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印度尼西亚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一)历史上与中国的关系

 

印尼群岛自然资源丰富,又位于东西方世界交往的十字路口,地缘政治和经济地位十分重要。在被迫卷入民族国家体系之前,中国与印尼在亚洲独特的地区体系中建立并长期维持了多维度的互动关系。

 

东汉时期,印尼就进入以中国为中心、以朝贡贸易为纽带的地区秩序。汉顺帝永建六年(131年),爪哇西部的叶调国曾派遣使者到达洛阳,与中国修好。在此后的漫漫岁月中,双方的友好往来不断密切。

 

到5世纪时,由于开辟了直通中国的海路,使苏门答腊东南海岸成为“受人欢迎的海岸”,干陀利国随之在这里兴起。干陀利立国之后,对中国实行积极的外交政策,在南朝刘宋孝武帝(454-484年)和粱武帝时(502–549年)常遣使访问中国。干陀利国后被室利佛逝替代。

 

诃陵是7世纪初叶在中爪哇兴起的国家,640年(贞观十四年)曾遣使访问唐王朝,赠送金花等礼物。

 

kelingguoluxian

《新唐书·地理志》记载,“广州通海夷道”,中国前往诃陵国路线

 

室利佛逝与中国的政治经济关系相当密切。从咸亨至开元(670-741年)70年间,室利佛逝王至少有6次派出使节访问中国唐王朝,并在724年(开元十二年)和741年(开元二十九年)两次接受唐王朝的封赠。据史载,从960-990年的30年当中,三佛齐的使者曾经13次访问了中国。

 

zhigongtu

唐,阎立本(传) 《职贡图》 卷(局部),绢本,设色,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据台北故宫博物院学者李霖灿先生研究,画中所绘是唐太宗时,爪哇国东南有婆利国、罗剎二国,前来朝贡,途中又与林邑国结队,于贞观五年(六三一)抵达长安

 

13世纪,元朝曾经介入爪哇的朝代纷争。

 

明代在苏门答腊建立的马六甲国,在明史中称为满剌加国,其政治地位及经济利益均得益于与明朝发生的朝贡关系和保护国地位。在马六甲国为西方殖民者灭亡之后,其使臣来到明朝中央政府请求保护,明朝也以恢复马六甲国为条件允许与西方国家的直接贸易。

 

近代,随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地理扩张,再加上朝贡体系自身的脆弱性,印尼群岛被欧洲殖民体系统治长达300多年。现代中国和现代印尼都是20世纪非西方世界民族国家构建的产物。两次世界大战对欧洲殖民体系造成的巨大冲击,为中国和印尼两国独立自主的民族国家构建创造了契机,印度尼西亚共和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相继在1945和1949年成立,两国关系的发展随之进入新的时代。

 

(二)1949年之后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中国和印尼关系的发展经历了一个跌宕起伏的过程。1950年4月13日两国建交。1967年冻结外交关系。1990年8月8日恢复外交关系。

 

1950年,为了使新生的国家在内政和外交上拥有独立自主性,并且获得更多的外交承认和国际援助,印尼成为第一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试图与中国建交的东南亚国家。

 

中国对亚非会议的召开和印尼收复西伊里安给予了积极的支持与配合,两国在争取国家独立自主以及共同反帝反殖的原则问题上,形成了基本的政治共识与互信。然而,印尼破裂分散的国土和多元种族文化的社会特性客观上增加了国家治理的难度,再加上国内各种政治势力起伏交错、摩擦不断,始终难以形成稳定的政治平衡与权力核心,使得印尼的经济现代化与民主政治建设难以顺利进行,外交政策也缺乏连续性。

 

16098573566452320145

1955年,周恩来率领中国代表团出席万隆会议到达印尼万隆机场

 

为了削弱军队权力,巩固自身的政治地位,前总统苏加诺(Sukarno)采取了亲华亲共的政策,这导致以军队为代表的右翼势力和以印尼共为代表的左翼势力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而华侨华人问题与冷战体系下的意识形态对抗相互交织,结合成推波助澜的因素。这就为“9·30”事件的爆发以及印尼与中国关系的破裂埋下了祸根。

 

20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破裂,越南战争升级,中美苏三大国在亚洲展开了激烈的冷战对抗,意识形态竞争的狂热压过了现实政治的考量,亚洲地缘政治局势高度紧张。面对中国国内的“文革”运动和“输出革命”外交政策的相互强化,印尼国内的排华情绪与反共运动也相互强化,苏哈托为了确保政权的稳定,最终在1967年10月单方面中断了与中国的外交关系和直接贸易。

 

20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实现了正常化,中国实施改革开放并逐渐放弃了“输出革命”的外交政策,冷战在亚洲率先结束,中国和印尼之间出现了有利于构建政治互信的共同利益基础。尽管印尼当局对中国的政治疑虑不可能迅速彻底地消除,但在务实精神的指引下,两国关系大体上还是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印尼在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国席位问题的表决中,都投了弃权票。1978年9月,参加国际林业会议的中国代表团访问印尼,受到苏哈托的热情接待。1985年4月,时任外交部部长的吴学谦应邀出席万隆会议30周年庆典,并与苏哈托短暂会面,这是两国断交之后的第一次高层接触。同年7月,两国在新加坡签署贸易谅解备忘录,恢复了直接贸易。为了实现在全球市场经济中的利益最大化,也为了在柬埔寨问题的解决和不结盟运动中扮演大国角色,印尼亟需得到国际支持,再加上中苏关系的正常化,苏哈托加快了与中国复交的进程,他甚至绕过贸易部和外交部直接领导复交事务。

 

20世纪80年代,两国关系开始出现实质性改善。1989年钱其琛外长在日本分别与印尼总统苏哈托和国务部长穆迪约诺就复交问题举行会晤。同年12月,两国就关系正常化的技术性问题进行会谈,并签署会谈纪要。1990年7月印尼外长阿拉塔斯应邀访华,7月3日,中国和印尼在北京共同发表《中国政府和印尼政府关于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公报(1990)》,决定自当年8月8日起恢复两国外交关系。

 

1990年8月8日,李鹏总理访问印尼期间,两国外长分别代表本国政府签署《关于恢复外交关系的谅解备忘录》,宣布自当日起正式恢复两国外交关系。

 

近年来,中印尼关系快速发展。1999年底,两国就建立和发展长期稳定的睦邻互信全面合作关系达成共识。

 

随着威权体制的瓦解和民主化的稳步推进,印尼建立起新的政治合法性基础,族群关系趋于缓和,“中国威胁论”和华人问题成为政治整合消极力量的可能性大大降低。相比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在东帝汶问题上干涉印尼内政的行为,中国恪守不干涉原则赢得了印尼的好感。为了培育更好的对华关系,印尼当局严格管控国内的反华排华势力,积极扩大对华经贸合作以对冲其他大国的威胁。中国与印尼都将发展双边关系作为各自国家战略的重要部分。

 

 

(三)21世纪以来的外交关系

 

2000年5月中印两国两国签署《关于未来双边合作方向的联合声明》,成立由双方外长牵头的政府间双边合作联委会。

 

2005年4月25日,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胡锦涛与印尼总统苏西洛(Susilo)在雅加达共同发表了《中国和印尼关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

 

u=3003447756,1482622619&fm=27&gp=0

2005年4月,胡锦涛主席抵达雅加达受到热烈欢迎

 

2006年两国启动副总理级对话机制。2010年两国签署中印尼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行动计划。

 

近年来其他高层互访主要还有:胡锦涛副主席(2000年)、朱镕基总理(2001年)、李鹏委员长(2002年9月)、中纪委书记吴官正、国务委员唐家璇(2004)、胡锦涛主席(2005年)、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2006年)、外长杨洁篪(2007年)、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曹刚川(2008)、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2008)访问印尼。梅加瓦蒂总统(2002年)、人协主席阿敏(2002年)、外长哈桑(2004、2006年)、苏希洛总统(2005、2006、2008年)、国会议长阿贡(2005、2008年)、政治法律安全统筹部长维多多(2006年)、副总统卡拉(2007、2008年)、人协主席希达亚特(2007年)、国防部长尤沃诺(2007年)、地方代表理事会主席吉南加尔(2008年)访华。

 

2009年3月,印尼经济统筹部长斯莉访华。同月,印尼央行行长布迪约诺访华。7月,印尼外长哈桑对华进行正式访问。11月,胡锦涛主席与苏希洛总统在出席新加坡APEC会议期间举行会晤。同月,杨洁篪外长在APEC会议期间会见了印尼外长马尔迪。1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访问印尼。12月,印尼人民协商会议主席陶菲克访华。

 

2010年1月,国务委员戴秉国对印尼进行正式访问并主持两国副总理级对话机制第二次会议。4月,印尼经济统筹部长哈达和贸易部长冯慧兰来华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式。5月,印尼社会部长沙里姆·塞加特访华。7月,印尼政治法律安全统筹部长苏延多来华参观世博会。8月,人民福利统筹部长阿贡来华参观上海世博会。10月,印尼总统苏希洛来华参观世博会,同月,印尼副总统布迪约诺出席第七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并进行工作访问。11月,吴邦国委员长访问印尼。

 

2011年4月,温家宝总理对印尼进行正式访问。

 

2012年3月,印尼总统苏希洛访问中国。4月,中国领导人李长春访问印尼。8月,中国外长杨洁篪访问印尼并与印尼外长马尔迪共同主持召开中印尼政府间双边合作联委会第二次会议。

 

2013年10月,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尼并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一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2013年10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印尼总统苏西洛于在雅加达共同发表《中印尼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未来规划》,并签署了多项政府间合作文件和约100亿美元的经贸协议。

 

2013年10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印尼国会演讲,首次提出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2013年商务部长高虎城、交通部长杨传堂、安徽省委书记张宝顺、广西区委书记彭清华、云南省省长李纪恒、国家开发银行行长郑之杰、北京市副市长张廷昆、湖南副省长何报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庄聪生、中国贸促会副会长王锦珍等省部级领导先后访问印尼。2014年1月和8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分别在瑞士和缅甸会见印尼外长马尔迪。

 

MAIN201310070228000380622310476

2013年10月3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国会发表题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重要演讲

 

2014年11月佐科总统出席北京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与习近平、李克强分别举行了双边会谈。

 

1113174426_15015109110701n

2014年11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会见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

 

2015年1月,印尼经济统筹部长索菲安来华主持召开两国高层经济对话首次会议。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访问印尼。3月,印尼总统佐科来华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4月,习近平主席赴印尼出席亚非领导人会议和万隆会议60周年纪念活动。5月,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访问印尼并主持召开中印尼副总理级人文交流机制首次会议。7月,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访问印尼。

 

(四)与中国签订的外交协议

 

1990年7月,钱其琛外长与阿拉塔斯外长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政府关于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公报》。
  2000年5月,唐家璇外长与阿尔维·希哈布外长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关于未来双边合作方向的联合声明》及《关于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政府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谅解备忘录》。
  2005年4月,胡锦涛主席与苏希洛总统在雅加达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关于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
  2005年7月,印尼总统苏希洛对华进行国事访问。两国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联合声明》。
  2007年11月,中国国家海洋局局长孙志辉访问印尼。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海洋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
  2007年11月,印尼国防部长尤沃诺访华。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关于防务领域合作的协议》。
  2008年12月,李克强副总理访问印尼。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青年事务和体育部就青年事务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政府体育合作谅解备忘录》。
  2009年3月,印尼央行行长布迪约诺访华。两国签署了金额达1000亿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7月,印尼外长哈桑访华。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引渡条约》。
  2010年1月,国务委员戴秉国对印尼进行正式访问。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政府关于落实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的行动计划》。
  2011年4月,温家宝总理对印尼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强战略伙伴关系的联合公报》。
  2012年3月,苏希洛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联合声明》。
 

点击进入:五、印度尼西亚与中国的经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