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印度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之前印度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历史上中国与印度之间的经贸关系开始得非常早。汉武帝时期张骞通西域,在中亚发现中国四川生产的竹仗、布匹。据当地人介绍,这些蜀地特产是经由印度传入中亚的。可见,当时中国西南与印度早就存在比较密切的经贸关系。唐宋时期,印度出产的珍珠、象牙、色丝布和各种香料大量运到中国,受到中国人民的喜爱。中国的商品诸如瓷器、丝绸等则流向印度,同样受到广泛的欢迎。当然,印度地理位置处于丝绸之路中段,所购入的中国商品,相当一部分又转售到更远的西方。

 

zhangqianxiyu

张骞通西域

 

元明时期,中国的商船与商人大量进入印度洋,郑和下西洋就多次到达印度。当时印度西海岸的卡利古特,就是东西方经贸往来的重要枢纽。

 

英国统治印度之后,大力推进与中国的贸易。在从18世纪后半期到1840年鸦片战争前夕的这段时期里,包括印度在内的中英贸易总额增加了10倍以上,从1760-1764年的144.9872万银两增加为1830-1833年的1728.5308万银两。英商输入中国的货物,来自英国本土和印度两地,据有关统计资料显示,在从1775-1779年到1830-1833年这段时间,来自英国本土的货物占对华输出货物总值的40%以下,而来自印度的货物则占对华输出货物总值的60%至70%以上。

 

19世纪末鸦片贸易衰退后,印度输华商品主要有棉花、粮食(小麦)和黄麻。直到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取代中国成为印棉最主要的输入国,棉花输华才逐渐衰退,被印度棉纱所取代。

 

一次世界大战后至二次世界大战,中印贸易无显著发展。二战中,正常的贸易难以开展,中印之间的经济往来主要表现为美英等国对华援助物资经印度运往中国。战后,中印恢复了数额不大的棉纱贸易。

 

(二)中印经贸关系

 

1950年中印建立外交关系。这一时期中印两国经济均比较落后,经济上相互需求较少。1950 年至 1962年 的13年当中,双边贸易额总共才2.6038亿美元。由于中印边界冲突的爆发,在此后的 15 年中印贸易几乎处于停止状态,直到 90 年代才开始逐步发展。中印贸易额在 1990 年的时候仅为 1.7 亿美元,90年代中期达到 11.63 亿美元。

 

1990年代中印恢复正常关系之后,中印双边经贸合作持续稳定发展。据中国海关统计,双边贸易从2000年的29亿美元快速增长到2015年的716.54亿美元,在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不利影响下仍延续增长态势,累计15年间增长了25倍,年均增幅达24%。

 

据中国海关统计,2015年,中印双边贸易额为716.2亿美元,同比增长1.5%,其中中国出口582.4亿美元,同比增长7.4%,中国进口133.8亿美元,同比下降18.2%。目前,中国是印度第一大贸易伙伴,印度是中国在南亚最大的贸易伙伴。

 

从1995年到2002年,中印双边贸易基本处于平衡,除1996年中国对印度逆差0.33亿美元,其余为中国略有盈余。从2003年到2005年中国为逆差,逆差额分别为9.08亿美元、17.42亿美元和8.32亿美元。从2006年开始到2016年,中国一直处于顺差,而且贸易顺差额越来越大。

 

中国对印度出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有机化学品、肥料、贵金属及制品、钢铁、钢铁制品、塑料及其制品等。

 

中国从印度进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金属及制品、矿产品、珠宝、化工产品、纺织品及原料、塑料橡胶及植物产品等。

 

zhangqianxiyu

 

20112016nianzhongyinmaoyi

 

总体上,在中印之间的贸易中,中国的顺差规模及比例都比较大。

 

【工程承包】在经济合作方面,中国的优势同样得以发挥。截至2015年12月底,我在印承包工程累计合同额657.78亿美元,累计完成营业额440.10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国企业在印度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28份,新签合同额18.11亿美元,完成营业额26.75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087人,年末在印度劳务人员1640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山东电建铁军电力工程有限公司承建古德洛尔2*660MW燃煤电站;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印度电信;中冶焦耐(大连)工程技术有限公司承建印度JSW钢铁公司年产300万吨焦化项目等。

 

【对印投资】两国双向直接投资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中国企业对莫迪总理大力倡导的“印度制造”战略反应积极。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当年中国对印度直接投资流量7.05亿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国对印度直接投资存量37.70亿美元。目前,中国的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特变电工、上海日立电器有限公司、中兴通讯有限公司、三一重工、广西柳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海尔集团等企业在印度投资较大。主要投资领域包括电信、电力设备、家用电器、钢铁、机械设备、工程机械等领域。但总体而言中国对印度投资规模仍较小,缺乏集约式投资,投资模式和领域都较为单一,与两国的经济规模和经贸合作水平不相称,提升空间较大。

 

【经贸合作区】习近平主席访印期间宣布的两个产业园区建设取得积极进展,其中新疆特变电工集团开展的古吉拉特邦电力产业园部分厂家如特变电工已正式投产,北汽福田牵头开展的马哈拉施特拉邦汽车产业园计划在原有基础上扩大投资规模,正在调整园区设计方案。其中,特变电工产业园区已于2014年正式投产,入园企业4家,2014年销售收入达8000万美元,北汽福田产业园区正在推进中。此外,万达集团、华夏幸福集团等企业均有意向在印度投资建设产业园区。

 

【双边机制情况】

 

(1)中印经贸联合小组(JEG)。1988年,印度前总理拉吉夫·甘地访华期间建立该机制,牵头单位为中国商务部和印度商工部,旨在推动双方经贸合作,讨论双边贸易、双向投资、基础设施领域合作等共同关心的话题,迄今已经举行了10次会议。

 

(2)中印战略经济对话(SED)。2010年,温家宝总理访印期间建立,牵头单位为中国发展改革委和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原为印度国家计委),旨在推动双方战略与产业合作,迄今已经举办了4次会议。最近一次会议于2016年10月在印度新德里举行。

 

zhongyinzhanluejingjiduihua

2014年3月第三次中印战略经济对话

 

(3)中印财经对话。2005年,温家宝总理访印期间建立,牵头毫为双方财政部,旨在推动双方财政金融领域的政策交流和实质性合作,迄今已经举行了8次对话。最近一次对话于2016年8月于中国北京举行。

 

自莫迪政府上台以来,对内着力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简政放权,锐意改革,对外注重招商引资,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莫迪总理还指定专门官员,负责协调中国企业对印投资事宜。据企业反映,印政府办事效率有所提高,基础设施不断改善,对华合作态度趋于积极务实,企业对印度的投资领域逐渐拓展。但受政治体制、特有的宗教文化,以及我企业“走出去”经验欠缺等影响,我对印投资仍有大量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营商环境仍不完善。据世界银行新的2015年《营商环境报告》,印度在全球185个经济体中列130位,与往年基本持平。2016进一步位列100位,提高了30位。虽然印度政府一再推动“Easy doing business”等改善营商环境的政策,但实际效果有限。征地缓慢,工作签证申请难、续签麻烦,环评手续繁杂等情况仍存。

 

二是企业国际化经营能力有待提高。我企业在外投资注重效益,容易贪快求进,对法律、政策研究较少。此外,我企业习惯国内经营方式,劳工、文化等本地化工作重视不够,宜发生劳资纠纷,导致投资风险加大。部分企业反映,公司内劳工管理较难,旷工现象时常发生,且对薪资等敏感性较强,罢工事件时有发生。

 

(三)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订

 

1984年,中国与印度政府签署了第一个政府间贸易协定。

 

1994年,中印两国签署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和两国银行合作谅解备忘录》。

 

2006年,中印两国政府签订了《双边投资保护协定》。

 

2014年,中国与印度政府签署了《经贸合作五年发展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