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也门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一)历史上与中国的关系

 

西汉时期也门除了与中国有着商业联系外,还向中国政府赠送礼物,开展友好外交活动。西汉时期中国已知道也门盛产乳香,因此也称其为香国,译作勒毕国。据东汉郭宪在《别国洞冥记》卷二记载,“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勒毕国贡细鸟。以方尺之玉笼盛数百头,形如大蝇,状似鹦鹉,声闻数里之间,如黄鹊之音也”。勒毕国所献的细鸟,据说是一种体形细小的蜂鸟。

 

东汉和帝永元十二年(公元100年)冬十一月,“远国蒙奇、兜勒皆来归服,遣使贡献”(《后汉书·西域传》卷88)。蒙奇是也门西南红海沿岸著名的商业中心莫扎(今也门的穆哈),兜勒是对岸埃塞俄比亚的港口阿杜利。和帝对两使者“赐其王金印紫绶”。双方缔结友好盟约。北魏建国后,积极发展对外关系,5-6世纪,使节所至国家,广及地中海、波斯湾、阿拉伯海和红海各地,各国使节也纷纷来华。据《魏书》卷8记载,宣武帝正始四年(507年)10月,也门希木叶尔王国使团随同艾兹提、噘哒、波斯等国使团抵达北魏都城洛阳,与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希木叶尔王国是古代也门最后一个统一的国家,4世纪后,由于自身的原因和外部的压力,国力日趋衰微,一度被埃塞俄比亚人所占领。378年,希木叶尔人摆脱埃塞俄比亚人统治后,为发展经济,恢复其在红海、印度洋贸易中的传统优势地位,扩大商业收益,增强国力,迫切希望有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于是积极寻求与其他国家建立友好关系。希木叶尔国王穆尔西德·艾林(495-515年)派使节与中国建立官方关系,完全符合两国政治、经济利益。

 

7世纪上叶,唐帝国兴起,疆域向西北、西南扩展,国家强盛。与此同时,随着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半岛的传播,横跨欧亚非的阿拉伯哈里发帝国崛起。双方积极谋求友好合作,建立广泛联系,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也门作为阿拉伯帝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中阿经济文化交往大潮中继续发挥着积极作用。据《旧唐书·大食传》等史籍记载,唐永徽二年(661年)阿拉伯帝国第三任正统哈里发奥斯曼·本·阿凡首次遣使来唐,此后,至贞元十四年(798年),阿拉伯共向中国派遣使节37次。

 

唐玄宗天宝十年(751年),阿拔斯王朝与唐王朝曾在中亚发生战争,怛逻斯一役,中国战败。但此次军事冲突并没有使两国关系继续恶化。战后第二年,阿拔斯哈里发就三次遣使来华,与中国修好。

 

据《旧唐书》记载,安史之乱期间(755-763年),唐朝向回纥请求救兵,回纥派来的军队当中就包括有大食的军队。据研究,当时阿拔斯王朝曼苏尔哈里发面对的内外局势非常紧张,应该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派兵到中国,这些大食部队应该是被阿拔斯王朝镇压的敌对派别的军队。考虑到阿拔斯王朝的对手伍麦叶王朝军队当中也门人的比重比较大,所以这支军队中也应该包括不少也门人。

 

宋代(960-1279年),中阿关系继续保持良好发展态势,双方贸易联系更加密切。自开宝元年(968年)至宋开禧年间(1207年)阿拉伯遣使中国达49次。阿拉伯与宋之通使,多由海通,其中不少是地方政府派遣的,如勿巡(今阿曼的苏哈尔),麻罗拔(哈达拉毛沿岸的米尔巴特)、层檀等。从朝贡的记载看,更多的使节实际上是舶主、蓍客,即商人。宋朝政府对于贡使以礼相待,常以等于或优于“贡物”价值的物品回赠。

 

明朝永乐三年(1405年),成祖遣内官监太监郑和与副使王景弘率水手、官、兵2.78万余人,乘宝船62艘,从苏州刘家港启航南下,抵印度古里,并分遣船队远赴波斯湾、霍尔木兹、佐法尔、亚丁、麦加等地访问。明政府首次与也门发生直接外交联系。永乐七年(1409年)至永乐十三年(1415年)年间,郑和船队又三下西洋,到达也门。

 

永乐十四年(1416年),为回谢中国船队的多次来访,阿丹国(即拉苏勒王国)国王那思尔(约1400-1424年在位)遣使奉表,来华贡方物。使者归国时,明成祖命郑和赍敕及彩巾,偕往赏赐。永乐十五年(1417年),郑和船队五下西洋,其分遣船队在1418年12月至1419年1月期间抵达亚丁,中国使者拜谒国王那思儿,代表明成祖向那思儿赠送了上等金锦织服、麝香、湿香木、瓷器等珍贵礼品。那思儿对此十分感谢,向成祖回赠了珊瑚树、野牛、野驴、猎豹和狮子等礼物。同年还遣使来华,赠送吉祥物麒麟(长颈鹿)。

 

16世纪初叶,葡萄牙人闯入印度洋,武装占领波斯湾入口霍尔木兹及红海入口附近的索科特拉岛,并多次企图占领亚丁,控制东西方海上贸易通道,其他西方殖民国家也纷纷从海上侵入亚非两洲,中国与南阿拉伯的海上交通从此基本中断。中国与也门的往来受到了阻碍。

 

(二)1949年之后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中也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中断多年的中也两国传统友谊得到恢复,中也关系进入了一个全面发展的新阶段。

 

1、万隆会议与中也建交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也门北方摆脱奥斯曼帝国统治,建立独立国家。在朝鲜战争问题上,也门政府顶住美国等西方大国的压力,坚决支持中国政府所采取的正义立场,为现代中也关系的发展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1955年4月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召开了亚非国家会议,中国与也门政府都派遣代表团出席了。会上,中国政府支持亚非国家争取和维护民族独立、主权的立场以及“求同存异”维护亚非团结的精神。会议期间,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与包括也门在内的阿拉伯国家代表团进行了友好的接触和合作,中国政府支持也门人民反对英国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支持也门政府在南也门问题上的立场。也门代表团高度赞扬中国支持亚非各国争取和维护独立的正义立场,称赞周恩来总理对亚非团结和取得一致的大会决议所做出的巨大贡献以及他本人超凡的才智。

 

1956年8月21日,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国务大臣兼副外交大臣穆罕默德·阿卜杜拉·阿姆里在埃及首都开罗访问了中国驻埃及大使陈家康,当面递交了他写给陈大使的信。信中说他奉命请陈大使向中国政府转达以下通知:也门国王陛下和他的政府已经决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中国合法的政府。也门成为继埃及、叙利亚之后,第三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阿拉伯国家。

 

1956年9月24日,中国与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建立公使级外交关系。也门成为同我建交最早的阿拉伯国家之一。。1958年5月,中国首任驻也公使到任。同年11月中国在也门建立公使馆。1963年2月13日升格为大使级(当时也门已是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即北也门)。1957年12月31日,应中国政府的邀请,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王储巴德尔率团来华访问,拉开了也中高层领导人友好互访的序幕。

 

也门政府虽多次更迭,但历届政府都十分重视与中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中国政府和人民也非常珍惜也门人民的友谊,双方的政治关系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

 

1964年6月1日至11日,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即北也门)总统萨拉勒率团访问中国,两国重新签订了友好合作条约和经济、技术、文化合作协定。

 

2、中也关系的发展

 

中国政府和人民一贯同情和支持南也门人民反对英国殖民主义占领的斗争,尊重南也门人民的政治选择,1968年1月31日,中国与刚刚成立两个月的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即南也门)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也门政府一贯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1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席位的23国提案,也门(阿拉伯也门和民主也门)就是提案国成员之一。1972年7月16日,艾尼总理来华访问,双方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1974年4月,阿拉伯也门议会议长艾赫马尔大酋长率议会代表团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发展与中国人大的关系,增进也中人民的了解和友谊。1976年12月26日,哈姆迫主席来华访问,与中国政府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1980年9月,中国副总理姬鹏飞率中国政府代表团对阿拉伯也门进行友好访问,并参加了也门国庆活动。1984年中国政府派国务委员张劲夫率代表团访问也门,了解中也经济合作发展状况,促进中也经济技术合作。

 

1987年12月24日至29日,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总统萨利赫对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中国领导人李先念主席、邓小平分别会见了萨利赫总统,国务院代总理李鹏与萨利赫总统举行了会谈,双方就中东局势、两伊战争和两国各方面互助合作进行了深入商讨。

 

南也门独立建国后,也十分重视发展与中国的友好合作关系,1970年8月和1974年11月,南也门总统鲁巴伊先后两次来华访问,双方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1972年7月,执政的南也门民族解放阵线总书记伊斯梅尔访华。

 

1978年4月,南也门总理阿里·纳赛尔来华访问。1987年3月,南也门总理努曼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双方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成立经济技术和贸易合作混合委员会的协定》。

 

1990年3月,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先后访问了阿拉伯也门和民主也门。钱其琛外长同阿拉伯也门外长埃里亚尼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政府领事条约》。

 

1990年5月,南北也门实现统一后,也中两国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两国高层领导友好互访更加频繁。1990年9月25日,两国外交部换文确认两国建交日期为1956年9月24日。1991年10月,也门社会党政治局委员贾尔拉·欧麦尔率也门执政两党联合代表团来华访问。1992年4月,也门外长埃里亚尼来华,双方签署了确认中国与阿拉伯也门1990年签署的领事条约适用于也门共和国的备忘录。同年,中共中央委员、福建省委书记陈光毅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访问也门,会见了也门全国人大党主席、国家总统萨利赫和阿塔斯总理。1993年11月,中国政协副主席赛福鼎率领政协代表团访问也门。1995年11月,也门全国人大党副总书记穆塔瓦基勒访华,与中国共产党签署了1996-1998年两党合作议定书。1996年5月,中国副总理吴邦国访问也门。

 

1998年2月14日至19日,应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邀请,阿拉伯也门共和国总统萨利赫对中国进行第二次访问。其间,江泽民主席与萨利赫总统举行了会谈。中也两国领导人就进一步发展双边友好合作关系交换了意见,并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双方签署了经济技术,文化、教育、卫生等一系列合作协定,从而进一步推动了双方在各个领域的友好合作进程。

 

(三)近10年来也门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2008年6月,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也门,并和也门副总统哈迪共同出席了两国政府经济技术合作以及卫生、教育等双边合作文件签字仪式。

 

huijianyemenzongtongsalihe

2008年6月25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萨那会见也门总统萨利赫

 

2013年1月,外交部副部长翟隽访问也门。2013年11月,应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也门总统哈迪访华。习主席同哈迪总统举行了双边会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俞正声分别会见了哈迪总统。哈迪总统访华期间,两国政府还签署了数个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两国领导人均表示要共同推动两国友好往来与各领域的合作。

 

hadifanghua

2013年11月1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也门共和国总统阿卜杜拉布·曼苏尔·哈迪举行会谈

 

2014年6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会见来华出席中阿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议的也门外长科尔比。

 

2015年5月,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出席在沙特利雅得举行的主题为“拯救也门,建立联邦制国家”的也各派政治对话会。与会期间,田琦大使会见了也门总统哈迪、副总统兼总理巴哈赫、外长亚辛等也门政要。2015年9月,外交部长王毅出席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的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外长与联合国秘书长工作会晤,主张政治解决也门问题。

 

2016年2月15日,中国驻也门大使田琦在沙特首都利雅得向也门总统哈迪递交国书。也门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艾勒马赫拉斐出席。田琦大使转达了习近平主席的亲切问候和良好祝愿,表示中方坚定支持也门的主权、独立、统一和领土完整,支持也门政治过渡和经济重建进程,期待也门早日恢复和平稳定,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合作共赢。2016年3月,田琦大使在利雅得会见也门副总理兼外长艾勒马赫拉斐,表示中方希望也门早日恢复和平与稳定,与也方共同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共同为深化中阿全面合作、共同发展战略合作关系做贡献。

 

2016年4月,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官小生表示,中方政府支持通过政治谈判解决也门问题,支持联合国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的斡旋努力,对也门各方拟于近期举行新一轮和谈表示欢迎。2016年5月,外交部长王毅在多哈出席中阿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前会见也门副总理兼外长马赫拉斐。2016年11月11日,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宫小生会见来华访问的联合国秘书长也门问题特使艾哈迈德,就也门问题深入交换了看法。

 

(四)和平友谊使者:援也门医疗队

 

中国从1966年开始组派援也门医疗队,至今已有40多年的历史,共计派遣3500余人次,深受也门政府和人民的赞誉。2011年6月,受也门局势影响,中国援也门医疗队暂时撤离回国。2012年,根据双边新的协议,由90名队员组成的援也医疗队陆续返回也门,分布在也门全境7个省市的7家医院。2013年7月3日,由中国政府提供无息贷款为也门援建的也中友谊医院竣工,2014年5月21日,举行开业仪式,哈迪总统出席并揭牌。该医院拥有120张床位,是一所综合性医院。2014年,随着中国援助的也中友谊医院设备安装完毕,第8支医疗分队入驻该院,开展医疗合作。目前,援也医疗队是中国政府对外派遣规模最大的医疗队之一。

 

yuanyemenyiliaodui

2011年1月17日,由中国政府援建的中也合作眼科中心在也门首都萨那共和国医院正式成立,该中心也是也门的首个眼科中心。在也门首都萨那,中国部分义诊眼科专家、援也医疗队员和也门医生在中国援助的眼科医疗设备前合影

 

点击进入:五、也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