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越南地理位置重要,是中国东南方出海的重要交通枢纽。历史上,位于现在越南南部地区的占城国,在传统上与中国的海洋贸易关系非常密切。郑和七下西洋,每一次出国后,第一个依靠补给点都是占城。在世界近代史及中国近代史上,中国南方人民出国经商,在越南居留的数量也比较大。因此,“一带一路”的推进,尤其是“海上丝绸之路”必然与越南发生密切的关系。

 

sanbaozhengyiji

明钞本《三宝征夷集》(明代马欢著)记录了郑和下西洋所到的国家,第一站就是占城国。

 

(一)“一带一路”有利于越南的发展

 

越南作为中国南方的海上交通要道,在地缘政治上具有独特性和重要性,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可以改善本国交通运输状况,充分发挥自己的劳动力优势,承接中国及全球产业转移,实现区域经济共同繁荣发展。

 

越南与中国之间存在多个经济合作机制,如北部湾经济区、珠江—西江经济带、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和越南“两廊一圈”发展规划等等。

 

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机制是指:柬埔寨、老挝、缅甸、泰国、越南等湄公河五国是中国“一带一路”沿线的关键节点国家,被定位为中国“一轴两翼”国际产能合作布局中的“主轴”重点国家,新成立的“澜湄机制”为“一带一路”倡议在湄公河地区实现突破形成重要的战略支撑。从产业互补性来看,中国在制造业方面优势明显,而湄公河各国尤其是柬、老、缅、越四国,在劳动力成本和资源型领域具有突出优势,双方开展产能合作的互补性较强。此外,一直以来中国与湄公河各国保持密切的经贸合作关系,在基础设施、能源矿产及农业等领域开展了广泛合作,产能合作已有良好基础。可以说,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最容易在湄公河地区取得实质性成效。

 

46e7-fyqtwzu1340336

大湄公河次区域

 

dameigongheciquyujingjizoulang

大湄公河次区域各经济走廊

 

越南“两廊一圈”发展规划是指2004年5月20日,越南领导人来华访问时,提出中越合作建设“两廊一圈”的建议,得到中方积极响应。“两廊一圈”指“昆明-老街-河内-海防-广宁”和“南宁-谅山-河内-海防-广宁”经济走廊以及环北部湾经济圈。合作范围包括中国的云南、广西、广东、海南四省区和越南的老街、谅山、广宁、河内及海防五省市,总面积86.9万平方公里。同年10月8日,两国政府发表联合公报明确提出,双方同意在两国政府经贸合作委员会框架下成立专家组,积极探讨建设“两廊一圈”问题。

 

20160513807699

泛北部湾经济圈示意图

 

2004年以来,中国云南省与越南老街、河内、海防和广宁五省市已连续举行了6次经济走廊合作会议。各方在贸易投资、交通运输、旅游、文化教育、人员培训、农业、医疗和司法等方面开展了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合作。双方的合作具备良好的基础,也具有广阔的前景。2015年12月22日,中国云南省与越南老街、河内、海防、广宁五省市经济走廊第7次合作会议在云南昆明举行。参会代表就深化人员往来、经贸投资、互联互通、文化旅游、教育卫生、金融保险等方面合作以及加快经济走廊建设广泛交换了意见,并就开展务实合作达成共识。中国云南省和越南4省市负责人共同签署《会议纪要》并见证双方有关企业签署跨境金融、跨境货物运输、边境口岸公路运输车辆保险等方面的合作协议。

 

2015年9月,习主席在会见来访的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时提到,“推动两国发展战略对接,扩大‘一带一路’和‘两廊一圈’框架内合作”。

 

128195421_14412855338481n

2015年9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

 

(二)越南对“一带一路”发展可能的挑战

 

在东南亚国家中,越南与中国存在的边界纠纷是最突出的。历史上长期的恩怨——1970年代的南沙海战及1979-1985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都给中越关系的发展蒙上了一定的阴影。

 

在当代的大国博弈当中,越南也尝试借力大国博弈,对中国的发展予以阻击,以谋求自己最大的利益。例如在南海策略上,一方面推进东盟就南海问题形成“统一立场”,以期将东盟作为一个整体应对南海争端,实现南海问题的东盟化;另一方面以法律手段、国防合作、学术交流等方式不断制造国际舆论,在双边和多边层面拉拢域外大国介入南海问题,推动南海问题的国际化。越南不仅出现了2011年持续11周之久的全国性反华示威游行;而且在2014年的“981钻井平台事件”中,还发生了针对华商的暴力行为。

 

尽管越南在大国之间渔利心态加重,但越南的南海策略调整是有限度的,不会也难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不会牺牲整体发展利益而片面追求主权利益,不会突破中越关系框架。所以,越南的南海策略调整是在有限范围内的手段和方法上的调整。越南是东盟国家中最特殊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争议最大,同时也是与中国有传统友好关系与“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国家。尽管越南与中国就南海问题的外交斗争表现激烈,但两国之间的合作仍发挥基础性作用。比如,2011年越南国内连续发生反华示威游行后,越南总书记阮富仲访华签署了《关于指导解决两国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2014年出现针对华商的暴力行为后,越南派特使黎鸿英访华协调等。

 

fanhuayouxing

越南反华游行示威

 

目前,中国在东南业的外交局势大大改善。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当选之后调整对华外交政策,首度访华,而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也紧随其后到访中国。在南海其他声索国纷纷寻求与中国和解的大背景下,一向奉行平衡外交战略的越南更不太可能“单挑”中国。

 

(三)中越合作共建“一带一路”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中国的“一带一路”建设秉承共商、共建、共享原则,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与越南的“两廊一圈”构想有契合之处。越南边境地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中越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将给双方尤其是边境地区带来发展的契机,中越已有的合作机制尤其是边境合作机制让中越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具备了良好的政策沟通基础。旨在建设完善交通枢纽,让中越两国边境地区各省发展经济、贸易和互利合作,营造便利条件给两国企业和第三国企业开展合作,并在中国—东盟经济贸易合作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两廊一圈”建设,与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的“一带一路”建设有着契合之处。越南方面的“两廊一圈”道路互联互通建设虽然得到不断推进,但是还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中越合作共建“一带一路”将给双方尤其是边境地区带来发展的契机。中越已有的合作机制尤其是边境合作机制让中越合作共建“一带一路”有了良好的协调沟通基础。中越两国应大力推动“两廊一圈”和“一带一路”框架下的互联互通合作项目,并在原有各领域合作的基础上深化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总体上,在“一带一路”的推进过程中,越南与中国合作大于冲突。

 

2017111323253855187

2017年11月12日,习近平主席在河内会见越共总书记阮仲富

 

点击进入:七、中越未来关系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