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叙利亚与中国历史上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之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与中叙之间的外交关系相比,中叙之间的经贸往来历史要更加悠久得多。丝绸之路是世界历史上贯通东西方陆路交通的大动脉,古老的叙利亚地区和中国刚好处于这一文明交往大动脉的两端,正是丝绸之路将相隔万水千山的叙利亚地区与中华文明连接起来。

 

1、唐代以前中叙之间的丝绸贸易

 

1877年,最早使用“丝绸之路”这一名称的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33-1905)在他的名著《中国》一书中,把“从公元前114年到公元127年间,中国与中亚河中地区以及中国与印度之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这种西域交通线”,称之为“丝绸之路”。但是后来,德国另一位著名的东方学家阿尔巴特·赫尔曼(A.Hermann)在其《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一文中进一步扩大了“丝绸之路”的涵义,使之延长至叙利亚。他在文中说:“我们应把该名称(丝绸之路)的涵义进而一直延长到通向遥远西方的叙利亚。总之,在与东方的大帝国进行贸易期间,叙利亚始终未与它发生过什么直接关系。但是,正如我们首次了解到夏德研究的结果,尽管叙利亚不是中国生丝的最大市场,但也是较大的市场之一。而叙利亚主要就是依靠通过内陆亚洲及伊朗的这条道路获得生丝的。”

 

zgyxlyzjdgdszcl

民国30年影印阿尔巴特·赫尔曼著《汉代绘绢贸易路考》又名《中国和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

 

赫尔曼的这一主张得到欧洲一些汉学家的支持。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些西方的探险家们到中国西北边疆进行考察探险。他们发现了古代中国与包括叙利亚在内的西方交往的遗址和遗物,用实物证实和说明了丝绸之路的存在和发展。“丝绸之路”实际上就是把古代丝绸贸易所达到的地区,都包括在丝绸之路的范围之内,而古老的叙利亚地区不仅是丝绸贸易在西亚的重要地区,而且正是叙利亚的帕尔米拉、杜拉欧罗巴、哈莱比等地作为丝绸之路的中继站和分水岭,向西北延伸到欧洲,向西南通往古埃及。

 

公元一、二世纪时,中国的缣帛已从幼发拉底河渡口经红海涌向利凡特(黎巴嫩等地区)和叙利亚地区。利凡特的罗马人城市贝鲁特、西顿(又译赛达)、提尔将中国缣素重新拆解,按罗马式样织成“胡绫”。同时,中国丝织品也以适应西亚式样的纹饰,制作美观大方的面料,运销阿拉伯、叙利亚和小亚细亚地区。

 

帕尔米拉是中国丝货在西亚叙利亚地区最重要的集散地之一,是丝货运销地中海地区及埃及地区的必经之地。这个位于叙利亚东部沙漠的绿洲国家,因中国丝绸而闻名天下。1933年和1937年在当地出土的织有汉字的绫锦与缯绦,据考古学家普菲斯特(法国著名考古学者)在其撰写的《帕尔米拉织物》和《帕尔米拉的汉代丝织品》等文章中考证,是公元一、二世纪的遗物,其图样与20世纪初楼兰出土的丝绢相仿。这些出土的丝绸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其先进的纺织技艺被普菲斯特命名为“汉式组织”。可以说中国和叙利亚之间正是由于这种丝绸贸易,获得了阿尔巴特·赫尔曼等学者赋予的“丝路”之美名。

 

pemlgc

帕尔米拉古城遗址

 

中国丝货的输入,给当时包括叙利亚在内的罗马世界带来了不可估量的影响。西方学者M.R.查尔斯沃恩就曾描述道:“丝服之盛行于叙利亚境中,尤其是在贝鲁特及提尔两地,殆有多年,各地之丝商亦必如过江之鲫,逐利而来者;叙利亚中安提阿地方有一人名希烈异多士( Heliodorus)者,在那不勒斯从事此类事业,名传史册。而在加比( Gabil)地方,有一叙利亚种之希腊人名衣非利迭打(Epaphrodifus)者,在本镇中从事贸易,获利甚巨。”公元4世纪罗马帝国属下的叙利亚杜拉欧罗巴北面的哈莱比和西南的帕尔米拉都曾有丰富的中国丝织物出土。当然,亚洲大陆两端的中国人和叙利亚人因关山阻隔,相互之间并不熟知。公元1世纪罗马博物学家普林尼曾说,将丝绸“由地球东端达至西端”的,不是中国人,而是多国多民族参与的国际性交易。

 

另一方面,叙利亚、利凡特的毛织工艺十分精湛,也受到包括中国商人在内的东方世界的青睐。据记载,叙利亚的亚麻式野茧丝与羊毛混纺的氍毹锦帐,早在公元2世纪时已受到中国人的推崇。亚麻和棉布是中国最为瞩目的阿拉伯产品。《魏略》中列举了3世纪中销往中国的三种叙利亚亚麻织物:一种叫绯特布,是希腊、罗马时代亚麻业中心贝鲁特织造的麻布,“绯特”为“腓尼基”的音译;一种叫度代布,因帕尔米拉的阿拉伯语名称台德穆尔(Tadmor)得名;一种叫阿罗得布,由安条克的奥朗特河(又译奥沦河)命名,产自安条克。

 

丝绸之路如同一条大动脉,将中国与西亚两个互不熟知的地区连接起来;而叙利亚又是这条大动脉延伸到西亚地区的端点。

 

2、唐以后中叙瓷器及香料贸易的兴起

 

唐代及其之后的中国、叙利亚文化交流不断发展。公元7世纪初,阿拉伯帝国崛起,包括叙利亚在内的广大西亚地区被纳入强大而统一的帝国之中。阿拉伯帝国与中国唐王朝的文化经济等关系秉承以往中国和伊朗、叙利亚、埃及关系的传统,尤其在8世纪中叶,唐朝和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的关系在政治上由于彼此和平相处而显得十分融洽,在经济上更因加强了海上联系,展开了以中国外销陶瓷和阿拉伯香药成批东运为标志的文化交流的崭新时代。

 

在9世纪时中阿之间的海上贸易,成为双方主要的贸易途径。其代表性的历史事件,就是经久不衰的中国外销陶瓷世纪的到来。它以华瓷的世界性输出,在阿拉伯世界赢得了信誉。

 

宋、元、明三代,中国瓷器销往阿拉伯地区的数量十分可观。在历史文献中及其大量的考古发现中,都证明华瓷在叙利亚地区以及其他阿拉伯地区十分盛行,在黎巴嫩巴勒贝克罗马时代遗址附近就出土过华瓷。其中一片被证明是宋代龙泉窑莲花瓣青瓷碗,另一片被认为是元代花草纹饰的青华瓷碗。这些华瓷瓷片现保存在柏林贝尔雅门博物馆东方部。在叙利亚哈马古城,1931年至1938年经丹麦国家博物馆调查发掘,在公元950年至1400年的地层中找到了青瓷、白瓷和青花瓷片。其中有些被认为是宋代德化窑白瓷片,有些被认为是南宋官窑浮牡丹纹青瓷钵残片。还发现了内侧贴花的元代青瓷钵碎片以及元代青花瓷片。在大马士革博物馆的现存藏品中,可以见到15世纪仿制青花白地蓝釉彩画陶器。

 

中国的造纸术传入西亚后,叙利亚地区成为主要的造纸业中心。叙利亚的大马士革、特里波利、哈马和第比利斯等在造纸术传入阿拉伯世界不到两个世纪的时间内,都拥有了自己的造纸厂。大马士革以制造的纸张长期供应欧洲而闻名遐迩,拉丁文中称之为大马士革纸。

 

唐代时及其之后,随着丝织品大量输往阿拉伯地区,以及唐代工匠侨居阿拉伯,中国的纺织工艺受到当地工匠艺人的借鉴。特别是宋、元以来织金技术在叙利亚、伊拉克广泛流行。《诸蕃志》称,大食生产的织金软锦、异缎,都系伊朗和艾尤卜王朝统治下的叙利亚与下埃及产品。异缎正是享誉欧洲的“大马士革缎”,而这种异缎的纺织技术借鉴了中国的纺织技艺。

 

(二)1949年之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叙利亚和中国在经济、贸易、农业、工业、交通、运输和文化领域进行了广泛友好的合作。

 

在叙中两国建交之前的1955年,双方就曾签订贸易协定。1963年2月,叙中双方签订政府间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国向叙利亚提供7000万瑞士法郎的无息贷款,用于购买成套设备。此后两国先后又签署或续签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贸易和支付协定、文化协定、航空以及水利合作协定等。1969年,中国方面在叙利亚开始援建第一个工程项目——叙利亚哈马纺纱厂,此后其他援建和合作工程包括大马士革体育馆、德尔祖尔纺织厂、印德利布纺织厂、哈布尔水利工程及水电站和费依哈体育维修工程等。此外,应叙方要求,中国还向叙利亚提供过一定数量的军事援助。

 

xlyhmfsc

叙利亚哈马纺纱厂,包括30,192纱锭、6,080线锭。1969年2月开工,1973年3月竣工。项目的建成投产有力推进了受援国传统产业的现代化,其产品远销欧亚10多个国家

 

1963年至1983年7月,双方贸易实行记账贸易。贸易额总体上呈上升趋势。1970年,叙中贸易总额为2189万美元,其中叙利亚出口额为1315万美元,中国出口额为874万美元。1978年,叙中贸易达到7319万美元,其中叙利亚出口额为3298万美元,中国出口总额为4021万美元。进入90年代后,叙中经济等交流不断加强。1995年5月,首届叙利亚中国经贸混合委员会会议在大马士革举行。叙中双方讨论了两国政府积极推动两国企业间合作和交流、鼓励两国企业投资办厂、进一步加强两国经贸合作等问题。在此前的1991年李鹏总理访叙和此后的1997年祖阿比总理访华过程中,叙中双方签订多项经济、技术及贸易合作协定,进一步推动了叙中之间经济等领域的合作。其中主要成果之一是,1995年7月叙中汽车制造公司在叙利亚塔尔图斯自由区建设汽车厂。叙中汽车制造公司总投资为1650万美元,中方股份为31%,其余部分为叙方所有,日本三菱公司负责生产的全部技术指导,60%的汽车制造工艺在叙利亚完成。初级阶段生产1000至2000辆面包车和卡车。

 

这一期间,中叙双边贸易额逐年增加,1991年为0.79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额为0.75亿美元,进口400万美元。1993年为1.223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1.21亿美元,进口200万美元。1994年双边贸易额达到1.71亿美元,中国出口1.69亿美元,进口197万美元。1995年双边贸易有所下降,为1. 57亿美元。1998年双方进出口贸易额又达到1.7547亿美元,其中中方出口额为1.74亿美元,进口147万美元。中国出口的主要商品为粮油食品、纺织品、轻工产品、五金矿产、机械设备、化工医药等。为了改善双方贸易不平衡现象,中叙双方经研究扩大了中国从叙利亚进口石油、石化制品以及大麦等。2000年中叙双边贸易额达1.74亿美元,其中中国对叙利亚出口17398万美元,进口仅9万美元。

 

(三)21世纪以来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2004年6月,巴沙尔总统首次对中国进行访问,成为叙首位访华的国家元首,为两国关系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2000年至2010年十年间,中叙年双边贸易额由1.7亿美元增加至24.8亿美元;中国数十家企业在叙境内从事油气资源勘探、工程承包、基础设施建设等业务,为促进叙经济社会发展、增进叙人民福祉做出了重要贡献。

 

近年来中国与叙利亚贸易、投资和承包劳务的基本情况如下:

 

zxsbmyylb20072017

 

【双边贸易】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中叙双边贸易额为11.04亿美元,主要为日用消费品、电器和机电设备。其中,中方向叙利亚出口额为11.03亿美元,增长20.5%;从叙进口额为100万美元,下降68.8%。

 

2017年,叙利亚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中国是危机前叙最大贸易伙伴。现在,由于实际缺少我们和西方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中国的作用更加提高,并继续增长。中国不仅仅是叙最大的贸易伙伴,占叙全国外贸的80%。当然,还有我们可以合作的其他领域”。叙大使指出,当前在叙向中国石油出口停止的环境下,中叙之间的贸易实际上是单向的。

 

【对叙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当年中国对叙利亚直接投资流量53万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国对叙利亚直接投资存量1031万美元。

 

【承包劳务】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在叙利亚完成营业额254万美元。

 

点击进入:六、叙利亚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