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1949年之前的中越关系,近乎就是越南的全部历史。整部越南历史,讲的主要就是跟中国的关系。包括越南与占城国的关系,与柬埔寨的关系,也是在当时中国的朝贡体系内进行的,而越南本身,也在中南半岛上建立了一个以自己为首的小型朝贡体系。

 

(一)1949年之后的中越关系

 

中国和越南于1950年1月18日建交。

 

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中国政府和人民全力支持越抗法、抗美战争,向越提供了巨大的军事、经济援助;越视中国为“可靠后方”和坚强后盾,两国在政治、军事、经济等领域进行了广泛的合作。

 

1949年9月,越南领导人胡志明派特使李碧山、阮德瑞到中国并带来了他写给周恩来的亲笔信,向中国提出了经济援助要求。1950年1月30日,新中国成立后,胡志明到达北京,亲自向中国求援。

 

根据胡志明的要求,刘少奇安排他于2月3日晚乘火车去莫斯科,同斯大林和毛泽东讨论援越事宜。此后,就中国向越南提供援助问题,两国间做出了一系列安排,主要是军事援助,但在经济援助方面中国也做出了巨大的努力,这包括无偿援助与贸易援助两方面。首先,中国以无偿援助的方式向越南提供了大量的生产、生活物资,其中包括粮食、油料、医药等。1950-1954年期间,中国为越南无偿提供了1.76亿人民币的物资援助。其次,中国在中越贸易中对越南给予了适当照顾,使越南输出了部分当时没有市场的土产品,从中国进口了各种生活必需品,满足了抗法战争和人民的需要。

 

1954年7月,日内瓦会议关于《印度支那停战协议》签订后,越南进入了战后重建时期,中国对越南的重建工作从人力、物力和财力上也给予了极大的援助。据不完全统计,从1955到1958年,中国对越南的经济援助达到11亿元人民币。中越两国还签订了1958年度互助供应货物和付款的协定。根据协定,中国将供给越南棉布、面粉、厂矿设备、工业用原料、医药及医疗设备。据不完全统计,1955~1958年,中国对越南经济援助达到11亿元人民币。

 

1959年,两国又签署了经济技术援助协定,双方签署了7个文件。根据协定,中国给越南提供人民币3亿元的长期贷款和1亿元的无偿贷款,帮助越南建设钢铁厂、煤厂、造船厂、氮肥厂、电站、铁路、纺织厂、扩建造纸厂等49个工业、交通企业。对于所建设的项目,中国还负责提供设备、派遣专家。

 

1960年10月,在越南进行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中国还提供6亿元人民币的贷款。

 

在整个越南抗美时期,中国对越南的援助多数为无偿援助。无偿援助的物资包罗万象,除了军事物资以外,还包括生活物资、生产物资。都是无偿援助。即使在有偿援助中,越南也以其他物资进行补偿,但是所补偿的物资就中国援越的物资而言远远不够,越南是获利的一方。云南省给中央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越南供应云南的磷矿石为每吨36元,而国内21.11元,水泥每吨90元,比云南省内价格高出80%左右。1970年9月17日,周恩来会见范文同时非常诚恳地说,中国一定会尽量帮助越南,体谅越南的难处。1970年9月毛泽东与范文同、朱其文关于援助越南的谈话中也表露了此种态度。1971年3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国明确了继续大力援越的方针。随后,周恩来访问越南,表示中国将一如既往支持越南的反美革命。因此,从1971年开始,中国的援越物资开始增加,中国与越南签署和执行30多个向越南进行无偿援助的经济、军事协定。1973年,抗美斗争结束以后,为了支持越南的统一事业,中国仍然坚持对越南援助,但是援助的数量逐步减少。在经济物资方面,1973年6月8日,中越两国签署了关于1974年中国给予越南无偿经济和军事援助的协定,7月,两国政府又签署1973年中国给予越南南方共和临时政府无偿补充和经济援助的协定。1974年10月,中越两国又签署关于1975年中国援助越南的经济、军事物资协定。1975年5月,满载中国物资援助的“红旗155号”和两艘远洋货轮,载着大米、纺织品、药品运往越南南部。在这期间,中国帮助越南宁平发电厂、越南第二医疗器械厂、越南越池化工厂的恢复、扩建和建设越南古螺电影洗印录音技术厂、越南药用玻璃管厂、越南第二棉纺织印染联合厂、越南河北氮肥厂、越南教科书印刷厂。

 

H33-2

1955年6月26日的《人民日报》头版,报道胡志明主席访华

 

bG-5-fxnrahr8515432

1956年,毛泽东接见胡志明

 

1973年3月美国从越南撤退。1975年4月西贡(今胡志明市)被北越军队占领,战争结束。七十年代后期,中越关系恶化。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日益凸显。在邓小平新时期外交战略思想的指导下,中国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努力维护和平稳定的国际和周边环境,尤其把与周边近邻国家发展睦邻友好关系置于重要位置。对越关系是中国周边外交的一部分,体现中国总体外交的理念与实践。1990年9月,中越双方领导在中国成都会晤。1年后,1991年11月,应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总理的邀请,越共中央总书记杜梅、政府总理武文杰率团访华,双方宣布结束过去,开辟未来,标志着两党两国关系实现了正常化。

 

18431285_201404032234058544800

1990年9月3日,江泽民、李鹏在成都与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右三)、越南部长会议主席杜梅(右二)、越共中央顾问范文同(右一)在成都会见并亲密交谈。在这次会见上,江总书记意味深长地引用了清代诗人江永的两句诗:“渡尽劫波兄弟在,相见一笑泯恩仇。”当晚,阮文灵激动地写了四句诗:“兄弟之交数代传,怨恨顷刻化云烟,再相逢时笑颜开,千载情谊又重建。”

 

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双边政治关系不断加强。1992年11月,李鹏总理应邀对越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1993年11月越国家主席黎德英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1994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对越南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江总书记提出解决两国关系问题的十六字方针“方向明确,逐步推进,大局为重,协商解决”,得到越最高领导人的赞同和高度评价。杜梅总书记先后于1995年11月、1997年7月两次访华。1996年6月底,李鹏总理率团出席越共“八大”。1998年10月,越南政府总理潘文凯应邀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1999年2月25日至3月2日,应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江泽民的邀请,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黎可漂对我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两党总书记确定了新世纪两国关系发展框架,即建立长期稳定、面向未来的中越睦邻友好与全面合作关系,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在文化、科技、教育和军事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向广度和深度发展,党、政、军、群众团体和地方省市交往日趋活跃,合作领域不断扩大。双方还开展了社会主义理论研讨会和青少年交流活动。两国部门间签署了外交、公安、经贸、科技、文化、司法等合作文件近40项。两国空运、海运、铁路等均已开通。

 

2006年11月,双方成立中越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双方一致认为,这有利于加强对中越各领域合作的宏观指导、统筹规划和全面推进,协调解决合作中出现的问题,将为两国睦邻友好与全面合作关系长期、稳定、健康、持续发展发挥重要作用。2008年1月,国务委员唐家璇与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长范家谦共同主持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二次会议。2009年3月,国务委员戴秉国与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长范家谦共同主持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三次会议。2010年6月,国务委员戴秉国与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长范家谦共同主持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四次会议。2011年9月,国务委员戴秉国与越南政府副总理阮善仁共同主持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双方就进一步推进中越友好、深化全面合作达成一系列共识。2013年5月,国务委员杨洁篪与越南政府副总理阮善仁共同主持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六次会议。2014年10月,国务委员杨洁篪与越南政府副总理兼外长范平明共同主持双边合作指导委员会第七次会议。

 

中越边界领土问题包括陆地边界、北部湾划分和南沙群岛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权和海洋权益争议等三方面,是影响中越关系正常化的重要内容。1991年11月,两国签署了《关于处理两国边境事务的临时协定》,1993年10月,两国签署了《关于解决边界领土问题的基本原则协议》。

 

2009年11月18日,中越陆地边界勘界文件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中越双方共同签署了包括《中越陆地边界勘界议定书》及其附图、《中越陆地边界管理制度协定》和《中越陆地边境口岸及其管理制度协定》等文件》,2010年7月生效。至此,中越两国的陆地边界问题得以圆满解决。

 

2000年12月25日,两国在北京正式签署中越《关于在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协定》和中越《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目前上述两协定执行情况良好。2006年1月,双方启动北部湾湾口外海域的划界谈判并商谈该海域的共同开发问题。

 

自1995年起,中越成立海上问题专家小组,就南沙群岛争议问题举行谈判,双方同意通过友好协商寻求妥善的解决办法,同时探讨开展合作的可能性。2011年10月,双方签署《关于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2012年2月,中越两国政府边界代表团团长会晤期间,双方就落实《协议》具体措施取得积极进展,同意成立北部湾湾口外海域工作组、海上低敏感领域合作专家工作组。

 

(二)近年来越南与中国外交关系总体判断

 

中越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政治关系时冷时热,但是总体向好。

 

中国新时期外交将周边国家作为首位、把发展中国家视为基础,同时提出“安邻、睦邻、富邻”方针,要贯彻“以邻为伴、与邻为善”原则。2013年又召开了中国历史上首次周边外交会议,说明中国非常重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越南兼具中国周边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双重身份,在中国外交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

 

越南在2001年的越共九大上明确提出其外交优先次序,即邻国优先、传统友好国家优先、大国优先的外交方针。很明显,中国兼备了这样三种角色,也是越南最重视的外交对象。近些年来,越南党政领导人频频造访中国,是越南与其他国家关系所无法比拟的。就像越南学者所坦言的,“中国既是一个大国,也是我国的邻国,双方都认为越中友好合作特别重要。”

 

近年来中越关系不断向好。中越两国领导人都意识到中越关系改善对于双方都具有现实及长远的利益。

 

中越关系常有摩擦,主要是因为存在地缘政治方面的影响。美国、日本等域外国家插手东南亚事物,试图阻遏中国的发展,而越南也试图借助域外势力,平衡中国,在与中国的交流中获得更大的利益。

 

虽然时有摩擦,但是不断向好构成了两国关系的主流 。

 

(三)两国邦交正常化以后的高层互访情况

 

1、中国领导人访越

 

国务院总理李鹏(1992.11.30-12.4)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1994.11.19-22)
  国务院总理李鹏(出席越共八大,1996.6.27-28)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乔石(1996.11.17-21)
  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1997.12.7-10)
  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尉健行(1998.9.17-22)
  国家副主席胡锦涛(1998.12.17-19)
  国务院总理朱镕基(1999.12.1-4)
  国家副主席胡锦涛(出席越共九大,2001.4.19-22)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李鹏(2001.9.7-10)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江泽民(2002.02.27-03.01)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正式访问并出席第五届亚欧首脑会议,2004.10.6-9)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2005.10.31-11.2)
  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2006.3.20-24)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2006.11.15-17)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出席东亚领导人系列会议,2010.10.28-30)
  国家副主席习近平(2011.12.20-22)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2013.10.13-15)
  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2014.12.25-27)

 

2、越南领导人访华

 

越共中央总书记杜梅、部长会议主席武文杰(1991.11.5-10)
  国家主席黎德英(1993.11.9-15)
  国会主席农德孟(1994.2.21-3.1)
  越共中央总书记杜梅(1995.11.26-12.2)
  政府总理潘文凯(1998.10.19-23)
  越共中央总书记黎可漂(1999.2.25-3.2)
  越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范世阅(1999.10.8-15)
  国会主席农德孟(2000.4.4-10)
  政府总理潘文凯(2000.9.25-28)
  国家主席陈德良(2000.12.25-29)
  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2001.11.30-12.4)
  国会主席阮文安(2002.04.12-21)
  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2003.04.7-11)
  国家主席陈德良(赴昆明度假访问,2003.9.20-24)
  政府总理潘文凯(2004.5.20-24)
  政府总理潘文凯(赴昆明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GMS]第二次领导人会议并顺访云南,期间与温家宝总理举行双边会晤,2005.7.4-6)
  国家主席陈德良(2005.7.18-22)
  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2006.8.22-26)
  国会主席阮富仲(2007.4.8-15)
  国家主席阮明哲(2007.5.15-18)
  越共中央总书记农德孟(2008.5.30-6.2)
  国家主席阮明哲(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08.8.7-9)
  政府总理阮晋勇(访华并出席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2008.10.20-25)
  政府总理阮晋勇(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09年年会,2009.4.17-21)
  政府总理阮晋勇(出席第十届中国西部国际博览会,2009.10.15-17)
  政府副总理阮生雄(出席第六届中国-东盟博览会,2009.10.19-23)
  政府总理阮晋勇(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式,2010.4.26-5.1)
  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2011.10.11-15)
  政府总理阮晋勇(出席第九届中国-东盟博览会,2012.9.20-23)
  国家主席张晋创(2013.6.19-21)
  政府总理阮晋勇(出席第十届中国-东盟博览会,2013.9.2-3)
  国家副主席阮氏缘(出席亚信峰会,2014.5.20-21)
  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黎鸿英(2014.8.26-27)

 

2017年1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率代表团访华,同行的还有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教部部长,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府副总理、外交部部长,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防部部长,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部长,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等,规模空前。

 

MAIN201711281633000492506733210

2017年11月14日,习近平主席在胡志明故居会见阮富仲

 

点击进入:五、与中国的经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