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以色列历史源流

 

(一)以色列国家建立之前的历史

 

以色列立国的这块地方在地理上常被称为巴勒斯坦,意为“腓力斯丁人的土地”。在以色列人到来之前,巴勒斯坦的古代居民是迦南人和腓力斯丁人,其中迦南人属于塞姆语系(闪族)的分支,腓力斯丁人则族源不明,多认为是“海上民族”。

 

传说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同为闪族的犹太人的先祖亚伯拉罕带领族人,也叫希伯来人,从今天伊拉克南部,距离波斯湾不远的乌尔古城迁居到今天的以色列地区,当时叫迦南。

 

100多年之后,约在公元前17世纪中期,迦南地遭遇旱灾,亚伯拉罕的孙子雅各率12个儿子及全家70余人逃到埃及。

 

在埃及居住几百年后,由于受到埃及人的排斥和压迫,约在公元前13世纪初,犹太人在摩西的率领下出埃及。穿越西奈沙漠时期,摩西代表上帝颁布了“十诫”,规范犹太人的生活方式及信仰,正式确立了一神教的宗教崇拜。这是世界文明史上极其重大的事件。摩西死后,约书亚率希伯来人进入迦南。此后200年中,希伯来人逐渐由游牧生活转变为定居的农耕生活。

 

(二)希伯来人国家的建立

 

希伯来人进入迦南,遭到当地迦南人和腓力斯人的抵制,彼此间战争不断,在战争的压力下,希伯来人逐渐由部落向国家转化。公元前1020年,希伯来宗教领袖撒母耳推选希伯来便雅悯部落首领扫罗为王,建立了统一的希伯来王国。大卫在位期间(公元前1004-965),打败了腓力斯人和迦南人,将统治区域扩大到幼发拉底河流域和亚喀巴湾。大卫定都耶路撒冷,定犹太教为国教。所罗门(公元前965-930)在位时期是希伯来王国鼎盛时期,其疆域北起大马士革,南抵亚喀巴湾,西濒地中海,东达约旦河两岸。所罗门在耶路撒冷建造了一座华丽的耶和华圣殿,即犹太教“第一圣殿”,从此,耶路撒冷逐渐成为希伯来文化中心,犹太教的圣地。

 

所罗门去世后,王国分裂为二;北方10个部落组成以色列王国。南方为犹大国,仍以耶路撒冷为首都,共有19位国王先后统治了350年。公元前722年,亚述帝国国王萨尔贡二世攻陷撒马利亚,灭以色列王国,流放大多数居民,将富人和工匠掳往亚述。这10个部落从此失踪,去向不明。公元前586年,新巴比伦王国灭亡犹太王国,将社会上层迁居巴比伦,史称“巴比伦之囚”。

 

公元前538年,波斯灭亡新巴比伦。波斯国王居鲁士允许希伯来人返回巴勒斯坦,重建耶路撒冷圣殿。希伯来祭司在耶路撒冷建立了政教台一的神权政体,作为波斯帝国的一个省,臣服于波斯帝国。公元前500年左右犹太人重建了规模更大的圣殿,史称第二圣殿,继续供奉上帝,也继续承担犹太教宗教和政治中心的伟大角色。

 

公元前333年,巴勒斯坦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所征服。亚历山大帝国崩溃后,巴勒斯坦先后被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和在叙利亚的塞琉古王朝所统治。公元前198年,塞琉古王朝占领了巴勒斯坦。塞琉古王朝在犹太推行希腊化政策,企图将耶路撒冷改造为希腊式城邦。公元前198年,塞琉古王朝宣布犹太教为非法,强令犹太人改信其它宗教,甚至屠杀犹太人及抢劫圣殿,因而激起犹太人的反抗。犹太人在下层祭司马蒂亚的领导下,举行武装起义。马蒂亚去世后,其子犹大继续领导起义。犹大绰号“马喀比”,意为锤子,故此次起义史称马喀比起义。经过两年战争,犹大于公元前165年攻下耶路撒冷,塞琉古王朝被迫承认犹太的独立。在马喀比家族(或称哈斯蒙尼家族)的统治下建立起神权政体,史称马喀比王国。马喀比家族统治巴勒斯坦约一百年之久。

 

公元前64年罗马帝国攻陷耶路撒冷,将巴勒斯坦划归叙利亚省管辖。在罗马统治时期,犹太人曾多次举行武装起义以反抗罗马的残暴统治。公元66年,犹太人起义反对罗马帝国,史称犹太战争。罗马派兵镇压,攻入耶路撒冷,犹太人被杀和被卖达50万人,并且禁止犹太人进入耶路撒冷。132年巴尔·科赫巴举行起义,三年后失败,古代犹太历史终结。犹太人流散四方,史称“大流散”。

 

(三)大流散时期

 

公元7世纪,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帝国兴起,其疆域扩及西亚北非直至欧洲的西班牙,也统治了耶路撒冷。阿拉伯人征服后,巴勒斯坦经历阿拉伯化的过程。与此同时,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处于哈里发国家的保护之下,享有自治的权利,人数逐渐增多。阿拉伯人征服后,对犹太人比较宽容,犹太人获准在耶路撒冷居住。

 

公元11世纪塞尔柱突厥人统治时期,约30万犹太人生活在巴勒斯坦。十字军东征期间,巴勒斯坦的犹太人再次经历浩劫,人口锐减,人口仅剩数千。当时,中世纪欧洲各国的统治者一方面迫害犹太人,另一方面又需要犹太人,因为犹太人是各国赋税收入的重要来源。他们时而下令驱逐扰太人,需要时又把犹太人召回来。十字军东征结束后,当地穆斯林统治者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犹太人从北非和欧洲大量移居巴勒斯坦,长期与阿拉伯人比较和睦地相处。

 

1517年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开始统治巴勒斯坦(1517-1917)。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对待犹太人比较宽容,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数量呈缓慢增长的趋势。15世纪末16世纪初,西班牙天主教会实行宗教迫害政策,大批犹太人逃离伊比利亚半岛,其中一部分移居巴勒斯坦。奥斯曼帝国统治时期,巴勒斯坦并非独立的行政区域。巴勒斯坦南部称耶路撒冷桑贾克,隶属于伊斯坦布尔的苏丹,包括耶路撒冷、雅法、加沙和希布伦诸地。巴勒斯坦中部称纳布卢斯桑贾克,隶属于大马士革省,包括纳布卢斯、杰宁、图勒凯姆诸地。巴勒斯坦北部称阿克桑贾克,隶属于贝鲁特省,包括阿克、海法、太巴列、萨菲德、那撒勒诸地。

 

1776年,约2000犹太人生活在耶路撒冷。1890年,约1500犹太人生活在希布伦。耶路撒冷是犹太人古代圣殿的所在地,希布伦相传是犹太人古代国王大卫的诞生地。1914年一战爆发前夕,巴勒斯坦的犹太人达到8.5万人,主要分布于犹太教圣城耶路撒冷、希布伦、萨菲德和太巴列,约1.2万人生活在43个新购置的农业定居点。

 

犹太人与巴勒斯坦具有特殊的情结,这种情结渗透于犹太教的教义和仪式之中。在犹太人看来,作为“应许之地”的巴勒斯坦胜过异乡的宫殿,巴勒斯坦的空气赋予犹太人以智慧和力量。

 

19世纪初,约50万犹太人生活在西欧各地。西欧现代民族国家的世俗化进程排斥和否定着犹太教的传统法律以及犹太人传统的自治地位。19世纪中叶,生活在东欧的犹太人约300万,占世界犹太人总数的75%。东欧的犹太人主要分布在俄国,屡遭沙皇政府的迫害,生存环境恶劣。总体上,欧洲的犹太人经济条件较好,但在社会生活当中遭受排斥。

 

(四)犹太人的复国

 

锡安主义(也译为“犹太圣会主义”或者“犹太复国主义”)的兴起与西欧现代民族国家的世俗化改革具有内在的逻辑联系,亦是东欧统治者迫害犹太人的逻辑结果。

 

锡安主义作为19世纪欧洲民族主义运动的组成部分,可谓具有浓厚犹太教色彩的民族主义,犹太教的拉比则是锡安主义运动的先驱。19世纪初,塞尔维亚的犹太教拉比阿尔卡来率先倡导犹太人重建圣地的家园。19世纪中叶,东普鲁士的犹太教拉比卡里斯切尔著书立说,强调回归圣地巴勒斯坦和移居古代家园耶路撒冷是拯救犹太人和复兴犹太教的唯一途径。19世纪后期,俄国和波兰的犹太人开始创立秘密组织,宣传锡安主义的思想纲领。1884年来自俄国的犹太人医生利奥·平斯克在德国城市卡特维兹发起召开锡安主义大会,34个锡安主义组织的代表出席会议,决定共同资助犹太人移居巴勒斯坦,随后在敖德萨成立锡安主义组织的总部。

 

1897年8月,在瑞士巴塞尔举行了第一次世界犹太复国主义者(锡安主义)大会,大会通过了《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纲领》,规定;“犹太复国主义的目标是在巴勒斯坦为犹太民族建立一个由公共法律所保障的犹太人之家。”大会还决定成立世界犹太复国主义组织,赫茨尔当选为主席,总部设在维也纳。

 

一战后奥斯曼帝国瓦解,其在中东的统治权易手。1917-1948年,英国统治巴勒斯坦。1920年召开的圣雷莫会议,将巴勒斯坦划入英国的势力范围。1922年,国际联盟宣布巴勒斯坦处于英国的委任统治之下。英国委任统治时期,犹太人移民的迅速增长成为巴勒斯坦的突出现象。1917年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阿瑟-詹姆斯·贝尔福写信给英国犹太复国主义联盟副主席罗斯柴尔德,表示赞成犹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个民族之家”,这就是著名的《贝尔福宣言》。1918年英军占领初期,巴勒斯坦有阿拉伯人56万,犹太人5.5万。1922年,巴勒斯坦有阿拉伯人66.6万,犹太人8.4万。1931年,巴勒斯坦总人口为106万,其中阿拉伯人86万,占总人口的82%,犹太人17万,占总人口的l 6%;1936年,巴勒斯坦总人口为139万,其中阿拉伯人98万,占总人口的71%,犹太人38万,占总人口的28%;1941年,巴勒斯坦总人口为164万,其中阿拉伯人112万,占总人口的68%,犹太人49万,占总人口的30%;1946年,巴勒斯坦总人口为194万,其中阿拉伯人131万,占总人口的67%,犹太人60万,占总人口的31%。希特勒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屠杀了600万犹太人。纳粹的屠杀提供了犹太人移民巴勒斯坦的直接动力,二战期间,移居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数量剧增。犹太人移民数量的增长改变了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力量对比。锡安主义者将犹太人移民视作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国家的重要步骤,阿拉伯人则将犹太人移民视作莫大的威胁。犹太人的移民高潮,导致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矛盾的加剧。至二战结束时,巴勒斯坦已经处于战争的边缘。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巴勒斯坦分治决议。1.2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阿拉伯人的国家,1.4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划归犹太人的国家。决议还规定:成立耶路撒冷市国际特别政权,由联合国来管理。1948年5月14日,英国对巴勒斯坦的委任统治宣告结束,同日,1948年5月14日,本一古里安在特拉维夫宣布成立以色列国,以色列复国。1949年1月25日以色列选出了第一届议会,议会正式选举哈伊姆.魏茨曼为以色列第一任总统。3月7日以色列组成第一届政府,大卫.本.古里安出任第一任总理。5月11日,联合国接纳以色列为其第59个成员国。

 

(五)五次中东战争

 

1、第一次中东战争

 

1948年5月14日,以色列建国。5月15日,阿拉伯国家(埃及、外约旦、伊拉克、叙利亚和黎巴嫩)向以色列发动进攻。这次战争直到1949年3月才结束,巴勒斯坦损失大部分领土。战争中,阿拉伯国家军队死亡约1.5万人,以色列军队死亡约6000人。

 

2、第二次中东战争

 

1956年10月29日,英法两国为重新霸占苏伊士运河,恢复对埃及的殖民统治,勾结以色列向埃及发动了突然袭击。第二次中东战争爆发。第二次中东战争又称苏伊士运河战争。整个战争中,英法对埃及的轰炸持续了6天,地面战斗40余小时,伤亡300至400人,损失飞机50余架;以色列死亡约1000人。埃及方面死亡约1000人,受伤2万多人,损失飞机200架,5大城市遭到严重破坏,1.2万幢住宅毁于战火。

 

3、第三次中东战争

 

1967年6月5日凌晨7时45分,以色列出动了几乎全部的空军,对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所有机场进行了闪电式突然袭击。空袭半小时后,以色列的地面部队也发起了进攻,阿拉伯国家奋起反抗。至10日战争结束。这就是历史上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也称“六·五”战争”或“六天战争”。这次战争以阿拉伯国家的战败而告结束,以色列成功占领邻国大片领土。战争中,埃及、约旦、叙利亚三个阿拉伯国家遭受严重损失,伤亡和被俘达6万余人,而以色列仅死亡983人。

 

4、第四次中东战争

 

1973年10月6日,埃及、叙利亚为收复在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失去的土地,经过周密的准备,对以色列发动了突然袭击,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这次战争,在历史上又被称为“十月战争”、“斋月战争”、“赎罪日战争”。战争历时18天,埃及、叙利亚和以色列共投入兵力约110万人,坦克5500辆,作战飞机1500架。战争结果是,阿拉伯国家死亡约2万余人,被击毁坦克2000余辆,损失飞机约400架。以色列军队死亡5000多人,损失坦克1000辆、飞机200架。

 

5、第五次中东战争

 

1982年6月6日,以色列借口其驻英国大使被巴勒斯坦游击队刺杀,,对黎巴嫩境内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游击队和叙利亚驻军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只用了几天时间,就占领了黎巴嫩的半壁江山。这就是历史上的第五次中东战争。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战争使巴解游击队伤亡3000余人,被击毁坦克100余辆,火炮500门,其在黎南部的游击队全部被毁,有400多座秘密武器库被占领。叙利亚军队伤亡1000余人,被毁坦克400余辆,飞机85架。此后巴基斯坦游击队被迫流亡阿拉伯各国。

 

(六)中东和平进程

 

1993年9月,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达成共识并签订原则宣言,成立了巴勒斯坦临时政府(Palestinian Authority),这成为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关系的一个转折点。根据1994年在开罗签订的加沙和杰里科地区协议,以及1995年在伦敦签订的西岸和加沙过渡性协议,以色列撤出杰里科和大部分加沙地区,包括西岸的6个村庄,巴勒斯坦临时政府逐渐接管加沙以及西岸地区。2000年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进行了多轮谈判,力图达成一项永久性协议结束冲突。2003年4月后,在美国、联合国、欧盟和俄罗斯共同提出的和平路线图计划框架下,以色列政府在2004年6月批准了单方面撤离计划,并已在2005年9月完成从加沙地区和部分西岸地区撤出所有居民和军事武装。2005年9月20日的一项联合宣言中,美国、俄罗斯、欧盟以及联合国均对此次撤离行动的成功实施表示欢迎,并称“这为和平路线图计划带来了新的机会”。

 

但此后发生的一系列恐怖袭击活动以及2006年1月哈马斯在大选中获胜,使得双方关系破裂,和谈再次陷入僵局。2007年底美国推动新一轮和平进程,但由于各种复杂原因,以巴和谈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双方冲突不断。2008年12月27日晚,以色列以不堪忍受从加沙发射的持续不断的火箭弹袭击为由,开始在加沙地带实施代号为“铸铅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打击。在22天的军事行动中,有超过1400名巴勒斯坦人丧生,两万多所房屋被严重毁坏,超过5万人无家可归。

 

2010年9月,中断近20个月的巴以直接和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重启,但由于双方在犹太人定居点建设等核心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很快便再陷僵局,短期内再启和谈前景黯淡。

 

2011年,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员,并继续寻求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法塔赫与哈马斯两大组织达成和解并寻求组建联合政府,给以色列带来了较大的外交压力。

 

2012年,以色列再与哈马斯爆发武装冲突,以军对加沙地带采取代号“防御之柱”的军事行动,1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哈马斯累计向以色列发射1500余枚火箭弹,但以色列的“铁穹”拦截系统发挥较大威力,人员财产损失有限。巴勒斯坦成功获得联合国观察员国地位,以色列重启定居点建设进行反制,受到国际社会谴责。

 

2013年,在美国斡旋下,新一轮巴以和谈重启,但双方在所有核心问题上都存在较大分歧,外界普遍对和谈前景不乐观。2014年夏,以色列再次与加沙地带哈马斯爆发武装冲突,以军对加沙地带采取代号“防御之刃”的军事行动,1000多名巴勒斯坦人丧生。哈马斯累计向以色列发射4564余枚火箭弹,以色列大部分地区处于战争威胁之中,大量工厂和商店停业,直接经济损失超过50亿美元。

 

yslntzmzdbblsthjd

2014年7月10日,以色列尼特赞民众正躲避巴勒斯坦火箭弹

 

点击进入:三、以色列经济状况与投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