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蒙古国的历史源流

 

蒙古国是一个历史悠久,文明源远流长的国家,而且在历史上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密切。

 

(一)蒙古国的文明起源

 

蒙古国的文明曙光最早可追溯到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大窑文化与细石器文化。在那个时代,蒙古草原比现在要更加温暖潮湿一些,非常适合人类的生存。细石器文化分布非常广泛,东西延伸几乎遍及整个亚欧大陆,从东亚一直延伸到西欧,广袤万里;南北纵横也有几千公里,南到现在中国境内的山西、宁夏等省,北到现俄罗斯的贝尔加湖流域。一般认为:细石器文化的诸多特色可能与当时人类以狩猎为主的生活方式有关。

 

蒙古草原地势平坦、辽阔,非常适合人类的迁徙,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通途大道。在上古时代,蒙古国是北方草原丝绸之路经过的必由之路,古老的文明要素通过蒙古草原东西迁徙,往来传播,彼此交流、共振。因此,这里也是人类文明的发源地之一和关键区域。

 

caoyuanshichouzhilu

草原丝绸之路示意图

 

在人类历史上,地球的气候就一直处于周期性的变化当中。当地球的气温变得温暖潮湿的时候,北方的自然条件更加适宜人类的生存,南方的人类就开始向北方迁徙。当地球的气温变得寒冷干燥的时候,北方的自然条件不那么适宜人类生存,北方的人类就开始向南方迁徙。无论在史前还是在史后,蒙古国与中国之间,就出现了多次这样因气候变迁而发生的人类迁徙。因此,蒙古国与中国的历史渊源是非常密切的。

 

(二)蒙古国历史政权更替

 

从历史记载来说,蒙古国的起源最早可以追溯到匈奴民族。而匈奴民族的起源,又与中原有着密切的关系。《史记》记载:“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也就是说,匈奴本是中原夏朝的后裔,迁徙到草原。后来在西周时期与周朝战争不断的猃狁、荤粥,据说就是匈奴人的较近祖先。《诗经》记载:“薄伐猃狁,至于大原”,“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随着中原各国的逐渐强大,匈奴人被逐渐排挤到在北方大漠草原之间,顽强生存,在这片广袤辽阔的土地上繁衍生息。

 

根据中国史书记载,公元前3-4世纪左右,匈奴人逐渐开始强大,先后征服了东胡及西域各部,统一了大漠南北,占据了东到东北,西到中亚的广大区域。一度对中原王朝构成了强大的威胁,与秦汉两朝先后都爆发过激烈的冲突,并一度占据上风,只是因为国力有限,加上草原地区气候变化剧烈,多次因突然的恶劣气候而遭受严重的损失,才在经过持久的对抗之后,最后败走。

 

xiongnuyuhanduizhiditu

匈奴与汉对峙示意图

 

4d8ae0b044f5937d70ec3

战国·匈奴青铜鍑

 

草原的生活是不稳定的,草原上政权同样不稳定,“城头变幻大王旗”。在北匈奴被汉王朝击溃西走,南匈奴南下中原之后,草原地区一度出现了政治权力的真空,其他民族纷至沓来,鲜卑、柔然、突厥、回纥、黠嘎斯、阻卜、契丹、女真等等部落与政权,先后统治了蒙古草原。这样的说法其实已经是简化了,因为匈奴本身就部落繁多,仅入塞的匈奴就有十九种,后来还出现了白匈奴,而且白匈奴本身也一度强大,占据了从草原直到印度的广大地区;鲜卑也分为很多部落,如宇文、段、拓跋、慕容等,先后强大,次第进入草原,又先后进入中原;突厥也可以分为白突厥、黄突厥等部,此起彼落。回纥只是高车,或者说铁勒(赤勒)的一个支派,在高车(铁勒、赤勒)各部当中,回纥坚持到了最后,一度统一大漠南北。在被黠嘎斯(今吉尔吉思)逐出草原之后,进入现代的南疆地区,发展成今天的维吾尔族。契丹在建立辽国之前,就在从蒙古草原到辽河流域的广大地区生活。在契丹建立的辽国因为受到金国的进攻而灭亡之后,又远走西方,在蒙古草原的西部边陲、新疆北部及中亚一带建立了西辽,又维持了将近百年。女真人也先后建立了金和清两个朝代,先后统治草原约四五百年。

 

总而言之,在蒙古草原上,几千年的历史长河当中,草原的统治者换了一拨又一拨,潮起潮落,慷慨悲歌,征逐杀伐,铁马金戈。不同时期草原主体民族之间,既有差别,也有延续。统治者们杀伐不休,但是人民的传承不断。

 

直到蒙古崛起,草原上的主体民族才相对比较稳定。从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一直到现在,虽然屡有变革,但是草原上的主体民族都是蒙古族。到今天,差不多已经有900年了,这在之前是不可想像的。

 

geminzutongzhimegngucaoyuanshijian

 

(三)蒙古民族的起源

 

关于蒙古的起源,传说很多,各各不一。

 

《蒙古秘史》和《旧唐书》记载:苍狼和白鹿是成吉思汗的祖先,他们奉上天之命降生到人间。然后共同渡过腾汲思,在斡难河源头、不儿罕山前开始繁衍生息,生下了巴塔赤罕就是成吉思汗的始祖。

 

十四世纪用波斯文写成的《史集》一书,记载了这样一个蒙古族的古老传说:蒙古人被其他部落战败,遭到残酷的屠杀,只活下来两个男人和两个女人。他们逃到了一个地方,周围都是山林,中间有良好的草原。这个地方叫做“额尔古涅昆”——“险峻的山坡”。他们在这里生息繁衍,世代相传。这个传说里的“额尔古纳”,就是流经呼伦贝尔草原的额尔古纳河,它就是蒙古民族的发祥地。《史集》是在蒙古政权的指导下进行写作的,因此这种记载应该如实反映了蒙古族自己的传说。

 

据翦伯赞的研究,呼伦贝尔草原是古代蒙古草原地区诸民族的摇篮。除了蒙古族之外,早先的东胡、鲜卑、契丹等部,可能也是发源在这一带。

 

 

hulunbeiercaoyuan

呼伦贝尔草原景色

 

在蒙古民族的真正族源问题上,现代、当代多数学者认为蒙古族出自东胡。东胡是包括同一族源、操有不同方言、各有名号的大小部落的总称。据《史记》记载:“在匈奴东,故曰东胡。”公元前5至前3世纪,东胡各部还处于原始氏族社会发展阶段,各部落过着“俗随水草,居无常处”的生活。后来逐渐发展,趁匈奴被汉朝击走的草原真空时期,进入了蒙古草原繁衍发展。

 

公元8世纪左右,蒙古部落自身人口的不断增长,不得不向外迁徙,这时已分出了70个分支了,这70个分支被称为“迭儿勒勤蒙古”。由于草原上原先的统治政权如回纥、黠嘎斯等先后败亡,草原上缺乏强大的统治者,出现了政治上的真空。蒙古部落很顺利地进据了今天蒙古草原的东北一带,这个地区土地肥美,处于森林草原的交界之处,资源丰富,又比较安全,所以蒙古部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日益强大,逐渐进入了蒙古草原的政治中心。
蒙古起源的传说,与其他草原民族起源的传说非常接近,如突厥也自称是狼的后裔。

 

(四)蒙古民族的发展变迁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之前,蒙古草原上大大小小的部落有几十个,其中的克烈部、乃蛮部,甚至于塔塔尔部、蔑尔乞等部落都比成吉思汗自身所在的蒙古部落规模更大,人口更多。但是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之后,这些不同的大大小小部落都统一到一起,成为蒙古的一部分。

 

chengjisihan

成吉思汗画像

 

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时期,整个蒙古高原处于战乱纷争之中,只有各部相互联合才能生存和维护自己的利益。当时蒙古北方的西伯利亚森林地带也有一些人民,被称之为“林木中百姓”,他们的生活方式与草原地区有着较大的区别,以渔猎为生,并不放牧。为了抵御草原游牧部落的侵略,他们推选出共同的领袖,结成了一个军事联合体。这一军事联合体先后与成吉思汗发生过多次冲突,也多次被成吉思汗击败。1207年,也就是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并称汗后的第二年,这些部族才投降成吉思汗,成为蒙古帝国的一员,称之为卫拉特,但是仍保留原领地和属民,在蒙古帝国中拥有相对独立的地位。

 

成吉思汗及其子孙所在的时代,蒙古帝国武功鼎盛,东征西讨,纵横四方。随着蒙古帝国的不断扩张,蒙古民族也不断散居在亚欧大陆的各地,本土的卫拉特各部反而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等到元朝被明朝击败,逃回草原之后,卫拉特人逐渐控制了蒙古大汗,在草原上获得了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地位,并多次暗杀蒙古大汗,最后夺取了大汗的位置。

 

7125198dgdba382c1ad0f&amp

明代卫拉特地图

 

卫拉特蒙古强大后,内部分裂,彼此相斗。到明朝后期,成吉思汗的子孙又重新夺回大汗的位置,将卫拉特人挤压到今天的蒙古西部、新疆与中亚一带,将大漠南北分为左右十二部,内五部在南,称作漠南蒙古,也就是今天的内蒙古地区的蒙古族;外七部在北,称之为漠北蒙古,也称之为喀尔喀蒙古,即今天的蒙古国。卫拉特人在西,称漠西蒙古。

 

西迁后的漠西蒙古后又分为四大部:准噶尔、和硕特、杜尔伯特、土尔扈特,另有辉特等小部。清朝时期准噶尔部一度十分强大,向西征服中亚,向北抵御俄罗斯,向南征服西藏,向东征服漠北蒙古,并一度进逼当时的清政府的首都——北京。准噶尔的首领噶尔丹对康熙皇帝说:“圣上君南方,我主北方。”不把清政府放在眼里。后被康熙帝在今天内蒙古的乌兰布通草原击败。此后准噶尔与满清激战多年,直到乾隆时期被清朝完全消灭。听到准噶尔人被消灭的消息之后,已经迁徙了伏尔加河下游一带的土尔扈特部落回迁,在清政府的允许下,占据了部分当初准噶尔人的牧场。

 

xiqiandongguiluxiantu

土尔扈特人西迁东归路线图

 

 

(五)蒙古与满清的关系

 

满清跟蒙古的关系很密切。

 

明朝末年,蒙古各部以漠南蒙古的察哈尔部为核心,察哈尔部的林丹汗为蒙古诸部名义上的大汗。努尔哈赤及其继承者,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对蒙古采取了政治联合和武力征服的策略。皇太极时期,三征察合尔部,多次打败林丹汗,由此征服并拉拢了漠南蒙古各部。后又利用噶尔丹的入侵,征服并拉拢了漠北蒙古和漠西蒙古各部。

 

满清在征服蒙古各部的过程中,并不单纯依靠武力,而是军事征服与经济拉拢、宗教感召及通婚多管齐下,到后来,蒙古的漠北漠南各部基本上完全被整合进满清的八旗之内,所以蒙古各部落对满清非常忠心。晚清时期,虽然蒙古各部在新的军事时期战斗力不强,但是十分忠心耿耿。在平定太平天国和捻军及抵御外来侵略的过程中,蒙古各部虽然功劳不大,但是汗马苦劳不少。蒙古的僧格林沁亲王先后出现在抵抗英法联军和平定太平天国的战场上,屡败屡战,并最终在平定捻军的战争中英勇战死。直到辛亥革命,满清被推翻,蒙古各部仍然一直保持对满清皇室的忠诚。甚至在中华民国建立之后,蒙古各部依然在努力拥戴满清复辟,并以满清复辟为回归中华民国的条件。

 

xinhaigemingxingshi

辛亥革命,南方自治,蒙古依然忠于清朝

 

(六)蒙古国的独立

 

1911年,武昌爆发武装起义,引发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中国各省纷纷响应,宣布独立,摆脱清政府的统治。从混乱和废墟上通过暴力革命建立起来的中华民国,不久就进入了混乱的军阀割据时代。

 

外蒙古同满清国其它各省一样,在王公贵族的带领下宣布独立,宣布成立博克多汗国,第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在库伦登极称“额真汗”,正式国号为“大蒙古国”,一直存续到1915年。但是在此期间,没有国家承认外蒙古为独立国家,国际上仍视外蒙古为中国领土。

 

1913年9月18日,俄国当局迫使中国北洋达成《中俄声明文件》,中国政府承诺不在外蒙驻兵、殖民、设官,承认外蒙自治,承认《俄蒙协约》及其专条,俄国承认外蒙古为中国领土一部分,但中国对蒙古的权利仅限于宗主权。

 

1915年,中俄蒙三方签署《中俄蒙协约》,外蒙古乃于1915年取消独立及年号,改为外蒙古自治,但实际上为沙俄控制。1919年,沙皇俄国崩溃后,外蒙古取消自治。

 

1921年3月13日,蒙古临时人民政府在俄国境内的特洛伊茨科萨夫斯克成立,同年蒙古人民党革命成功,7月11日成立了君主立宪政府。1924年11月26日废除君主立宪,成立蒙古人民共和国。

 

1945年2月,英、美、苏三国首脑雅尔塔会议规定,“外蒙古(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现状须予维持”,并以此作为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条件之一。1945年,蒙古国军队与苏联军队一起,进入中国东北地区打击日军关东军,取得迫使日军投降的伟大胜利。

 

1945年8月,宋子文、王世杰等在国民政府主席蒋介石的授权下与苏联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同意“苏联出兵击败日本后,在苏联尊重东北的主权、领土完整;不干涉新疆的内部事务;不援助中共”等条件下,允许将依公正之公民投票的结果决定是否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政府同意:“于日本战败后,如外蒙古之公民投票证实此项愿望,中国政府当承认外蒙古之独立,即以其现在之边界为边界。”宋子文拒绝签字,并辞掉外交部长一职,最后该条约由王世杰签字。

 

songziwenwangshijie

1945年8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署。

 

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正式承认蒙古人民共和国独立。国民政府公告说:“国民政府发表公告承认外蒙独立。”

 

 

baozhibaodao

报纸报道外蒙独立消息

 

对此,杜鲁门给蒋介石打电报说:“我请阁下执行雅尔塔协定,但我未曾请阁下做超过该协定之让步。”指蒋介石自己抛弃了中国对外蒙的主权。

 

1947年7月28日,联合国讨论蒙古入会。8月18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拒绝蒙古加入联合国。

 

1945年后,中国政府拥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对重大事务拥有一票否决权。1961年,为阻止中华人民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当时占据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台湾当局与美国达成交易,允许蒙古国加入联合国,开始取得国际社会的认可。

 

东欧剧变后,1992年苏联解体,苏联军队从蒙古国撤走。蒙古爆发民主革命,并于1992年颁布了一个实行多党制的新宪法。这标志着蒙古国的历史又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七)蒙古国的宗教信仰

 

蒙古草原地区最早的宗教信仰是萨满教。萨满教是远古各民族普遍信奉的一种原始多神教,认为天、地、日、月、水、火万物皆有灵,所以崇拜自然,祈求各种神灵的保佑。萨满教还认为人死灵魂不灭,会在另外一个世界继续生存。“萨满”就是巫师。其实一直到今天,萨满教在蒙古草原地区的影响还是很大。这种观念不仅在草原地区流行,在西伯利亚丛林及东北森林草原交界地区,在整个东亚地区都普遍存在也很流行。因此,东亚各草原民族、森林渔猎民族和农耕民族之间,在文化宗教及血统上是存在天然密切的联系的。

 

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草原各部之前,不同部落的主体信仰是比较多元化的。克烈、乃蛮、汪古等突厥或突厥化部落比较倾向于信仰基督教的聂思脱里派,或称景教,其余各部落则以信奉萨满教为多。

 

在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四处征伐的过程当中,蒙古贵族们接触到各种宗教,他们对这些宗教总体上采取的是兼容并蓄的态度,允许其自由传播,鼓励其为自己的征服与统治服务,但又不允许其威胁到自己的统治。不同地区的蒙古贵族,为了便于统治,往往与其统治下的人民保持差不多的信仰。

 

至于蒙古本部,即现在蒙古国地区,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多种外来宗教,如祆教(拜火教)、景教(基督教聂斯脱利派)、道教、伊斯兰教和佛教等等,都在某个特定的时期在某个局部区域占据过主流地位,但是佛教密宗藏传佛教的黄教(格鲁派)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成为蒙古草原地区蒙古人民从统治者到普通民众共同信奉的主要宗教。在清朝时期,满清统治者同样信奉黄教,并利用蒙古人民对黄教的信仰统治蒙古人民,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当然,与此同时,萨满教作为蒙古人民古老的信仰,也一直没有断绝。一些萨满世代传承,继续跳大神作法,直到当代依然保持。而除佛教和萨满之外的其他宗教也继续在蒙古草原上的传播,虽然不占主流,但基本上也是比较自由的。

 

samanjiao

中国北方少数民族萨满教

 

前苏联时期,无神论是社会的主流思想,佛教信仰也受到了强大的压制。在前苏联瓦解之后,蒙古进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宗教信仰重新抬头,佛教的黄教再度成为蒙古的重要精神资源。
 

点击进入:三、蒙古经济状况与投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