和村了,已经深入到基层。而且我们看了看他那地方确实效果是很好,所以当时我们回来就写了一个报告《发展农村超市,为农、便农、利农》,写这么个调查报告,分别送给了部领导,还有吴仪副总理。而且我们还拍了很多照片,把照片也送给了吴仪副总理,主要看看超市在农村、环境,农民去买东西都买什么东西,超市中的陈设。当时吴仪副总理也很高兴。后来吴仪副总理专门有一次跟我讲,她很感兴趣,她发现它里面卖什么呢?一个卖各种餐巾纸,纸制品卖得很好,因为农村过去环境比较差,纸的消费并不如城市,但现在不但卫生纸卖得很好,连餐巾纸,什么东西都卖得很好。再一个吴仪副总理觉得很感兴趣的就是一些化妆品,包括睫毛膏这些妇女的化妆品,吴仪说这个东西农村也卖得很好,就说明农村还是有这个需求。当时部里领导也很重视这个报告。由于这么一个机会,领导觉得现在既然有这样的典型,部里党组就进行了正式研究。部里党组研究觉得现在比较成熟了,基本成熟了,在农村逐步推广农村的,乡镇和村的连锁店条件比较成熟。所以后来党组经过研究之后,到2005年2月以商务部发个文件,就是《商务部关于开展万村千乡市场工程试点的通知》,就决定在全国进行试点。这个试点的大意就是说利用外贸发展基金进行扶持,对每在村里或者乡里开的连锁店给予几千块钱的补贴。当然根据东部、中部、西部的差别,东部补得少一点,西部多一点。主要这钱用于买什么呢?就是买一些比如货架,超市嘛开架售货得买货架,另外总得粉刷一下,环境整得好一点,再有就是你得买台电脑,因为你通过订货,通过配送都需要电脑,主要搞一些硬件设施,大概就给一些补贴,主要还是靠地方。当时利用了外贸发展基金这个这笔钱。

 

李健:万村千乡是一万家的意思吗?

 

黄海:当时不是这个意思,数量肯定超过了。当时就是觉得怎么叫。因为当时就是说万村千乡,中国跟万水千山一样,就是为了表示一个多的意思,并不是确切的这个万村千乡。当时还是想着村尽量多一些,主要是在村里面直接下到底,所以起了一个万村千乡,也是为了凑万水千山嘛。

 

2005年2月商务部正式发通知,马上进行部署,开展进行实施。在2005年7月的时候,我就把这情况就向总理,当时已经温总理了,给他把材料送一了下,我就跟他讲了,我说这个苏果很成功,2002年的时候我们也没有把握,当时只是看看,现在看来这个苏果非常成功,越搞越好,范围搞得非常大,而且我们现在总结了经验之后,然后现在在全国开始搞万村千乡市场工程,向总理报告一下。这次总理收到这个第二个报告之后呢,就批了一个:“请立忱并熙来、青林、锡文同志阅。” ,白立忱当时供销社主任,因为苏果是供销社的企业嘛,薄熙来当时在商务部任部长,杜青林是农业部长,陈锡文是中农办的办公室主任。他这次批示就很积极了,“要大力推动企业特别是商贸企业,开拓农村市场,在农村逐步发展现代流通方式,改善农村消费环境。苏果超市的经验可以总结推广”,这次就明确说推广了,也肯定了。然后根据总理的这个批示,另外根据进行的情况,商务部后来在江苏就开了一个万村千乡的现场会。为什么在江苏开呢,主要是因为苏果在江苏,当然也看了看,不止是江苏,还包括一些其他的企业,因为当时考虑,苏果是在南京,但在南京开了一个农村超市的话,好像有点不太合适,因为南京是个大城市,所以最后选在当时在扬州开的。扬州应在江苏算是一个不是很发达的地区,它是苏北地区嘛,所以这样就是除了苏果在扬州也有点,那当然在扬州还要看一些当地的企业,所以就开这个现场会,这项工作基本就展开了,效果也是非常好。这项工作一直到了2013年,作为试点嘛,它毕竟不能无限制地推广,2013年试点工作结束了。这几年全国一共建设了这种农家店73万个,73万个这个数量就非常大了,覆盖面是全国97%的乡镇,82%的行政村。乡镇97%基本就全覆盖了,除了西藏新疆边远地区有些没有覆盖之外。行政村覆盖了82%,所以应当说基本上还是算铺开了。同时改造了配送中心4447个。因为农村超市的关键是配送,所以当时财政补贴一开始是补贴店,一个店给几千块钱,后几年方向转移到补贴配送中心,当然都是给补贴性质的,所以一共改造了4447个,还改造了乡镇的商贸中心822个。为什么要改造乡镇商贸中心呢?后来我们考虑到,乡镇,特别是一些发达地区,它基本类似于这种小城镇的意思一样,就是很多周围的农村,实际上农民赶集都到这来买,所以我们把这个乡镇商贸中心把它支持一下,搞得比较现代化一些规范化一些,有什么好处呢?第一它可以满足这个周围的消费需求,同时它可以充当配送中心,就作为这个连锁店总部配送到乡镇,然后由乡镇它再配送到村里去,这样就解决了物流的效率问题和成本问题,所以后来也支持了800多个。各级财政——因为除了中央财政补贴之外,就是我们外贸发展基金之外,地方也要配套资金——各级财政一共投入了105.6亿元,其中中央财政是拨付了86.4亿元,主要是中央外贸发展基金,省市配套19.2亿元,这是财政的。然后撬动了社会的资金950亿元,因为主要是企业投资,连锁企业自己投,所以应当说乘数效应是九倍,就是一共投了财政资金105亿,撬动了社会投资950亿,所以财政部也很满意,也认为这是一个比较成功的支援项目,所以应当说这项工作还是效果很好,包括我们出差到了很多地方都能看到万村千乡的这个店。

 

李健:有万村千乡的牌子?

 

黄海:牌子,对。包括到我自己去比较边远的地区,到新疆,新疆的一些基层地方,那个环境很差的,路也没什么路,房子也是个土坯房,很差,但一进去之后,马上面貌一新,里面就是说布置了这个环境比较干净,刷了刷墙,开架售货的超市商品摆在那,基本乌鲁木齐有什么,他那基本都有,都是统一配送的嘛,所以那个店长很得意地说,虽然我房子外表看不怎么样,但是我这里的心儿那和乌鲁木齐超市没什么差别。确实是。当然差别还是有,就是种类可能少。所以万村千乡应当说呢,我后来向总理报告,他解决了一个什么呢?解决了农民本来是购物很难,不方便,另外买东西比较贵,再一个假货,这样通过万村千乡应该说基本上都解决了,包括一些地方领导同志也很有感触。比如河南省一位副省长就是本地人,他是分管商务工作的副省长,他说他每年回家过春节,都要从郑州买一车拉一车东西回家给他父母,后来他又拉完之后,他父母说别拉了,咱全有,说咱们村里的这个店跟你的东西都一样,所以他就非常有感触,他说我自己抓了这项工作连自己家人都受益了,所以我去的时候他专门跟我讲了这个例子,他说真是没有想到的,这他本人都受益了,所以他特别有感触。所以我想这个当然只是个例个案,但是确实是,我们到地方,地方的抓这项工作的领导干部都认为非常好,当然那几年开拓新农村,大家都觉得开拓新农村这是拿得出来的,农民呢更不用说了,超市也很高兴,对农民扩大了销售,当时我们还协调一些大的批发商,给予这些农村超市、这些连锁超市比如二级供应商的(地位),本来要通过省代理、市代理、县代理才能轮到我的乡镇,那层层这个扒皮啊,拿货的价格就很高了,那这样的话,凡是农村的我们的试点企业直接比如享受到市一级的这种代理的价格,效果非常好。所以这项工作被连续写入了2006、2007、2008和2013年这四年的中共中央一号文件,所以这个我们当时也很受振奋,因为我一个部里我们提出一项工作能够连续四次被写入中共中央一号文件,而且写到了国民经济社会发展的十一五规划,十一五规划当中也提到了万村千乡。至于说国办的文件,那就提的次数更多了,因为国办每年要发一些支持内贸发展文件,里面都提到了。这是商务部抓了一项工作。

 

黄海:对!我还有一个,你们写文字或者再加一个,农村卖纸、化妆品之外,还有水,这个忘了说了,就是饮用水卖得非常好。因为水太便宜了,一块钱一瓶。农民过去到地里干活,我们都下过乡的,当时农民就喝点河里水了,我们知青不敢喝,那就是靠送点水。过去现在不都演的嘛,家属挑这么一罐水喝。现在农民干活全是超市买矿泉水,因为现在都便宜得很,一两块钱一瓶,就这个卖得非常好。一个水、一个纸。吴仪同志对这个很感兴趣,她说这个说明我们农村生活水平的本质性的变化。一个水,一个纸,这个卖的是非常好,再一个化妆品。还有一个卖得好的,就是你们的文字可以加进去,就是儿童的食品、玩具、用具,因为当时农村也是独生子女,不一定都是独生子女,有钱都消费嘛。对!就这块卖得非常好,儿童的这个商品。包括玩具、包括食品都卖得好,就这几样可能是卖的非常好。

 

李健:以前农村假货问题比较突出,统一配送后是否解决了这个问题?

 

黄海:是。原来农民收入低,他考虑什么便宜买什么,不考虑真假了,现在慢慢他也变了,他也考虑真货假货问题了。这个万村千乡我们一开始要求,全国都是要求配送,只有浙江(例外)。浙江那儿提出来,因为浙江涉及到咱们钟部长,我也不知道最后谁决策也可能跟钟部长无关,因为钟部长管外贸的,可能是管内贸的金德水,一个副省长。浙江定万村千乡加上什么呢?他说,采购不一定从这个配送,从市场采购也可以。所以当时我们跟他谈,我说你这不行,这批发市场采购就难说了,但是我们也尊重浙江,因为浙江说我们现在做不到,它也比较发达做。所以当时我们谈了,他们做了一个改善,就是他指定市场,你不能随便批发市场采购,就从我指定市场中采购的,也可以做一个这样的万村千乡。

 

李健:这市场可能比较规范。

 

黄海:对,比较规范。只有他一个例外,所以后来我们也让步了。但是发展到后来,最后基本上还都是总部,都是从连锁店总部给他配送,总部挣了这笔钱。当然除了质量之外,基本都要求统一配送。统一配送做的只有浙江当时是个例外。所以只要统一配送,假货问题就解决了,除非你总部上当受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最开始我们在农村市场,这个忘了说了,在90年代,当时给国务院给吴仪同志汇报中也提了农村市场什么状况,叫“油盐酱醋找个体,日用百货赶大集,大件商品到城里”。当时把这个汇报之后,领导包括吴仪同志听了都觉得很形象、很生动。当时农村市场状况就是这个状况,油盐酱醋找个体,实际上找小摊。日用百货赶大集,大件商品到城里,你这个万村千乡开展之后,这个问题就基本解决了,因为都可以配送嘛,包括冰箱、电器这些东西都去了。后来国务院又搞了个家电下乡,当时时间很短,家电下乡实际上就是搞一些专业店,家电产品也到农村了,因为现在都是受篇幅限制,我不能讲太长,实际跟它相关的还有一个我们叫一店多用,就是利用我们这个农村店商作依托,比如说原来这个农村一直想搞药店,它也不能每村都搞,搞不起,然后就跟我们万村千乡就对接在一起了,他当时得审批,他不批,你不能卖药,他就给咱们药监都批卖药,然后我们保证按照要求,比如药品的专柜要专门有温度控制,这些我们都搞了,这样和医药搞一店多用。再一个和农资,因为原来万村千乡都是搞消费品,后来搞农资,因为农村的农业生产资料化肥、农药,但是我们要求,必须得两个屋,这都得安全,不能摆一块,你不能把农药跟这个摆一起,要求有严格的监管条件。比如说屋子得分开,得两个屋,我们也检查了,但是有些做不到,但至少你不能摆一块,这是绝对不行的,你不能饮料跟化肥摆,跟农药摆,那还得了,这是一点作用,农业生产资料。另外和什么呢?和电信,就是卖卡什么的。原来它也弄不了,它也没那个点,这样我们替你卖卡,让你给我们点优惠,最后跟电信合作。就是他给我们的万村千乡店优惠,解决优惠网络费,包月,你那替我买点卡,所以对双方都有利。所以最后搞了一店多用,这个也是很成功的,包括卖书,卖什么的。新华书店也跟进来了,全来了。这个物流配送当时跟谁合作呢?好多地方跟邮局合作,因为邮政它这个公共服务基础服务,你国家得花钱,赔本也得干。但邮车现在实际上很空了,没那么多信了,包裹也很少了,但是它必须送,邮路不能断,所以我们说我跟你合作,你替我们送货了,我们也给点钱,他还挺高兴,钱等于进了他的收入。所以有一部分就利用邮政车配送,等等,反正当时搞了一系列。所以我觉得这个棋子下去之后,很多领域都搞活了,所以万村千乡为什么连续写入这么多年的重要文件,中央对这个还是非常感兴趣。而且我听一些企业讲,特别是温总理,温总理去湖北,他还跟人讲,现在有万村千乡搞得很好,他还跟人宣传这个万村千乡。总理对这个还确实比较(认可)。所以万村千乡是几个工程中最成功的。

 

李健:万村千乡这几年的数据一直在跟踪吧?。

 

黄海:不,现在没了,因为财政部提出来作为试点,不能长期地搞了,所以我说的数据就到2013年,你看我这材料都有。

 

李健:这个项目还继续存在吗?

 

黄海:这项目不存在了,但店还存在。2013年之前财政每年给钱的,以后就不给钱了,但是你这个企业你自己去运转了。

 

李健:就像当时商务部种了一颗种子,现在自己生长了。

 

黄海:对,长大了。原来他每年定期施肥,现在我也不管了,我不施肥了,就靠你自己了。那里面肯定有一些垮的,这是肯定的,什么企业都保证不住,制造业、实体都在跨,但是其中恐怕大部分能够活下来。当中呢,骗子也有。那中国就这样,财政有支持,肯定有人骗,包括骗子,反正还是查得很严,包括骗取资金都有,这都有。但你要跟着现在这些什么电动车什么的,骗取资金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了,当时处理得很严格,现在我看这些骗取什么资金的电动车完全是假的嘛,我成立公司生产,然后成立公司收购销售,全是假的,然后来了以后马上你卖给我,我立刻把它拆了,拆了电池、零件都拿回去了,拿回去以后你那又重新生产,这东西根本就没上市,整个封闭环节骗补贴,这太过分了!咱们商务部从来没有这个。而且商务部,和民同志也退了,和民同志的纪检组很认真,他亲自查。和民到什么程度?他带着我们司里同志,比如不到省会,坐飞机比如到一个地级市,下飞机之后,你不跟商务部打招呼,自己住一饭店,第二天早上打一车,他手里名单,打车直接去,比如某某乡某某村,这司机给拉下了,他当时看有没有这个店,有,然后跟人聊,你们是不是试点,他说是试点,你们怎么试点法,有补贴没有,怎么补贴,补多少钱,它手里全有账,全对,跟人家直接去对,所以我们当时非常紧张。商务部纪检组长嘛,王和民同志刚刚退,当时我们听了后非常紧张,我说这肯定有纰漏,但是和民同志这么查法,但查完结果,他跟我说,还不错,相当不错,相当不错。但肯定有些假的。我上次跟你讲了一个,我们要求这个店里你要把照片报上来,我们照片存档,每个店拍张照片。但这样也有骗子,他那个PS,因为照片上他把这个店名给改了,店名改了之后就把照片拿来,我们也核对不仔细。后来有人举报,举报后一查确实是假的。我上次跟你讲了很多,就是辽宁的,那一个店,有的店门口比如摆辆自行车,那边换个名字,还有那辆自行车,那他说农村最常有的事,我们抓典型,找辽宁的厅长讲,有三只鸡,对不对,那个店也三只鸡,三只鸡的姿势都一样,那你这个就解释不了,这个我们向部长报告,这是骗财政补贴。其实一个店才几千块钱, 4000到6000,但店多,你十个就好几万呢。一个店实际没多少钱,所以我不说嘛,你跟后来跟现在这种骗,那简直太小巫见大巫了。即使这样,我们部里很严格,王和民商务部纪检组查了很厉害,它去了不是一个地儿,多次这么干,直接到最基层上去查。

 

李健:多个店合起来骗,金额就大了。

 

黄海:对。比如一百个店,100的店实际也没多少钱,一个店,比如平均五千,十个五万,一百台50万。50万,你要跟现在这种补,现在一补就多少亿地骗。另外家电下乡,为什么后来停了,因为把一些库存产品卖不出去的,不是假冒伪劣,趁给补贴了,全卖出去了,所以后来财政也觉得,这个从产业角度讲,工业高兴解决库存,当时确实是,你这也有点问题,等于帮助他,现在应该去产能么,但是我觉得你不能用现在政策来衡量当时了,说你们这不但不去产能而去帮助他,帮着扩大产能,所以当时也有这种意见,但基本上都还可以。

 

李健:谢谢!

 

二、黄海谈“双百市场工程”和“农超对接”采访稿

 

黄海:再一项叫双百市场工程。双百市场工程的起因是,万村千乡市场工程,他改善了农村市场购物难,价格贵,假货多,这个问题解决得比较好,但是对于解决农产品卖难这个问题上,它效果不是很大,因为农村市场本来就是一个双向的,既有我们把工业品卖到农村去,同时还要承担着把农产品收购上来这种双向的任务,但万村千乡应当说工业品下乡解决得比较好,但对于农产品进城问题,万村千乡的效果不是很明显。尽管我们在设计的时候提出了这个要求,但实际操作中有很大的困难。我们看到就是有一部分企业解决得比较好,特别是一些比如说处于发达地区的城市郊区的,他这东西很快收购之后,农民把菜、水果、他马上可以进城,运距很短,你不需要什么保鲜保温,所以这个可以,所以其他的一些就确实就是比较困难了。所以后来就考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于是又提出一个双百市场工程。在2006年2月就是一年后商务部又发了一个文件,就是《关于实施双百市场工程的通知》。这个所谓双百市场工程是个什么含义,当时说抓一百个批发市场,因为当时农产品批发市场是农产品流通、收购很大很重要渠道,另外一百个是什么呢?农产品的经销企业,这一百个经销企业既包括超市,也包括农产品专门的经销商,同时也包括进出口,进出口贸易都可以,当时我们这么设想,就一百个农产品经销企业、一百个农产品的批发市场解决这个问题。这项工作推广之后,应当说它还是弥补了万村千乡市场工程的一些不足,因为至少这一百个批发市场财政给他补贴资金,主要用于什么呢?信息化改造,再一个标准化改造,比如说原来的那些跟集贸市场都差不多的批发市场的标准化改造,还有进行了一些比如说集中的统一的收款,统一的结算等等,当然另外有些还用于保鲜,帮他建一些冷库、保鲜库等等,一百个批发市场还是效果很好,但一百个农产品流通企业也是在不断地探索。因为进出口商、农产品经销商和超市,它们都有不同的经营方针,对商品有不同的要求,但是总体讲还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这项工作一共实施了四年,2006到2009年。这四年中累计安排了财政资金也是外贸发展基金14.9亿,将近15个亿。支持了284家农产品批发市场和195家农产品流通企业。一开始我们定的时候准备搞三年,就是重点扶持“双百”,连续扶持三年,把它做大做强,但实际支持发展中,这很难做到,因为地方政府他都不同意,都纷纷地到部里来跑,要求给他们也列入。

 

所以到最后就变成了一共支持了284个农产品批发市场,195个农产品流通企业。实际上是这“双百”没有按照原来的设想,三年重点支持同样“双百”。结果,经过改造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交易额大概占全国总交易额的37%。就是说这284个农产品批发市场虽然数量它占的比重远远小于37%,但他的交易额占37%,示范作用还是很强的。这284个市场中,把它的农产品交易厅、交易棚一共改造了将近17万平方米。新建冷库大概90万吨,另外带动社会投资90多亿。就是说财政投资了大概将近15个亿,带动社会资金90多亿,1:6左右,撬动效应、乘数效应也是不错的。双百市场工程被写到了2009和2010年这两年的中央一号文件。

 

还有一项工作就是农超对接了。因为在双百工程中,产销衔接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后来我们就发现一些企业自己的经验。比如说当时我们发现北京的物美超市,现在他收购了很多了,物美,美廉美什么都是它的。物美超市它在农村直接去采购。另外外资包括像家乐福做得也比较好。家乐福主要是水果,物美是蔬菜,在山东直接派人去采购。家乐福的水果,不但在国内卖,它还要出口了。比如家乐福的脐橙,福建的蜜柚等等,还包括云南的鲜花,它都是不但在国内超市卖,而且直接卖到欧洲市场,效果也比较好。所以当时我们考虑到,这实际上它虽然是双百工程的一部分,但是它显然和我们原来的设想有一些不同了。当时我们把它总结、归纳为农超对接。所以农超对接后来实际就把它从双百工程中分出来了。这项工作试点开始得比较早,实际在2006年之后就在做了。在2008年正式地作为了一项工程。2008年12月商务部和农业部联合发文,搞这个农超对接试点工作。后来到了2009年6月份,商务部、财政部、农业部又共同发了《做好农产品农超对接试点工作》。以前我说的这些工作从万村千乡开始,实际我们的钱都是外贸发展基金,都是需要财政部的支持,但是按照惯例就是财政部给钱就完了,但是后来因为国务院领导非常重视这项工作,这项工作在社会上的影响越来越大,所以财政部提出来它也要挂名,也要署名联名,当然我们考虑这是好事,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一开始文件都是商务部自己发的,到后来从农超对接开始就变成了商务部、财政部一起发,到后来再往后像农产品流通综合试点等等都是几个部委联合发文。农超对接一共安排了中央财政资金6.2亿,带动了社会投资64亿,这是1:10的撬动效应,这应该是最好的,为什么这个效果好?由于这是企业进来了,都是一些大的连锁零售企业,它本身有实力,所以只要你财政给它一些支持,它马上自己投入大量资金。有800多家连锁企业和1.56万个合作社实现了对接,因为实际上直接和农民对接还是困难,主要是和专业合作社进行对接。应该说这对于缩短流动环节,提高农业组织化程度还是很好的。农超对接写入了2009、2010、2012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后来我退休以后,商务部又提出了一些比如现代农产品流通综合试点,这写到了2012,2013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总之,党中央国务院还是高度评价、充分肯定了商务部所开展的这些工作,

 

除了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文件,五年规划中有体现之外,领导还具体地做了大量的批示、支持。特别是分管农业的回良玉副总理,他2007年7月17号他有个批示批给了中农办的主任陈锡文,他批的什么呢? “锡文同志,近几年,商务部把加强农村流通管理体系建设,加大农村流通基础设施投入和解决农产品卖难问题当做一件大事来抓,并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应予肯定和总结。”这个我们当时感到就是非常受鼓舞了。因为回良玉同志抓农业的副总理,他明确肯定了商务部这方面的工作,。实际上,温家宝同志、岚清同志、吴仪同志,良玉同志,他们都是投入大量的心血,做了很多指示。另外像财政部、发改委、农业部、交通运输部、供销总社、中农办也都给予了大量的配合,而且直接参与。应当说这些工作都是商务部提出来商务部为主做的,但其他这些部门都做了大量的工作。

 

我个人体会比较深的,包括在职的时候还包括我退休,我在职时一直分管农村市场建设,退出现职以后,2008年到政协,我还是始终是比较关注这项工作。退了以后,我觉得我的身份就更自由了,我可以更直接地向国务院领导同志提一些要求,就不像在部里的时候还要考虑到党组啊协调啊,跟别的部门关系啊等等。我举几个领导很重视,也促进解决了一些相关政策的例子。一个是2008年的下半年,当时因为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们国家提出了扩大内需、扩大消费这样的政策。当时我写个材料,关于扩大消费的几点想法,分别送给了温总理和岐山副总理,岐山因为分管商务部。我在这里面都提了一些建议,领导都很重视,总理专门批给了克强副总理,岐山副总理直接做了大量批示,表示完全同意,希望扩大内需爆发式增长。这里面我觉得最重要一条,就是我提出了一个财政资金的问题,因为从2005年开始,实际上这些所谓的中央财政资金实际全部是外贸发展基金。因为我们商务同志都知道,外贸发展基金它不是中央财政从税收中给你的一部分补贴,它是从外贸企业有偿使用配额许可证收费中把这钱(收上来),只不过这笔钱留在专户里,当时叫取之于外贸,用之于外贸。所以我们觉得在内贸发展的关键时刻,我们商务部从大局出发,我们分管外贸的同志也从大局出发,高风亮节,就是把这些取之于外贸,用之于外贸的钱拿出来一二百个亿,100多个亿用于支持内贸。所以我当时作为我自己也好,我们内贸领域同志都非常的感动,也非常的感谢,但这个事情总是不能长期地这样下去,所以我在2008年我就利用扩大内需这个机会,向温总理直接提出这问题了。我说我们这些钱实际都是外贸的钱,而且明确是取之于外贸,用之于外贸的钱,不是你中央财政税收的钱。你这样的话,我觉得长期这么下去是不行的,也是不合适的。既然国家把扩大内需、扩大消费作为一个国策来抓了,所以我希望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后来总理为什么要批给克强副总理呢?因为李克强副总理是作为常务副总理,他是负责联系财政的。后来克强总理也明确批评了财政部。当然了,我们部里多年来一直在做这项工作,争取能够把它列入到预算内的。所以从2009年开始,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财政除了我们的外贸发展基金之外,专门立了一个专户,作为是国内贸易发展的一个基金。这是专项基金用于内贸。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专项基金,比如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等等,这都可以用于商业了。原来都是主要用于工业,用于其他。这样就等于除了外贸发展基金、内贸发展专项基金之外,还有其他几个专项基金都可以用于内贸,包括后来的科技发展(基金)等等,你内贸比如搞一些高科技,搞这个东西那个成果也都可以用,因此这样就拓展了中央财政支持内贸发展。当然起因还是从农村市场开始。这是一个。再一个就是2009年的7月,2009年农超对接开展之后,我们发现有很多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就是说大型连超企业它的税收监管非常严格的。但他从农民那儿收购农产品,他没有发票,取得不了进项税发票,因此在增值税环节它无法抵扣。这样的话,就是说一些小的企业无所谓,很松。但大的企业都是当地的税收监管大户,所以这个问题矛盾很突出了。农产品的流通当然国家是优惠的,13%的增值税,其他是17%,但13%你这个没有进项税,抵扣不了,这同样是个巨大的负担。所以2009年7月,当时姜增伟副部长主持在山东威海开了一个座谈会,请我参加了,为什么在威海开?就是考虑到家家悦他们都在搞农超对接。我在会上专门开了一个座谈会,请了几个搞得比较好的企业。(后来)我就向总理反映了比较尖锐的意见了。因为我们商务部报告跟总理不好说,太尖锐,我个人就可以说了,我提出这个问题,我说这样的话,农超对接就很难发展了。因为它税收负担太重了,而且这个抵扣不了,不是说它个人的问题,企业的问题,这制度上就是有问题的。因为农民你怎么让他拿进项税发票?确实是没有,所以总理也很快做了批示,他批给谁呢?他明确提了几个,“旭人,肖捷同志参阅研究”,这个旭人是当时财政部长,肖捷是税务总局局长,而且他一开始写了参阅,后来又写了研究。参阅的话看看就完了,让他们研究,这不一样了。所以后来税务总局、财政部也很积极,他们也派人进行调研。调研结果他们发现确实有这个问题。后来这政策怎么调整呢?就把它调整为,流通环节增值税取消,当然就一部分农产品,就生鲜农产品,比如菜啊肉啊什么的,流通环节增值税把它取消了,根本就不征了。一开始提的是先征后退,后来企业说不行,先征后退,征时很积极,退就很费劲了,后来总理又指示改。目前就执行不征了,免征。

 

再比如2010年12月,这是一个什么问题?当时因为菜价上涨很快,所以有些媒体,包括我们国家一些部门,比如发改委的价格司几位领导,就在电视上就明确讲,说最后一公里存在着梗阻。一位发改委价格司副司长提出来“两头叫,中间笑”,农民也叫,卖不出好价钱,消费者叫,太贵了,谁笑呢?流通环节挣了钱了。这个说法是非常不对的。所以当时我们也进行了反驳,我现在我可以讲这位副司长了,这位副司长现在已经由于触犯党纪国法,已经接受

 

组织调查,估计已经审判了,因为这个副司长不像大老虎那么引人注目,估计都判了,因为好几年了。当然他为什么被审查我不知道,但是至少他的观点,当时我们就是在内部、在媒体上就进行了反驳,后来我想这问题比较复杂,我给总理又写了个调查报告,题目叫《关注最后一公里菜价飞涨的体制原因》。我跟温总理讲,我承认最后一公里确实价格上涨比较高,这是事实么。但是为什么最后一公里上涨,我当时向总理提了几个问题,为什么叫体制问题,一个我说这个城乡二元结构。现在卖菜都是农民,农民他进城之后,他租房要钱,看病要钱,孩子上学要钱,而且还要多交钱,借读费,因此他即使把菜价最后一公里翻了一番,他仍然是城市中最低收入群体。这个我们都做了大量的调研,包括姜增伟副部长到上海,就调研这个农贸市场,有没有上海人,最后只有一个上海人,是当地一个残疾人也干不了别的,其他全部是外地的农民,所以我跟温总理讲,我说这就二元结构问题,农民没有市民化,所以他必须涨,他不涨价维持不了,他没笑。他笑什么笑?他仍然是最艰苦的,收入最低的一个群体,这是一点,二元结构问题。再向温总理提的还一个什么问题?就是我要提出这个税制的问题不合理,就是说你现在虽然增值税解决一部分,但还是不很合理,有些企业干脆建议,整个农产品、生鲜食品都应当免税,现在只是一部分免税。第三点,我跟总理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国外为什么它这个作为公益比较成功?政府大量的公益性设施,政府把农产品的整个批发市场作为公益性设施。而且我也给温总理寄了一张我1992年在日本访问的照片,那是日本的冲绳的一个村,它的一个农产品的一个合作社一个加工,很简单,就是一个小冷库,还有一个分捡线,把这种产品黄瓜、西红柿、蛋大小简单分一分,遇冷一下之后再上市,它就可以多保存很长时间。我跟总理讲,关键因为那个我照了张相照片,他有个牌子上写的字,就这个项目一共多少钱,其中中央政府地方政府补贴达到90%多,全是补贴,这我跟总理讲,1992年日本政府已经这样做了,我们现在不承认公益性流通环节、流通设施是公益性的,什么政策也没有。大体这么几条。后来这个报告总理很重视,温总理批示:“请发改委、财政部、商务部研究,所提意见值得重视,要认真分析研究菜价上涨背后的体制性、政策性原因,采取标本兼治的办法予以解决。”所以这三个部门后来也都分别进行研究。这次实际最后解决什么问题呢?解决流通设施的公益性问题,这个问题最后解决了。所以现在国家承认,流通设施,当然整个还是市场化的,还是个竞争性行业,但其中一部分设施,比如说农产品流通设施,关系到国计民生的,比如批发市场、比如一些农产品的超市和农贸市场、社区菜店,这些政府应当支持。后来国务院发了一系列的文件,而且财政也很支持,也搞了很多试点。当然这个问题解决中有一些难度,比如说这公益性怎么体现?它是老是不要利润也不行,因为国外你像日本、韩国的,它的农产品的大型批发市场,它等于作为政府的事业单位来管理了,它就不让你盈利了,而我们国家目前还是企业,你作为一个企业,你怎么能够处理好公益性和营利性的关系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当然这个问题不管怎么讲,总之开了个头。后来2013年2月份,我们上届政府的最后任期时,当时我带一个团考察了南美,南美农产品流通,后来我向总理又报了一个材料,涉及到几个方面,比如从农业的专业化,专业合作社,包括农产品的检验检测等等,我们都提了一些建议。比如说我们提出来这专业合作社,中国我们老讲农产品流通矛盾是小生产和大市场,总想把小生产,把农民专业合作社、农庄就行了。实际上相对于大市场而言,我觉得永远是小生产,因为我们到阿根廷,它那个农庄有几十万亩,几十万公顷地,它仍然无法对接家乐福,因为大市场太大了,所以这里面仍然还需要一部分机制,你现在老讲这个恐怕解决不了问题,关键是怎么能够通过一些体制机制来衔接。再比如农产品的检测,我们国家现在到超市中查,查完之后处罚超市,这和超市有什么关系呢?菜又不是它种的,如果说你保存不好你可以负责,但它有农药你要超市怎么解决?国外还有农产品的追溯体系,你必须提供菜哪来的?只要你提供了,有问题不罚你,我罚那往下追溯等等。当然后来国家也都采纳了。这个报告总理批了一个“分送张平、德铭、长赋、张勇同志参阅”,张平是发改委主任,德铭是咱们部长,长赋是农业部长,张勇是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局长,他是监管问题等等。这是在2013年2月,就是总理这届政府在临结束前几天批的。

 

我想主要说一下,因为我跟温总理报的这些东西,后来我仔细看了看,几乎全部是在第二天批示,就是我写的第二天批示。我为什么我后来很感动,部领导也专门讲过几次,说你有什么渠道,我说我没有渠道,我都是通过我们部里的机要交换,当年想着通过部里机要交换,最快当天才能送到总理那,还有大量可能是第二天送到。但是我也不认识总理的秘书,现在我也不知道总理秘书是谁,但是我想只能说一条,就是温总理他非常重视这个问题,他肯定跟他秘书有交代,商务部报上来关于农村市场的东西一定要第一时间给他放在那儿,所以我初步翻了翻,总理大概批过我七八份材料,几乎全部是在第二天,就是我写的第二天就批了,作为总理第一时间就批了。所以我觉得这个也充分体现了国务院领导同志对这项工作的关心。

 

总而言之,我觉得商务部这几年在开拓农村市场方面成绩还是很大的,而且很多奠定了基础,包括这七十几万个连锁超市,当然有些肯定是也不行了,但是大部分应当说还在运转,它仍然在成为支撑我们现在农村市场发展的这样一个什么。因此现在我有时候看到媒体报道,说某某电商搞1万个什么店,我们媒体大量宣传,实际我心里就是很不平衡,我们搞了70万个,你媒体你也不能说没宣传,宣传不够。现在一个企业说我搞一万个农村便利店,媒体就当成一个大事来讲。这个实际上我讲我们作为政府部门,我们自己心里还是很清楚的,我们商务部做的这个工作奠定了这项基础,更重要的是这些政策体系的基础,比如说财政的支持、引导基金的问题,比如说流通设施的公益性的问题,等等,这些我觉得还是一个起到了一个长远的一个机制性作用,但如果说遗憾的话,我觉得最大遗憾就是农产品流通应当是个双向的,但到目前为止,这个问题仍然是。就是说把消费品推向农村做得很好,但是从农村收购还是有问题,包括我们现在一些电商。我也查了一些数据,包括我们的阿里、天猫等等,大家可以看一下它公布的数据,它就是向农村卖的要远远大于从农村收的,但这个也是好事,至少帮农民还是提高农民的便利性,我只是说这个问题应当说它还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不是说我们传统商业解决不了电商可以解决,电商也没有解决,而且电商能不能解决这都恐怕还要研究。总之就这个问题我是希望今后还能认真地加以研究。

 

李健: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