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孟加拉与中国的外交及经贸关系

 

(一)历史上孟加拉与中国的外交及经贸关系

 

孟加拉(明代史籍写作“榜葛刺”)位于孟加拉湾的北岸,它的北面和西面与印度接壤,东面与缅甸毗邻。发源于我国西藏的布拉马普特拉河(在我国境内称雅鲁藏布江)就从孟加拉注入印度洋。孟加拉是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它有陆路和海路通往我国,又是一个与我国有传统友谊的友好国家。

 

传统上,孟加拉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在政治上及文化上,都是印度文明圈的一个组成部分。虽然古代印度从来没有建立过统一的国家,但是,作为北印度的一部分,孟加拉与传统印度各主要王朝的政治中心之间较为容易形成密切的关系。孟加拉与印度历史上的历代王朝,如孔雀王朝、贵霜帝国、笈多王朝、德里苏丹国和莫卧儿等等,在政治上的关系都是比较明确的。所以,古代中国与孟加拉的关系,常常只能置于中国-印度关系的整体框架当中进行表述。

 

但是,另一方面,孟加拉作为印度的东北边缘部分,在人种及文化传承上,又与中国的西南及缅甸地区存在较多的关系。历史上的缅甸各大帝国,也一直试图向印度的东北伸展自己的影响。所以,历代上中国与孟加拉的关系,往往也受到中缅关系的影响。

 

世界近代史以来,孟加拉是大英帝国最早统治的区域,一度尤为英国统治印度的中心地区。所以,中孟关系,又常常置于中英关系之下。

 

需要强调的是,历史上孟加拉中南亚重要的商业中心,与中国在直接间接上均发生了诸多的联系。明朝郑和下西洋,其分舰队多次访问孟加拉。郑和本人则于第六次下西洋过程中的1421年,亲自到访了孟加拉。

 

(二)1949年之后孟加拉与中国的外交及经贸关系

 

1、中孟外交关系

 

1947年大英帝国势力退出印度次大陆,印巴分治后,孟加拉是巴基斯坦的一部分,当时叫作东巴基斯坦。这一时期的中孟关系,只能置于中巴关系之内叙述。

 

1971年第三次印巴战争爆发,1972年孟加拉国正式建国。在1971年的印巴战争中,中国反对印度肢解巴基斯坦,以达成南亚次大陆一家独霸的目的,因此在孟加拉国脱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后,中国未立即承认孟加拉国的地位。直到1975年10月4日,中国与孟加拉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建交后,两国间友好合作关系一直健康、顺利地向前发展。双方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在一系列重大国际和地区性问题上看法基本一致,在国际事务中密切配合。两国高层领导互访频繁,孟加拉国齐亚·拉赫曼总统、艾尔沙德总统、卡莉达·齐亚总理、哈西娜总理曾多次来访;中国李先念主席、李鹏总理、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吴邦国副总理、李鹏委员长、朱镕基总理先后访孟。

 

2、中孟经贸关系

 

中、孟两国自1975年建交以来,双边关系健康发展,经贸合作规模不断扩大。1983年,中孟两国政府成立经贸合作联合委员会机制,目前的牵头部门分别是中国商务部与孟加拉国财政部。截至2018年底,双方已举行了14次会议。1996年9月,中孟两国在北京签署了《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和《关于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

 

中孟贸易始于1975年。此后一直到1992年,两国实行的是记账清算与现汇支付并行的双轨制贸易。1992年,双边经贸联委会第七次会议决定自1993年1月1日起中孟贸易由双轨制改为单一现汇贸易,并于同年12月双方签署了新的贸易协定。1975年中孟贸易额仅为306万美元,2000年增至9.18亿美元,25年间贸易额增长了300倍,增幅之大令人瞩目。

 

(三)21世纪以来与中国的外交经贸关系

 

1、中孟外交关系

 

2005年中孟结成全面合作伙伴关系后,双方更进一步加强了高层互动,合作领域也不断扩大。而2016年两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建立,更将中孟关系提升到新水平,中国也成为孟加拉国第一个战略合作伙伴。

 

2010年3月17日-21日,哈西娜总理应邀来中国正式访问。访问期间,发表了《中孟联合声明》。双方决定,从战略高度出发,本着长期友好、平等互利的原则,建立和发展中孟更加紧密的全面合作伙伴关系。2010年6月,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了孟加拉国。2012年10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访问孟加拉国。访问期间,李长春会见了孟加拉国总统拉赫曼、总理哈西娜以及BNP主席齐亚,中孟分别就经济、电力等领域合作签署了一项协议、一份备忘录和一个框架协定。2014年孟加拉国新一届政府上台后,重视加强对华合作,在一系列问题上向中方发出积极信号,6月孟加拉国哈西娜总理成功访华并与李克强总理就在孟加拉国建设中国工业园区等问题达成一系列共识,中孟合作、互信关系迈上新台阶。2015年是中孟建交40周年,5月,刘延东副总理对孟加拉国进行正式访问。

 

zrmdhtdmwwhxnjxhyys

2014年6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举行会谈。这是会谈前,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为哈西娜举行欢迎仪式。

 

2016年10月,习近平主席成功访问孟加拉国,分别同哈米德总统、哈西娜总理、乔杜里议长、BNP主席齐亚举行了会谈和会晤,双方就中孟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地区问题深入交换意见,达成广泛共识,双方一致同意将中孟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开启了中孟传统友好关系的新篇章。2017年11月,外交部长王毅访孟,分别同孟总理哈西娜、外长阿里举行会见、会谈。2018年6月29日,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北京会见孟加拉国外长阿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与阿里举行会谈。2018年5月13日至15日,全国政协副主席王正伟访孟。2018年10月25日至27日,国务委员、公安部长赵克志访孟。

 

2、中孟经贸关系

 

21世纪以来,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中孟经贸关系取得长足发展,两国间投资合作稳定增长,双边贸易额稳步攀升。

 

2000年、2001年中孟贸易额在10亿美元内徘徊。2002年以后双边贸易额开始加速,2002-2008年连续6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2002年双边贸易额为11亿美元,2008年则达到46.85亿美元,6年间,增长了4.3倍。自2006年以来,中国一直是孟加拉国孟最大进口来源国。虽然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双边贸易额下降到45.82亿美元,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增长势头。2013年双边贸易额突破100亿美元大关。2013年中国取代印度成为孟加拉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发生这一变化的主要原因是孟加拉国纺织工业与服装外贸产业的迅速发展。

 

zgymlgdmyph

 

自2016年,国家主席习近平主席成功访问孟加拉国,两国关系提升为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在经贸领域达成了丰硕成果,推动双边经贸合作迈上新的台阶。

 

【双边贸易】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8年,中孟双边贸易额187.4亿美元,同比增长16.8%;其中,我对孟出口177.5亿美元,同比增长17%,自孟进口9.9亿美元,同比增长12.5%。

 

过去几年,孟自中国进口逐年增长,但出口额一直徘徊在10亿美元以下。孟有近5000种商品可免税进入中国,但由于其出口篮子较小,无法充分利用这一优惠措施。2017-18财年,服装出口(6.95亿美元)占对华出口的56%;黄麻和黄麻制品占比19%,皮革和皮革制品占比9%。在孟从中国进口的商品中,纺织品与机械设备占比68%。

 

zghmjlgjckqk20152018

 

近年来,中国对孟加拉国出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棉花;②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③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④化学纤维短纤;⑤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等;⑥针织物及钩编织物;⑦化学纤维长丝;⑧机动车;⑨塑料及其制品;⑩钢铁制品。

 

近年来,中国从孟加拉国进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非针织或非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②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③其他植物纤维;纸纱线及其机织物;④鱼及其他水生无脊椎动物;⑤其他纺织制品;成套物品;旧纺织品;⑥生皮(毛皮除外)及皮革;⑦塑料及其制品;⑧光学、照相、医疗等设备及零附件;⑨鞋靴、护腿和类似品及其零件;⑩油籽;子仁;工业或药用植物;饲料。

 

【投资】中孟企业相互投资于20世纪90年代后开始实现较快发展。从2003年起,中国就已成为在孟加拉国投资最多的国家,2003年直接投资流量为141万美元。2005年后,中国对孟加拉国直接投资不断取得突破性进展,2014年末,中国对孟加拉国直接投资存量达1.6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当年中国对孟加拉国直接投资流量9903万美元。其中纺织业是主要投资来源,投资额为1375万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国对孟加拉国直接投资存量3.29亿美元。投资领域涉及能源、服装、纺织、陶瓷等,但主要集中在能源、纺织服装及其相关的机械设备等领域。主要投资企业有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公司、利德成服装公司、新希望孟加拉有限公司、孟加拉通威饲料有限公司等

 

孟加拉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在不断发展。2000年,孟加拉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仅为66万美元。2005年,孟加拉国对中国的直接投资一度达到885万美元,但2010年以后波动较大。

 

作为“一带一路”倡议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沿线重要国家,孟加拉国正成为中资企业投资合作的热土,经贸往来更加密切,中资企业对孟加拉国经济区、电站、建材、钢铁、金融服务等领域的投资热情升温。值得注意的是,在孟加拉国开展经贸合作机遇与挑战并存,困难与希望同在。中资企业所面临的困难不少,应积极应对、慎重决策。丰富的廉价劳动力资源是孟加拉国吸引外资和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有利条件,但劳动力素质低下、基础设施落后、能源资源不足、工业化程度不高、营商环境不佳以及脆弱的生态环境等都对在孟加拉国孟投资带来诸多挑战。

 

【承包劳务】21世纪以来,中国在孟加拉国承包工程项目呈稳步上升趋势,2011年承包额达到20.7亿美元。

 

mdmdqsgzkzj

2016年8月8日14时30分,伴随着GPS-20旋转钻机的徐徐开动,由中铁大桥局承揽施工的孟加拉帕德玛大桥引桥首桩顺利开钻。

 

目前,中资企业在孟加拉国工程承包呈现以下特点:①工程项目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领域,例如电力、河道疏浚、水厂等领域;②企业积极尝试以融资方式承揽项目。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中国企业在孟加拉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01份,新签合同额104.21亿美元,完成营业额31.47亿美元;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5072人,年末在孟加拉劳务人员8197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承建孟加拉达卡至阿苏利亚高架高速公路项目;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承建孟加拉卓伊德普尔至伊舒尔迪复线铁路项目;江苏永鼎股份有限公司承建孟加拉国家电网公司升级改造项目等。

 

【产能合作】中孟两国处于不同的产业发展阶段,产业互补性强,是天然的产能合作伙伴。

 

1996年9月12日,中国与孟加拉国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孟加拉国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

 

1996年9月12日,中国与孟加拉国签署了《关于对所得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的协定》。

 

中国与孟加拉国还签署了多个政府间经济技术合作协定。

 

点击进入:五、孟加拉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