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中伊贸易关系

 

中伊两国建交比较早,中伊贸易往来始于1950年,但是双方经贸关系迟迟没有进展。

 

在1970-1980年代,两国政治上友好,经贸交往却相对滞后,这是因为当时双方经济缺乏互补性。一方面是中国经济发展尚未提速,石油消费较少,仍是石油出口国;另一方面则是伊朗面临西方制裁和封锁并陷入近8年的两伊战争,外汇极度短缺。

 

20世纪90年代初,中国经济开始高速发展,能源消耗量逐渐增长,1990年到1995年间,中国年均石油消费增长率为6.4%,从石油出口国转变为石油进口国。与此同时,中伊两国共同面临着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双方在经济领域的互相合作、帮助的需求尤为急迫,两国经济交往迅速发展。

 

zhongyimaoyitongjibiao

 

zhongguoyilangmaoyi

 

从2008年到2015年,中国连续七年保持伊朗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地位,同时也是伊朗最大的石油及非石油产品出口市场。

 

2015年,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下跌,中伊贸易规模有所下降,双边贸易额338.4亿美元,同比降低34.7%。其中我对伊出口贸易额177.9亿美元,同比降低26.9%;自伊进口贸易额160.5亿美元,同比降低41.7%。据伊朗海关数据,2015年中国继续维持伊最大出口目的地国和最大进口来源国地位。中伊能源合作是双边经贸合作的“压舱石”。

 

2015年,伊朗在中国海外原油进口来源地排名第6位,原油贸易占中伊双边进口贸易额一半以上。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2015年中国进口伊朗原油2660万吨,同比降低3.1%,价值107亿美元,同比降低48.4%。

 

中国对伊朗出口以机械设备、电子电气产品、运输工具、化工、钢铁制品及轻工产品等为主,从伊朗主要进口石油、化工产品、矿产、建筑石材、干果及藏红花,伊朗已成为中国第六大原油进口来源地,约占中国原油年消费量的12%。

 

中伊两国经贸互补性很强,未来两国经贸合作有很大发展空间。

 

(二)中伊经济合作

 

中伊两国经济合作领域广泛,成果丰硕。中国在伊朗工程承包和技术合作始于1982年,受两伊战争影响,到1988年两伊战争停火,6年当中双方仅谈成12个小项目,合同金额为2500万美元,均执行完毕。

 

近年来,两国经济互补性日益增强,为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国内一大批具有国际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企业为实现自身的进一步发展,亟须积极参与国际合作。同时,伊朗加快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也日益迫切。伊朗虽然拥有丰富的人力和自然资源,但先进技术、设备及管理人才相对匮乏,为中资企业在伊朗拓展业务提供了潜在的机遇。中伊在“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上取得了积极进展。

 

截至2015年底,中国对伊直接投资存量达29.5亿美元。工程承包领域是中伊经贸合作的一大亮点。根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国企业在伊承包工程新签合同15.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5.9亿美元。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底,中资企业在伊朗跟踪、在建和已完成的承包工程项目共计341个,合同金额1646亿美元。其中,已建项目67个,总金额83亿美元;在建项目58个,合同金额275亿美元;跟踪项目216个,合同金额1288亿美元。其中,投资合作类有2项,合同金额约60亿美元,包括中石化雅达油田一期项目和中石油北阿扎德甘油田一期项目;工程承包类有近40项,合同金额约100亿美元,涉及钢铁、煤矿、地铁、水泥、污水处理、发电及电网改造、城镇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贸易类主要包括奇瑞、江淮、长城、北汽、一汽、中国重汽、华晨、力帆、吉利、众泰等合资生产线和CKD生产线。

 

伊核达成全面协议,为伊朗经济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目前,伊朗经济已走出低谷,吸引外资力度加大,各行业均呈现积极增长态势。中国企业来伊投资考察和合作规模不断增加,领域也逐渐拓展。当前中伊两国企业界的重中之重是要扎实协同推进中伊“一带一路”建设和国际产能合作落地见效,着重开展基础设施、钢铁、电力、铁路等项目建设。中伊双方正在商讨共同建设中伊产业园区。中国将大力推动具有实力的中资企业参与伊朗高铁、卫星、通讯、核电等高新产业建设,以“高标准、高技术、高价值”打造中伊合作新模式,推动中伊共建“一路一带”和国际产能合作取得实质进展。

 

zhongyishuangbianmaoyiyutouziqingkuang

 

20112015zhongyishuangbianmaoyie

 

与双边贸易相比,双边投资规模很小,远未达到应有水平。

 

【承包劳务】中国在伊朗工程承包和技术合作始于1982年,初期受两伊战争的影响,进展缓慢,至1988年8月两伊战争停火,6年时间双方仅谈成12个小项目,合同金额2500万美元,均执行完毕。两伊停战后,中国在伊工程承包和两国技术合作有了较大发展,尤其在近年增长显著。目前,伊朗已成为中国在海外工程承包、技术和成套设备出口最主要的市场之一。中国在伊工程承包项目主要涉及领域包括能源、交通、钢铁有色、电力、化工、矿业、通讯、和汽车、摩托车、家电组装等。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国企业在伊朗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51份,新签合同额15.2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5.9亿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国企业在伊朗签约合同额451.1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98.9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620人,年末在伊朗劳务人员2257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伊朗北部三省105000公顷农田改造及平整项目;中信国际合作有限责任公司承建伊朗艾玛克斯商业文化中心项目;中国石油集团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承建中油海15号平台伊朗钻井服务项目等。

 

(三)与中国签订的协订

 

1、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订

 

2000年6月,中国和伊朗签署《关于相互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

 

2002年4月,中国和伊朗签署《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

 

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率团访问伊朗,中国政府与伊朗政府签署17个双边协议,其中包括“一带一路”建设、产能合作、加强两国投资领域合作、人力资源合作、德马线高铁电气化升级改造项目融资等的谅解备忘录。此外,中国与伊朗建立了部长级中伊经贸联委会沟通机制,每年召开会议进行交流。

 

【“一带一路”建设】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访问伊朗期间,中伊两国签署了《中伊两围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

 

【产能合作协议】2016年1月,中伊两国签署了《关于加强产能、矿产和投资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扩大在交通运输、铁路、港口、能源、贸易和服务业等领域的相互投资和合作。

 

【加强投资领域合作的协议】2016年1月,中伊两国双方同意加强两国贸易和投资交往,以《关于加强两国投资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为指导,深化双方在经济、银行、相互投资、金融、矿产、交通、通信、航天、制造业、港口开发、铁路网线改造和建设、高铁、农业、水利、环保、粮食安全、防治荒漠化、海水淡化、和平利用核能以及可再生能源等领域的务实合作,并在上述领域开展经验和技术交流、人员培训等合作。

 

【基础设施合作协议】2016年8月,伊朗财经部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签订合作协议,为经济项目、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融资。双方同意在未来三个月内达成并落实最终协议。

 

【双边经贸磋商机制】中伊双边经贸磋商机制是中伊经济贸易合作联合委员会。2016年8月16日,商务部部长高虎城与伊朗财经部长塔布尼亚在北京共同主持召开中伊经济贸易合作联合委员会第16次会议。双方就落实两国领导人在经贸领域达成的共识,共建“一带一路”,扩大双边贸易投资,深化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金融等领域合作深入交换了意见。

 

2、中国与伊朗签署的其他协定

 

《中国机械电子工业部与伊朗重工业部谅解备忘录》(1991年12月12日);《中国铁道部和伊朗道路与交通部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1996年5月);
  《中国农业部和伊朗农业部合作谅解备忘录》(1999年9月);
  《中国人民对外友协与伊朗伊中友协合作谅解备忘录轶2001年3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航空运输协定》(2001年8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关于在石油领域开展合作的框架协议》(2002年3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关于植物保护和检疫合作协定》(2002年3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商船海运协议》(2002年4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邮电部关于邮政电信信息技术合作谅解备忘录》(2002年4月20日);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会委员会与伊朗工商矿业商会关于成立伊中联合贸易理事会的协定》(2002年4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原油贸易长期协定》(2002年3月);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同伊朗合作社部合作谅解备忘录汊2005年4月10日)。
  《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与伊朗标准与工业研究院合作谅解备忘录》(2011年12月23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关于开展中伊产业园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2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关于展会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2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关于电子商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4年2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和伊朗原子能组织关于和平利用核能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关于刑事司法协助的条约》(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关于民事和商事司法协助的条约》(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科技部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总统科技办公室关于科技园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应对气候变化物资赠送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关于加强工业、矿业产能与投资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通信和信息技术部技术合作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国进出口银行与伊朗道路与城市发展部关于德黑兰·马什哈德高铁电气化升级改造项目融资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2016年至2019年文化与教育交流执行计划》(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部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国家监察组织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经济事务和财政部关于加强两国投资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经济事务和财政部关于人力资源开发合作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总署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海关总署关于执行双方政府间海关合作协定的战略合作安排》(2016年1月)
  《中国科学院和伊朗总统科技办公室关于设立丝绸之路科学合作基金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新闻办公室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斯兰文化指导部友好交流与合作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中国(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伊朗格什姆自由贸易园区关于促进合作关系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1月)
 

点击进入:六、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