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

 

(一)新加坡与中国建交前的双边关系

 

1、推动发展

 

以历史的眼光实事求是地讲,有“新加坡国父”之称的李光耀有着深厚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底蕴,对中国怀有特殊的感情。新中国建国之后的一个时期内,李光耀对中国有一定的批评指责,一是出于对共产党执政的中国政府不了解而产生的疑惧;二是昭告邻国世人,新加坡不是“第三中国”,以示与中国“划清界限”;三是中国当时在发扬国际主义、支持世界人民革命的政策方针下,未免有些不当的做法。

 

20世纪60年代,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根据毛泽东“一条线和一个面”的战略思想,争取团结各国政府,遏制苏联在东南亚势力扩张成为首要任务。这样,打开与新加坡的关系,对中国开展东南亚国家的工作日显重要。在周恩来的指示下,从1970年底,中国逐步调整了对新加坡的政策。他还指示中国驻外代表机构主动邀请新加坡的外交使节参加中国的国庆招待会。中国的积极姿态,得到新加坡的积极回应。双方的第一次接触,是在1971年通过李光耀所称的“乒乓外交”进行的。新加坡首次派乒乓球队应邀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亚非乒乓球友谊赛。接着,中国提出建议,拟于第二年派遣一支乒乓球队到新加坡进行友好访问,新加坡方面欣然同意。

 

1974年5月马来西亚总理拉扎克访华,5月31日中马两国建交。这对新加坡在发展对华关系上起到了助推作用,双方均认为已到中新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时候了。中方加大了对新加坡的工作力度。

 

4197487_336454

1972年7月8日至7月15日,中国乒乓球代表团应邀对新加坡进行友好访问。访问期间,中、新两国运动员通过友好比赛,相互学习,交流经验,增进了友谊。图为中、新两国乒乓球运动员再比赛场上

 

1975年3月,李光耀总理派外长拉贾拉南访华,受到周恩来的接见。拉贾拉南访华,既表明了友善,又充满了疑虑。他对周恩来重申了新加坡的立场,并说明由于邻国对新加坡以华族人口占绝大多数的情况特别敏感,新加坡只有在印尼同中国复交之后,才能同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周恩来围绕新加坡关心的问题,阐明了中国的立场,为消除其政治疑虑深入地做了大量工作。他最后反复申明,中国尊重新加坡是个独立的国家。1975年6月,泰国首相克立·巴莫访问中国,7月1日中泰建交。具有高度政治智慧和策略艺术的周恩来抓住时机,请克立·巴莫向李光耀传达口信,并邀请其访华。周恩来没有托在此之前访华的马来西亚总理拉扎克向李光耀传话,而请克立·巴莫传话,是经过缜密考虑的。睿智、持重的李光耀对周恩来的邀请没有作出回应。

 

1975年9月李光耀访问伊朗,伊朗首相胡韦达也应周恩来之托转达对他的邀请,于是他决定于1976年5月访华。遗憾的是,未等他成行,周恩来于1976年1月8日逝世。李光耀访华,是周恩来的外交功力的推动。周总理用“润物细无声”的外交艺术,启动了李光耀的政治思路。在李光耀之后的回忆录中,他把与周恩来总理擦身而过看作是人生中的一大遗憾。

 

2、打破坚冰

 

李光耀的首次访华,外交上堪称“破冰之旅”。他希望充分利用这次经过长期酝酿才下定决心的访问,尽量多了解一下中国。李光耀谨慎从事,为避免被人误认为他是以炎黄子孙的身份“寻根问典”,特意在他率领的17人代表团里安排了各族人士,其中有在斯里兰卡贾夫纳出生的泰米尔族的第二副总理拉贾拉南、马来族的政务次长麦马德和华族的外交部政务次长李炯才。他们跟随李光耀出席所有会议,在各种场合一律讲英语,以此表明他们与中国毫无私密接触。

 

19408507_2015032307392443015200

1976年5月12日,首次访华的李光耀与已经83岁的毛泽东会晤

 

当时,毛泽东年事已高,且多病缠身,会见来访外宾均不作预先安排,而是临时视情况而定。5月12日,外交部礼宾司官员突然到钓鱼台18号楼通知李光耀,说毛主席将会见他,这给他几分意外欣喜。礼宾车队来到中南海毛泽东的住处,李光耀和拉贾拉南下车后被引导入内。毛泽东身穿浅灰色中山装,靠坐在客厅正面的沙发上,见李光耀进来,由张玉凤和护士长扶起来与其握手。落座后,李光耀收起他惯常自如洒脱的坐姿,极力保持政治的矜持和仪态的郑重,以显示其对毛泽东的尊重。会见持续了约一刻钟,华国锋和时任外长的乔冠华陪见。这次简短的会见,给李光耀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后来,李光耀回忆说,毛泽东当时已是83岁的高龄,无论是精神或者体力都很虚弱,已不像在1972年会见尼克松和基辛格时,思维敏捷,言谈自如,纵论天下。但他看到的仍是领导过长征,建立了强大武装,坚持抗日游击战,打败国民党的军队,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巨人;看到的仍是把中国从贫困潦倒和饥饿中解放出来,并向世界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的伟人。

 

109641518

1976年5月,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夫人游览长城

 

3、冰雪消融

 

1978年对于中国和新加坡来说是重要的一年。11月12日,74岁高龄的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访问过泰国、马来西亚后,续程访问了新加坡,同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就国际形势、地区形势、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问题,广泛深入地交换了意见,增进了彼此了解。这次会见,成为李光耀的“一次难忘的经历”。双方在越南、柬埔寨问题上会谈多时,邓小平同志鲜明的表示了对于越南问题的看法,明确了中国的态度,称“如果越南进攻柬埔寨的攻势过了湄公河,中国就不可能再按兵不动。”

 

12315614545465123456454513212154546

1978年11月,邓小平访问新加坡,在机场与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亲切握手

 

针对李光耀对中国外交政策的担忧,邓小平强调,中国心口如一。在外交政策上,中国人怎么想就怎么说。邓小平离开新加坡前,与李光耀在总统府别墅话别时,高度称赞新加坡的发展。邓小平说,与他旅法留学途经新加坡时相比,新加坡的改变实在太大了,并表示了由衷的祝贺。这次访问,使邓小平在李光耀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在谈到治国理政的方法上,邓小平惊人的谦虚、坦诚和敢于正式批评的勇气充分显示出他伟大的品格和卓越的领导能力,赢得了李光耀的敬重和信任。从这个时候开始,一个更加开放的中国出现在国际外交舞台上,这一东方大国的潜力和能量也被李光耀等新加坡领导人敏锐的观察到,经历了多年的阻隔和敌对,两国的步伐开始向正式建交迈去。

 

邓小平访问新加坡的巨大成功和中国对新加坡政策的调整,增加了李光耀对中国的信任度。随着新加坡民间访华人数的增加,中新贸易迅速增长,新加坡成为中国除香港之外的最大转口贸易站。1979年12月29日,两国政府在北京签订了贸易协定。1980年8月14日,两国签署协议,以执行贸易协定的名义,互设有使馆主要功能和外交地位的商务代表处。这使新加坡既满足了建立官方联系渠道的需要,又恪守了在印尼之后与中国建交的诺言。

 

1980年11月,李光耀携夫人柯玉芝和女儿玮玲第二次访华。此时,中国已经进入了一个改革开放的新时代。李光耀一行参观了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游览了承德皇家避暑山庄,乘游轮从重庆沿江而下,直至宜昌,饱览了长江三峡秀丽风光,又访问了武汉、厦门等地,尽情地游览了中国的壮丽河山,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3b87e950352ac65c8acbe89ef0f2b21192138a15

1985年9月13日至25日,应中国政府邀请,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和夫人对中国进行了正式友好访问。图为9月13日,李光耀总理和夫人乘飞机到达上海时,上海少先队员向新加坡贵宾献花

 

李光耀回国后,彻底开放对华旅游,鼓励商人利用中国的优惠政策,大力开展新中经贸,促进新加坡经济发展。此后,李光耀成为中国的常客,来访不下30次。两国在经贸、科技、文化等领域合作发展顺利。1981年中新互设商务代表处。1985年两国实现通航。1986年我在新设新华社分社。

 

(二)新加坡与中国建交后的关系

 

中国与新加坡两国于1990年10月3日建立外交关系。1995年,两国外交部建立磋商制度。2008年8月,李光耀内阁资政来华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纳丹总统来华观看北京奥运会比赛。9月,王岐山副总理与黄根成副总理在天津共同主持召开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第五次会议、苏州工业园区联合协调理事会第十次会议和天津生态城联合协调理事会第一次会议。吴作栋国务资政赴天津出席第二届“夏季达沃斯”年会。10月,李显龙总理来华出席第七届亚欧首脑会议并顺访,李光耀内阁资政访华。

 

4197490_200195

1990年10月3日,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左)和新加坡外长黄根成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签署了中国新加坡正式建交公报。中国新加坡宣布正式建交。这是两国外长签字后,相互握手表示祝贺

 

2009年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周铁农访问新加坡。3月,吴作栋国务资政访问广东。4月,刘延东国务委员访问新加坡。5月,李光耀内阁资政、黄根成副总理来华出席苏州工业园区开发建设十五周年庆祝活动并访问浙江。6月,李显龙总理访问浙江、上海。

 

2010年两国执政党和军事代表团也实现了互访,两党两军关系正式建立。

 

2014年4月,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来华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并访问山东。同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访新。6月,新外交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访华。7月,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来华举行第二届中新治理高层论坛。8月,新加坡总统陈庆炎来华出席南京青奥会开幕式,习近平主席会见。同月,杨洁篪国务委员访新。9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来华出席中国—东盟博览会并访问广东、广西和香港。10月,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访华并与张高丽副总理共同主持中新双边合作机制年度会议。1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来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二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2015年是中新建交25周年,11月6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陈庆炎。两国元首一致同意将中新关系定位为与时俱进的全方位合作伙伴关系,并启动中新自由贸易协定升级谈判。

 

U610P4T8D7611017F107DT20151107101445

2015年11月6日,习近平在新加坡总统府会见新加坡总统陈庆炎

 

2015年3月,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逝世。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张德江委员长、张高丽副总理分别向新加坡领导人发唁电。李源潮副主席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应邀赴新加坡出席李光耀国葬。4月,新加坡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来华出席第5届中新领导力论坛。6月底7月初,新加坡总统陈庆炎对华进行国事访问。8月初,王毅外长正式访问新加坡。同月,李源潮副主席作为习近平主席特使赴新出席新加坡建国50周年庆典活动。9月,新加坡前副总理黄根成作为政府特使来华出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10月,张高丽副总理访新并主持中新双边合作机制年度会议。11月,习近平主席对新加坡国事访问。
2016年2月底,新加坡外长维文访华。3月,新加坡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来华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6年年会。5月,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赴新主持第三届中新社会治理高层论坛。

 

新加坡于2015-2018年出任“东盟对华关系协调国”。南海问题是新加坡作为“协调国”所协调的多个议题中的一个,也是新加坡投入最多和最受关注的议题,新加坡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协作前所未有地多起来。2016年6月,新加坡同中国主持“东盟-中国外长特别会议”——会议主题是“南海仲裁案”阴影下的南海问题,还多次与中国一起主持“东盟-中国落实《南海各方行为宣言》高官会”以及协商 “南海行为准则”,客观上有助于推动新中关系。

 

但在新加坡出任“协调国”后,2016年8月,李显龙总理访问美国期间公开正面地表态支持“南海仲裁案”,引发了中国的不满与批评,影响到了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双边关系进入“异动”的态势。2016年下半年,新加坡官方公开稳定新中关系的行动逐渐多了起来。2017年5月,新加坡资深外交官许通美在新加坡主流媒体《海峡时报》发表了畅谈新中友好关系的文章。同月,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成立20周年纪念会上的公开致辞中对新中关系进行了积极的正面定位。2017年9月19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两国关系在经历数月的不确定后恢复发展的标志,中新关系回暖迹象明显。

 

1121690518_15058186973491n

2017年9月19日,李克强总理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仪式欢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对我国进行正式访问

 

点击进入:五、新加坡与中国的经贸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