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也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之前也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也门与中国都是有着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两国虽远隔千山万水,但自2000多年前两国间就已有了往来,而且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经济文化联系。中国人民和也门人民的友谊,可谓源远流长。

 

1、汉魏时期的也中经贸关系

 

也门位于东西方交通要冲,古代也门人在阿拉伯半岛开辟的陆路商道和在红海、印度洋开辟的水上商道,成为也门与外界沟通的两大动脉。这两条商道,特别是后者,在也门与中国交往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也门盛产香料,素有“香料之国”美誉。其香料不仅畅销西方,而且也销往东方,中国人对于也门的了解,最初就是缘于香料。古代也门人善于经商,精于航海,有“南方腓尼基人”之称。也门人认为,早在马因王国时代,也门商人就扬帆东渡,抵达印度和中国。而我国有关最早中也往来的文献,则追溯到汉武帝时代。东汉郭宪在《别国洞冥记》中列举了汉武帝元封年间(公元前110年-前104年)焚烧天下异香,有沉光香(乳香)、涂魂香(苏合香)。沉光香据说出在涂魂国,涂魂国的对音是也门南部沿海著名的香料输出地佐法尔港。涂魂香也称苏合香,得名于其产地也门南方沿海地区的希赫尔,希赫尔古译苏合。西汉时期中国已知道也门盛产乳香,因此也称其为香国,译作勒毕国。

 

7世纪以前,中也之间的贸易关系以海上间接贸易为主,也门商人在中国与西方国家的贸易中发挥过重要的中介作用。中国的丝绸等商品,首先运到斯里兰卡,然后由也门、埃塞俄比亚和波斯等地的商人运到波斯湾、亚丁湾和红海。到达也门港口的中国商品或供当地需要,或沿海继续北上抵达埃及,或转由阿拉伯半岛的香料之路北上,运到巴勒斯坦、叙利亚、埃及等地。

 

2、唐宋时期的中也经贸关系

 

自8世纪开始,中国与阿拉伯世界的交往日趋频繁,特别是海上贸易出现了大发展。据唐贞元(785-805年)年间宰相、地理学家贾眈(730-805年)所录的“广州通海夷道”,中国帆船从广州启航,经马六甲海峡和斯里兰卡直至波斯湾。并由东非坦桑尼亚的三兰国北上南阿拉伯半岛亚丁、希赫尔、卡勒哈特、苏哈尔到波斯湾头乌波拉港,经营象牙、香药、珠宝、玻璃、丝绸、棉布、瓷器贸易。唐人开辟了海上丝绸之路(或称陶瓷之路),也门的亚丁湾在中阿及中国与西方的贸易中占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据伊本·霍伯达记载,9世纪时来自欧洲的犹太商人以及埃及和红海沿岸的各种货物,多在吉达换船出红海东行。从红海驶往东方的船队,都以亚丁湾为主要港口,所以亚丁湾又有“去中国之门”称号。

 

公元10世纪的地理学家马克迪斯说,亚丁是个伟大、繁荣、热闹的地方,是个坚固而又活跃的都市。那里是中国的走廊、也门的码头、西方的货栈,有一切商品设施。据说亚丁不仅有中国商品,而且有中国人的居留地。此时,来中国的阿拉伯商船日益增多,其中希木叶尔(也门一个地区)船只航行广州更是时有所闻。广州、泉州、扬州等港口城市成了阿拉伯客商的聚居地。

 

宋朝十分重视对外贸易,并采取了一些促进中阿贸易往来的措施。如在阿拉伯世界开辟了航期可以缩短一年的麻离拔航线,派人去阿拉伯地区,招引外商;指定广州、杭州、泉州等处为国际港口,并在以上各地设市舶司,掌蕃货、海舶、征榷、贸易之事,以来远人,通远货;保护来华外商的合法权益,对非法勒索、打劫外商者办罪等。中阿贸易蓬勃发展,来华外商日益增加。宋代,中国商船常航行到波斯湾、亚丁湾等地进行贸易,中国运到阿拉伯的商品,有瓷器、丝绸、金、银、铜钱、铁、刀剑、鲛革、天鹅绒及其他棉麻纺织品。《伊本·白图泰游记》记载,中国瓷器是世界上最好的,远销印度、也门、摩洛哥。亚丁是华瓷外销阿拉伯的重要港口。也门人酷好华瓷,在一份1151-1153年亚丁统治者财产清单中,有来自中国精美的瓷器。也门作家阿布·马克拉姆记述了一个曾在中国经商的阿拉伯富豪,后回国定居亚丁,在他的财宝中,最受人称羡的便是中国瓷器。在现代考古发掘中,亚丁及其附近地区出土的中国瓷器十分丰富,有9世纪的白瓷、9世纪以后的越窑、12-13世纪的龙泉瓷和定窑瓷,以及耀瓷碗和瓷坛。在希赫尔及也门北方的扎哈兰发现了14世纪以后的青瓷和青花瓷。

 

阿拉伯到中国的商船,大抵从也门的亚丁和苏啥尔启航,运来的商品有乳香、苏合香、龙涎香、没药、龙脑、蔷薇水、象牙、犀角、玻璃器皿、珍珠、玛瑙等。在输入中国的货物中,也门的乳香常占第一位。据神宗熙宁十年(1077年)的外贸统计,广州一处所收乳香就达34万多斤。这主要是由于自唐末以来,焚香、薰香之习,甚为普遍。除闻香流行以外,举行葬仪时必用香料之风也扩大了,因此消费量剧增。乳香贸易备受宋朝廷重视,几乎全部成为政府的专卖品。除“茶、盐、矾之外,惟香之为利博”。此外,南阿拉伯番药的输入,对中国的医药学产生了很大影响。在阿拉伯香药商人的宣传、指教下,乳番、没药、苏合香、血碣、芦荟、葫芦巴、河黎勒、龙脑等各种香药,为中国医药界广泛采用,出现了不少以香药为主的药剂,如乳香丸、没药散、苏合香丸等,对许多病症有明显疗效,颇受中国人民喜欢。以苏合香丸为例,《苏沈良方》卷五云:“此药大能安气血,却外邪。凡疾自内作不晓其名者,服此往往得救。唯治气疾、气厥……尤有神功。”从而更加丰富了中国医学宝库,并为中医药学发展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借鉴。

 

3、郑和下西洋与也中经贸关系的发展

 

明朝建立后,为恢复和建立中国与亚非各国邦交,促进相互间的经济文化关系,以郑和下西洋为中心,中国政府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对外友好交往活动。此时,也门正值拉苏勒王朝盛世,经济繁荣,文化教育、商业、农业和手工业空前发展,明朝使团对也门的多次友好访问,将中也关系推向一个新的高潮。

 

永乐十九年(1421年),郑和船队一支分遣船队,在内官周(满)的率领下抵达亚丁。当地那思儿国王闻报,敕令格底的守备吉多鲁丁陪同中国使团来京城塔兹。中国使者首先向国王及文武百官馈赠各种礼品,畅叙友谊,然后开展贸易活动。国王对此全力支持,“即谕其国人,但有珍宝,许令卖易”。也门人纷纷把自己的珍宝拿来交易。中国使团或以金币直接购买,或以当地人喜欢的中国丝绸、瓷器等物产以物易物,船队在此买得重二钱许大块猫眼石,各色雅姑等异宝,大颗珍珠,珊瑚树高二尺者数株,还买得金珀、蔷薇露、麒麟(长颈鹿)、狮子、花福鹿(斑马)、金钱豹、鸵鸡(鸟)、白鸠之类而还。永乐十九年(1421年)至永乐二十一年(1423年),阿丹国连续3年遣使团来华,贡方物,参加明政府经办的印度洋官方贸易,成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宣德五年六月(1430年6月),郑和再次奉命赍诏往诸香国。船队到达佐法尔,受到当地人们的欢迎,开读赏赐毕,佐法尔王差头目遗谕国人,皆将乳香、血碣、芦荟、没药、安息香、苏合油、木别子之类,来换易纻丝、瓷器等物。宣德七年一月(1432年1月),郑和船队抵达亚丁港,拉苏勒国王扎希尔(1428-1440年在位)亲率百官去亚丁迎接,参观了来自中国的大型宝船,后“遍谕其下,尽出珍宝互易”。并派使节普巴等携重礼来华回访。

 

不难看出,以郑和下西洋为主线的中也友好往来,对于加强两国间的友好关系,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和相互了解,促进双方经济文化交流,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郑和七下西洋之后,明政府采取不务远略的海禁政策,中国对西洋地区的贸易往来受到很大影响。16世纪初叶,葡萄牙人闯入印度洋,武装占领波斯湾人口霍尔木兹及红海入口附近的索科特拉岛。其他西方殖民国家也纷纷从海上侵入亚非两洲,破坏了太平洋与印度洋原有的贸易体系,中国与也门的往来受到了阻碍。

 

(二)1949年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中也外交关系的建立和双方高层领导的互访,推动了两国在经贸技术及文化领域的合作不断发展。

 

1958年1月中国与北也门签订了第一个商务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商务条约》,双方开始了商品贸易活动。10年后中国与南也门签订了第一个商务条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南也门人民共和国政府贸易协定》。中国向也门出口的商品主要有:食品、纺织品、五金建材、机电产品。从北也门进口棉花,从南也门进口药材。为了使也门了解中国的产品,中国曾分别在南北也门举办中国商品展览会。中国商品物美价廉,经济实用,很受也门人欢迎。

 

由于中、也两国经济基础都比较薄弱,加之也门8年内战和中国10年“文革”的影响,在最初的20年间,中也贸易发展相对缓慢,70年代中国与南北也门的贸易总额仅为6000万美元。

 

80年代后,随着双方经济形势的好转,双边贸易迅速发展,仅1980年双方贸易总额就达1.04118亿美元,中国对也门出口额为1.024亿美元,从也门进口额为171.8万美元。1985年至1990年,双方贸易额虽有所回落,但年平均额仍在5000万美元以上。不过在这个时期,在双边贸易中主要体现在中国对也门的单方面出口上。

 

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也门石油产量的提高和中国对石油需求的增加,中也双边贸易总额大幅度上升。1992年双方贸易总额达1.4831亿美元,其中也门出口7390万美元,进口7440万美元,也中贸易史上第一次出现双方贸易额基本平衡的局面。1993年双方贸易额又一跃为3.67亿美元,其中也门出口额为2.55亿美元,进口额为1.12亿美元。也门首次出现贸易顺差。此后,双方贸易额持续提升,至2000年中也贸易总额高达9.12亿美元,其中也门出口额为7.36亿美元,进口额为1.76亿美元。也门成为中国在中东地区的主要贸易伙伴。

 

中也在经济技术领域中的合作始于1958年。1957年12月31日-1958年1月13日,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王太子、副首相兼外交大臣巴德尔访华中也缔结友好合作条约。根据巴德尔王储访华期间双方达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也门穆塔瓦基利亚王国科学、技术和文化合作协定》(1958年1月12日),1959年1月26日,中也两国签订了在也门修建萨那-荷台达柏油公路和建立萨那棉纺、印染工厂的两个协议书。

 

根据中也两国科学技术和文化合作协定,一批中国专家远涉重洋来到了红海之滨的也门国土上,开始了萨那—荷台达公路的勘测工作。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与也门人民合作,最终圆满完成了总长231.46公里的双车道柏油公路,这是也门当时距离最长、路面质量最好、战略地位最重要的一条公路, 让首都萨那和最大的港口荷台达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这是也门有史以来的第一条公路,萨荷公路也被称作“中国路”。

 

这条公路所经过的地区山高路险,地形非常复杂,最高地段海拔达3000多米,是一项极为艰苦的工程。为此,中国政府当时派出一支参加过康藏公路建设的队伍来到也门。在1959年2月至1962年1月的3年时间里,中国专家组和修路大军克服种种困难,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在施工过程中,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工作认真负责,精益求精,吃苦耐劳,不畏艰难的精神,博得也门人民的好评。中国工程师张其弦为修建荷萨公路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遗体被葬在萨那西山脚下,荷萨公路北侧一个小山岗,并树碑建亭永做纪念。1964年,陈毅外长为其亲笔题写了碑文。

 

sndsxbygl

1959年2月至1962年1月,中国帮助也门修建荷台达——萨那的双行柏油公路。图为休息时,中国专家和也门工人交谈

 

snzglsly

中国援也烈士陵园始建于上世纪60年代,是为纪念援建也门荷萨公路时牺牲的中国工程师张其弦烈士而修建的,时任中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的陈毅同志亲笔题写碑文“张其弦工程师之墓”。 也门当地人都习惯性地称整座陵园为“张工墓” 随后40多年里,又有几十名援外专家以及中资机构工作人员长眠于此。2009年,在经商参处和中资企业协会的共同支持和努力之下,中国烈士陵园重新修缮一新

 

60年代中期修建的萨那纺织厂,是也门当时最大的工业项目,也是当时中东地区最大的纺织厂,它的建成不仅使也门的经济作物棉花得到充分利用,促进国家经济发展,而且给也门国内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尤其让也门妇女有机会走出家门,进入一个崭新的生产领域。除此之外,中国还援建了塔兹革命综合医院、萨那妇产医院、萨那初等工业技术学校、国际会议大厦、亚丁友谊医院、马赫菲德至穆卡拉公路等一大批项目。

 

1979年以后,根据形势的变化,中国政府遵循平等互利、讲求实效、形式多样、共同发展的原则,开始在也门开展工程承包、劳务合作以及建立合资企业等业务,开创了中也多渠道、多种形式的经济技术合作新局面,改变了过去那种主要由中国政府向也门提供经援的单一模式。近些年来,中国公司在也门以承包的形式建成了一批大、中型项目,如萨那大学医学院、工学院、亚丁环城路等项目。1996年6月24日,中、也两国政府在萨那签订《经济技术和贸易合作协定》,鼓励两国间开展多层次的经济、技术和贸易合作,并相互承诺给予贸易最惠国待遇。1998年2月16日,两国政府在北京签署《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承诺鼓励和促进双向投资并相互给予不低于最惠国的投资待遇。

 

截止至1999年初,双方共签订劳务承包合同892项,累计合同额达10.4216亿美元。中国与也门兴办了5个合资企业,总投资达5.8349亿美元,其中也方投资占48.2%。应也方要求,1999年中国石化总公司和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进入也门石油领域,参与也门的石油勘探与开发。中国石化总公司下属的石油公司的一口工作井于2000年出油。

 

(三)21世纪以来也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2006年,为进一步促进也门对华出口,中国政府单方面承诺向也门对华出口的278类产品提供零关税待遇。2010年5月,中也两国政府就给予出口至中国的原产于也门的95%产品免关税待遇换文确认。2010年内,中国首先对也门出口至中国60%的产品实施免关税。中、也两国政府间建立有贸易、经济和技术联合委员会机制。

 

2013年4月两国在北京举行了第9届双边经贸联委会,在加大对也门经济技术援助、促进双边贸易投资和开展油气、渔业等资源开发等主要经贸合作领域达成广泛共识,为进一步促进双边经贸关系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为共同打击进出口假冒伪劣商品的违法行为,便利双边贸易,维护两国国家利益,2013年9月13日,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同也门标准计量与质量控制局签署了“商品监督合作谅解备忘录”。自2014年3月1日起,中国出口至也门的工业产品(范围包括《商品名称及编码协调制度的国际公约》第25章至29章和第31章至97章的产品)须经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实施检验,并出具装运前检验证书,检验证书是在也门进口监管部门提取货物的有效法律文件。自2014年6月1日起,也门标准计量与质量控制局对从中国进口的工业产品开始查验中国检验检疫机构出具的装运前检验证书。如果进口商不能提交相关证书,也门标准计量与质量控制局有权退运该批货物。

 

中、也两国政府签有文化、教育、体育、渔业和医疗卫生等方面的合作协议及领事条约。此外,上海市同亚丁省、安徽省同哈德拉毛省分别于1995年和1998年建立友好省市关系。

 

zhognshihuayihaojing

中石化国勘也门分公司投资的ABYE-1号钻探井

 

中、也双边贸易发展迅速,中国已经成为也门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中、也双边贸易具有很强的互补性。2009年,受国际油价影响,双边贸易降幅较大,为24亿美元。2010年,国际油价回升,也门首次对中国出口天然气,数量52.7万吨,金额2.9亿美元;中、也双边进出口贸易总额也相应大幅增长,达到40亿美元,增长4.73%。

 

2011年也门发生动乱,但中、也贸易仍同比增长5.9%。据中国海关统计,2016年,中也双边贸易额为18.58亿美元,同比20.2%。其中,中国出口额为16.92亿美元,同比增长18.3%;中国进口额为1.66亿美元,同比下降81.5%。2017年,双边贸易额23.04亿美元,其中我出口16.44亿美元,进口6.6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4%、-2.9%、297.5%;我从也门进口原油156.69万吨。我对也出口商品主要是纺织品、机电产品、贱金属、粮油产品等,我自也进口商品主要是原油。

 

据中国海关统计,近年来,中国对也门出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②机械器具及零件;③钢铁制品;④橡胶及其制品;⑤化学纤维长丝;⑥洗涤剂、润滑剂、人造蜡、塑型膏等;⑦食用蔬菜、根及块茎;⑧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⑨其他纺织制品;成套物品;旧纺织品;⑩蔬菜、水果等或植物其他部分的制品。据中国海关统计,近年来,中国从也门进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等;②矿砂、矿渣及矿灰;③塑料及其制品;④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⑤铜及其制品;⑥鱼及其他水生无脊椎动物;⑦橡胶及其制品;⑧铝及其制品;⑨生皮(毛皮除外)及皮革;⑩锌及其制品。

 

zyjcktj20102017

 

【对也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当年中国对也门直接投资流量2725万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国对也门直接投资存量61255万美元。

 

mukalashuinichang

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承建也门穆卡拉AYCC水泥厂项目

 

投资领域主要是资源开发、餐饮、建筑工程和渔业捕捞等,其中,中资企业在也门油气和矿产资源开发领域的风险性投资较为活跃。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中石化国勘公司也门分公司已经拥有2个作业风险勘探区块和1个参股生产区块;中化勘探开发公司参股也10区块经营;中水产公司在也开展捕捞和加工合作项目。2011年2月以来,由于也门的安全局势越来越差,经济持续恶化,投资环境较差,大多数中资机构已撤离也门。

 

【承包工程】2016年中国企业在也门新签承包工程合同7份,新签合同额2319万美元,完成营业额1591万美元;年末在也门劳务人员146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也门电信;中国水产有限公司承建也门渔业项目等。

 

【货币互换协议】中国尚未与也门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四)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定

 

1998年2月16日,中也两国政府在北京签署《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承诺鼓励和促进双向投资并相互给予不低于最惠国的投资待遇。

 

目前,中国尚未与也门签署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1996年6月24日,中、也两国政府在萨那签订《经济技术和贸易合作协定》,鼓励两国间开展多层次的经济、技术和贸易合作,并相互承诺给予贸易最惠国待遇。

 

2006年,为进一步促进也门对华出口,中国政府单方面承诺向也门对华出口的278类产品提供零关税待遇。

 

2010年7月1日,根据中也两国政府2010年4月20日和5月10日换文规定,为促进也门经济发展并加强双边经贸关系,中国政府同意自即日起给予出口至中国的原产于也门的95%的产品免关税待遇。

 

点击进入:六、也门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