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缅甸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历史上的中缅经贸关系

 

据史书记载:早在公元之前,中、缅、印三国之间,就存在一条陆路通道。这就是著名的西南丝绸之路。公元前二世纪末叶以后,横贯中、缅,印三境的陆路交通不仅未中断,而且更显其重要,不但民商往返络绎不绝,而且不久便成为中缅两国使节往返的“官道”。如公元一世纪末叶至二世纪中叶,位于缅甸北部的掸国等就曾五次遣使朝贺。公元四世纪初,中国僧侣有“二十许人从蜀川、觯柯道而出”,到达印度。

 

宋元时期,海上交通发展,缅甸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联系中国与印度洋及西方的贸易当中,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历史上,中国输缅甸的货物主要有丝绸、瓷器、茶叶和金属及其他生活用品,缅甸输中国的货物主要有贝壳(作为货币)、香料、木材和玉石等等。

 

二战时期,中国东南对外交通被日军封锁,著名的滇缅公路开通,中国得以继续保持对外经济联系,这时期的中缅交通对于中国而言就具有生死存亡的意义。滇缅公路的开通,在有利于中国抗战及经济维持的同时,也使缅甸对外经济得到一定发展,双边往来更加频繁。

 

dianmiangonglu

滇缅公路

 

(二)新中国成立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中缅两国十分重视两国在经济领域的合作,经贸合作一直是双方高层领导人会谈的重要内容,缅甸方面特别重视与中国的经贸合作,将其作为推动缅甸国内经济的重要方式。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缅双边贸易得到进一步发展。60年代中期,由于中国国内文化大革命和缅甸国内的缅甸式社会主义的影响,中缅双边关系有所紧张,但并没有破坏双方友好基础,在1971年关系恢复正常。特别是1978年1月邓小平访缅之后双方关系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9024413444655735970

1978年1月,邓小平访问缅甸,参观仰光大金塔

 

在促进双边贸易方面,两国均采取多种措施,1988年以后,为发展中缅边境贸易,中国仅滇缅边境就设立了12个通商口岸(包括6个国家级口岸和6个省级口岸),缅甸也开设木姐、南坎、滚弄、九谷、清水河、户板、八莫,作为与中方进行边境贸易的口岸城市。中缅贸易由于具有地理位置的便利性以及两国的历史友好性等有利条件,得到了较大发展。

 

miandianmujieshi

缅甸木姐市

 

特别是2000年以来,由于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对外援助和投资能力明显增强,中缅两国在经贸领域的合作深度和广度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签署了上百个协议,中国成为缅甸的最大外资来源和最大贸易伙伴,也是缅甸最大援助和贷款来源。根据协定,中国向缅甸提供一定数量的无息贷款,缅方从中国购买铁轨、机车及零部件等。中国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向缅甸提供优惠贷款对缅甸度过金融危机起到很大作用。缅甸方面还为落实中缅双方的投资协定成立了委员会,定期召开研讨会,促进中国在缅甸投资顺利地落实。

 

2011年12月19日至20日,大湄公河次区域(GMS)经济合作第四次领导人会议在缅甸内比都召开。会议审议并确定了“未来十年GMS合作的新战略框架,为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和发展开启了新篇章”。而中国在GMS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借助GMS这个平台,加强同缅甸在交通、能源、电信、环境、农业、人力资源开发、旅游、贸易便利化与投资九大重点领域的合作,并且中国也积极为缅甸提供资金支持和技术援助,缩小区域发展差距。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将为中缅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和密切做出重要贡献。

 

【双边贸易】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缅双边贸易额达152.8亿美元,同比下降38.81%,其中中国对缅甸出口96.5亿美元,同比增长3.05%;从缅甸进口56.2亿美元,同比下降63.95%。中国对缅甸主要出口成套设备和机电产品、纺织品、摩托车配件和化工产品等,从缅甸主要进口原木、锯材、农产品和矿产品等。中国为缅甸第一大贸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当年中国对缅甸直接投资流量3.32亿美元。截至2015年末,中国对缅甸直接投资存量42.59亿美元。目前中资企业在缅甸投资主要注册独资或合资公司,投资领域主要集中在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油气管道、水电资源开发、矿业资源开发及加工制造业等领域,到缅甸考察加工制造业并投资建厂的中资企业逐渐增多。投资项目主要采用BOT或产品分成合同(PSC)的方式运营。

 

【承包劳务】中国对缅甸纯劳务合作的市场较小,中国在缅甸劳务人员多为承包工程和境外投资所带动的劳务输出以及中资企业长期派驻缅甸合作企业的管理和技术人员,纯劳务市场近年来逐步萎缩。造成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一是缅甸引进劳工的政策比较严格,雇主只有在优先招聘本国公民而没有合适人选后,才能向缅甸投资委员会申请批准,引进国外劳工;二是缅甸普通工人的工资水平很低,月薪平均100美元左右,此工资水平对中国劳务人员吸引力较小。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5年中国企业在缅甸新签承包工程合同353份,新签合同额19.8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8.9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4616人,年末在缅甸劳务人员5335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中信重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承毛淡棉水泥厂项目;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承建缅甸马球俱乐部酒店/住宅项目;中国电建集团华东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承建缅甸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工程项目1期2-1等。

 

r_18648225_2014072209511013391800

中缅油气管道

 

b3b7d0a20cf431adb352980a4736acaf2edd9805

中缅油气管道澜沧江跨越桥面

 

【主要企业】在缅甸进行投资合作的国内企业主要有:中石油东南亚管道公司(中缅油气管道项目)、中石化(缅甸油气区块勘探项目)、中国电力投资公司(伊江上游水电开发项目)、大唐(云南)水电联合开发有限公司(太平江一期、育瓦迪水电开发项目)、云南联合电力(瑞丽江一级水电开发项目)、汉能集团(滚弄电站项目)、长江三峡集团(孟东水电项目)、中国水电建设集团(哈吉水电站项目、勐瓦水电站承包工程项目)、中色镍业(达贡山镍矿项目)、北方工业(蒙育瓦铜矿项目)、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缅甸车头车厢厂承包工程项目)、中工国际(孟邦轮胎厂改造项目、浮法玻璃项目、桥梁项目、承包工程项目)、葛洲坝集团(其培电站、板其公路承包工程项目)等。

 

【货币互换】目前中国尚未与缅甸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中缅经贸联委会】自2005年6月在仰光举行第一次会议以来,中缅经贸联委会中缅经济、贸易和科技合作联委会已经成为中缅双边经贸合作的一个重要机制。

 

【中缅农业合作委员会】根据2014年11月李克强总理访问缅甸期间签署的《中缅关于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的联合声明》,双方决定成立中缅农业合作委员会,作为中缅农业合作的重要机制。中方支持缅甸农村和农业发展,决定继续向缅方提供小额农业优惠贷款,为缅农村地区民生改善提供帮助。中方鼓励中资企业参与缅甸农业开发,将继续帮助缅方培训农业技术管理人员。双方同意加快中缅农业示范中心建设。2016年6月,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在缅甸首都内比都与缅甸农业、畜牧与灌溉部副部长吞温共同主持召开了中缅农业合作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签署了会议纪要。

 

【中缅电力合作】根据2014年11月李克强总理访问缅甸期间签署的《中缅关于深化两国全面战略合作的联合声明》,双方同意建立两国政府间电力合作机制,支持两国企业本着公平、透明、安全、环保的原则开展电力项目合作。之后中缅电力合作委员会成立,并于2015年1月召开首次会议。2015年5月22日,中缅电力合作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总结了委员会首次会议以来两国电力合作取得的成果,与会双方就下一阶段两国电力合作重点工作等事宜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2016年2月1日至2日,中缅电力合作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缅甸首都内比都召开,中国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率中国代表团出席了此次会议,中方向缅甸电力部提交了《中缅电力合作规划报告(中方建议稿)》,缅方对中方提出的规划建议稿给予了积极评价和认可。根据会议安排,会后双方将对规划成果

 

(三)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订

 

1971年,中缅签署贸易协定,双方给予最惠国待遇;
  1994年,《关于边境贸易的谅解备忘录》;
  1995年6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缅甸联邦政府关于农业合作的协定》;
  1997年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缅甸联邦政府关于成立经济贸易和技术合作联合工作委员会的协定》;
  2000年2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缅甸联邦政府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
  2001年12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缅甸联邦政府渔业合作协定》;
  2001年12月12日,《投资促进和保护协定》;
  2001年7月,《中缅两国关于开展地质矿产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4年3月2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缅甸联邦政府关于促进贸易、投资和经济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4年7月12日,《关于信息通讯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6年2月,《中缅航空运输协议》等。
  中国与缅甸未签署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点击进入:七、缅甸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