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孟加拉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一)孟加拉国的地缘政治地位日益重要

 

孟加拉国曾是一个国际体系中的边缘国家,其海洋和地缘影响力长期受到印度支配,在东南方向上又被封闭的缅甸与亚洲腹地隔绝开来。

 

然而,随着孟加拉湾与印度洋在世界政治经济体系中地位的提升,邻国周边策略和南亚区域地缘政治结构的变化、国际政治中“文明的冲突”挑战日益严峻和孟加拉国自身经济发展展现出来的潜力,使得过去孟加拉国的劣势转变为了地处南亚同东南亚交汇处与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汇合地的优势。独特的地理位置、域内大国及域外大国的关注,使孟加拉国在南亚地缘政治中地位有所上升,尤其集中地体现在美、日、印等大国对其的日益重视上。

 

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会见孟加拉国总理哈西娜时表示中方欢迎孟方积极参加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合作倡议,同时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打造利益共同体,造福两国和本地区人民,双方还要保持在重大问题上沟通和协调,加强维和、反恐等领域合作。

 

(二)孟加拉国的发展需要“一带一路”

 

区域主义在当前贸易保护主义复兴、全球化退潮的大背景下,是像孟加拉国这样的不发达国家参与和加入国际生产体系的主要途径。南亚地区一体化乏力和区域多边贸易体制的发展滞后只会导致孟加拉国在国际贸易中被边缘化。为此,孟加拉国迫切地希望能够改善强地区联通性、能源资源分享和域内市场的规模。在南亚区域合作进程缓慢的情况下,孟加拉国曾经多次力推双边合作,但都遇上了不少困难与阻碍。例如,2007年,孟加拉国和缅甸曾签署协议计划新建“孟缅跨境友谊公路”,以促进两国以及区域间的道路互通,因该线路经缅甸境内有争议的地区,缅方反应消极,此后,孟加拉国2015年计划在考克斯巴扎地区建设全长23公里连接缅甸的公路项目,但由于缅甸方面不再对跨境公路项目感兴趣,项目也被搁置。

 

从这一视角来看,中国带给孟加拉国的,恰好是改变这一现状的机遇。

 

首先,中国推动的“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提供了南亚域内本身所难以提供的联通性建设所需要的资金与技术,同时为孟加拉国通往东南亚与亚洲生产网络提供了可供选择的新方案与路径。

 

其次,印度虽然屡屡干涉中国在南亚所力推的区域合作,但对专注于保持在南亚地区影响力的印度来说,中国的出现和积极行动提供了外部的刺激,使一直对推动域内一体化半心半意的印度不得不拿出更多的诚意与行动。印度主导的次区域合作的积极性有所提高,其中典型的例子就是作为“孟缅印尼次区域合作”(BBIN)重要组成部分的机动车辆协定(Motor Vehicles Agreement,MVA)的通过与实施。因此,在不过分刺激印度的前提下,孟加拉国会接受中国对于经济走廊和更多互联互通项目建设的提议。

 

2019年6月11日,孟中印缅地区合作论坛第十三次会议在云南举行,四国与会代表一致表示将进一步深化合作,共促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取得实质性进展。会上,孟加拉国商务部长提普·孟希代表孟政府签署《孟中印缅地区合作论坛第十三次会议联合声明》。

 

mzymdqhzltdsschy

2019年6月11日,孟中印缅地区合作论坛第十三次会议在玉溪举行。

 

(三)孟加拉国加入“一带一路”发展倡议的风险及困难

 

1、孟加拉国内政局不稳定

 

孟加拉国内政党之间彼此攻讦,争端激烈,为国际事务、利益分配和意气之争妨碍发展规划的事情时有发生。反对党联盟常常以交通封锁、组织罢工等方式给政府施压,给孟加拉国的港口运输、进出口贸易等造成较大的影响。2014年大选后,执政党人盟和反对派的激烈斗争和暴力事件升级,更为孟加拉国的经济发展蒙上阴影,如中国融资的S.ALAM集团在吉大港附近的甘达玛拉(Gandamara)建造电站的项目,就屡屡遭到孟加拉国内民族主义党与人民联盟之间斗争的牵连。孟加拉国民族主义党当地领导人利亚卡特·卡特领导了一个反对电站项目的抗议团体,其目的是抗议电站建设项目及警方抓捕示威者。作为对反对党派行动的回应,执政的人民联盟当地领导人也宣布举行反抗议集会,以支持电站建设。两党之间的争执最终导致了2016年4月的大规模抗议和暴力流血事件。此外,在孟加拉国的政治生活中,印度举足轻重,“反印”和“亲印”也成为政党和媒体争执不休的问题,这些争端导致项目推进被“政治化”。

 

2、基础设施严重落后

 

作为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孟加拉国,水、电、气供应,以及交通运输、港口等基础设施薄弱。由于生产活动经常受制于电力供应短缺,孟加拉国的纺织企业多使用天然气自主发电,然而孟加拉国天然气供应已几近耗尽。在港口与物流方面,孟加拉国贸易的咽喉吉大港效率极低,一个集装箱在港平均时间为15天,通向吉大港的道路极为拥堵,若是遇上工人罢工,甚至可能长时间无法出货或提货,被称为“供应链上的死结”。

 

3、营商环境较差

 

在经商环境方面,世界银行《2017年经商报告》中孟加拉国排名仅列第176位,税收制度复杂,每年需要435个小时(18天)来缴纳各种税;在合同执行方面,孟排名第189位,财产登记方面,孟排名第185位,平均需244天完成登记手续;设立公司方面,孟全球排名第122位,平均耗时19.5天,开设成本为人均收入13.8%。

 

而根据全球贸易便利指数显示,孟加拉国在参评的全球136个经济体中位居123位,在南亚地区位居倒数第一位。报告采用七项指标来衡量一国贸易便利化水平,孟加拉国各项指标排名分别为:国内市场准入(127位)、外资市场准入(12位)、边境管理效率(103位)、交通基础设施质量(109位)、交通服务品质(100位)、信息通讯技术应用(112位)和营商环境(128位)。

 

(四)前景展望

 

对于中国来说,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一方面,基础设施的滞后缺失,以及投资环境的种种局限,也会对中国企业和中国项目的顺利推进与实施造成巨大的阻碍。实际上,繁琐的税收和法规、劳工问题的复杂、腐败和寻租等问题,已经成为妨碍孟加拉国实现其低成本优势的重要原因,也成为中国企业在投资孟加拉国时不得不一再考虑的要素。

 

另一方面,基础设施的滞后意味着对建设投资的巨大需求。根据孟加拉国实际发展需求和中国的产业优势,建材、电力、轻纺、石化、轨道交通、汽车、通信、工程机械、船舶和海洋工程装备等行业,预计未来都能成为中孟两国投资与合作重点。

 

点击进入:六、前景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