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叙利亚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一)叙利亚在历史上与中国的关系

 

历史上,叙利亚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节点国家,与中国具有悠久的外交联系。

 

中国最早了解到西亚的叙利亚是中国汉代的汉武帝时期,当时中国称之为条支,也就是塞琉古王国,其首都在今天叙利亚地区,地中海海滨、奥朗特河畔的安条克城(又译安提阿克),中国人因此称之为“条支”,也就是在发音时省去了开唇音的第一个音节。塞琉古王国是从亚历山大帝国分裂出来的,一度统治了整个亚历山大帝国的西亚部分,也就是除埃及之外的波斯帝国的剩余部分,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业和阿拉伯北部都归入它的版图。

 

塞琉古王国强盛时间不长,不久之后一分为三,东部的巴克特里亚和帕提亚(安息)相继独立,叙利亚附近一带地区则继续归塞琉古王国(安条克)统治。张骞奉汉武帝刘彻的命令出使西域,于公元前126年从巴克特里亚归国后,向汉武帝报告说,帕提亚(安息)是西域最大的国家,条支在它以西。张骞还汇报说“安息长老传闻条枝有弱水、西王母,而未尝见。”(《史记·大宛列传》)

 

公元前30年前后,罗马并吞叙利亚地区,取代安条克统辖地中海东部领土。但是这一带多数时候普遍处于自治状态。

 

东汉时期,公元94年前后,班超平定西域,葱岭交通畅通,“其条支、安息诸国,至于海濒,四万里外,皆重译贡献”(《后汉书·西域传》卷八八)。班超派甘英西行出行大秦国(即罗马帝国),“九年,班超遣掾甘英穷临西海而还。”“和帝永元九年,都护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条支。临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谓英曰:‘海水广大,往来者逢善风三月乃得度,若遇迟风,亦有二岁者,故入海人皆赍三岁粮。海中善使人思土恋慕,数有死亡者。’英闻之乃止。”甘英到西海,为商人所阻,未能西行。这里的商人,一般认为即为安条克商人。这里的西海,一说是波斯湾,一说是地中海。研究当时的历史地理状况,可能后者更为准确。

 

后来到阿拉伯帝国建立之初,奥斯曼哈里发就曾派出使团远赴长安,开创了中阿建交的历史。倭马亚王朝统治时期,定都叙利亚的大马士革,中国史书称之为白衣大食。倭马亚王朝的哈里发叶齐德一世曾派出使者出使长安。此后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时期,中阿双方也频频交聘。阿拔斯王朝旗帜多为黑色,故中国史书称该王朝为黑衣大食。

 

阿拉伯帝国兴起后,不断向四面扩张,与当时正处于强盛期的唐朝在中亚地区展开的多次争夺。公元751年,在位于今天哈萨克斯坦南部的重要城市怛罗斯,爆发了非常重要也非常著名的怛罗斯之战。战斗的结果是刚刚兴起的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的军队,击溃了与之对垒的大唐王朝安西四镇的军队。

 

就怛罗斯之战本身而言,只是一场遭遇战, 无论胜负,对唐与大食(阿拉伯)的关系没有显著影响。但是怛罗斯之战之后不久,唐朝“安史之乱”爆发,唐朝从此退出了中亚,而伊斯兰教就此在中亚地区进行了广泛的传播。怛罗斯之战还导致了中国的文化及技术进一步向西方传播。因此,怛罗斯之战本身虽然规模并不大,影响也不大,但是对于世界历史影响却极为深远。

 

怛罗斯之战后不久,唐朝放弃了中亚,阿拔斯王朝的注意力也向西转移,吐蕃的力量向中亚地区伸展,与阿拉伯王朝展开了长期的对峙。阿拔斯王朝与唐朝脱离了直接的接触。

 

(二)1949年之后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叙利亚于1956年8月1日与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是阿拉伯世界乃至整个西亚北非地区第二个正式承认新中国,并正式建交的国家。建交后不久,叙利亚经历了1958年同埃及合并,又在1961年同埃及分离的重大政局变化,一度使叙中关系受到波及。在叙埃两国合并时期,中国撤销了驻叙利亚大使馆,设立驻大马士革总领事馆。但是叙埃两国分离后,中国立即同叙利亚恢复了正式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

 

60年代,叙利亚政局动荡不已,政权屡次更迭,叙中两国均保持了正常的友好关系。这一时期中叙两国领导人相互访问,双方关系不断发展。

 

1963年7月,周恩来总理在接见叙利亚驻华大使时说:“叙利亚是一个富有民族独立意识和民主传统的国家,建交以后,中叙两国关系很好。我们希望叙利亚的民族独立、民主传统得到巩固,希望阿拉伯国家团结,这有利于反帝事业。不管叙利亚是哪一派政府,我们希望友好关系继续下去。”

 

1965年3月,叙利亚外长哈桑·穆拉维德曾率友好代表团访华,受到中国政府隆重接待。1965年6月9日,周恩来总理访问坦桑尼亚途经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时,同叙利亚总统委员会主席阿明·哈菲兹举行了会谈。双方都表示愿意进一步发展两国关系。

 

“六·五”战争后,叙利亚执政党复兴社会党地区领导机构成员、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长塔维勒于1967年7月访华,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分别会见。1969年5月,叙利亚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部队参谋总长穆斯塔法·塔拉斯访华,周总理与他会见。

 

1971年3月,阿萨德担任总统执政后,调整叙利亚内外政策,但阿萨德政府仍然坚持与中国发展友好关系,并依然坚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一贯立场。在第26届联大会议上,叙利亚作为恢复中国在联大合法席位的提案国之一,在促进恢复中国的合法席位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而中国方面则一如既往地支持阿拉伯国家的正义事业,支持叙利亚的反帝反侵略斗争。特别是在十月战争中,中国坚决站在叙利亚、埃及等阿拉伯国家一边,支持它们维护国家主权、恢复失地的斗争。

 

1967年“六·五”战争中,叙利亚、埃及等阿拉伯国家战败。为了实现与以色列在军事上的战略平衡,叙利亚积极发展同苏联的关系,叙利亚从苏联获得大批军事和经济援助,特别是在70年代,苏联势力在埃及遭到驱逐,苏叙关系更加密切,直到1980年10月,叙苏签订《友好合作条约》。在这一背景下,叙中双方重要互访明显减少,仅有的两次重要互访是1972年叙利亚副总理兼外长阿卜杜勒·哈利姆访华和1978年7月中国人大副委员长姬鹏飞访叙。从1976年6月起,叙利亚就没有派大使来华,直到80年代初。

 

80年代中期,叙中双方一度较为冷淡的关系开始升温。1985年12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吴学谦访问叙利亚是双方关系改善的重要标志。吴学谦外长访叙期间受到阿萨德总统的亲切接见,并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1986年3月,叙利亚复兴社会党与中国共产党正式建立党际友好关系,两国关系在原有基础上又有进一步发展。

 

进入90年代后,双方关系进一步巩固和加深,双方高层互访日趋频繁。1990年6月,叙利亚副总统、全国进步阵线副主席莫沙拉克访华。杨尚昆主席、李鹏总理、王震副主席分别会见了莫沙拉克一行。全国政协副主席谷牧同莫沙拉克举行会谈,双方分别代表中国政协和叙利亚全国进步阵线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和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全国进步阵线友好合作协议》。

 

1991年5月,乔石同志率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访问叙利亚,受到叙利亚复兴社会党和政府领导人的接见。1991年7月,中国政府总理李鹏访叙,这是中国政府首脑首次正式访叙,叙中关系从此进入一个新的阶段。90年代中期以前,叙方党政领导人多次访问中国。

 

1996年9月,叙利亚人民议会议长卡杜拉率叙利亚议会代表团参加在北京召开的第96届世界议联大会。同年12年,叙利亚政府总理祖阿比正式访华,这是中叙建交以来叙总理首次访问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人大委员长乔石分别会见了祖阿比总理,李鹏总理与他举行会谈。双方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相互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和《科学技术合作协定》等。祖阿比总理访问中国之后,中叙双方领导人互访更加频繁。

 

1997年4月,叙利亚副总统哈达姆访华,5月叙环境国务部长曼杰德、6月叙住房福利部长萨法迪分别率团访华。中方领导人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于同年12月访叙。1998年5月,叙复兴党民族领导机构副总书记艾哈迈尔,同年12月,叙副总统莫沙拉克再度访华。1999年4月,李鹏同志又以全国人大委员长的身份出访叙利亚。至此,叙中双方高层互访不断,双方关系保持了继续发展的势头。90年代初期以来,叙中双方除签订了一系列经济、技术等协定之外,还签署了新闻交换和合作协议,中叙1995 -1997年文化合作执行计划,以及1995年至1996年两党合作议定书,中叙两党1998 – 2000年合作议定书等合作协定,双边关系得到进一步加强和巩固。

 

(三)21世纪以来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2001年巴沙尔总统执政后,实现叙利亚总统首次访华,双边关系进一步发展。2007年7月,叙利亚副总理阿卜杜拉·达尔达里访华。2008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访叙。2010年10年,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主席贾庆林访叙。2011年叙利亚发生内乱以来,中方为缓和叙利亚局势做了大量工作,呼吁有关各方停止暴力,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和矛盾。中国政府代表多次赴叙利亚进行访问、斡旋,并出席联合国主持召开的叙利亚问题磋商。叙利亚政府和反对派也派代表到中国访问,听取中方的意见。中方主张联合国在叙利亚问题上发挥主导作用,并坚持政治解决,反对军事干预和冲突。

 

zzjcwlcchjylyztbsr

2008年04月04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会见叙利亚总统、复兴党总书记巴沙尔·阿萨德

 

2017年4月,叙利亚问题进一步恶化,王毅外长强调中方基本立场和主张:第一,中方坚决反对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非法行径,对此予以强烈谴责。第二,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应当得到维护和尊重。第三,在叙利亚问题上,政治解决仍然是唯一可行的正确途径。2017年4月19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在第七轮中欧高级别战略对话后共见记者时,针对叙利亚问题阐述中方立场。中方坚决反对任何使用化学武器的非法行径,认为政治解决仍然是叙利亚问题唯一可行的正确途径,主张叙利亚自身的问题应本着叙利亚人主导的原则,由叙利亚人民自主作出选择。2017年6月17日,中国政府叙利亚问题特使解晓岩访问叙利亚,分别会见叙利亚总统政治与新闻顾问、常务副外长等,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点击进入:五、叙利亚与中国历史上的经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