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尼泊尔与中国的经贸合作

 

(一)双边贸易关系

 

1、双边经贸往来历史悠久

 

横亘绵延的喜马拉雅山脉将尼泊尔和中国西藏阻隔,却未能阻断两地区的贸易往来,中尼之间的商贸交往自古以来就十分密切。中尼经贸关系自公元7世纪开始,在19世纪初尼泊尔马拉王朝时期最为繁荣,达到双边经贸关系的顶峰,当时尼泊尔已发展成西藏和北印度平原之间极为重要的贸易枢纽。

 

横跨喜马拉雅的中尼贸易早期主要是中国西藏和尼泊尔牧民的边贸活动。以畜牧业为主的西藏将生产的盐巴、羊毛及羊毛制品等物品出口到尼泊尔,以此换取尼泊尔生产的粮食等生活必需品。随着双边经贸关系的深入开展,中尼贸易形式由最初建立在满足实际生活需要基础上的物物交换方式,逐步发展到以货币为交易媒介的贸易形式。贸易主体也由边民民间行为逐步发展为以官方牵头的正式贸易往来,两国政权为促进双边贸易发展曾签订一系列的商贸协议。

 

1645年加德满都马拉王朝时期,尼泊尔使节拉瓦尔·马拉与西藏签署正式官方商贸协议,这是第一份以促进跨喜马拉雅山地区贸易发展为目的的商贸协议。1645-1650年,尼泊尔获得了西藏与印度的贸易必须经由加德满都河川的特权,加德满都由此成为跨喜马拉雅贸易的中心和中转点。尼泊尔掌控跨喜马拉雅地区贸易的垄断地位长达两百年之久,毗邻尼泊尔的聂拉木和吉隆成为跨喜马拉雅贸易的主要交易通道和场所。作为西藏与南亚的主要贸易通道,尼泊尔不仅控制着西藏日用百货的进口贸易、羊毛出口贸易,也长期控制着克什米尔、印度与西藏的贸易通道。1775年,尼泊尔和中国西藏签署第二份商贸协议,重新明确双方发展贸易合作关系的决心,促进横跨喜马拉雅山的尼藏贸易发展。尽管这一时期尼泊尔与中国西藏曾爆发过三次战争,但自1856年两国签署边界条约开始,疆域面积相差悬殊的两国一直保持良好的和平共处关系,中尼贸易也一直不断发展。1904年英国陆军军官荣赫鹏率兵通过乃堆拉山口入侵西藏,致使中尼贸易中断,直至中国和尼泊尔于1955年8月1日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中尼正式建交后得以恢复。

 

2、中尼建交后双边签订的重要经贸协定

 

1956年9月20日,中尼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王国保持友好以及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尼泊尔之间的通商和交通的协定》。该协议为尼泊尔同新中国政府签订的第一个贸易促进协议。

 

1964年5月,尼泊尔与中国西藏自治区签署贸易与往来协定。

 

1964年11月22日,中尼两国政府签署了贸易协定,后经多次修订。

 

1966年5月2日,中尼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尼泊尔国王陛下政府关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和尼泊尔之间的通商、交通和其他有关问题的协定》,同时废除1956年协定。1986年8月1日,中尼两国政府对该协定进行了修订。

 

1981年签署的第四个贸易协定,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尼泊尔国王陛下政府贸易和支付协定》,对中尼两国人员往来、贸易支付等复杂问题做出明确规定,为经贸往来提供方便。

 

2001年5月14日,中尼两国政府在加德满都签订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并于2010年12月31日正式生效。

 

2013年7月1日,中国对尼泊尔正式实施95%零关税优惠政策,涵盖7831个税目商品。2014年12月5日,两国签署中国对尼泊尔97%税目产品输华零关税待遇的换文,涵盖8030个税目商品。

 

2014年12月17日,中尼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和尼泊尔政府财政部关于在中尼经贸联委会框架下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谅解备忘录》。

 

2016年3月21日,尼泊尔总理访华期间,中尼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尼过境货物运输协定》和《关于启动中尼自贸协定谈判可行性研究的备忘录》。

 

3、双边经贸关系的发展情况

 

【贸易规模】自中尼建交以来,两国贸易发展迅速,1955年,中尼贸易总额仅为400万卢比,到1976年增至8800万卢比,增加了20多倍。20世纪80年代,中尼双边贸易发展又上新台阶,1981年中尼贸易总额达2443万美元,其中中方出口和进口分别为1728万美元和715万美元。同年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尼泊尔国王陛下政府贸易和支付协定》促进了双边贸易的快速发展,中尼贸易总额出现快速增长态势,由1981年2443万美元增加到1982年的4648万美元,其中中方出口额由1728万美元猛增至4015万美元,增加了1.32倍。

 

此后,中尼贸易总体上呈波动性增长态势,2003年中尼贸易总额达17338万美元,是1981年中尼贸易总额的7.09倍,其中中方出口额达15095万美元,是1981年的8.73倍,中方进口额达2143万美元,是1981年中尼贸易总额的2.99倍。

 

niboerjinchukouqingkuagn19902017

1990-2017年尼泊尔进出口情况

 

近年来中尼贸易发展迅速,尼泊尔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址和南盟成员国身份,具有较好的转口贸易条件,使其成为中国商品走向印度甚至南亚市场的重要枢纽。尼泊尔已成为中国通往南亚市场的重要通道。中国是排在印度之后尼泊尔的第二大贸易伙伴。

 

【贸易结构】根据中国商务部的统计,2016年,中尼双边贸易额8.9亿美元,同比增长2.7%。其中中方出口8.7亿美元,同比增长4%;中方进口0.2亿美元,同比下降30.6%。

 

2016年,中国向尼泊尔出口的主要商品有电话和电机电气设备及零附件、非针织服装、针织服装、鞋类、机械设备及零件、苹果、羊毛及羊毛纱线、其他纺织品、光学及医疗器具、皮革制品、车辆及零附件、化学短纤维、家具等。

 

中国自尼泊尔进口的主要商品有贱金属雕塑像及其他装饰、地毯、医疗器具及零附件、生皮及皮革、披肩和围巾、仿首饰、其它纺织制品、有机化学品、铜器、木装饰品、羊毛机织物等。

 

4、中国西藏与尼泊尔的边境贸易

 

中国西藏与尼泊尔关系源远流长,中尼两国有着悠久的边境贸易历史。早在吐蕃时期,中国与尼泊尔间的贸易便呈现出繁荣的势头。中尼边境的边民有着相似的生活习俗,中国西藏与尼泊尔在经济上也存在着天然的经济互补性,尼泊尔是典型的农业国,农产品资源丰富,西藏的牧业发达,为了满足双方生活与生产的基本要求,从事商品互换的边民互市贸易逐渐兴起。尼泊尔人民用粮食、布匹向当地藏族人民换取羊毛、牲畜、湖盐等。这种农牧产品之间的交换不仅使的双方人民可以互通有无,而且促成了西藏与尼泊尔的边贸市场逐渐发展。

 

中尼两国于1956年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王国保持友好关系以及关于中国西藏地方和尼泊尔之间的通商和交通的协定》以后,西藏地方同尼泊尔的边境贸易不断发展扩大。贸易方式以易货贸易为主。1962年,西藏与印度贸易中断后,西藏与尼泊尔贸易开始扩大。60年代西藏与尼泊尔边境贸易进出口总额近3000万元人民币,70年代增加幅度较大。1962年至1979年,西藏对尼边境地方贸易进出口总额为7545万元。70年代以前,中尼边民互市贸易以盐粮交换为主,西藏每年出口食盐3000吨左右,进口粮食1500吨左右。70年代以后盐粮交换数量减少。日喀则地区先后于1984年、1985年和1986年3次在樟木口岸举办对外贸易展销会,成交总额1300万元。出口商品主要是绵羊毛、活羊和轻纺产品;进口商品在1978年以前以粮、糖、麻制品为主,其后以粮、柞蚕丝绸、呢料、染料、铜铁制品、民族特需用品为主。1991年中尼边境贸易进出口总额达3625万元。1992年西藏地方边境贸易进出口贸易总额为1075万美元,边民互市贸易额超过1亿元人民币。1994年边境贸易进出口总额实现320万美元。

 

xizangzizhiquzhuyaonianfenbianjignjinchukou

 

中尼边境贸易在西藏对外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是面向尼泊尔贸易的重要窗口。当前,西藏自治区的国家口岸和边贸市场有28个,其中中尼边境有18个。五个边境口岸中有四个是面向尼泊尔开放的,分别是樟木、吉隆、普兰和日屋,其中樟木、吉隆、普兰是国家一类口岸。为落实中央第五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上明确提出的“支持南亚贸易陆路大通道建设”目标任务,西藏自治区确定了“建设吉隆口岸,稳步提升樟木口岸,积极恢复亚东口岸,加快发展普兰和日屋口岸”的建设思路,将“一干线、两基地、三出口”作为建设南亚陆路贸易大通道的依托,大力发展西藏与周边国家的经贸合作,逐步将西藏打造成为中国陆路通往南亚国家的贸易和物流。

 

zhuyaokouanweizhi

主要口岸地理位置

 

樟木口岸是西藏境内最大的边境贸易口岸,中尼贸易的80%以上都是通过樟木口岸实现的,是中尼贸易的主要通道和重要口岸。樟木口岸所在的樟木镇设有口岸管理委员会、口岸医院、学校、银行、宾馆、电站、外贸等40余个单位和其他商业实体;口岸联检现场设有边防检查、聂拉木海关、检验检疫等口岸联检系统。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樟木口岸的边防、海关、国检、银行、工商、公安等管理机构相对健全,已形成相对完善的口岸管理体系。据聂拉木海关统计,2014年樟木口岸对尼贸易总值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占西藏外贸总值的90%以上。同年,口岸边民互市贸易总值近8000万元人民币。2015年4·25地震前的樟木盘山公路上,挤满了排成长队的尼泊尔货运车辆和扛着货物的夏尔巴背夫,印证着中尼边贸的繁荣。樟木镇以商贸新兴的迪斯岗村,随处可见当地居民开的尼泊尔进口商品商店。但是2015年4.25大地震,不仅使尼泊尔国内建设遭受重创,位于中国和尼泊尔边境处的樟木口岸也同样毁于一旦,两国在樟木边境的交通要道因地震毁坏而被切断,樟木口岸因此被迫关闭。

 

zhangmukouan

樟木口岸

 

吉隆口岸有着悠久的对外贸易历史,自古就有官道、商道、栈道之称。公元789年,吉隆就是中国西藏与尼泊尔交往和通商的要道,1961年吉隆口岸批准开放,1972年被国务院批准为国家二类陆路口岸,1987年成为国家一类陆路口岸。如今,吉隆的界河上修建起新的中尼热索友谊石板桥,满足了货车通过的需求,吉隆口岸经济交流日益活跃,成为西藏与南亚国家贸易往来的“黄金通道”。2014年12月1日,吉隆双边性口岸正式恢复通关。2017年6月29日,经国务院验收后,吉隆口岸正式成为国际性口岸。吉隆口岸作为中国和尼泊尔边境贸易的唯一国际性口岸,承担着两国公路贸易的主要往来,吉隆口岸也因此在两国经济合作,商贸互通和旅游业发展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未来,青藏线将从西藏日喀则修建延伸到边境吉隆,届时到2020年,中国通过铁路输送往吉隆边境的货物将会成倍的增长。

 

jilongkouan

吉隆口岸

 

(二)双边投资合作

 

据尼政府统计,2015和2016财年中国在尼投资额及项目数量均位列第一,成为尼第一大外资来源国。据中国商务部统计,截至2017年12月,中国累计对尼泊尔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存量2.95亿美元。尼泊尔企业对华累计直接投资250万美元。截至2017年,在尼泊尔投资的中资企业超过100家,主要集中在水电站、航空、餐饮、宾馆、矿产、中医诊所、食品加工等行业。

 

2012年年底,中国水电建设集团海外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上马相迪A水电站(总投资额1.6亿美元)和中国水利电力对外公司投资的上马蒂水电站(总投资额5830万美元)项目在历经多年准备后先后开工。其中,上马相迪A水电站为中资企业在尼泊尔投资的第一个发电项目,于2016年9月26日实现首台机组并网发电,2017年1月1日正式全面进入商业运行。截至2017年4月,该水电站已累计发电突破1亿千瓦时,有限缓解了尼泊尔电力紧缺的现状。

 

尼泊尔上塔马克西水电站由中国电建六局和十一局承建,该水电站地处喜马拉雅山脉南麓海拔2000余米的尼泊尔中部开发区贾纳克普尔专区多拉卡县塔马克西河之上,总装机456兆瓦,是尼泊尔最大的水电站工程,被誉为尼泊尔的“三峡工程”,受到了尼泊尔国家上下的高度关注。

 

shangtamaxike

建设中的上塔马克西水电站

 

2012年2月29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与尼泊尔能源部签署了关于West-Seti水电站项目的投资开发谅解备忘录,West-Seti水电站项目位于尼泊尔西部的Seti河上,设计装机容量750MW,年平均发电量33.3亿千瓦时,它的建成将极大缓解尼泊尔冬季电力短缺的问题。

 

2014年8月19日,由西藏航空(49%)和尼泊尔雪人环球投资公司(51%)共同投资设立喜马拉雅航空公司(简称喜航),注册资本2500万美元。藏航与尼合资喜马拉雅航空公司成立,拉开了国内大型企业在尼泊尔投资的序幕。尼泊尔航空基础薄弱,在喜航成立之前,尼泊尔只有一家国际航空公司,喜航是中国航空企业在尼泊尔投资的第一个航空运输企业,也是尼泊尔民航领域最大的海外投资项目。航空基地设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的特里布万国际机场,主要执飞南亚、中国、中东等国际航线,喜航的目标是建成一家以尼泊尔为基地,辐射中国、南亚、东南亚、中东、欧洲等航线的国际航空公司。据估算,喜航公司每年将为尼泊尔提供300个就业岗位,每架飞机将为尼泊尔每年提供超过300万美元的税收。喜航为尼泊尔民众提供出现便利和优质的服务,并为中尼及周边地区架起更多的空中桥梁。西航的线路开辟,是两国旅游+航空资源互补的一次重要尝试,双方各取所长、互惠共赢,印证了“一带一路”是一条中国与世界共同发展、共同繁荣之路。

 

近年来,私营企业投资尼泊尔水电行业也有所突破,四川华尼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布特科西水电站(总投资额1上亿美元)已完成扩容审批。2017年9月,香港红狮水泥第三有限公司与尼方合作伙伴成立合资公司,投资红狮希望水泥有限公司日产6000吨新型干法熟料水泥生产线及配套12MW纯低温余热发电项目,项目总投资额约3.6亿美元,是尼泊尔制造业领域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今后,随着尼泊尔政局趋稳和经济的快速发展,中资企业在尼泊尔的投资规模将逐步扩大。

 

zainizhuyaozhongziqiye

 

2017年8月,中尼两国政府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尼泊尔政府关于促进投资与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协议确定了双边投资合作的原则、领域、方式、便利化和保障措施、执行机构和工作机制等,规定了如何确定和支持优先项目。该协议的签署有助于进一步加强两国政府、企业和其它机构间的交流,推动中尼投资合作健康稳定发展,促进“一带一路”建设,保障在尼中国企业权益。

 

(三)双边劳务合作

 

中国公司在尼泊尔投资和工程承包项目不断增长,滋生出大量的用工需求。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在尼泊尔新签承包工程合同39份,新签合同额2.98亿美元,完成营业额2.23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129人,年末在尼泊尔劳务人员1394人。据尼泊尔劳动局统计,中国获得在当地工作许可人数居各国首位,远高于排名第二的英国(52人)。中国员工与当地员工的密切交流,有效促进了尼泊尔当地工人技术水平和工作经验的提升。

 

2016年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中鼎国际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达朗·哈踏拉·海拓达双向四车道公路134.9公里公路项目;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尼泊尔电信;中国海外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高驰-特尔苏里-马陵公路等。国内大型企业在尼泊尔投资主要采取并购当地企业获取项目所有权的方式进行,并通过当地代理公司协助开发项目。

 

(四)其他领域合作

 

2014年12月23日,为进一步加强中尼两国金融合作,双方签署了《中国人民银行和尼泊尔国家银行双边结算与合作协议补充协议》。根据补充协议,中尼两国人民币结算将从边境贸易扩大到一般贸易,并扩大地域范围,这将进一步促进双边贸易和投资增长。此外,根据该协议尼泊尔央行允许尼泊尔当地各银行及金融结构在中国境内开立人民币账户并使用人民币作为业务清算货币。

 

中尼在体育、文学、艺术、广播、科学、宗教、摄影、出版、教育等方面均有交流。2000年,在尼兰毗尼建成中华寺。同年,尼成为南亚第一个中国公民组团出境旅游目的地国。截至2016年,中方已在尼成功举办七届“中国节”活动和八届“中国教育展”活动。2007年,孔子学院落户加德满都大学。2009年两国建立青年交流机制。近年来中国稳居尼泊尔第二大游客来源国,两国间已开通拉萨、成都、昆明、广州、香港至加德满都往返航线,每周共57个航班。

 

点击进入:六、尼泊尔与“一带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