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科威特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之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1、汉朝“凿空”之后的经贸关系

 

自西汉时期张骞“凿空西域”,打开中国通往西亚的古商道“丝绸之路”后,中国同阿拉伯地区与阿拉伯国家的交往已有近2000年之久的历史。科威特所在的波斯湾,地当两河流域出海口,因其扼守海上交通要道,自古以来便成为中国和中东交往最活跃的区域之一。

 

中国最早涉及海湾地区的古文献是《后汉书》。《后汉书》第一一八卷:《西域传》中说:“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即阿曼)国。从阿蛮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渡海,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这是《后汉书》中关于绕道阿拉伯半岛东海岸的波斯湾抵达红海航线的详细记载。从这段记录来看,当时中国前往西方的使团及商队,经常会经过今天的科威特地区。

 

西方学者,诸如撰写《现代地理学的开端》一书的英国人查尔斯·拉西摩德·比兹利认为,从公元3世纪起,中国的船只已从广州驶抵波斯湾。那时候,商贾们把肉桂作为交换商品运到了海湾地区。阿拉伯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马苏第的《黄金草原》一书中说,公元6世纪时,中国的商船经常访问波斯湾,波斯湾的船只也可以直航中国。阿拉伯商船的航程通常是从波斯湾出发,经阿拉伯海到达印度,并从印度的马尔巴拉海岸,经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穿过南中国海,抵达广州。由于当时的阿拉伯商船沿上述航线同中国的贸易交往多以阿拉伯盛产的各种香料为主。因此,这条海上贸易通道被称为海上“香料之道”。海上“香料之道”和陆上的“丝绸之路”,构成了唐王朝建立之前中国与阿拉伯交往的两大交通动脉。

 

2、唐宋时期的商贸交往

 

公元618年,唐王朝统一中国后,社会生产力空前发展,成为东方最强大的封建王朝。据德宗贞元年间著名地理学家、宰相贾耽在他撰写的《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所记载,在唐朝的七条对外交通线中,有一条“广州通海夷道”。这条海上航线分为两段:前段是从广州出发,过马六甲海峡到斯里兰卡后,再沿印度西海岸北上,经阿曼湾到达波斯湾头的奥波拉和巴士拉,最后溯底格里斯河上至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的首都巴格达。这条交通线路也要通过今天的科威特地区。

 

宋代,中国和阿拉伯之间的政治、经济交往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据史书记载,在宋王朝(960一1279年)存在的300余年间,中国和阿拉伯地区的正式交往约40余次,其中包括官方使节,大食国各地独立“首领”的代表,以及商人或“舶主”等。宋代皇帝亦曾派遣特使访问大食。宋代中国和阿拉伯交往大都取道海路,其原因在于当时我国西北陆路交通不畅(北有辽、金、西夏等诸多政权并存),商品物资运输和人员来往极为困难。因此,宋仁宗在位时曾颁布命令,要求大食商客“自经取海路”,“不得于西蕃人内”。其结果,它在主观和客观上都促进了海路交通的迅猛发展。那时候中国的航海和造船业已相当发达,船大且坚,并配有桅、帆、橹、舵等,不仅航速高,载重量大,而且安全性能也比较好。

 

3、元明时期的经贸往来

 

元代,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图泰约于1346年通过海路往返于中国和海湾地区,他在华期间,先后访问广州、泉州和杭州等地,《伊本·白图泰游记》一书就是他在回国后完成的,该书生动具体地描述了元代中国船只的结构、陶瓷的制作、排灌机械、木炭烧制、商业活动、纸币和养老制度等。该书至今仍为学者们所重视,成为研究印度、中亚、西亚、非洲及中国有关地理、历史、民族、宗教、民法等方面价值很高的著作。

 

ybbttyj

《伊本·白图泰游记》图片

 

元代为中国和海湾地区交往作出重要贡献的中国人当推大航海家汪大渊。他先后于1328-1332年和1334-1339年两次率领船队自泉州出发远航,航程穿越阿拉伯海、波斯湾、亚丁湾和红海,所到之处包括海湾国家在内的许多西亚和非洲国家。他撰写的《岛夷志略》是详细记录14世纪中国同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在政治、经济、贸易、宗教和文化诸领域交往情况的最有价值的历史文献。

 

在明初对外开放政策的氛围下,郑和于1405一1433年实现了七下西洋的壮举。郑和自第三次(即1409年)远航起,每次都必经波斯湾口的忽鲁谟斯,然后西行至阿拉伯半岛,进而抵达东非海岸。

 

(二)1949年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科威特于1961年宣布独立。1972年3月,中科签署联合公报,宣布建交。

 

科威特与中国建交之前,两国之间已有接触。1965年2月和6月,科威特和中国友好代表团曾进行互访,双方同意采取有效措施发展两国经济、贸易和技术合作关系。1967年,中国在科威特举办了首次经济贸易展览会。

 

1971年3月22日,中国和科威特两国建交。80年代,中国和科威特经济领域的合作取得突破。自1981年起,中国的工程技术人员和劳工开始进入科威特工程承包与劳务市场。1981-1991年中国在科威特的工程承包与劳务收入分别为3.8027亿美元和1.7784亿美元。其项目包括住房、公路、桥梁、水坝和厂房等。与此同时,科威特资金也开始进入中国。1982年,科威特阿拉伯经济发展基金会与中国政府签订了三项贷款协议,向中国提供总价值3030万第纳尔(约合1.07亿美元)的长期低息贷款,分别用于安徽宁国水泥厂、长沙人造板厂和厦门机场的建设。而后,科威特政府又向中国提供了数笔价值数千万美元的贷款,主要用于工农业、水利、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及至1989年,科威特一直是唯一向我国提供政府贷款的海湾国家。此外,两国还签订了民航协定、贸易协定、文化协定、投资保护协定等。1985年7月,中国和科威特航线开通。

 

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中国应邀向科威特派出灭火队,并在3个月内顺利完成所承担的扑灭10口油井大火的任务。

 

kwtfgzgmhjp

为感谢中国灭火队在扑灭科威特油井大火中所做出的贡献,科威特政府向中国灭火队颁发了此奖牌

 

90年代中科经贸交往不断扩大。1990年双边贸易总额为1.4387亿美元;1994年为2.2478亿美元;1998年为2.3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1.1亿美元,进口1.2亿美元。

 

(三)21世纪以来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和科威特经贸取得长足发展,新世纪头三年的平均贸易额达到6亿美元。据科方提供的统计数字,中国对科威特的出口额已跃居第6位,中国对科威特的出口以轻工、纺织品为主,上述两大类商品占总贸易量的60%。

 

此外,在海湾战争结束后的科威特重建中,中国公司10多年来还参与了科威特近13亿美元的各类工程项目建设。

 

【双边贸易】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中国同科威特进出口贸易总额120.4亿美元,同比增长28.5%。其中,我自科进口89.3亿美元,同比增长40.1%;向科出口31.1亿美元,同比增长3.7%。当年,中国自科威特进口原油1824万吨,总价值70.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1.6%和46.2%,原油进口额占进口总额的78.9%。科威特是中国第8大原油进口来源国。

 

11zhongkeshuangbianmaoyiqingkuang

 

【双向投资】截至2015年,科威特在中国人民币市场QFII投资额度达25亿美元。截至2015年底,科威特阿拉伯基金向中国的37个项目提供优惠贷款9.7亿美元。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当年中国对科威特直接投资流量5055万美元。截至2016年末,中国对科威特直接投资存量5.78亿美元。

 

【承包劳务】科威特是一个比较高端的市场,中国企业于20世纪70年代末进入科威特承包工程市场,当时基本采用劳务分包形式。2003年,葛洲坝水利水电工程集团承接了科威特苏比亚配水项目,是中国企业首次以总包形式进入科威特市场。此后,中国企业陆续获得了一些大型承包项目,包括中建承建了科威特中央银行新总部大楼,大楼图案后来还被印在科威特新版纸币上。

 

截至2017年,中资企业在科威特的在建项目有80个,合同总额148.58亿美元,其中当年新签合同总额31.5亿美元,同比增长40%。竞争方面,在石化领域,中国企业的竞争对手主要是欧美企业,在建筑领域,中国企业实力比较强,但也面临土耳其企业的低价竞争。

 

kwtdxcxm

中国十七冶集团承建的科威特大学城科学学院工程施工现场

 

【在科威特的主要中资企业】中建股份有限公司、华为技术投资公司、中石化国际工程公司、中石化炼化工程(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港湾公司、中冶科工集团公司、中水电建设集团公司、中国北方公司、中铁建十八局、中油吉林化建工程有限公司、中国电线电缆公司、葛洲坝股份公司、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沈阳远大铝业工程公司、武汉凌云建筑装饰工程公司、北京江河玻璃幕墙公司、中兴通讯公司和江苏省建设集团等。

 

【货币互换】中国与科威特尚未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产能合作协议】中国与科威特尚未签署产能合作协议。

 

【FTA协定】中国与包括科威特在内的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正在进行FTA谈判。

 

(四)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订

 

中科两国1985年11月签署了《中科鼓励和保护投资协定》。

 

中科两同1989年12月签署了《中科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中科两国1980年10月签署了《中科两国政府贸易协定》、1986年12月签署了《中科两国政府关于成立经济、贸易、技术合作混委会协定》。

 

1989年11月25日中科两国政府签订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

 

2004年7月中科签署了《经济技术合作协定》和《石油合作框架协议》。

 

海湾合作委员会还同中国签署了《经济、贸易和技术合作框架协议》。

 

点击进入:六、科威特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