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沙特阿拉伯与中国的关系

 

(一)中沙建交之前的关系

 

1、新中国建立之前中沙关系

 

在石油发现之前,中国与沙特的关系主要是民间自发的宗教往来,附带小规模的经济文化交往。公元1432 年(宣德六年),郑和第七次下西洋时,曾到达天方等国,即今沙特阿拉伯麦加。

 

自明代海禁之后,中国与阿拉伯半岛的官方往来基本上处于停顿。进入20世纪后,直至60年代,中国与沙特的交往基本上仍限于宗教领域。1939年,应中国驻埃及留学生的请求,民国政府于沙特吉达设立副领事馆,主要处理中国穆斯林赴麦加朝觐事宜。此后中国赴麦加朝觐的穆斯林逐年增多,并得到沙特政府的关心与照顾,但由于两国相距遥远,朝觐人数的增加并未推动两国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双方关系仍以宗教往来为主。“卢沟桥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略中国,国民政府采取各种外交手段抗日救亡,1939年 11月14日,沙特阿拉伯新任驻英公使拜会中国驻英公使顾维钧,明确表示沙特支持中国人民的抗日斗争,共同反对日本的侵略。但二战期间,沙特奉行中立政策,双方的关系并无多少实质性内容。反而,由于战争的原因,民国政府中断了组织穆斯林前往沙特朝觐,两国交往最主要的内容也被抽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两国恢复来往,并于1946年11月15日签订《中国沙地阿拉伯友好条约》,建立领事级外交关系。1957年5月30日,“中华民国”与沙特阿拉伯王国升格为大使级外交关系。

 

2、新中国建立之初的中沙关系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得到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欢迎和祝贺,承认并与新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但这些国家多为苏联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中东的大多数国家虽同为受压迫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但此时仍受英美两国主导和控制,在英美的压力下它们没有在第一时间承认新中国。沙特追随美国,坚持不承认新中国,并与台湾当局加强了联系。

 

在1955年亚非会议期间,周恩来总理和穆斯林代表会晤了沙特首相兼外交大臣费萨尔。表示希望沙特允许中国穆斯林到沙特朝觐的要求,沙特政府同意中国每年安排20名穆斯林前往麦加朝觐。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宴请了沙特代表。中国与沙特的第一次接触迈出了成功的一步。亚非会议后,沙特代表团团员、沙特驻印尼公使萨伊德·哈桑·法齐约见中国驻印尼大使黄镇,感谢周总理在亚非会议上对沙特及阿拉伯国家的支持。并表示,如受邀请,首相费萨尔将乐意访华。是年7月,毛泽东主席致函沙特国王邀请沙特首相费萨尔访华。表示沙特阿拉伯首相如来华做友好访问,将促进两国之间的了解和友谊。10月,沙特国王复函毛泽东主席,表示感谢和接受邀请。但因首相工作繁忙,访问时间留待后议。1955年9月至10月,英国军队入侵盛产石油的布赖米地区,同沙特发生冲突,12月,阿盟照会中国外交部,送来阿盟委员会关于谴责英国侵略、支持沙特的决议。1956年1月,中国外交部复照,表示中国一向支持亚非各国人民反对殖民主义的斗争,对于阿拉伯各国人民近年来争取民族独立运动甚为关切。中国政府和人民密切的关注布赖米地区局势的发展,深切同情沙特和阿曼两国人民为维护民族主义、自由独立、反对外来侵略所做的努力。

 

在亚非会议上得到沙特许可后,1955年-1964年,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每年都派朝觐团赴沙特麦加朝觐,经常受到沙特国王或首相的接见,沙特由此开始对中国政府进行了解和交流。1956年中国伊斯兰教协会主席包尔汉率朝觐团在麦加朝觐期间与沙特国王、首相和财政大臣进行了友好会晤。但由于此时的沙特对中国的戒备心理较重,严格限制中国朝觐人员的活动;加之台湾方面对中国朝觐团的挑衅、干扰,尤其是1963、1964两年,台湾方面的破坏活动更为嚣张,而沙特政府也未能提供应有的保护。1965年“文革”开始后,中国伊斯兰教协会暂停派团朝觐。

 

首次接触虽然取得不错的效果,但随后两国的政治环境都发生变化,影响了中沙关系改善的进程。中国在1950年代一边倒向苏联,同社会主义国家的外交接触占了很大日程;朝鲜战争爆发后,台湾海峡局势一直紧张,中国压力巨大,难以专注发展同沙特的外交关系;1966年,中国又陷入狂热的“文革”,内政外交工作都陷入混乱,极左的思想也严重影响了外交工作,之前确立的外交指导方针被否定,中国鼓吹“世界革命”思想,在中东地区支持各种反对王室统治和伊斯兰传统的革命运动,被沙特政府视为严重威胁;“文革”期间中国严厉地对待国内穆斯林,更使沙特政府反感。此时,美苏在中东地区的争斗加剧,沙特紧随美国抵制苏联;中东地区的局势也发生变化,埃及受到重创,反以斗争受挫;伴随美苏的争霸,中东地区的大国竞争加剧,使沙特不得不加强注意周边局势;同时国内的改革也进入重要的阶段,无力关注与中国的关系。因而,1970年代,沙特与中国的往来主要是经济方面。1976年初,沙特阿拉伯允许商人同中国进行直接贸易,当年,中国出口沙特总额为675万美元。1977年,中国向沙特出口达1479万美元。但直到1978年,中国均未从沙特阿拉伯进口货物。

 

沙特对红色新中国政权在国际舞台上一直采取敌视态度,反对中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1971年10月,在联合国通过关于恢复中国合法席位的提案时,15个中东国家中只有沙特一国投了反对票。究其原因,是沙特对新中国的认识、台湾与沙特的传统关系、美沙关系、中东地区局势的变动、冷战等因素共同作用,使得这一时期的沙特阿拉伯采取了紧跟美国走,反对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外交道路。

 

中国与沙特意识形态的对立,又缺乏实际往来,这种互不了解的状态使得双方很难进行有效的沟通和认识。加之两国各处不同的力量阵营,各国的首要任务都是维持本地区的稳定,两国也都处于国内建设的重要时期,对远在万里之外的国家没有发展关系的要求。这些都使得中沙建交之路充满曲折和变数。

 

3、中沙关系走向缓和

 

1978年,中国召开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全国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对国际局势也有了新的认识,确定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外交上,放弃针对苏联的“一条线”战略,实行真正的独立自主和不结盟外交。在维护世界和平,反对霸权主义,加强与第三世界的团结与合作的外交总方针的指导下,中国加快了与中东国家发展友好关系的步伐。中国公开表示了与沙特建交的愿望,但整个80年代,沙特仍然反对和中国建交。中国政府此时表现出极大的诚意,采取耐心等待的策略。同时通过宗教和贸易途径,加深沙特对中国的了解。

 

1978年中国转变外交政策,重新寻找与沙特修好途径时,中国伊斯兰教徒再次成为开路先锋。1979年,中国恢复了派团赴麦加的朝觐活动。1981年5月至6月,中国接待了一个由沙特支持的世界穆斯林代表团。代表团访问了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向中国穆斯林协会捐赠了50万美元。尽管中国法律禁止各类组织接受外国的捐款,但这次却例外的被准许。1984年9月,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沈遐熙率中国穆斯林朝觐团出席了沙特国王举行的国宴。虽然没有资料显示这次会晤谈及了政治话题,但这显然是两国关系改善的信号。

 

中国穆斯林的朝觐以及与沙特宗教团体的互访,成功的展示了中国和平友好的国家形象。使沙特重新认识了中国,在相互了解上迈出了重大的一步,是中国外交政策巨大的成功。到90年代时,中国每年前往麦加朝觐的穆斯林已达到 2000人以上。

 

zhognguomosilinfushate

2009年9月30日,在兰州市中川机场候机大厅内,当地政府为朝觐团举行了简短而隆重的送别仪式

 

除宗教往来外,中国利用体育交流推两国往来,1981年11月15日,中国国家体委副主任徐寅生在马来西亚会晤沙特社会事务大臣兼沙特足球联合会副主席时,双方都表达了希望改善彼此关系的愿望。

 

有了宗教交流的第一步,中沙间的贸易往来随之展开。1984年9 月,沙特银行代表团访华,受到荣毅仁副委员长接见。1985年4月至5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主席黑白理访问沙特。稍后,沙特贸易代表团在11月回访银川,探索与宁夏回族自治区开展经济技术合作的道路。1985年12月至1986年1月,沙特商人和银行代表团访问宁夏,表示愿意在宁夏建立一个金融学院。

 

1985年,中沙开辟达曼至上海新线,这条航线的开通,其政治意义远大于经济意义。

 

1986年11月,沙特中央银行前总裁阿卜杜·阿齐兹·库拉希率领一个企业代表团访华,受到中国总理赵紫阳的接见。

 

1987年11月,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贾石应库拉希的邀请,率中国企业家代表团回访沙特,受到沙特第二副首相兼国防和航空大臣苏丹·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等的接见。这是访问沙特的第一个中国企业代表团。双方就进一步发展两国经济贸易关系进行友好交谈。据报道,这次访问后,沙特阿拉伯基础工业公司(SABIC)向中国出售了价值6000万美元的34万吨的塑料、化肥和其他化工产品。1987年12月,沙特向中国出口量30万吨小麦。该年两国的贸易额达3.5457亿美元。中国主要进口化肥,化工产品和食品;出口轻工、纺织、粮油等产品。

 

鉴于两国的经贸往来日渐频繁,1988年11月,中国和沙特决定在对方首都互设商业代表处,以便在“经济和商业领域里进一步发展两国的友好关系”。这项决定由中国驻美大使韩叙与沙特驻美大使班达尔·本·苏尔坦王子在华盛顿签署,也是班达尔王子1988年10月中旬访问中国时的成果。贸易代表处的设立标志着两国关系进入到实质性阶段。

 

宗教和贸易交往的成功展开,有力的推动了中国与沙特的政治交往。三者互相促进,产生了良好的互动效果。1982年12月,沙特外交大臣沙特·本·费萨尔亲王作为阿拉伯国家联盟代表团成员访华时,表示两国关系的发展将会“水到渠成”。1981年11月17日,中国总理赵紫阳在北南首脑会议上与沙特王储法赫德握了手,这也是双方领导人自1955年后的首次会晤。1985年,中国副总理姚依林访问阿联酋,在机场发表讲话表示,表示“我们也希望发展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关系”。中国的一系列表态也得到沙特的友好回应,1985年,沙特驻美国大使班达尔亲王三次作为特使来华进行工作访问。

 

1990年7月20日至23日,中国外交部长钱其琛应沙特外交大臣沙特·本·费萨尔亲王的邀请对沙特阿拉伯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就中、沙建交问题举行会谈。7月21日,钱其琛和费萨尔亲王在利雅德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沙特阿拉伯王国建交公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沙特阿拉伯王国政府决定,自1990年7月21日,伊历1410年2月29日,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支持沙特阿拉伯王国政府所奉行的捍卫国家安全、稳定和民族利益的政策。沙特阿拉伯王国政府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人民的唯一合法政府。两国政府同意在互相尊重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的原则基础上发展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36385

1990年7月21日,中国外长钱其琛和沙特外交大臣沙特·费萨尔亲王在利雅得签署中沙建交公报

 

(二)中沙建交之后的关系

 

1990年7月21日,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建交。7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杨尚昆和国务院总理李鹏联名致电沙特阿拉伯王国国王兼首相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热烈祝贺两国建交。指出“中、沙建交是我们两国关系史上具有重大意义的事件,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而且有利于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与稳定。中、沙关系从此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同日,沙特阿拉伯国王法赫德就沙中建交致电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和总理李鹏,感谢他们的祝贺及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友好感情,并向他们祝贺及致以良好的祝愿。

 

与此同时,沙特政府断绝同台湾当局的官方往来,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中沙关系从此揭开了新的篇章。建交以来,两国友好合作关系全面、快速发展,双方交往频繁,合作领域不断拓宽。

 

1991 年 7 月 9 日至 11 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鹏对沙特阿拉伯进行正式友好访问。这是中沙两国 1990 年建交后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问沙特。旨在“推进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进一步发展”。访问期间,李鹏总理同沙特国王兼首相法赫德举行了正式会谈,双方在海湾危机、巴勒斯坦问题以及共同关心的其他国际问题上达成了广泛共识。

 

1998年10月14日至21日,沙特阿拉伯王储兼第一副首相阿卜杜拉亲王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江泽民主席会见了阿卜杜拉王储。双方就发展中沙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与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并取得共识。中沙签署了关于在两国经贸混委会内成立4个工作小组的谅解备忘录。双方同意鼓励两国企业家建立联合理事会,以促进两国的贸易与投资。

 

1999 年10月31日至11月3日,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对沙特阿拉伯进行国事访问。访问期间,江泽民主席与法赫德国王和阿卜杜拉王储进行了会谈和会见。双方对两国建交以来的友好合作关系的长足发展表示满意,重申愿将两国在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友好合作关系提高到战略性合作水平。中沙还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与沙特阿拉伯王国新闻部广播电视合作协议》、《新华通讯社与沙特通讯社新闻交换和合作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沙特阿拉伯王国政府教育合作协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沙特阿拉伯王国政府石油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

 

2000年10月11日至17日,沙特阿拉伯王国第二副首相兼国防和航空大臣苏丹·本·阿卜杜勒—阿齐兹亲王访华,中沙双方发表了新闻公报。公报强调,双方对建交10年来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取得巨大发展表示满意,并表达了在经贸、工业、科技和安全等各个领域继续加强这一关系的强烈愿望。公报强调,双方决心加强贸易往来、促进相互出口,增加联合投资,扩大合作领域,鼓励建立工业、石化和技术合作项目,以及在电力方面进行合作。双方还就互相关心的中东问题和国际问题展开讨论。

 

2006 年 1 月 22 日至 24 日,沙特阿拉伯国王阿卜杜拉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访问期间,胡锦涛主席同阿卜杜拉国王举行了会谈。两国元首共同出席了两国政府关于石油、天然气和矿产领域开展合作的议定书,第三届中沙经济、贸易、投资和技术合作混委会会议纪要,以及中沙职业培训合作协议等合作文件的签字仪式。这是中沙两国建交以来,沙特国王首次对中国进行访问,也是阿卜杜拉国王继位后首次正式出访。中沙签署了《关于石油、天然气和矿产领域开展合作的议定书》等 5个合作文件,及经贸、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合作项目。

 

2008年5月,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灾害发生后,沙方第一时间向灾区捐款5000万美元现金并提供1000万美元物资援助,是我国收到的最大一笔海外单项援助。7月,沙方追加捐赠了1460套活动板房。8月,沙方又向联合国为四川地震灾区重建开展的救援计划紧急项目认捐150万美元。

 

2008 年 6月 21日,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沙特,习近平对沙特援助中国四川汶川大地震表示衷心感谢,认为这一举动充分体现了沙特国王和沙特人民对中国人民的深厚友谊。习近平与苏尔坦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沙特阿拉伯王国关于加强合作与战略性友好关系的联合声明》,以进一步加强两国在政治、经贸、财政、人文等领域和国际事务中的交流合作。

 

2009年新年伊始,沙特阿拉伯是胡锦涛主席出访的第一个国家,是胡主席亚非 5国之行的第一站和唯一的阿拉伯国家,也是胡主席 2006年4月访沙后第二次对沙特阿拉伯进行国事访问。这也充分体现了中国领导人对中沙战略友好合作关系的高度重视。沙特各大报纸、电视台、网站等主要媒体高度关注胡锦涛此次的访问,纷纷对此进行了充分报道和积极评价。沙特发行量最大的阿文报纸《利雅得报》11日在头版头条详细报道了胡锦涛的访问活动,并配以大幅彩色图片。该报还在头版发表题为《中国·朋友·伙伴》的社论,指出沙特和中国的友谊源远流长,近年来两国战略性友好关系开端良好,相信今后的合作道路将越走越宽广。两国有关部门签署了能源、检疫、卫生、教育、交通等领域5项合作文件。

 

2012年1月,温家宝总理访沙,两国决定在战略框架下进一步提升双边关系水平。

 

2010年,沙特投入1.5亿美元修建世博会沙特馆,该馆被评为上海世博会“最受欢迎展馆”。沙方已将该馆赠送中方。2013年4月,文化部长蔡武率团出席了沙特“杰纳第利亚文化遗产节”开幕式暨中国主宾国活动;8月,沙特高教大臣安卡利出席了第二十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开幕式。

 

KIAPvy

上海世博会沙特馆

 

2013年5月,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亲王访华。2014年3月,应国家副主席李源潮邀请,沙特王储兼副首相、国防大臣萨勒曼访华,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常万全分别会见,李源潮副主席同萨勒曼举行会谈。双方签署了涉及质检、航天、投资等领域4项合作文件,并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沙特阿拉伯王国联合公报》。

 

2016年1月,习近平主席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和沙特国王萨勒曼共同宣布建立中沙全面战略伙伴关系,标志着两国关系步入新阶段,并决定建立两国高级别联合委员会。双方签署了涉及共建“一带一路”及产能、能源、通信、环境、文化、航天,科技等领域14项合作文件。

 

W020160120286469960743

2016年1月19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利雅得同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举行会谈。会谈后,萨勒曼国王向习近平授予阿卜杜勒-阿齐兹勋章

 

2017年3月15日至18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对中国进行了国事访问,此访是沙特国王时隔11年再次访华,是萨勒曼国王2015年1月就任后首次访华,也是对习近平主席2016年1月对沙特进行国事访问的回访。此次访问对增进两国领导人友谊,巩固中沙战略互信,促进双边各领域务实合作具有重要意义。萨勒曼国王此次到访中国,除了1500名随从外,还另外带了506吨重的行李,行李中包括2部自动舷梯与2辆奔驰S600轿车。访问期间,两国元首见证了经贸、能源、产能、文化、教育、科技等领域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备忘录和意向书签署金额约650亿美元。两国元首还共同出席了在国家博物馆举行的“阿拉伯之路-沙特出土文物展”闭幕式。

 

W020170317297854461244

2017年3月16日,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仪式欢迎沙特国王萨勒曼访华

 

点击进入:五、沙特阿拉伯与中国的经贸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