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塞尔维亚历史源流

 

(一)上古简史

 

塞尔维亚在六千年前已有村落,也许是当时欧洲比较大型的村落。

 

塞尔维亚和黑山人的祖先都属古斯拉夫人部族。史学家论证,古斯拉夫人各部族原先分散居住在喀尔巴阡山脉以东、普里皮亚特沼泽地、第聂伯河和流入黑海的各河流之间的地区,即今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境内。部分古斯拉夫人曾被当时强悍的黑海草原部族阿瓦尔人强制组成联盟以攻打其他部族。公元5世纪民族大迁移的洪流冲散了斯拉夫人的部族。公元6世纪末和7世纪初,南部斯拉夫人大批渡过多瑙河,涌入巴尔干半岛,并一直攻打到位于爱琴海岸的萨洛尼卡。

 

在南部斯拉夫人迁移到巴尔干半岛之前,该地区早已有人类生活。考古发现,在巴尔干半岛的东半部广阔地区就分布着以洞穴村落和特殊陶器为标志的“古人类文化”,以及其后的“文查文化”。“文查文化”是以现今贝尔格莱德附近的文查发掘地而得名。它们均属于新石器时代的遗址。

 

南部斯拉夫人迁移到巴尔干半岛以后很久,才开始与当地土著交往,并从土著居民那里得知了许多大河流的名称和地名。这些名称后来就成了他们一些部族的称谓,而当时的拜占庭帝国却用“斯克拉维尼亚”来称谓斯拉夫诸部族。公元7世纪初,塞尔维亚经拜占庭帝国赫拉克利乌斯皇帝(610~641)许可,居留在萨洛尼卡地区。该地区就被称为“斯尔比察”(塞尔维亚)。

 

公元7世纪中期,塞尔维亚人迁移到巴尔干半岛中部地区定居,其范围约在西自迪拉纳阿尔卑斯山脉和东至莫拉瓦河之间,南至杜克利亚,北到多瑙河与萨瓦河之间,该地域范围当时被称为“扎果热”。后来,这里就成了“受洗礼的塞尔维亚”。

 

扎果热地区处在保加尔人西扩的征途上。由于弗拉斯蒂米大公率众抵抗(约在公元850年),保加尔人的占领虽未能得逞,但却千方百计干预塞尔维亚公国的事务。塞尔维亚等斯拉夫人诸公国为摆脱保加尔人的威胁而纷纷依附拜占庭帝国。拜占庭帝国通过宗教和文化的传播,使塞尔维亚人皈依了东正教,而基里尔字母的创造和广泛使用,对发展斯拉夫文化和斯拉夫诸部族之间的联系起了重大作用。

 

塞尔维亚的东部地区,在保加利亚对拜占庭帝国延续数十年的战争中,于公元924年被并入第一保加利亚帝国的版图,但在公元971年,它又重新被拜占庭帝国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

 

(二)中古简史

 

1、塞尔维亚和杜克力的扩张(11世纪至14世纪中期)

 

公元10世纪末期,“受洗礼的塞尔维亚”疆域因拜占庭帝国的扩张而分裂。1018年以后,其东部以拉斯城为中心的拉什卡地区,受拜占庭帝国直接统治;西部的特拉武尼亚、扎胡姆列等公国仍以拜占庭帝国为宗主国。11世纪中叶,相对独立的杜克利亚公国在斯特芬·沃伊斯拉夫大公(1035—1050)领导下,占领了特拉武尼亚和扎胡姆列,建立了庞大的杜克利亚公国,亦称泽塔公国(1077年改称泽塔王国)。11世纪后期,泽塔王国吞并了波斯尼亚和拉什卡。

 

塞尔维亚王国的形成 12世纪匈牙利同拜占庭帝国之间的几次战争,为塞尔维亚摆脱拜占庭帝国统治和领土扩张提供了机会。1168年,斯特芬·奈马尼亚成为拉什卡的首领,他联合其他地区的首领很快占领了科索沃平原和赫沃斯诺(今之梅托希亚),1189年起又相继占领了马其顿东部和泽塔王国及莫拉瓦和拉夫诺城(今之丘普里亚),从而建立起一个庞大却又松散的塞尔维亚王国和延续了200年的奈马尼亚王朝。

 

奈马尼亚王朝的兴衰 13世纪前半期是塞尔维亚王国独立发展的初期。1196年斯特芬·奈马尼亚之子继位,并于1217年加冕为王,在其胞弟萨瓦帮助下,塞尔维亚王国从罗马教廷获得建立独立教会大主教辖区的权利,并脱离奥赫里德大主教辖区教会的管理,从而使塞尔维亚成为政教合一的国家。1219年圣萨瓦完成了塞尔维亚第一部“法规”。这一切对牢固地团结国内各地区,对保证国家的独立和发展,对维护塞尔维亚民族,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14世纪的前半期是塞尔维亚王国的鼎盛时期。13世纪末,塞尔维亚王国把统治的疆域扩张到多瑙河和萨瓦河,征服了北马其顿后,从拉斯迁都斯科普里。1331年斯特芬·杜尚登基,1346年4月加冕称帝。他通过对拜占庭帝国的征伐,夺取了马其顿的其余部分及阿尔巴尼亚与希腊的几乎全部土地,把疆土扩张到亚得里亚海、爱奥尼亚海和爱琴海,占巴尔干半岛面积的2/3。杜尚进一步扩大业绩的企图未能实现,而塞尔维亚大贵族与皇亲国戚之间却因权利之争而矛盾丛生。1349年杜尚制定了《杜尚法典》,并在1345年做了补充,其宗旨是统一法制,维护塞尔维亚教会和贵族的地位和权益,以巩固封建等级制。补充部分则为加强对达官显贵的约束,以加强帝位和权利。1355年杜尚去世,塞尔维亚地区纷纷脱离帝国而独立。1371年杜尚之子乌罗什皇帝去世,辉煌了200年的奈马尼亚王朝终结。

 

2、奥斯曼土耳其的入侵

 

公元1354年奥斯曼土耳其开始入侵塞尔维亚。塞尔维亚王国由于上层内讧而削弱了抵御入侵者的能力。1389年塞军同土耳其军队在科索沃地区进行了激战,塞军惨败。版图大为缩小的塞尔维亚虽然仍能作为公国存在,但其统治者在此后的70年内被迫向奥斯曼土耳其纳贡,而百姓还需在土军中服役。1459年塞尔维亚最后一个城堡斯梅德雷沃被奥斯曼土耳其军队占领。从此奥斯曼帝国开始了对塞尔维亚实行延续了近500年的全面统治,在此期间,只有很少的塞尔维亚人能够在城镇生存。在奥斯曼帝国侵占巴尔干期间,基督教欧洲的一些国家也对土耳其军队交战,但不论何方获胜,被占领的塞尔维亚总是牺牲品,《波扎雷瓦茨和约》(1718)和《贝尔格莱德和约》(1739)都对塞尔维亚的疆土做出了较大变动。

 

奥斯曼帝国的扩张或收缩导致了巴尔干地区的人口大迁移。居住在塞尔维亚北部的瓦拉几亚牧民在迁移过程中与塞尔维亚人融合在一起了。塞尔维亚人一部分迁移到匈牙利的南部和现今的伏依伏丁那,另一部分迁移到波黑地区。同时,土耳其人有计划地将世代散居在阿尔巴尼亚山区的阿尔巴尼亚穆斯林大量移民至现今的科索沃和梅托希亚地区。民族大迁移使该地区出现了新的民族和错综复杂的民族关系,对基督教欧洲和穆斯林世界的关系,以及对科索沃和梅托希亚地区的命运,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近代简史

 

1、抗击奥斯曼土耳其入侵者的斗争

 

奥斯曼土耳其军队入侵后,塞尔维亚各地居民自发组织起许多“哈伊杜克”(绿林好汉)队伍袭击占领者,其中以1787年的科查战役规模最大,战果辉煌。“哈伊杜克”的队伍后来就成了人民起义的骨干力量。1804年2月,乔治·佩特洛维奇(卡拉乔尔杰)领导数以千计的民众在舒马地亚举行起义,并扩大成为争取拥有内部自治权的解放运动。起义最终于1813年失败。1815-1817年米洛什·奥布雷诺维奇领导了第二次塞尔维亚起义并解放了塞尔维亚大部分地区。1830年塞尔维亚获得了内部自治和建立独立的国家行政机构的权利,并在两年之后脱离了君士坦丁堡大总主教辖区的管辖。1833年塞尔维亚收回土耳其统治下的最后6个“纳希”。

 

2、探索建立新国家

 

第二次塞尔维亚起义使塞尔维亚成为相对独立国家。米洛什·奥布雷诺维奇采用非武力方式,逐渐排斥了土耳其苏丹在塞尔维亚的权利。与此同时,却采用专制暴戾的方式.攫取了本应属其他官员和人民的权利,因而激起了普遍的不满和反抗,内部矛盾加剧,暴动时有发生。在反抗浪潮压力下,国民议会干1835年制定了一部根据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原则为基础的现代宪法。欧洲国家统治阶层由于对这部过分开明的宪法具有“传染力”而怀上恐惧症。在外来的巨大压力下,这部宪法被废除了,因而使自由民主的观念成为国家基础的希望被泯灭。

 

1838年,塞尔维亚在外力强制下接受了《土耳其宪法》,国民议会被取消,权利范围与管理方式几乎回到了过去。直到1842年的“武契奇暴动”后,护宪派推举亚历山大·卡拉焦尔杰维奇为塞尔维亚大公。新政府不断加强塞尔维亚行政机构管理,并制定了第一部民法法典和一系列其他法律,使农民摆脱地主庄园的桎梏而成了作为新社会基础的自由农、塞尔维亚成了当时欧洲唯一受国家保护的小农社会,农业生产中出现了相对集约化因素,自由农民同时也成了现代塞尔维亚民族的基础。

 

3、民族复兴与国家独立

 

19世纪40年代起,塞尔维亚掀起了民族复兴的热潮,开创了塞尔维亚历史的新时代。形形色色的社会团体乃至政党在社会各个领域纷纷成立,文学作品和各种刊物相继问世,各种文化机构,包括各类学校和出版单位迅速组建。其宗旨都是为培育民族意识、激发民族感情、增强民族凝聚力、激励民族独立与奋进的精神。他们把语言视为民族基础和斗争的基本手段。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追求现代塞尔维亚民族的形成和新型国家的建立。

 

在民族复兴运动中,武克·卡拉季奇力主把“民族”概念同宗教相脱离,而只能以语言为基础,把塞尔维亚人只看作是南部斯拉夫人诸共同体中单独存在的一个民族,从而否认了所有南部斯拉夫人为一个民族的观点。武克根据“怎样说就怎样写,怎样写就怎样读”的语言学原则,创造了新的塞尔维亚文字,并用这种新文字出版了他编写的民间文学作品、辞书和翻译作品。武克的事业对推动现代塞尔维亚民族的形成,焕发民族意识和培养民族凝聚力,以及对未来独立国家的建立,都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南部斯拉夫的民族复兴运动中曾出现一种思潮,持这种思想的人热衷于创建统一的南部斯拉夫语和以塞尔维亚或以克罗地亚为中心的统一的南部斯拉夫民族国家。由于内外的种种原因,他们的活动(即1848—1849年革命)的目标未能实现,革命失败后,专制制度重占上风,人们通过合法斗争争取民主和民族独立已不可能。此后,许多政党性质的社团转入地下,从事宣传和发动起义的准备工作。与此同时,巴尔干诸公国,包括塞尔维亚和黑山,不论是生活在奥斯曼帝国还是在奥匈帝国奴役的阴影下,它们的大公和主教也在秘密联络,签订协议,为建立巴尔干联邦或邦联而忙碌。但这一切努力最终并没有获得期望的结果。

 

民族复兴运动的影响是深远的,它不仅唤醒了民族意识和培育了民族凝聚力,推动、发展和组织了为建立独立的民族国家而战的社会政治力量,而且传播了民主和自由的思想。通过宪制的不断改善,1870年以后,在塞尔维亚拥有选举、结社和出版的权利,拥有直接,无记名选举和地区自治等权利的人群范围越来越大。1888年的宪法还宣布所有的塞尔维亚人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至1904年,塞尔维亚享有选举权的人数比例之高占欧洲的第三位。

 

19世纪下半期,奥斯曼土耳其控制下的巴尔干地区的经济发展远远落后于欧洲其他地区。这些地区的民众纷纷举行起义,要求改革当时的土地所有制和实现国家独立。1876午1月,塞尔维亚和黑山结成战时同盟向土耳其宣战。1877年4月俄国也对土耳其宣战。俄国获胜后与之签订了《圣斯特凡诺条约》,攫取了马其顿和塞尔维亚的部分领土,以建立俄国扶持下的大保加利亚。此举遭到欧洲列强的反对。1878年柏林国际会议分别承认塞尔维亚和黑山为独立国,同时允许塞尔维亚获得尼什、皮罗特、托普利察和弗拉涅等地区;黑山也扩大了面积,并获得了出海口。但是,柏林会议却使塞尔维亚落人了奥地利的势力范围。直到1882年塞尔维亚才宣告为王国和设立独立教会。

 

柏林会议摧毁了建立统一的南斯拉夫国家和巴尔干各国的人民加强合作与组建联邦的一切努力,而势力范围的划分肢解了巴尔干的整体性并使民族国家的界线固定下来。这就为日后巴尔干各国的纷争埋下了隐患。

 

巴尔干诸国除加紧军队建设外,就是为相互间的频繁外交活动与签订密约而忙碌。它们除签订对土耳其联合作战的协议外,也签订了彼此如何分配“胜利果实”的密约。1912年10月8日,黑山军队首先向奥斯曼帝国军队开火,从而爆发了第一次巴尔干战争。奥斯曼帝国败北。战争中获胜的巴尔干国家之间,主要是保加利亚和塞尔维亚之间,因分占新地盘而对立。保军在奥地利的策动下,于1913年6月29日向塞尔维亚和希腊发动突然袭击,罗马尼亚与黑山支持塞尔维亚,也起来反对保加利亚,从而爆发了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塞尔维亚和黑山在上述两次战争中领土的扩大遭到奥匈帝国等的不满。通过1913年8月10日签订的《布加勒斯特条约》,重新划定了巴尔干半岛诸国的界线。根据该条约,塞尔维亚扩大了约4万平方公里的版图,同希腊、保加利亚一起瓜分了马其顿,收复了科索沃,却被迫从阿尔巴尼亚撤军,从而使从该地区获得出海口的计划破灭。黑山军队被迫撤出斯卡达尔。1913年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人爆发了反对塞尔维亚统治的起义。塞尔维亚的社会主义者开展了反对资产阶级民族沙文主义的斗争。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欧洲列强之间的矛盾加剧。塞尔维亚和黑山在巴尔干战争中的胜利鼓舞了仍在奥匈帝国统治下的南部斯拉夫人。这些国家中的秘密革命组织,尤其是青年革命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形成并发展起来,它们的共同目标是摧毁奥匈帝国和本国的统治阶级,同时,主张各民族的革命组织联合起来,为民族间的相互宽容和建立各民族大家庭而奋斗。

 

1914年6月28日,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加夫里若·普林西普在萨拉热窝街头用自动手枪连开七枪,刺杀了正在对萨拉热窝进行访问的奥匈帝国王储弗朗茨·斐迪南和他的妻子索菲。7月28日,奥匈帝国因此事向塞尔维亚宣战,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塞尔维亚于1914年末成功地抵抗了奥匈帝国三次进攻,1915年,同盟国(包括奥匈帝国、德国、保加利亚)共同向塞尔维亚发动攻势,占领了全境。

 

4、独裁统治下的南斯拉夫王国

 

1918年,同盟国战败,塞尔维亚得以复国,该年12月,塞尔维亚、邻国黑山以及由原奥匈帝国所管辖的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伏伊伏丁那共同组建了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和斯洛文尼亚人王国,即南斯拉夫王国的前身。

 

塞尔维亚国王亚历山大依靠手中掌握的军权,致力于消灭自由君主制,推行君主独裁和南斯拉夫只有一个民族的立场,实际上是实行大塞尔维亚主义,在经济政策方面,在委派政府与军队的主要官员方面,都严重偏袒塞尔维亚。例如,大力扶持塞尔维亚资产阶级而排挤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的资产阶级;在1919年开始实行的土地改革中,获得土地的大多数人是塞尔维亚人;在军政机关中的主要领导人,90%以上是塞尔维亚人;在宗教政策上,也是特别照顾东正教而歧视天主教。在亚历山大国王的“努力”下,1921年6月28日议会通过的圣多夫节宪法确定实行中央集权制。

 

亚历山大国王在圣多夫节宪法的掩护下,运用种种手段破坏各政党的声誉,推翻一届又一届政府,以至利用1928年6月的国民议会开会时的枪击事件,于1929年1月6日发动政变。国王宣布取消1921年宪法,禁止一切“旨在改变现行制度或具有宗教与民族性质”的政党的活动;实行新闻管制;解散国民议会;任命只对其本人负责的新政府;改国名为南斯拉夫王国;把行政区由33个州分为9个行省巴昂辖区和贝尔格莱德特区。国王在“维护和热爱南斯拉夫”的“爱国主义”旗号下,强制实施“统一”,而置人们的民族感情于不顾,并于1931年9月颁布了新宪法。它公开宣称,南斯拉夫只存在一个民族。这样,就为推行单一民族主义提供了法律依据。虽然有人认为亚历山大是为了维护国家统一,是出于爱国,但在客观上代表塞尔维亚大资产阶级利益的亚历山大国王,却完成了独揽大权的过程。

 

(四)现代简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南斯拉夫三面受敌,除希腊外所有邻国都是轴心国成员。1941年4月,轴心国侵入南斯拉夫,并将其瓜分,如伏伊伏丁那大体被匈牙利兼并,科索沃并入阿尔巴尼亚,塞尔维亚其余部分则由德军占领。

 

在德国法西斯占领南斯拉夫后,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共产党领导武装起义,开始了4年艰苦卓绝的反法西斯游击战争。在二战中,南斯拉夫的游击战争是最大的敌后战场,它牵制和消灭了德国法西斯的大量有生力量,南共领导的游击队也发展到了80万人。

 

1943年11月29日,在波黑亚伊策市召开了南斯拉夫人民解放委员会会议,决定成立以铁托为首的临时政府———南斯拉夫全国解放委员会,在战后建立各民族平等的联邦共和国,剥夺流亡政府的权利,禁止彼得国王重返南斯拉夫,授予铁托元帅军衔。

 

nslfzttt

前南斯拉夫总统约瑟普·布罗兹·铁托

 

1945年5月,在苏联红军的支援下,南斯拉夫全境获得解放。铁托在苏军帮助下成为国家最高领袖,1945年11月29日,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正式成立,但在1948年南联邦与苏联决裂。

 

在反法西斯战争中,南斯拉夫人民承受了巨大的民族牺牲,4年总共牺牲了170万人,占当时南斯拉夫人口的11%。

 

1961年铁托和埃及总统纳赛尔、印度总理尼赫鲁共同创立了不结盟运动。1963年的新宪法又改国名为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铁托成为终身总统。

 

新南斯拉夫按照民族平等的原则由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马其顿和黑山6个自治共和国以及属于塞尔维亚共和国的科索沃、伏伊伏丁那两个自治省组成。

 

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在铁托的领导下,推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着重各民族团结以及国家的统一。20世纪70和80年代的南斯拉夫在经济上曾获得很大成就,其国民生活水平在东欧一度居于领先水平,由于铁托本人在二战中建立起的崇高威望和南斯拉夫既不跟从苏联集团、也不依附西方集团的不结盟政策,使得南斯拉夫在国际舞台上也拥有较高的地位。

 

铁托于1980年逝世后,民族矛盾开始激化,最终导致了南斯拉夫在1990年代初期解体。

 

1992年南联邦议会联邦院通过了由塞尔维亚与黑山两个共和国组成南联盟的宪法,标志着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的彻底解体。南斯拉夫的六个加盟共和国中的四个先后宣布独立。

 

1992年之后,剩下塞尔维亚和黑山两国,重组成立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南联盟)。南联盟国土面积10.2万平方公里,为前南斯拉夫面积的39.94%。

 

1999年,塞尔维亚共和国在科索沃战争中遭到北约的轰炸,战争以国际社会接管科索沃告终。

 

(五)当代简史

 

2002年3月14日,南联盟领导人以及南联盟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共和国领导人在首都贝尔格莱德签署了两个共和国未来关系协议。根据协议,未来共同国家的名称将由目前的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改为“塞尔维亚和黑山”,共同国家的总统和政府总理将由一人担任,国家机构将由政府、议会和法院组成。协议还规定,三年后,共同国家的组成成员有权退出。4月9日,塞尔维亚和黑山的议会分别以多数票通过了两个共和国未来关系协议。5月31日,南联盟议会公民院和共和国院分别以多数票通过了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共和国未来关系协议。

 

2006年5月21日,黑山通过公民投票决定正式独立,6月3日黑山议会正式宣布独立,6月5日塞尔维亚国会亦宣布独立并且成为塞黑联邦的法定继承国,塞黑联邦因而解散。10月28日,塞尔维亚就是否接受新宪法草案举行全民公决。结果显示草案获得通过。

 

2007年1月21日,塞尔维亚共和国举行独立后的首次议会选举。塞尔维亚激进党在议会250个席位中获得81席,民主党64席,塞尔维亚民主党-新塞尔维亚党联盟47席,塞尔维亚名人党19席,塞尔维亚社会党16席,塞尔维亚自由民主党为首的竞选联盟15席,另外8个议席由5个少数民族政党和竞选联盟分享。

 

另外,塞尔维亚共和国南部的科索沃地区自1999年科索沃战争结束以来,就脱离了塞尔维亚共和国的实际管辖,并且成为了联合国的保护地,由联合国科索沃临时行政当局特派团临时管治。各方于2006年2月20日起就科索沃问题展开谈判。科索沃于2008年2月17日,自行宣布独立。

 

点击进入:三、塞尔维亚经济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