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土耳其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一)土耳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地位和优势

 

“一带一路”倡议契合了土耳其当前的地缘政治战略,并且能够推动土耳其在欧亚大陆尤其是中东欧地区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地位的提升。同时,土耳其对于“一带一路”倡议而言,也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优势。

 

1、地理位置优势

 

土耳其是巴尔干、中东和高加索地区的交集点,处于欧亚的中心,位于从地中海到太平洋的边缘地带的中间。著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将土耳其称为撬动欧亚大陆地缘战略的支轴国家。

 

土耳其处于欧亚大陆连接点,与巴尔干、中东、北非、高加索等重要地区紧密相连的同时也连通了黑海与地中海,拥有独特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地位。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横贯土耳其西部,隔离小亚细亚半岛和巴尔干半岛的同时,把黑海和地中海连成了一片,成为沟通黑海与地中海的大动脉,通常人们也将它们合称为“黑海海峡”。因该海峡地形险要,历史上素为兵家必争之地。正因为如此,土耳其成为“一带一路”建设中地理上的关键桥梁位置,素有“欧亚桥梁”之称,全球地缘战略地位是无可取代的。

 

土耳其是一个拥有多种身份和影响力的关键性地区大国,处于地缘政治和经济交汇中心,既是中东地区与伊斯兰世界的重要国家,又是西方式的世俗化主义民主国家。在地理上,作为欧洲和亚洲的桥梁和交汇处,土耳其东临伊朗,东北部与年轻的阿塞拜疆共和国为邻,在东南方向同叙利亚和伊拉克接壤,它的欧洲部分同保加利亚、希腊毗连。

 

土耳其在地理上的这种特殊性,使其成为东西合璧、南北荟萃之地,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向西则拥有明显的西方与欧洲特点,在中东、巴尔干地区和国际事务中有着重大的影响;向东则主要面对中东国家和伊斯兰国家,对内则具有突厥国家的身份,是一个多元文化交汇的地方。就空运而言,土耳其是世界众多重要航线的交汇处,实现了伊斯坦布尔直飞中东、欧洲以及非洲等。可以说,土耳其重要的贸易地位和区域作用,正是源于其独特的空间地理区位和卓越的物流能力。土耳其作为欧亚大陆能源轴心上的一个重要的中转国,集中力量将里海的石油和天然气输送到西方市场,打造出一条东西方能源走廊。土耳其显著的地理优势是周边国家在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上无法比拟的,更是不可忽视的。

 

2、经济优势

 

正是因为土耳其位于欧洲和亚洲的接合部,1996年土耳其加入欧洲关税同盟,成为世界商品的中转站,为土耳其带来了丰厚的中转利润。随着本国工业的发展,土耳其利用关税协定,使本国的商品在欧洲各国家自由流通。中国与土耳其两国的贸易额不断增加,经济贸易合作范围也不断扩大。中土两国贸易额从1990年的2.83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的282.89亿,两国经贸合作持续深化发展,交通、冶金、电力与电信是双方合作的重点。2010年,中国和土耳其签署了一系列合作文件,包括双边经贸合作、第三国基础设施与技术咨询合作、文化交流、信息通讯技术合作、海事合作以及铁路合作。中国是土耳其第二大进口来源地、第三大贸易伙伴和19大出口市场,土耳其已然成为中国贸易、投资、工程承包的要地,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发展对象。

 

3、文化优势

 

土耳其历史文化在古代即与丝绸之路密切相关。古代丝绸之路在促进土耳其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为丝绸之路的进一步发展创造了条件,更重要的是留下了丝绸之路的文化印记。土耳其凭借其在中亚地区密切的历史文化联系,在欧亚大陆心脏地区架起了不同文化之间对话和互动的重要桥梁。中国和土耳其人民创造了璀璨的历史文化,不但促进了两国文化的传播与交流,而且更加注重各国文化的开发与利用。

 

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里,大多在历史和宗教方面与土耳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表达了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发展友好关系的强烈愿望,同时也表示土耳其非常愿意为这些国家之间的沟通合作架起桥梁。2014年12月12日,“共建‘一带一路’:历史启示与时代机遇国际研讨会”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共200多位代表出席研讨会。 “一带一路”倡议为欧洲各国带来了新的合作机会,而土耳其处在“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承担着复兴丝绸之路的历史使命。

 

(二)土耳其对“一带一路”倡议的总体认知

 

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得到了土耳其各界的积极响应。中国与土耳其的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我国汉代的丝绸之路时期,都是有着古老文明和强劲经济发展活力的新兴发展中国家,是落实“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国别。

 

1、土耳其官方的态度

 

土耳其官方对于“一带一路”为土耳其带来的经济机会,特别是基础设施建设的机遇充满期待。土耳其通过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修建铁路、公路、机场,扩建地中海港口等,积极向中亚国家推销“土耳其模式”,大力发展经贸合作,但由于自身经济实力欠缺、中亚国际特殊国情等原因导致土耳其与中亚经济合作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因此迫切需要融入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从而进一步提高了与中亚国家的经济贸易合作水平,并扩大影响力。

 

土耳其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在筹建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出资规模为26亿美元,份额为2.48%。土耳其已经提出了“中间走廊”的倡议,可以跟“一带一路”倡议进行很好的对接。“中间走廊”的目标是通过土耳其将欧洲、中亚和中国连在一起,起点在土耳其,沿途经过格鲁吉亚、阿塞拜疆、里海、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最终到达中国。

 

2017年5月1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上表示土耳其会不遗余力地参与并支持“一带一路”建设。土耳其非常高兴能与中国一起来共同实现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计划。

 

aedazcydyl

2017年5月14日,“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式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开幕式上致辞

 

2、土耳其商界的态度

 

土耳其商界认为,虽然中国与土耳其存在贸易逆差,在某些产业上也存在着一定的竞争,但是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商品出口国和资金投资国。“一带一路”带来的巨大的投资额度在促进土耳其产业结构优化的同时,也能够带动土耳其经济增长。从2012年开始,中国在土耳其的投资呈现飞速上升的趋势。同时,为了更好的减少中间产品进口,降低贸易逆差,调整产业架构,平衡地区发展,吸引外商投资,2014年4月5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在首都安卡拉公布了新的投资计划。这对加强土耳其“一带一路”土耳其段的建设不得不说是一次大好机会,未来两国将进一步加强在矿产开发及轻纺制造、航运、能源等传统领域的投资合作。

 

3、土耳其学界的态度

 

土耳其学界也对“一带一路”表达了较明显的渴望。土耳其既有璀璨博大的文明,又有丰富的文化资源。早在2000多年前,古老的丝绸之路就将土耳其与中国相连。由于复杂的历史和民族宗教关系,作为连接欧亚的土耳其与新疆的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也有着很深的友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不仅是经济发展战略,更是社会、文化等全方位的合作与交流,为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的路径和平台。土耳其需要积极融入中国“一带一路”倡议,通过深化经济文化交流,加深彼此文化的了解和认知,更好地服务于经济合作和发展,同时也可以加深中国民众与土耳其民众的精神交流,更好的促进民心相通。

 

(三)土耳其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风险与挑战

 

1、中、土民间直接交流不足

 

丝绸之路的核心是“民心相通”,两国民间的交流意愿很重要。但是据调查在中国和土耳其的民众中会两国语言的人并不多。土耳其关于中国的消息往往是转载自西方媒体和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不少带有政治偏见,而中国人也较少通过土耳其媒体直接获得有关土耳其的消息,这就造成了中土两国的交流存在误会。2015年,少数土耳其媒体和社交平台发布所谓“新疆禁止部分穆斯林封斋”和“中国警方殴打、残害维吾尔族妇女儿童”的不实报道,引发了多起反华示威活动。2015年,受“东突”势力煽动以及当地媒体炒作等因素影响,土耳其多次发生反华活动,威胁到华人华侨的安全,增加了中国企业投资合作的风险。2016年之后,土耳其与西方关系恶化,与美国日益对立,无暇顾及中国,故未再发生类似情况。

 

因此,未来虽然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等具体议题上,中土合作的共同利益大于冲突,但也不排除民族、宗教问题阻碍两国在“一带一路”上的合作。如果两国民间交流不能发展起来,就无法实现“一带一路”倡议“五通”中“民心相通”目标,也影响其他目标的实现。中资企业在土耳其开展投资合作时,要积极与媒体沟通,以免因误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2、“双泛主义”对我国的影响

 

在中土双方共同建立战略性伙伴关系过程中,也还经常存在着激化中土双边关系的一些消极因素。当前,“泛突厥主义”和“泛伊斯兰主义”是中亚和中东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受土耳其境内泛突厥主义的影响,在中国西北地区具有突厥血缘的少数民族中,发生了所谓的“东突厥斯坦”的民族分离主义活动。土耳其虽然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国,但其在东西方之间一直摇摆不定,而中国的“东突”恐怖势力一直都是影响中土关系的敏感问题。恐怖主义在中国特别是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盛行确实为中土关系蒙上了阴影。土耳其要正常与中国合作发展,正视中国国内的恐怖主义问题是必须的。

 

恐怖主义问题是历史的、文化的和意识形态的,中国和土耳其两国都应该以新的观念对待“双泛”主义问题和新疆问题。新疆既然在文化、语言和历史上与土耳其有着极大的共性,我们需要做的是利用这种共性努力促进双方交流。以中土合作取代敌对是解决意识观念冲突的最佳办法,“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为此提供了基础和切入点。

 

点击进入:七、中土关系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