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匈牙利与中国的关系

 

(一)匈牙利与中国在历史上的关系

 

1、与匈奴的亲缘关系

 

匈牙利民族的历史与匈奴族的历史有着密切的关系,匈奴是夏之民族,于公元前六世纪在今河北建国。匈牙利人和匈奴人的经济联系和文化联系是在公元五世纪开始的,匈牙利民族刚刚建立自己国家组织的这个时期内与匈奴所发生的这些联系,对当代匈牙利人祖先的社会、文化生活和语言等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匈奴于公元48年分为南北两部,南匈奴附于汉朝,北匈奴居今外蒙古地区。至公元89年,汉朝攻北匈奴,北匈奴被迫离开蒙古草原,经西域(今新疆)伊黎西北,迁于巴尔喀什湖附近,至公元147年后又迁西,直至四世纪七十年代(374年)出现于东欧,据里海以北之地建立昏国,而当地哥特人(Goths)因避匈奴而西迁到意大利。匈奴酋长阿提拉(Attila,433-45在位)占据多瑙河,在公元436年建立匈牙利王国。这时匈奴的边疆东起咸海,西至大西洋岸,南至多瑙河,北至波罗的海。在这个广大区域内,除居民直接受匈奴统治以外,各日耳曼和其他部落都臣属于匈奴,史称“匈奴帝国”。

 

2、近代历史上的双边造访

 

匈牙利人与中国的接触,始于14世纪欧洲教会的来华潮。根据现有的历史记录来看,1341年抵京的盖尔盖伊教士是最早抵达中国的匈牙利人,他是当时的教皇本笃十二世于1338年向东亚派出的教会使团成员之一。14世纪后半叶,葡萄牙人费尔南多·孟德兹·平托的游记中提到一位名叫埃斯坎蒂·马岱的天主教教士出现在山东某城,后在当地殉道;1658年从海陆来华,陆路离开的传教士白乃心则为传教士开拓了一条安全、便捷的陆上来华通道。18世纪中叶,一位名叫叶尔基·安德拉什的裁缝搭乘荷兰船只从澳门登陆,游历了澳门、广东等地,近距离接触了中国的民风民情;同一时期,另一位名叫白纽夫斯基·莫里茨的士兵从堪察加半岛航行至台湾,并留下了在台时期的大量日记和文件,是早期比较客观的旅行手记。从文学上来看,早在1760年,莫尔纳尔·亚诺什主编的《著名的古建筑》一书中就提到了中国的情况。

 

到了晚清时期,在“师夷长技以制夷”的主张下,清王朝开始陆续派出驻欧洲各国的使节和一批志在西学救国的有识之士,他们前往欧洲各国,学习自然科学、军事技能等一系列专业科目,这其中就有人在当时的奥匈帝国深造,主要学习陆军武备。1910年,有满清贵族前往匈牙利的兵工厂参观,1912-1916年间,两国政府签订了七项合作协议。

 

除了官方代表团外,康有为也曾在1904年和1905年两度造访匈牙利,写下了《匈牙利游记》,并撰诗描绘布达佩斯胜景和匈牙利人的特点。1919年,梁启超在巴黎和会之后游历了欧洲,并用十二节、近一万八千字的篇幅,对匈牙利爱国者噶苏士(科苏特·拉约什)其人、匈牙利政局形势、奥匈帝国解体原因以及匈牙利的前途等问题做了详细的介绍和分析。

 

匈牙利人至今仍是欧洲独具特色的一个民族,他们虽然在体质形态,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上已与周围民族差别不大,但处处仍可看到东方族源和文化所留下的痕迹。匈牙利人的古代信仰和匈奴的信仰是完全相同的,信奉萨满教。匈牙利的民间音乐不同于欧洲各民族的音乐,有着单声五声音阶等东方音乐的特点,匈牙利民族与甘肃裕固民族的民歌有许多共同点,同时匈牙利民族和维吾尔民族的民歌也有着共同因素。

 

(二)匈牙利与中国的现代关系

 

中国与匈牙利双边关系发展拥有传统友好基础,并经受了历史的考验,正步入新的发展阶段。

 

1、中匈建交之后的风雨历程

 

1949年10月4日,匈牙利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10月6日,两国建立外交关系。50年代,中匈双边关系处于全面发展时期,两国总理互访,并签署了“中匈友好合作条约”。60年代,受中苏关系逆转的影响,中匈之间出现一些摩擦乃至破裂。随着1969年中苏关系渐缓,70年代后,中匈双边关系有所缓和。整个80年代,是中国与匈牙利乃至整个中东欧国家关系逐步实现正常化阶段。1981年后,中匈两国、两党关系逐步正常化,双边往来级别提高,合作领域扩大。1987年,中匈关系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两党最高领导人实现互访。

 

2、中匈关系从冷淡走向缓和

 

1989年东欧剧变,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差异,中匈关系骤冷。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匈牙利将加入欧盟北约作为其外交的首要目标,与此同时,匈国内还面对艰难的政治、经济转型期,对西方的资金、技术等多项支持的需求非常迫切,从而决定了其在外交上奉行以“西靠”、“回归欧洲、跨大西洋联盟”为主的政策,中匈关系难以取得积极提升。

 

随着匈牙利国家转轨进程日益推进,政治转型日益成熟,经济形势走向好转,外交上也开始逐步调整,对华政策趋于缓和。与此同时,在中国改革开放取得日益瞩目成就的吸引下,匈发展对华关系的愿望不断增强。1991年3月,钱其琛外长应邀访匈,这是匈剧变后中国外长首次访匈,对中匈关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通过一系列政府高层之间的交流,中匈关系出现了重大改善。特别是1994年和1995年匈牙利总统根茨·阿尔巴德成功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匈牙利的访问,有力地推动了中匈政治关系的发展,并带动了经济领域的合作势头,中匈贸易额从1993年的1.2亿美元逐年递增,到2000年,升至9.79亿美元。

 

3、中匈关系步入新的发展阶段

 

2003年8月,匈牙利总理迈杰希成功访华,签署了《两国政府联合宣言》和6个政府间合作协议,两国关系迈上新台阶。

 

2004年5月1日,经过十余年“回归欧洲”的努力,匈牙利终于成为了欧盟正式成员。作为首批欧盟北约双料新成员,在加盟入约目标即将实现的过程中,匈牙利已经开始了外交政策的总体调整,从单纯“西靠”逐步走向以美为重点、依托欧盟、重视周边及亚洲大国的多元外交均衡发展。

 

2004年6月,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匈牙利,两国元首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匈牙利共和国联合声明》,一致同意将双边关系提升为友好合作伙伴关系。这是继1995年江泽民主席访匈后中国国家主席再次访问匈牙利,表明两国关系顺利发展,也显示了双方进一步扩大友好合作的愿望。

 

2011年6月24日,温家宝总理对匈牙利进行正式访问。温家宝总理此访是24年来中国总理首次访问匈牙利。中匈关系传统友好,新形势下双方对进一步发展合作有着强烈的愿望和高度共识。温家宝说,中国对匈牙利的经济抱有信心,愿购买一定数量的匈牙利国债。为促进相互投资,中方决定提供10亿欧元专项贷款资金,用于两国企业合作项目。

 

wenfangwenxiongyali

2011年6月25日上午7时许,正在匈牙利访问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身着便装与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在沃罗什马蒂广场会合,一起到多瑙河边散步,在轻松气氛中进行交流

 

2012年4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华沙会晤期间同匈总理欧尔班举行双边会晤。

 

2013年11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布加勒斯特会晤期间同匈总理欧尔班举行双边会晤。

 

2014年10月,中匈两国领导人及外长就两国建交65周年互致贺电。2014年12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贝尔格莱德会晤期间同匈总理欧尔班举行双边会晤。

 

2015年11月,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访华,并参加了11月24-25日在苏州举办的第四次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会议期间,中匈多家企业在北京签署了总价值约合20亿美元的合同。

 

除了高层领导人的互访交流之外,中匈之间还建立了副部长级定期磋商机制、人权对话、反恐与安全合作等多项政治交流渠道。这些机制化政治合作有利于中匈关系稳定、深入地发展。

 

匈牙利人追求自由的个性,不仅闻名于欧洲,也一度影响过中国。柔石翻译的裴多斐的诗句“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经过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一文的引用在中国可谓广为人知。从此,裴多菲的名字就一直和鲁迅联系在一起,以至于上海的鲁迅公园、北京的鲁迅故居都安放着裴多菲的塑像。

 

suxiangjiemu

2007年9月5日,正在上海访问的匈牙利总理久尔恰尼为鲁迅公园内裴多菲塑像落成揭幕,这尊裴多菲塑像是匈牙利教育与文化部为2007年9月至2008年4月在华举办的“匈牙利节”,由匈牙利雕塑家制作,专程运至中国、送给上海的一个特殊礼物

 

两国地方间交往不断扩大,截至2017年,双方结好省州、城市已发展到36对。2008年2月,首届中匈友好省市大会在匈召开,全国对外友协会长陈昊苏出席,16个中国省市派代表团与会。2013年4月,第二届中匈友好城市大会在匈召开,中方有37个省市,匈方有近90个州市派代表与会。

 

两国人民友谊不断加深。“5.12”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后,匈总统寿尤姆、国会主席西里、总理久尔查尼第一时间致电我国领导人表示慰问,国会主席西里、总理久尔查尼、外长根茨赴我国驻匈使馆吊唁地震遇难者。2008年8月4至25日,应匈政府邀请,四川地震灾区50名中小学生在匈度假疗养。2013年,4.20四川省芦山地震后,匈总统阿戴尔和总理欧尔班分别致电我国领导人表示慰问。
 

点击进入:五、匈牙利与中国经贸合作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