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以色列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中国和以色列分别位于亚洲大陆东、西两端,60多年来,两国关系经历了复杂和曲折的发展历程。在今天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以色列作为中东地区一个重要的沿线节点国家,与中国的关系也格外引人注目。

 

(一)以色列对于“一带一路”的重要性

 

从国土面积、人口、资源等要素来看,以色列只是一个小国,但是它是一个世界公认的“科技大国”、“军事大国”、“外交大国”、“经济大国”和“教育大国”。以色列还由于其独特的地缘战略位置、与美国长期保持特殊关系,以及作为世界上唯一的犹太民族国家与全球犹太人的密切联系,因而在国际事务中发挥着与其面积和人口不成比例的重要影响。

 

在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建设中,以色列具有重要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价值。从地理区位来看,以色列地处亚、非、欧三洲交通要冲,既扼守着海上运输咽喉苏伊士运河,又可从陆上连通红海和地中海。以色列作为“一带一路”沿线一个重要的节点国家,无论是陆上的“丝绸之路经济带”,还是海上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都将穿越和交汇于此。

 

作为一个中东国家,以色列的民主制度完善,法制健全,经济繁荣,社会稳定,教育发达,科技领先,并具有显著的人才优势。尤其是近年来中东地区发生剧烈变化,因中东变局、伊斯兰极端势力崛起而出现大面积动荡,并引发波及欧洲的难民潮,更加凸显出以色列在该地区“一枝独秀”的特殊地位。加之以色列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对于中国推进“一带一路”战略来说,以色列无疑具有难以替代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价值,可以发挥重要的战略支点作用,是中国应该主动与之加强交往的战略合作伙伴。

 

2018年以来,美国压迫其他国家与其一起对中国进行围堵,推动各国禁止使用中国产的华为手机,呼吁以色列警惕对来自中国的投资。2019年1月21日,以色列官员称,美国关于中国的安全警告就是个笑话。如果中国想要收集情报,他们可以在海法租一套公寓,而不是投资一个港口的所有权。

 

因此,中国要以“一带一路”倡议为契机,进一步提升中以经贸往来、人文交流和其他方面的合作。

 

(二)以色列对于“一带一路”的态度

 

中国2013年底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以色列一开始并没有表态。2014年10月,作为实施“一带一路”战略的举措之一,中国发起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简称“亚投行”),印度、新加坡等21个国家成为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后又有包括英、法、德、俄等多个国家也申请成为创始成员国。而美国、日本则明确表示反对加入亚投行,以色列或许受此影响,观望了一段时间,最后还是选择加入亚投行。申请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截止时间为2015年3月31日,以色列是最后申请加入的7个国家之一。

 

2015年3月31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正式签署了提请以创始成员国身份加入亚投行的申请,成为亚投行57个创始成员国之一。以色列外交部在一份声明中说,以色列意识到了加入这样一个亚洲国家间组织的重要性,因而由外交部启动了申请加入亚投行的程序。以色列加入亚投行的举动表明了该国积极响应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特别是双方在推进“红海-地中海髙铁”项目方面的默契合作以及以色列加入亚投行,标志着以色列主动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进行对接,以期未来实现互利双赢。

 

2015年5月28日,以色列交通部长伊斯莱利卡茨在授予中国上海国际港务集团(简称“上港集团”)海法新港码头25年特许经营权签约仪式上,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表示“一带一路”倡议有助于改善区域基础设施,促进区域经济发展,以色列乐于和中国加强“一带一路”方面的合作。卡茨还表示,以色列目前处在基础设施建设快速发展阶段,正在建设新的机场、码头、铁路和公路,每年投资额40多亿美元,他相信以、中基建合作潜力巨大,将惠及双方。

 

(三)中国与以色列就“一带一路”的合作

 

2015年3月,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谈到要“推动与海合会、以色列等自贸区谈判”,这表明中国政府对同以色列开展经贸合作的重视。2016年,中国和以色列启动自由贸易区谈判。

 

2017年,中国—以色列自由贸易区谈判分别于7月11日至13日、11月28日至30日举行了两轮,双方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原产地规则及海关程序、卫生与植物卫生、经济技术合作、电子商务、争端解决和其他法律问题等议题展开磋商,并取得积极进展。

 

基于双方各自国情和经济发展的互补性,“一带一路”战略倡议下中国和以色列的经济合作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双方业已在基础设施领域开展合作,且发展潜力巨大。以色列地处欧、亚、非三大洲结合部,西面和南面分别濒临地中海和红海亚喀巴湾,无论是“一带”还是“一路”这里都是重要节点。“一带一路”建设的重点和优先领域是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中国和以色列在此方面已经开展了令人瞩目的有效合作。2014-2015年,中国公司先后获得以色列两个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第二、中国与以色列的另一重要合作领域是农业。实际上,双方对此都有共识。2014年6月,中国农业部与以色列农业部在耶路撒冷签署了合作纪要,将双方的农业合作纳人“一带一路”战略合作框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2015年11月访问以色列时也强调,中、以农业合作潜力巨大,要发挥互补优势,深化双方的农业合作。如果说中、以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可视作中国向西“走出去”,那么双方在农业领域的合作就是中国将以色列向东“请进来”。

 

qsgyjqzysfnyhzdxdjh

2015年11月12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中)见证中国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右)与以色列农业部长阿里埃勒签署关于加强中以双方农业合作的行动计划

 

第三、中方可分享以色列水资源开发利用的先进技术。以色列的水资源极其缺乏,但它通过技术创新管理水、生成水、保护水、利用水,彻底解决了用水问题,是全世界用水技术最先进的国家。除了农业节水灌溉技术外,以色列的污水处理、海水淡化技术也非常先进和实用。中国也是一个严重缺水的国家,尤其是近年来城市化快速发展导致了缺水状况日益严峻,因此中国与以色列在水资源利用方面也有广泛的合作空间。2013年5月,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时,双方达成的合作协议之一就是以色列将帮助中国实施“水技术示范城”项目。

 

以色列看重的是中国巨大的经济规模和市场潜力,作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影响力,以及中国式发展道路对解决中东问题的前景。而中国看重的则是以色列在许多领域中领先世界的高科技和创新能力,与欧美广泛的商业联系,以及独特而重要的地理位置。在“一带一路”提出的“五通”建设内容中,中国和以色列可以重点加强在“设施联通”和“民心相通”方面的合作,即加快推进“红海-地中海铁路”项目和与之相配套的港口项目的建设,同时加强双方在科技、教育、文化、旅游等方面的人文交流,尽快落实2015年达成的一系列人文交流协议。在“贸易畅通”和“资金融通”方面,双方也完全可以在现有基础上大幅度提升合作水平。

 

(四)以色列对于“一带一路”的风险因素

 

但中以关系的发展却往往会受到第三方的影响,尽管以色列政局和社会总体稳定,中以两国之间既没有历史遗留问题,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但对以色列投资、开展合作也并非没有风险,机遇总是与挑战并存。

 

首先,中国同以色列开展经济技术合作的最大风险仍来自其外部环境。尤其是在一些涉及政治、军事和安全的问题上更是如此。例如,中国与以色列的关系就常常受制于以色列与美国的关系,中以关系也会受到中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中国与伊朗关系的影响。巴以冲突短期内难以解决,暴力冲突和恐怖活动时有发生。由于中东局势的复杂性,以及和平进程的长期性、曲折性和不稳定性,以色列在未来较长时期仍难以完全融入中东地区,其安全环境不可能有根本性改善。

 

其次,由于以色列在政治、经济和安全等方面严重依赖美国,在“向东看”和同中国开展合作时,仍然会看美国的脸色,尤其是那些涉及政治、军事和安全的项目。所以,中国在同以色列打交道时,仍然不能忽略“美国因素”,避免当年的“预警机事件”重演。

 

再次,从经济角度来看,以色列经济规模有限,自然资源匮乏,对外依存度高,容易受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以色列虽然是市场经济国家,但也存在着官僚主义、效率低下以及规章制度不透明等问题;以色列国内自由度大,工人罢工运动频繁,经常以游行、示威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诉求,容易使双方一些合作项目受影响。

 

当前中以关系还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平。正如两国推迟42年才建立正常外交关系,阿以关系和美以关系始终对中以关系的发展构成制约。无论是以色列在美国压力下取消对华预警机出售,还是中方考虑到阿拉伯国家的感受而减少中、以双方高层交往,甚至无法邀请以色列代表出席中国与中东关系60年的纪念活动,我们都可以看到这类制约。

 

点击进入:七、中以关系发展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