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缅甸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缅甸是连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关键节点之一。作为中国的传统友好邻邦和全面战略合作伙伴,缅甸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和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一部分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中都将发挥独特的建设性作用。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缅甸领导人时多次表示,中方欢迎缅方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与中方开展经济开发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合作,同时推进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

 

缅甸对于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亦十分积极,是首批加入中国发起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21个国家之一。缅甸急需与中国加强经贸合作以发展经济,期待从“一带一路”建设中受益。但缅甸正在经历政治民主化转型和经济改革,国内形势的变化为双边合作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

 

(一)缅甸自古以来就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

 

从公元前二世纪末年以后,中、印之间开辟了经过西南和南海的两条路线,这两条路都要经过缅甸。如慧皎《高僧传卷七慧叡传》、义净《大唐西域求法高僧慧轮传》所载公元五世纪时期高僧的行程,玄奘《大唐西域记》卷七之《摩呾吒国》、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序注》所载公元七世纪时期天竺、蜀川通道,都是通过缅甸的交通线。《新唐书地理志》引贾耽从边州入四夷的安南通天竺道,明确记载这条路的里程。至宋熙宁年间(公元十一世纪)杨佐入大理国,作《买马记》说:“云南驿前有里堠,题:西至身毒国,著其道里之详”。周去非《岭外代答》卷三也记着大理至蒲甘,去西天竺不远。这条道路也就是著名的“西南丝绸之路”。

 

nanhaijiguineifachuanxu

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序注》(国家图书馆藏)书影

 

除陆路之处,中国与缅甸交通,另有一条由广东出发,经海洋到达缅甸通往印度及更遥远的西方的路线,也就是海上丝绸之路。一直以来,这条海上交通路线就非常发达。

 

由上述的这些记载表明,自古以来,中国与缅甸之间的交通,始终通行无阻。经过缅甸通往印度及西方的路线,也一直存在。长期以来,这条路线对中、缅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对于亚欧大陆东西方及南北之间的沟通,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也证明了在历史长河中的中缅关系是很密切的。

 

(二)缅甸对于“一带一路”的建设非常重要

 

1、缅甸的地理位置重要

 

缅甸位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3个地区的交接处,北部与中国毗邻,西面与印度、孟加拉国相接,东部与老挝、泰国交界,西南面濒临孟加拉湾和安达曼海,是中国进出孟加拉湾和印度洋的重要陆上通道。连接中国西南与印度的缅甸是最早与中国交往的地区,也是双边陆上交往关系最为频繁、持续时间最长的国家。

 

2015 年中国发布的《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中,清楚地描述了由缅甸、孟加拉国南下,与海上丝绸之路相汇于孟加拉湾的贸易通道,突出了缅甸在“一带一路”南线的枢纽作用。

 

缅甸也是实现中国与东南亚、南亚地区互联互通的重要枢纽。缅甸的海岸线很长,拥有许多天然深海港,仰光、皎漂等优良的港口为中国海外贸易西出印度洋直接进入波斯湾、红海提供了可能。而缅甸的最大河流——伊洛瓦底江经过适当疏通后,可自缅甸北部的八莫形成3000吨级货船的水陆联运大通道直达印度洋。中缅公路和铁路也将成为连接东南亚、南亚地区的国际大动脉。

 

miandiandiliweizhi

缅甸的地理位置

 

2、缅甸地缘政治因素敏感

 

出于地缘政治战略的考量,美国、日本等大国都在加大对缅甸的拉拢力度,希望把缅甸作为围堵中国的一枚棋子。拉缅制华,构筑所谓“C形”包围圈制衡中国,一直是美国对缅政策的主要目标之一。因此,保持良好可持续的中缅关系,对于中国的周边战略和国内和平发展大局都十分重要。

 

中缅边境线长达2185千米,边界上有很多跨境杂居的少数民族。缅北一旦出现不安定事件,将会极大地威胁中国西南边疆的安全与稳定。中国西南腹地的繁荣需要稳定的周边环境,一个贫穷落后、混乱分裂的缅甸对中国西南地区的经济发展不利。

 

3、缅甸的经济发展潜力较大

 

缅甸国土面积达67万平方千米,为东南亚面积第二大国家、中南半岛面积最大的国家。缅甸自然禀赋条件优异,资源丰富。此前,在西方的制裁和内部不安定等因素的共同影响下,缅甸经济多年未得到发展。因此,2011年缅甸开启改革以后,将经济改革与政治改革放在同等重要的地位,实施了多项务实的改革措施,为外国投资提供了有利环境。亚洲开发银行2012年发布了题为《转型中的缅甸:机遇与挑战》的报告中,预计缅甸未来20年年均经济增长率将达到7%-8%,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在2030年增加到目前的3倍(达到2000-3000美元)。近几年,缅甸经济基本都实现了高速增长,保持在7%-8%之间。世界银行的报告预测,基于缅甸服务业和投资需求增加、基础设施领域投资增长、农产品价格标准化等因素,2016-2017财年缅甸经济将增长7.8%。缅甸经济的恢复与发展,有利于“一带一路”的推进。

 

(三)缅甸对“一带一路”倡议态度积极

 

1、缅甸欢迎“一带一路”倡议

 

出于维护国内和平、周边关系稳定的政治原因和发展国内经济、融入地区合作的经济原因,自中国领导人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缅甸方面就表达出加入的强烈意愿,对于与之配套的丝路基金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计划也都积极响应。缅甸还作为创始成员国加入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014年11月,缅甸总统登盛来华出席加强互联互通伙伴关系对话会时表示,缅甸能够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设立中受益,同时也支持“一带一路”建设。昂山素季在访华时表示欢迎中方“一带一路”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合作倡议,中缅双方同意加强发展战略对接,更好地规划重点领域合作。对于中方对在缅重大项目的关切,昂山素季也回应表示缅甸已经组成审核委员会,将寻求对双方有利的密松大坝项目的解决办法。缅甸国内政治精英对新时期的中缅关系普遍达成共识,认为中国是缅甸无可选择的最大邻国,缅甸无法忽视中国的存在,必须与中国保持顺畅的关系,并继续借重中国的资金、技术优势来促进缅甸的现代化进程,也愿意与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深度合作。著名的缅甸《联邦日报》主编温丁就说,中方提议建设的“一带一路”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它可以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和地区和平稳定。中国设立丝路基金是实实在在的行动保障,缅方完全支持中国主张,也完全相信中国有能力团结周边国家共建丝路,共创多赢。

 

2、“一带一路”倡议对缅甸发展有益

 

缅甸长期遭受西方经济制裁时期,中国与缅甸的经济合作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缅甸的经济困难,中国提供的援助也成为缅甸赖以生存的补给。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建设的深化进一步促进了中缅双边贸易。当前,中缅经贸关系发展势头加快,且潜力巨大。

 

中缅经济发展阶段相异、资源禀赋不同,经济合作互补性强、前景广阔。在贸易领域,中国主要向缅甸出口成套设备和机电、纺织、化工、金属、车辆配件等领域的产品,缅甸主要向中国出口矿产、农产、木材、水产、珠宝等领域的产品,两国的贸易互补性极高。

 

缅甸对外来投资需求迫切,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重要目标国。缅甸投资与公司管理理事会(DICA)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月31日,中国对缅甸累计投资额达227.813亿美元,共有126个项目,占缅甸批准外国投资总额的38.31%,在对缅投资国家中排名第一,是美国、日本等西方国家总和的3.5倍。中国企业在缅甸投资合作涵盖了科技产业、基础工业、基础设施、通讯、卫生、交通、农业、物流、文化等多个领域。中国在缅甸有几个大型战略投资项目,包括密松水电站、中缅油气管道、莱比塘铜矿、皎漂工业园等。在密松水电站等项目遭遇建设危机后,中国对缅甸投资一度下滑,尤其是大型项目几乎停滞。但近两年,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对缅甸投资有所回升。2016年2月,缅甸电力部证实,缅甸将再建设18个由中国企业获开发权的水力发电站项目。

 

20170508140055_93224

缅甸皎漂位置图

 

中资企业也将协助缅甸开发风力发电,已经有5个项目在筹划之中。这些项目将确保缅甸政府“2030/31财年让全国人民都能用上电”的目标得以实现。2016年3月底,缅甸投资委员会(MIC)批准了广东振戎能源有限公司在土瓦经济特区附近建设炼油厂,投资额约为30亿美元,力争2019年之后投产。据报道,该炼油厂的炼油能力为日产量10万桶,还计划建设停泊油轮的港湾和液化石油气(LPG)相关设备。这是缅甸民盟新政府批准的第一个大型合作项目。

 

(四)缅甸局势对于“一带一路”的挑战

 

尽管中缅在“一带一路”建设中有诸多合作机遇,但是挑战也很多。

 

1、缅甸国内因素

 

缅甸目前国内局势尚未完全安定,可能给中国企业在缅投资的安全性及“一带一路”的发展造成冲击。

 

第一,政治转型前景不明朗。2016年4月,民主派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上台执政,缅甸军人直接执政或者其扶持的政党连续执政54年的历史暂告结束,缅甸政治翻开了新的一页。然而,未来走向仍不清晰。此外,缅甸国内困难重重,民族冲突、宗教矛盾、经济社会发展落后等难题也都摆在新政府面前。从菲律宾、泰国民主化进程的历史经验来看,缅甸的民主化不可能一帆风顺。

 

第二,经济基础薄弱,投资环境仍然较差。经历多年的制裁和孤立,缅甸经济没有显著发展,各方面投资条件都十分落后。世界银行发布的《DoingBusiness2014》(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从10个方面对各国营商环境进行了评估,缅甸在189个参评经济体中仅排名第182。软硬件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政府治理、法律与制度建设、专业人才等软件方面也较为欠缺。缅甸政府缺少管理经济的经验,税收和法律制度不健全,社会不安定、财政赤字和高通胀率长期困扰缅甸经济。

 

第三,民族矛盾。缅甸拥有135个民族,自1948年摆脱英国殖民统治获得独立后,几十个少数民族各自组织武装,反抗中央政府,内战至今未息。民族和解事关缅甸改革和稳定的大局,少数民族地方武装的存在以及族群冲突有可能阻碍甚至逆转缅甸的政治转型。但由于问题的复杂性,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与中央政府的冲突短期内似乎无法得到根本解决。

 

第四,宗教冲突。自2012年起,缅甸佛教徒与穆斯林间爆发多次冲突,已造成200余人死亡,逾百万难民流亡在外。这一暴力冲突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强烈关注和批评,严重影响了缅甸国际形象,未来也仍将会是影响缅甸社会稳定、国家发展的一大因素。

 

luoxingyarentaowang

罗兴亚人逃亡

 

2、来自西方的竞争

 

缅甸进行民主改革后,美国、欧盟、日本、印度等国纷纷向缅甸“伸出橄榄枝”,从政治、经济、安全、文化等领域,在官方、民间各层面对缅甸施加影响,以推动缅甸的转型。在经济上,美欧等西方国家部分解除对缅甸制裁,日本、韩国等东亚国家也不断加强对缅甸的经济援助和投资。面对缅甸巨大的市场空间,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大型经济体都把缅甸视为最后一块投资处女地,希望尽快参与到缅甸的现代化进程中,在其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

 

随着西方国家投资逐渐进入缅甸市场,缅甸在投资合作伙伴上有了更多选择,中国将遇到更多市场竞争对手。为吸引更多西方投资和援助、减轻对中国的依赖,缅甸政府对中缅之间的合作也变得更加谨慎,把西方的态度和反应作为重要考量因素,甚至在必要时刻会选择牺牲中国的利益,中国原有的优势正日渐减弱。

 

西方对缅援助中包括对公民社会、教育、医疗等领域的投入,以此与反对派和当地非政府组织建立联系,企图将缅甸打造成为其在东南亚的战略新支点和遏制中国发展的前沿阵地。

 

3、中缅关系的困境

 

2011年,缅甸政府以民意为由单方面停掉了中国在缅甸投资的密松水电站。随后,2012年,万宝矿产公司投资10亿美元的莱比塘铜矿项目自奠基初期起便遭遇当地居民以及环保团体抗争,一度停工。2014年7月,缅甸铁路运输部发布消息称,中缅“昆明—皎漂铁路”项目遭到搁置。中国在缅甸的一系列合作项目的受挫反映出中缅传统友好关系因为缅甸政治转型正在遭遇挑战,中缅关系在一定程度上陷入了困境。

 

中缅经贸合作上遇到的障碍体现出一个深层次的问题——缅甸社会中存在的反华情绪开始发酵。缅甸民众的排华记忆、民族主义盛行、对中国过去支持军政府的误解、中国企业在缅甸投资的产业结构高度集中于资源开发、在缅中资企业未能更好融入当地、对投资地各阶层利益的忽视、非政府组织对民众的错误诱导以及媒体过分关注中资企业等,都成为缅甸民众反华思潮的重要原因。随着言论的开放,缅甸执政者为了得到民众支持,不得不对中缅关系有所牺牲。
 

点击进入:八、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