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中伊两国自古就通过“丝绸之路”交往密切,长期友好。建交45年来,两国高层互访频繁,双方在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领域开展了富有成效的交流合作。

 

loadb

古代的丝绸之路穿越伊朗

 

(一)1949年之前的中伊关系

 

在半殖民地时期,中国和伊朗两国人民忙于民族解放事务,无暇开展实质性的对话与合作。1920年,民国政府和伊朗恺加王朝签订了《中波友好条约》,但是徒具虚名,双方并无实质性的关系发展。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与伊朗均属于同盟国阵营。1945年9月,伊朗在中国“陪都”重庆建立公使馆,象征同属一个阵营。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国民政府还都南京。1946年2月伊朗公使馆提升为大使馆,伊朗驻重庆公使赛义德·阿里·纳斯尔晋升为大使,并随国民政府迁至南京,直至1949年。

 

(二)中伊建交前的中伊外交关系

 

伊朗巴列维君主政权的对华政策具有鲜明的亲美反共色彩。从1949-1971年长达22年的时间里,伊朗拒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当局保持所谓“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在历届联合国大会上均投票支持美国阻挠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50年,支持联合国关于朝鲜问题的决议,谴责中国为“侵略者”;1958年,巴列维“正式访问”台湾;1962年,中国与印度发生武装冲突时,伊朗在联合国支持敌视中国的“西藏提案”,谴责中国“侵略印度”。这个时期,中国与伊朗之间除少量贸易外,几乎没有任何交往。冷战将中伊两国又一次隔绝了22年。

 

(三)中伊建交后的中伊关系

 

1971年,尼克松访华,当时作为美国盟友的伊朗迅速跟进并与中国建交。1971年4月13日,巴列维国王派遣其孪生妹妹阿什拉芙公主访问中国。自此以后,总体上和平友好一直是两国关系的基调。

 

faedab64034f78f03b9ab03a72310a55b2191c61

周恩来会见阿什拉芙公主

 

1973年6月,中国外长姬鹏飞首次出访,访问国家的名单中有英国、法国、伊朗和巴基斯坦。1976年11月,中国人大代表团访问了伊朗和科威特。这是中国粉碎“四人帮”后出国访问的第一个高级别代表团。1973年6月30日,伊朗议会代表团访华。同年9月5日,当时巴列维国王的胞弟古拉姆·礼萨·巴列维亲王和夫人访华。1975年4月李先念副总理应邀访问伊朗。1975年5月阿什拉芙公主再次访华,病中的周恩来总理在医院会见了阿什拉芙公主。1976年7月,阿什拉芙公主第三次访华,还专程去了西藏。1977年11月,中国人大副委员长邓颖超访问伊朗,伊朗给予邓颖超元首级的礼遇隆重接待,以弥补已故周恩来总理未了的访伊夙愿。巴列维国王不仅亲自会见、宴请,还亲自为邓颖超副委员长驾车。

 

随着政治关系的不断深入,中伊两国经贸关系也取得了较好的发展。1974年9月中国贸易代表团访问伊朗。同年11月中国贸易代表团再次访问伊朗。1976年6月中伊联合贸易委员会在北京举行协商会议。1977年11月中伊联合贸易委员会在德黑兰举行第三次会议,签订了新的贸易协定,增加了许多新的出口产品。

 

(四)伊斯兰革命后的中伊关系

 

1979年伊斯兰革命爆发后,伊朗奉行“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的外交政策,与中国关系曾一度疏远。

 

1980年1月30日,美国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的决议草案,安理会15个成员国中,10个国家的代表投了赞成票;苏联和民主德国代表投票反对;墨西哥和孟加拉国代表弃权;中国代表没有参加投票。伊朗迅速对中国释放的善意作出了反应。伊朗领导层意识到,伊朗需要中国的帮助,包括在军备采购和经济上,以及在安理会为伊朗说话。

 

两周后,伊朗现宗教领袖、时任议员的哈梅内伊以总理特别代表的名义访华“澄清国际事务立场”。随着中伊开启高层互访,两国关系逐渐回暖。

 

hameineiyi

伊朗宗教领袖阿亚图拉·赛义德·阿里·哈梅内伊

 

1983年伊朗交通部长内贾特·侯赛尼扬和外长韦拉亚提先后访华,后者还会见了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等国家领导人。

 

1984年,时任中国外长的吴学谦正式访问伊朗,彻底扫清了笼罩在中伊关系上空的阴霾,为两国关系掀开了新的一页。

 

1985年2月,中国经济代表团访问伊朗。同年6月伊朗议长拉夫桑贾尼访华,受到元首级的高规格接待,拉夫桑贾尼在此次访问中首次会见了邓小平,开启了两国领导人之间的高层接触。伊朗在人权、台湾等问题上给中国以宝贵的支持,中国也尊重伊朗人民的选择,在伊朗遭遇国际孤立时,中国与伊朗保持了正常的友好交往。两国的政治关系完全走上了正轨。

 

1988年7月8日,伊朗接受联合国安理会第598号决议,两伊战争结束。当年9月,中国人大委员长率团访问两伊。

 

1989年5月,哈梅内伊以总统身份访华,也在北京会见了邓小平。

 

1991年,柏林墙倒塌及苏联瓦解后,西方对中国施加了更强大的外交、经济和贸易压力;伊朗在霍梅尼后实现了权力的平稳交接和过渡,同时在国际上继续处于孤立的处境。这一时期,中伊两国在“反对霸权主义”问题上相互同情、相互支持。

 

1991年7月和10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和国家主席杨尚昆相继访问伊朗,当年11月,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卡鲁比访华,双方高层互访频繁。

 

1992年,美国宣布向台湾出售F-16军用飞机后,中国在北京高调接待了伊朗总统拉夫桑贾尼。继1992年拉夫桑贾尼总统访华后,双方高层互访不断。

 

从1996-2002年,胡锦涛副主席、江泽民主席等多位中国高层领导人先后访问伊朗。

 

(五)当前的中伊外交关系

 

当前的中伊外交关系总体友好,在国际政治关系中相互支持。

 

伊朗奉行独立、不结盟的对外政策,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单极世界,反对西方国家以民主、自由、人权、裁军等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或把自己的价值观强加给他国。倡导不同文明进行对话及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认为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应得到尊重,各国有权根据自己的历史、文化和宗教传统选择社会发展道路。这些都与中国的主张相契合,因此在国际关系中具有较大共同语言。伊朗外交独立,坚持反美反霸立场,是中国为数不多可以倚重的重要战略力量之一。另外,伊朗国内安全形势较为平稳,对维护中东及中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能够发挥积极的作用,有利于保护中国的后方及“一带一路”建设的稳定推进。

 

在地区政治方面,伊朗主张波斯湾地区的和平与安全应由沿岸各国通过谅解与合作来实现,反对外来干涉,反对外国驻军,表示愿成为波斯湾地区的一个稳定因素。2014年6月,鲁哈尼在当选伊朗总统后表示,愿同国际社会进行“建设性互动”,改善伊朗同国际社会的关系。

 

达成伊核全面协议之后,伊朗政府与西方关系快速升温,但仍然将中国当作重要伙伴。两国之间开启前所未有的高层密集互访,习近平主席和伊朗鲁哈尼总统多次会晤,确定了新形势下两国关系未来的发展方向。

 

2016年1月,在习近平主席访问伊朗期间,两国领导人一致同意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推动中伊关系进入新的历史阶段,加强和深化双边各领域的务实合作,以增进政治互信和丰富战略关系内涵,并且在“一带一路”框架下重点推动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项目,扩大在铁路、公路、钢铁、汽车制造、电力、工程机械、高新技术、环保等领域的合作,以及优先推进能源和金融合作。

 

juxinghuitan

2016年1月2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同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德黑兰萨德阿巴德王宫举行会谈

 

点击进入:五、与中国的经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