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缅甸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一)历史上缅甸与中国的关系

 

据各方面考证:中国与缅甸的交往非常之早。中国古代盛行以贝壳为货币,这种作为货币的贝壳,现在就出产于缅甸等处的南方沿海。最晚到清朝,中国云南一带还使用贝壳货币,这些贝壳也是来自缅甸。

 

beibi

中国商朝贝币

 

据史书记载,早在公元之前,中、缅、印三国之间就存在一条陆路通道。这就是著名的“西南丝绸之路”。西汉时期张骞出使大夏时听到西南“通蜀,身毒国道便近”,极力主张从我国西南开拓一条经缅、印直达中亚的官道,可是这条通道为当时滇国所阻,没有能够实现。

 

在地理上,缅甸正介于西边的印度以至欧洲和北边与东北边的中国之间,在公元前后是东西交通的一个重要走道。据《史记》、《汉书》、《后汉书》等中国古籍记载,在公元前2世纪以后,从四川经云南到达缅印的商道已经打通。中国与印度早期文明对于缅甸社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影响。

 

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在相当于今云南西部德宏地区和缅甸北部的掸邦地区这一地域范围内,建立过滇越国(又称“滇国”)。《史记》记载,当时已有四川的商人到滇越国去做生意。

 

dianguodeweizhi

滇国的位置

 

314e251f95cad1c8da7bfcd8783e6709c83d5108

掸邦即掸国的大致范围

 

到公元1、2世纪,在原来“滇越”的地域范围内,出现了一个“掸国”。据中国史籍记载,这个掸国在公元97年、公元120年和公元131年,曾三次派出使者,向当时中国东汉王朝“重译奉贡”,其实也就是过来经商。这个掸国的国王叫雍由调,其下则有“小君长”。在公元120年派出的使团中,有来自大秦即罗马的“幻人”。这表明当时一些前来中国的罗马人,也取道掸国前往洛阳。这个使团受到东汉王朝的欢迎,汉安帝封雍由调为“汉大都尉”,赐与“印绶金银彩缯”。至此,这个掸国与东汉王朝建立了政治上的隶属关系。

 

在公历纪元初年,居住在缅甸境内的三个语族,即缅族、掸族、孟族的经济文化都已发展到相当高的水平,也建立起了一定的政治组织,与中国发生友好的邦交关系。此后历朝历代,缅甸境内各主要国家,与中国都存在官方往来。

 

明清时期,缅甸境内的东吁王朝和贡榜王朝先后强大,与中国的明朝、清朝先后爆发战争。在战场上,缅甸虽然受损较大,但是由于缅甸距中国的政治中心较远,鞭长莫及,所以战争的结果是,在形式上缅甸成为中国的属国,但是缅甸在领土方面却获得了较大的实利。中国传统的政治外交思想是:“天子有道,守在四夷”,只要属国恭顺,给自己的属国让渡一部分土地,在政治理念上认为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除缅甸之外,明太祖朱元璋对于朝鲜,清嘉庆皇帝对于越南,也是采取同样的态度。

 

直到19世纪,西方殖民者不断在亚洲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1885年,英国发兵灭缅甸,并于1886年1月1日并入大英帝国所下属的印度,成为英属印度的一个省份。缅甸当时贡榜王朝是中国清朝的属国,贡榜灭亡后,中国清朝政府命驻英公使曾纪泽向英国抗议无效,被迫与英国签订《中英缅甸条约》,规定中国承认英国对缅甸有支配权,但缅甸对中国仍照往例,每十年一贡。

 

缅甸被英国吞并之后,缅中关系也就成为当时的英中关系的一部分。

 

(二)1949年之后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中国与缅甸的关系在中国与东盟各成员国关系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建国以来,中国与缅甸一直保持友好关系。

 

新中国建国后,缅甸是最早承认中国地位的国家之一。周恩来总理在20世纪50年代访问缅甸,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访问缅甸,中国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得到缅甸总理吴努的接受。

 

1960年1月,缅甸看守政府总理奈温率团访华,在北京与中国领导人签订了《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中缅关于两国边界问题的协定》和《中缅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缅之间存在的边界争议随着《中缅边界协定》的生效而得到妥善解决。

 

zhouenlaimiandian

1960年1月,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与缅甸总理奈温在中缅边界问题协定及中缅友好和互不侵犯条约的签字仪式上互致祝贺

 

从奈温开始执政的1962-1967年间,中缅关系进一步发展,双方高层领导互访频繁。其中,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先后访缅,缅甸联邦革命委员会主席奈温将军也率团访华。20世纪60年代缅甸多地爆发了大规模的反华事件,严重影响了中缅关系。1969年,奈温表示希望恢复两国的友好关系,中国对此也作出了积极地响应。

 

在20世纪60年代初期,由于国内经济形势恶化和以缅共为主的反政府武装活动达到鼎盛,缅甸政府忙于应对国内问题,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交往明显减少。

 

从70年代中期开始,随着缅甸国内形势的逐渐稳定,中缅关系明显加温。1975年11月,奈温总统第八次访华。1977年2月,邓颖超副委员长访缅。

 

001ec9591e620af255ae13

1977年2月,邓颖超率全国人大代表团访问缅甸

 

同年4月,奈温总统第九次访华。1978年底以后,中国把与发展中国家友好关系作为外交基石,深化与周边邻国的关系。1978年,邓小平总理访缅。1978年6月缅甸国防部长兼二军总参谋觉廷将率缅甸军事代表团访华。1979年7月,缅甸总理吴貌貌卡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两国总理在北京正式签署了中缅两国政府经济协定。1980年10月,奈温总统应邀第十次访华,中国领导人邓小平、李先念等于其进行会谈。1984年10月,缅甸总统和国务委员会主席吴友山应邀访华。次年3月,李先念主席应吴友山总统的邀请访问缅甸。1987年,两国同意开展在石油勘探领域的合作,并签订了我地震专家团赴缅工作的协定。从缅甸独立到1988年几十年的时间里,中缅两国交往和友好访问不断。此外,两国在外交、经济、文化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也十分密切。我国一直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坚持睦邻友好的与他国交往。

 

缅甸军政府在1988年开始执政,中国政府对其国内事务采取不干涉的态度。这一时期两国的交往虽然存在一些问题,但两国友好关系得到进一步发展,双方在各个领域的合作全面展开。为借助中国的帮助摆脱美国封锁带来的困难以及深化两国的关系, 1989 年 10 月,缅甸国家恢复法律和秩序委员会副主席兼陆军总司令丹瑞中将率代表团访华。1991年,恢委会主席苏貌大将军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1994年,缅甸恢委会第一秘书钦纽访华。同年,时任总理的李鹏应邀对缅甸进行正式访问。

 

(三)21世纪以来缅甸与中国的外交关系

 

进入21世纪,随着中国经济及外交关系的进一步发展,我国与周围邻国的合作交往加深,营造了良好的周边环境。在改革、发展、稳定的大趋势下,中缅两国在政治、经济、贸易、文化和禁毒等方面的合作进一步加强、交往频繁,两国之间的情谊进一步加深。

 

2000年是中缅建交50周年,双方互访不断,并且扩大了合作领域,签署了一系列协议。2001年,中缅睦邻友好合作关系进一步发展,江泽民主席在访缅期间,两国签署了多个双边合作文件。2003年1月,缅甸和发委主席丹瑞大将应江泽民主席邀请再次访华,两国签署了经济技术合作等3个协定。这次访问加深了两国友好关系,为两国在新世纪的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

 

img557606_2

2001年,江泽民主席访问缅甸

 

按照缅甸新军人集团的“七步走民主路线图”,2011年3月,登盛任总统的缅甸文人政府通过选举上台。登盛政府对内加速推行政治、经济和社会改革,实现政治和解,对外积极融入国际社会,改善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关系。在这一背景下,中缅双边关系经历了一些波折,特别是在经济合作领域出现了诸多矛盾。但对华关系仍然是缅甸外交的重点,缅甸总统登盛5年间6次访华,体现出其对中缅关系的高度重视。双边合作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领域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发展势头。

 

中国也在调整对缅甸的外交,同缅甸各派政治势力和社会各界保持接触。2015年6月,中国高规格邀请缅甸最大在野党、全国民主联盟主席昂山素季访问中国,体现出中缅关系朝着成熟理性的方向转变。

 

2015年11月,缅甸举行全国大选,民盟大获全胜,并于2016年4月1日组阁上台。2016年4月5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访问缅甸,成为首位访问民盟政府的外交部部长。8月17-21日,昂山素季应邀对中国进行了为期5天的正式访问,期间分别会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此次历史性访问意义重大,展现了中缅发展友好关系的决心,增进了战略互信,并促进了务实合作,开启了中缅关系的新时期。

 

昂山素季领导的民盟新政府上任以来,在外交上强调奉行独立、平衡的外交政策,对华态度十分友好、务实。昂山素季把中国作为东盟以外出访的第一个国家,充分体现了民盟政府在发展中缅关系上的务实态度。有理由相信,缅甸新政府将继续同中方加强政治关系,密切经贸联系,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各领域的深度合作。

 

(四)中缅外交形势

 

中缅之间,既是相互合作,同时也存一定的利益冲突,关系比较复杂。

 

1、中缅相互需要

 

对于中国而言,缅甸因其地处印度洋,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可以成为中国走向印度洋、破解“马六甲困局”的重要通道。与此同时,中国与缅甸山水相连,缅甸也可以成为中国开发西南落后地区以及实现西南地区安全稳定的重要合作伙伴。

 

对于缅甸来说,自1988年以来受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上的封锁、制裁和外交上的孤立以及国内民族矛盾的影响,缅甸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相对缓慢。一直以来中国奉行的不干涉内政的原则,反对动辄对别国进行制裁的做法,在涉及缅甸国家利益的问题上中国凭借在联合国的否决权和在其他组织的影响力,给予了缅甸力所能及的帮助,为其国内营造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除此之外,缅北少数民族武装问题的解决和缅甸国内经济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的支持。

 

2、中缅关系存在的问题

 

缅甸对中国的发展心存戒心。就综合实力比较来讲,中国和缅甸两个国家相差悬殊,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的大国并肩为邻,缅甸自然会感到不安。中国与缅甸的关系是不对称的、不均衡的。对中国来说,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的大国,对世界具有很大的影响力,中国与周边的邻国关系的发展固然重要,但是只是对外战略中的小部分。相反,对于缅甸来说,中国发展双边关系是其国家外交中的最重要。缅甸对中国的需求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贸易、政治、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这一来自中国的帮助对缅甸的政权的巩固和政局的稳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中国对缅甸在经济上仅集中在经济和贸易领域,在政治领域中国对缅甸的依赖仅在于区域战略和地区安全等层次,缅甸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较中国对缅甸要大的多,这无疑使缅甸疑虑。

 

对于中国的迅速发展,缅甸也心存顾虑,认为中缅关系过于亲密会威胁缅甸主权、领土的独立和完整。缅甸不满足在国际社会充当配角、依附于其他国家,而是试图凭借自身独特的对外政策——均衡,来谋求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了提高本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地位、使国际上认可缅甸政府,缅甸积极同印度发展友好关系。希望借助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经济发展迅速的发展中国家——印度来平衡与中国的关系。东盟作为一个区域性组织,在东南亚、南亚地区内有重要影响力之外,它在整个亚洲、太平洋地区也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地区力量。为摆脱西方国家封锁和孤立的束缚、开展与世界各国的多边外交的舞台和走向国际社会、得到世界各国认可,缅甸积极融入东盟,同时也为自己找到一个战略上的能抗衡中国新力量。
 

点击进入:六、缅甸与中国的经贸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