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新加坡与中国的经贸合作

 

※中新经贸合作已经成为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

 

近年来,中新经贸合作取得长足发展,合作领域日益广泛,合作机制逐步健全,合作层次不断提高,合作内容与各自国家发展战略的结合日趋紧密。

 

2009年至2015年,中新货物贸易年均增长8.84%,我国对新加坡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年均增长39.6%,吸收新加坡直接投资年均增长10.05%,在新加坡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年均增长9.99%。中新经贸合作已成为双边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

 

据新方统计,目前中国为新加坡第一大货物贸易伙伴、第二大服务贸易伙伴、对外投资第一大目的国。据中方统计,2013年以来新加坡成为我国第一大外资来源国、第三大外派劳务市场。2015年新加坡成为我国第二大对外直接投资目的国。同时,以单个国家和地区统计,新加坡在我国全球货物贸易和服务贸易伙伴中,均首次跻身前十位。

 

中新两国建交虽晚,但两国经贸关系发展迅猛,呈现以下特点:一是双边经贸合作规模远超新加坡自身市场体量,新加坡在中国各类对外经贸合作伙伴中均名列前茅;二是中新各领域经贸合作具有前瞻性、创新性和引领性,对两国企业实施国际化经营战略和各自经济转型升级均发挥了积极作用;三是新加坡作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平台优势明显,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乃至国际总部,与新加坡企业“联合走出去”,开展对“一带一路”沿线第三国的投资合作;四是双边经贸合作机制多、层级高、领域广,目前中新两国已建立了3个副总理级经贸合作机制,以及涉及商务政策磋商、双向投资、劳务合作、服务贸易等诸多领域的部际合作机制,另外中国7个地方省市还与新加坡相关部门间建立了省部经贸合作机制,为双边经贸合作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五是多边合作作用突出,新加坡是东盟重要成员国,在国际经贸活动中表现活跃,中新加强在多边领域的协调合作,对促进中国-东盟自贸区、APEC自贸区和RCEP的发展、维护自由贸易体制、促进区域和世界繁荣稳定等方面意义重大。

 

(一)双边贸易关系

 

1、新加坡与中国的早期贸易往来

 

早在1819年,占领新加坡的英国人就已经意识到,要想将新加坡开辟成一个自由港,必然要依赖于中国的商船和商人,全力拓展与中国的直接贸易通商。据估计,在1820年前后,往来于东南亚各地诸如暹罗、马六甲、爪哇、马尼拉以及越南等地进行贸易的中国帆船约有295艘,总吨位85200吨。与此同时,在1805至1816年间,英国东印度公司从事中英之间贸易的船只总吨位,最高的是1816年的29572吨,最低的是1807年的16073吨,平均每年是21432吨。这意味着在当时从事东南亚地区贸易的中国帆船的总吨位是英国从事对华贸易船只总吨位的4倍以上。除了有众多的中国帆船在从事与东南亚各地的贸易往来之外,在马六甲海峡地区还有大量的中国商人和华侨从事各岛屿之间的贸易、承担当地的税款包收业务以及其他经济活动。所以,在新加坡开埠之初,最先前来新加坡经商贸易的就是那些侨居于海峡地区诸如槟榔屿、马六甲、苏门答腊、爪哇以及廖内群岛的中国商人和航行于该地区的中国帆船。

 

在中国与新加坡的早期贸易往来中,华侨的地位与作用可谓举足轻重。实际上,早在英国人据有马来半岛以前,中国帆船与马来半岛等地的贸易往来已持续了好几个世纪,其结果之一就是马来半岛的许多地方诸如马六甲、北大年以及槟榔屿等地逐渐成为海外华侨的聚居地。这些华侨大多来自福建、广东沿海地区,他们与其祖籍地保持着频繁的贸易往来。早在新加坡开埠之初,就有许多来自马六甲、槟榔屿以及廖内群岛的华侨商人前来开设货栈及从事与中国帆船贸易有关的经营活动。

 

新加坡开埠初期所采取的“自由贸易”政策,以及其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吸引了众多来自中国的帆船和移民前来新加坡贸易对于早期侨居在新加坡的中国移民来说,中国帆船与新加坡的贸易往来是他们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头等大事。在每年的1、2月或3月的东北季风时节,来自中国东南沿海各港口的帆船扬帆南下驶往新加坡,给当地的中国居民带来了日常生活所需的各种中国货物,诸如丝绸、茶叶、砖瓦、石条、石板、纸伞、蜜饯、咸菜、中草药材、衣服、鞋帽、烟草等等。这些货物通常价值不菲。当西南季风时节来临的时候,中国帆船便准备启航回中国去。贸易与移民活动的相互促进,在中国与新加坡早期的贸易往来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中国与新加坡的早期频繁贸易往来,不仅为开埠初期的新加坡带来了贸易上的繁荣,同时也带去了大量勤劳刻苦的中国移民,从而为中国与新加坡经贸关系的持续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国内抗日战争期间,由新加坡华人组成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为支持抗战,采用多种形式大力倡用国货、推销国货,推动了中新贸易发展。历史资料显示,自1931年至1936年五年间,中华总商会先后召开数十次大大小小的各种筹备会,分别于1935年10月和1936年10月先后成功举办两届“国展会”。第二次更是盛况空前,在“沪、港、闽、粤、津、汉”等内地城市商会和厂商会的大力协助下,最终吸引了208家来自国内及海外华商单位的国货商品报名参展。此外,抗战期间,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还积极欢迎并协助国内到访的商会商品展。1931年底,天津商会派代表到南洋考察商务,期间在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协助安排下,成功举办了天津商会带来的90多个中国国货精品的展览会。

 

2、新加坡与中国的现代贸易往来

 

现代贸易中,新加坡是首个同中国签署全面自贸协定的东盟国家。为了搭上中国经济增长的便车,进入中国庞大的市场,新加坡积极寻求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经过了两年之久的八轮艰苦而坦诚的谈判,《中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于2008年9月圆满结束谈判,于2009年1月1日开始生效。该协议是新加坡-中国双边关系的重要里程碑,标志着中新双边经贸合作进入了更为密切和成熟的新阶段,也是中国和亚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全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涵盖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原产地、贸易救济、卫生措施、技术性贸易壁垒、海关程序、经济合作和争端解决规则等。

 

双方在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快了贸易自由化进程,拓展了双边自由贸易关系与经贸合作的深度与广度。新加坡政府当时表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和增长速度最快的市场之一。这项协议将帮助新加坡企业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进一步提高双边贸易和投资关系。”

 

根据协定,新加坡已于2009年1月1日起取消全部自中国进口商品关税;中国也于2010年1月1日前对97.1%的自新进口产品实现零关税。两国还在服务贸易、投资、人员往来、海关程序、卫生及植物检疫等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2011年7月,双方签署两份补充协议,加强危机管理方面的合作,为双方企业办理关税优惠手续提供更多便利。《中国-新加坡自贸区协定》的签署是中新双边关系发展历程中新的里程碑,进一步全面推进了中新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也对东亚经济一体化进程产生了积极影响。同时,在全球共同应对金融动荡的时刻,《协定》的签署有利于维护两国经济与贸易的稳定和增长,为维持世界经济稳定和促进贸易自由化做出积极贡献。

 

根据中国海关统计数据,2011-2016年,中国与新加坡双边货物贸易进出口呈现先上升后下降趋势。2016年中国与新加坡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704.23亿美元,下降11.4%。其中,中国对新加坡出口444.75亿美元,下降11.4%;中国自新加坡进口259.47亿美元,下降14.4%。

 

20112016zhongguohexinjiapohuowumaoyiqingkuang

 

机电产品一直是新加坡对中国出口的主力产品,2016年出口额为237.5亿美元,下降13.9%,占新加坡对中国出口总额的55.4%。塑料橡胶、化工产品和矿产品是新加坡对中国出口的第二至第四大类商品,2016年出口额46.2亿美元、43.0亿美元和32.5亿美元,占新加坡对中国出口总额的10.8%、10.1%和7.6%,下降1.2%、5.9%和13.7%。

 

xinjiapoduizhongguochukouzhuyaoshangpingoucheng

 

xinjiapozizhongguojinkouzhuyaoshangpingoucheng

 

机电产品也是新加坡自中国进口的首位商品,2016年进口额为244.2亿美元,下降5.5%,占新加坡自中国进口总额的60.5%。机电产品中,电机和电气产品进口157.7亿美元,下降3.1%;机械设备进口86.5亿美元,下降9.5%。矿产品和贱金属及制品是新加坡自中国进口的第二和第三大类商品,2016年进口额为38.5亿美元和28.3亿美元,占新加坡自中国进口总额的9.5%和7.0%,矿产品增长3.8%,贱金属及制品下降10.8%。除上述产品外,光学钟表医疗设备、化工产品和纺织品及原料等也是新加坡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大类商品,2016年合计占新加坡自中国进口总额的9.7%。中国是新加坡机电产品、贱金属及制品、纺织品及原料和家具玩具的首位进口来源地,占其市场份额的19.2%、26.1%、29.1%和35.5%,中国产品竞争者主要来自中国台湾省、马来西亚和日本等。

 

(二)双边投资合作

 

优越的地理位置和良好的投资环境吸引了众多中资企业到新加坡投资,新加坡已成为中资企业“走出去”的首选目的之一,也成为中资企业国际化的一个重要平台。
1994年,中新两国的第一个政府间合作项目落户苏州。苏州工业园区这一合作项目在20年的时间里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2016年,苏州工业园区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15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

 

d250cb1b-e52f-4d66-8aa3-ee808278a476_size40_w600_h396

1994年2月26日,中国政府和新加坡政府关于合作开发建设苏州工业园区的协议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签署。李岚清副总理和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协议上签字

 

2007年,中新两国设立了第二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天津生态城,体现了两国政府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加强环境保护、节约资源和能源方面所作出的共同努力。

 

tianjinshengtaicheng

2012年9月4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右一)在中新天津生态城永定洲文化主题公园与中方共同植下一株象征合作与友谊的云杉树

 

中新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以“现代互联互通和现代服务经济”为主题,面向中国西部地区,项目运营中心落户重庆市,目前项目已启动实施,致力于开发通过重庆和新加坡连接中国西部和东南亚的“南方交通走廊”,该走廊将连通“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据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经商处提供的数据,2016年中国对新加坡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为42.05亿美元,占中国对东盟投资流量的45.2%,占中国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总额的28.9%。

 

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公司ofo和摩拜先后进入新加坡市场。截至5月,仅ofo一家在新加坡的累计注册用户数就达到10万,日订单量达到2万。

 

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腾新发展与新加坡星桥腾飞集团联合“走出去”,共同开发了印度的工业园项目。腾新发展还将与新加坡太平船务成立合资公司,开发非洲港口及内陆地区物流业务,并共同建造4艘特殊散货船以满足相关航线运输的需求。中化集团等企业以新加坡为平台突破国际贸易投资壁垒,取得跨国并购的成功;中银集团、海航集团等企业通过并购在新加坡的国际企业总部,迅速获得了覆盖全球的市场资源;中远集团、振华重工等企业在新加坡设立区域总部,实现了资源整合和有效配置;五矿集团、中航油等企业充分利用新加坡作为国际大宗商品贸易中心的地位,积极打造全球贸易网络;中石油、中石化、广西柳工、华为等企业在新加坡设立贸易、财务、研发、物流等各类功能中心,支撑企业在东南亚乃至全球的业务发展;京东商城等企业与新加坡企业进行战略合作,联合“走出去”,辐射东南亚乃至整个亚太市场,均取得较好的成效。

 

zhongyuanchuan

中远海控与新加坡太平船务签船舶期租协议 图为2016年5月27日,太平船务公司的北部湾港-越南-新加坡航线首开航

 

中国投资对新加坡经济的影响集中体现在两方面。首先,新加坡的一些重要设施是中资企业承建的,如地铁、组屋、公寓、路桥等。中资企业也大举进入新加坡的服务领域,如餐饮业、零售业等,给新加坡本地民众的生活带来新的便利和选择,惠及民生。其次,许多中资企业以新加坡为东南亚总部,开拓东南亚市场,如宝钢、新希望、华能;金融机构如民生银行甚至从新加坡开拓北美市场。中资企业在这些领域的投资,有助于新加坡维持东南亚商业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新加坡对华投资从1992年起有了突破性的飞跃,投资规模持续增长,投资结构不断优化。正如1993年新加坡吴作栋总理访华时所说,新中两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是“两国的贸易关系已提升为投资关系”。目前新加坡已成为中国第二大外资来源地,仅次于香港。据中方统计,2015年新加坡在华直接投资762项,同比增长0.66%,实际投资69.04亿美元,同比增长18.49%。截止2015年年底,新加坡累计在华直接投资22481项,实际投资额累计792.21亿美元。新加坡对华投资主要集中在江苏、上海、广东等东部沿海省市,但对中西部投资增长较快。

 

(三)双边劳务合作

 

新加坡是我国重要的外派劳务市场。2008年10月,中新签署了双边劳务合作谅解备忘录。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国企业在新加坡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06份,新签合同额16.79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5.41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38312人,年末在新加坡劳务人员102385人。

 

20052016zhongguotongxinjiapochengbaohetongqingkuangtongji

 

20112016zhongguotongxinjiapolaowuhezuoqingkuagntongji

 

(四)双边金融合作

 

中新金融合作发展迅速,成为两国互利合作新亮点。2012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新加坡金管局在华设立代表处。2012年7月,两国签署中新自贸协定框架下有关银行业事项的换文。10月,新方授予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特许全面牌照。2013年2月,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担任新加坡人民币业务清算行。4月,中国工商银行新加坡分行在新人民币清算业务正式启动。5月,新加坡金管局北京代表处正式揭牌。

 

4197498_940201

2014年9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马骏(中)在工行新加坡分行举办的人民币国际化峰会上分享看法。当日,中新两国金融及其他企业界人士、政府官员等数百人参加了举行的人民币国际化峰会,共同讨论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和路径

 

2013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确定新加坡市场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投资额度为500亿元人民币。2014年10月,两国外汇市场正式推出人民币和新加坡元直接交易。2015年11月,中方同意将新加坡RQFII额度提高到1000亿元人民币。2016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续签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互换规模扩大至3000亿元人民币/600亿新加坡元,有效期3年。

 

近年来,中国金融机构在新加坡的投资合作多围绕“一带一路”的海外建设项目展开,为新加坡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了支持和便利。截至2017年5月11日,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已成功为“一带一路”相关项目投放逾90亿美元,开立约10亿美元跨境担保,投放与跨境担保两项合计超过100亿美元。中国工商银行则在2016年与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为想参与“一带一路”项目的新加坡企业提供金融支持。

 

(五)其他领域合作

 

中新两国在科技、教育、文化、军事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也日益密切。在文化领域,两国之间签有《中新文化合作谅解备忘录》。近年来,双方在文化艺术、图书馆、文物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扩大和加深。两国之间签有《中新政府间科技合作协定》和中新科技合作联委会。1998年3月,联委会举行第四次会议,双方决定设立“中新联合研究计划”,以建立一种长期联合研究机制,使两国的研究院所、大学以及公营研究机构与企业共同开展产业方面的研究与开发工作,从而为两国的企业提供可商业化的技术。

 

两国在人才培训领域的合作十分活跃。主要项目有中国赴新加坡经济管理高级研究班、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赴新考察、两国外交部互惠培训项目等。2001年,双方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中新两国中、高级官员交流培训项目的框架协议》,并分别于2005年、2009年、2014年和2015年四次续签。2004年5月,双方决定成立“中国-新加坡基金”,支持两国年轻官员的培训与交流。教育方面,两国间有英语教师培训项目、工商管理硕士班项目、本科和护理专业项目等多项合作计划。1999年6月,新教育部长兼国防部第二部长张志贤率团访华,双方签署了《中新教育交流与合作备忘录》及中国学生赴新学习、两国优秀大学生交流和建立中新基金等协议,中国15所高等院校在新开办了20个教育合作项目。2015年,我在新留学人员10430人,新在华留学生4865人。

 

2007年7月,双方签署《关于借鉴运用新加坡园区管理经验开展中西部开发区人才培训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09年以来,双方已联合举办5届“中新领导力论坛”。2012年9月,首届中新社会管理高层论坛在新加坡举行,双方签署关于加强社会管理合作的换文。2014年7月,第二届中新社会治理高层论坛在华举行。2016年5月,第三届中新社会治理高层论坛在新举行。
 

点击进入:六、新加坡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