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中国和伊朗的交往历史悠久,“丝绸之路”正是两国古代交往的重要通道。“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中国的历史遗产,更是伊朗的历史遗产。在当前中国“一带一路”的倡议框架下,伊朗重要的地理位置、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中伊双方自古友好的历史积淀和经济互补特征,使得伊朗可以成为“一带一路”在中东地区重要的支点国家。

 

3c6d55fbb2fb4316936e61b32ba4462308f7d382

高铁丝绸之路

 

(一)伊朗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伊朗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与“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之一,控制着波斯湾北岸全部长达990公里的海岸线以及霍尔木兹海峡以东480公里的阿拉伯海海岸线,是中亚各国通向印度洋的唯一陆路通道,是欧亚大陆四大板块地缘战略的交汇点,东邻南亚次大陆,西邻阿拉伯世界,南邻波斯湾、印度洋,北邻高加索中亚。历史上,伊朗一直是兵家必争之地。一个明显的例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取得斯大林格勒战役胜利、美国对德日宣战后,1943年美、英、苏三巨头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会晤,制订了最后战胜德日法西斯的战略步骤。

 

伊朗在未来也将成为南北交通的枢纽所在。俄罗斯于2000年提出融合中亚、南亚和西伯利亚区域经济发展的构想,即南北交通走廊项目(NSTC),将伊朗纳入其中。伊朗往北经土库曼斯坦通往中亚和北亚的铁路业已连通,俄罗斯媒体于2016年报道,俄伊双方计划在伊朗境内开通一条沿伊朗西部地区南北连通里海和波斯湾的运河,这条运河已于2016年开始建设。未来,伊朗将成为东西交通和南北交通的汇合点,其在“一带一路”合作框架中的枢纽地位将进一步得到强化。

 

(二)伊朗与中国在国际政治上具有共同利益

 

伊朗是中东地区少有的不依附于大国的、独立的地区大国。它掌控了世界60%的石油运输通道;掌握了核技术及弹道导弹技术;对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及阿拉伯心脏地带拥有非常大的影响力。

 

在当前的国际政治斗争中,中伊两国基本上处于同一阵营当中。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曾在2011年提出了一个丝绸之路战略框架下的地区合作计划。在美国的计划中,提出了所谓的地区合作关键行为体的概念,但此概念将伊朗和俄罗斯排除在外,显然是以伊朗和俄罗斯作为对手。

 

伊朗是中国维护自己战略利益的重要平衡器,一个独立的伊朗是美国的心腹之患,却有利于制衡美国的全球霸权,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美国当前的国际战略是“分而治之”,在其敌视国家,如中国、俄罗斯及伊朗等国之间制造矛盾。一方面在东亚围堵中国,一方面又试图利用中国制裁伊朗。中国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发展中国家,在伊朗又有重大的经济利益,不可能和美国一道与伊朗为敌。因此,在当前的国际政治竞争中,中国必然与伊朗开展更加深入的合作。

 

(三)中伊在经济上具有互补性

 

促成伊朗“一带一路”合作框架支点地位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中伊双方的经济互补性。

 

伊朗身为石油输出国组织主要成员国,其油气探明储量和出口量均位居世界前列。然而,由于长期以来对石油经济的依赖,以及常年的西方制裁,伊朗工业发展相对落后,工业设备和工业技术尚待升级,对开发建设的需求极为迫切,有赖于其他先进工业国家的支持。另外,号称“世界矿产博物馆”的伊朗的各类矿产探明储量达370亿吨,而2010年矿石开采量仅2.9亿吨。

 

另一方面,中国工业迅速发展,具有完备的工体体系、较为先进的工业设备和工业技术,大批企业成长起来,亟须走出国门参与国际合作。与此相伴的则是2011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能源消费国和进口国,2015年中国石油消费则高达5.43亿吨,对外依存度突破了60%。正是由于中伊双方的经济互补特征,两国近年来经贸合作迅速发展,涉及油气、矿业、水电、化工、家电、机械制造、电子产品、轨道交通、劳务承包、农业等诸多领域。2005年,双边贸易额为100.84亿美元,2007年双边贸易额增长至约200亿美元,到2013年,双边贸易额达到395.42亿美元,2014年双边贸易额又增长至518.50亿美元,同比增长31.13%。

 

伴随着双方经贸合作发展,中国已成为伊朗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原油出口地和主要外资来源国。

 

(四)伊朗在政治上比较稳定

 

伊朗是中东地区国内政治相对稳定的大国。自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建立起法基赫形式下的共和政体,并以宪法的形式赋予其合法性,保障了其政治发展的稳定。

 

当前,伊朗国内政治明显地体现出宗教政治与世俗政治的二元特征,随着伊朗选举政治的日益发展和成熟,体现出明显的常态性、多元性、竞争性和民众参与性。在此框架下,伊朗不同政治派系之间对选票的竞争则更多地表现为体现民众意志,官方意志与民众意志趋于吻合,进而有助于国内经济社会的发展与政治稳定。伊朗政治体制无疑仍存在诸多不完善之处,但是其进一步的发展和改善大概率将会在稳定的政治框架内进行,出现革命性政治骤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五)伊朗需要“一带一路”合作框架

 

由于战略位置的重要性和在该地区安全、经济、政治和交通等方面扮演的重要角色,伊朗发现自己是中国提出的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倡议中的一个独特伙伴。伊朗的官员高度重视经济发展的地区合作,从这一点上来说,他们对新丝绸之路计划有着积极的态度,并准备在安全、能源和交通三个主要方面扮演建设性的角色。
与此同时,伊朗官方多次表示渴望中国投资、希望与中国寻求更广范围的战略合作、政治合作和经济合作。伊朗财经部长塔布尼亚在中伊经济贸易合作联合委员会第16次会议中也指出,新的形势下,伊朗对外合作的空间不断扩展,伊朗政府则继续将发展中伊关系、对华合作置于优先地位。

 

伊朗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态度,根源于此倡议符合伊朗自身的政治利益和经济发展需求。

 

伊朗方面对“一带一路”倡议的积极态度是双方实现合作共赢的首要前提,其巨大的发展潜力则为双方进一步的交往奠定了良好基础。

 

(六)伊朗的“丝绸之路”

 

中国通常认为“丝绸之路”是中国的骄傲,因为丝绸原产自中国。但是在伊朗人看来,“丝绸之路”其实是伊朗的,“丝绸”产自中国,而“路”却是伊朗的。在历史上,“丝绸之路”的贸易的确长期于波斯商人的控制之下。

 

多年来,伊朗政府通过一系列举措有效地推高了国民对古代丝绸之路历史符号的认知。伊朗曾大力宣传且积极参与198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启动的“综合研究丝绸之路一对话之路”项目及2008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发起的“丝绸之路复兴计划”,且于2011年提出了自己的“铁路丝绸之路”计划,拟将本国境内的铁路经阿富汗、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铁路连通。早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之前,伊朗拍摄了“海上丝绸之路”故事片,并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合拍了“重走丝绸之路”第一季。

 

因此,从历史的角度看,伊朗人在感情上对于“一带一路”是非常亲切的。

 

(七)中伊合作中的不足之处

 

中伊两国在经济、科技、文化等领域已有交流合作,包括油气领域在内的双边商贸和投资是其中的重点所在。然而,中伊双方在诸多领域的合作仍有不足之处,两国未来在“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合作将有更加广阔的提升空间。

 

伊朗官方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十分积极,但是对战略对接仍持谨慎和观望态度,对“一带一路”倡议内容的认知也存在差异。这种状况的存在并非因为双方之间存在根本性的冲突与矛盾,很大程度上只是由于“一带一路”实践内容具体细节并未明确。

 

(八)中伊合作前景展望

 

当前,随着双方的积极努力和媒体的广泛宣传,伊朗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认识渐趋丰富、深入。伊朗政府部门一直在努力收集“一带一路”倡议的相关信息,用波斯语全文翻译了《愿景与行动》,诸多伊朗媒体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报道也加深了伊朗民众对此倡议的了解。在此基础之上,伊朗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态度渐趋积极,尤其是在2016年初习近平主席访伊之后。两国政府联合发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关于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称,伊方对中方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表示欢迎。双方将依托自身优势,以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还是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与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工业、矿业和贸易部关于加强产能、矿产和投资合作的谅解备忘录》为契机,扩大在交通运输、铁路、港口、能源、贸易和服务业等领域的互相投资和合作。

 

伊朗也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进而为“一带一路”倡议下的中伊经济合作提供了丰富的发展空间。伊朗资源丰富,拥有近8000万人口的巨大市场,将给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提供一个极佳的投资机会,也为中国企业和中国商品提供一个巨大的市场。

 

上合组织峰会和亚信上海峰会期间,两国领导人就双边关系等多个问题达成共识,两国的经济贸易合作也稳步向前推进,尤其是在能源、交通、通讯、汽车、建材等领域。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伊合作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领域而给人以“利益至上”的误解,它需要推动双方多领域的开放合作,达到互利共赢,进而真正实现民心相通和双方互信,最终保障双方交往的持续发展。

 

1-1504291T51R02

中阿伊大通道的物流示意图

 

点击进入:七、中伊未来合作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