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柬埔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之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历史上,扶南处于东西贸易中间转运站的地位,且为海上强国,海外贸易发达,中柬之间的贸易开始得很早,有据可查的可以追溯到公元1世纪。

 

古代扶南与中国的贸易,有官方的,也有民间的。官方的贸易主要以朝贡的形式进行。扶南贡使来到中国,既以礼品相赠,中国也用礼品回赠。

 

中国与扶南之间的贸易价值比较高的是转口贸易。如天监十八年(公元519年),扶南使者向中国“送天竺旃檀瑞像、婆罗树叶,并献火齐珠、郁金、苏合等香。”这些东西都是扶南以外其他国家的产品,如旃檀瑞像、婆罗树叶来自印度,郁金出于“罽宾国”(今克什米尔),苏合是大秦珍物。回赠的物品多是中国闻名于世界的传统产品。如齐永明二年齐武帝“以绎紫、地黄、碧绿纹绫各五匹”回赠。

 

但是扶南与中国之间的贸易主要的还是以两国各自物产的互通有无。从扶南输入中国的商品中,以奇禽异兽及其制品和香水为主,它们是扶南本身的特产。从中国输出到扶南的物品主要是纺织品,特别是丝织品,其他是麻织品,还有陶瓷器、金属及其制品、日常生活用品、食品原料等,其中主要的是丝织品和陶瓷,无论是对来使的回赐,或者是市场上进行的交易,皆以这两种为大宗。

 

从扶南到中国,虽有陆路和海路两条道路可通,但海路却是主要的。从扶南到中国进行贸易的港口主要有两个:一是广州。《南齐书。扶南传》载:“宋末扶南王姓侨陈如,名阇耶跋摩,遗商货至广州。二是南朝都城建康。《太平广记》曾载:梁天监中,“扶南大舶从西天竺国来,卖碧玻黎镜。”这些镜曾送与梁武帝观看。

 

宋以前,中国与扶南之间的民间贸易主要由扶南商人进行。宋以后,在柬埔寨国内,真腊取代了扶南。中国与柬埔寨之间的贸易,也逐渐转变为以中国华侨商人进行。在真腊市面上的中国货品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由于中国货质地优良,很得真腊人喜爱,他们都“欲得唐货”。在宋代,两国间的贸易以及用以交易的双方货品,赵汝适在其所著《诸蕃志》里列举得极为清楚。该“真腊国”条称:“番商共贩”,将中国金银、瓷器、假锦、凉伞、皮鼓、酒、糖之类去同真腊的土产象牙、暂速细香、粗熟香、黄腊(蜡)、翠毛、笃褥脑、笃褥瓢、香油、姜皮,金颜香、苏木、生丝、棉布等物交易。到了元代,真腊输入中国的产品无大的变化,中国输往真腊的货物则品种类别都大大增加。据《真腊风土记》和汪大渊撰写《岛夷志略》(“真腊”条)载,元时输往真腊的中国货,除金银、五色轻缣帛等贵重物品外,还有宾州(江苏仪征)的锡锻、温州(浙江)的漆盘、泉(福建泉州)处(处州府龙泉县)的瓷器、明州(浙江宁波)的草席,以及水银、银珠、纸劄、硫黄、焰硝、檀香、草芎、白茁、崖香、麻布、黄草布、雨伞、铁锅、铜盘、水珠(应为烧珠,即玻璃珠)、桐油、篦箕、梳木、针、萤红烧珠(黄色或红色的玻璃残)、愉缎、建宁锦、丝布等。这些“唐货”都陈列在市场上出售。

 

明朝时期,中国与真腊的贸易规模有了明显的扩大。从真腊方面输入中国的“贡物”,《明会典》和《西洋朝贡典录》一一作了列举,其种类有象、象牙、犀角、孔雀、孔雀翎、土降香、苏木、乌木、黄花木、胡椒、黄蜡、宝石等。除此之外,《明实录》还载有丁檬、速香、蔷薇露、香腊等,总共在20种以上。

 

《明实录》明确记载了真腊向中国进贡的物品有:洪武二十年(1387)为象59头、香6万斤,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为象28头、象奴34人、番奴45人。象都是大批的,超过了以前任何时候,且附有象奴之类。这样可观的数目,在以往是不曾有过的。作为官方贸易的另一方,据《明史》《明实录》所载,洪武十六年(1383年)出使真腊的明朝使团给该国国王送去织金文绮32匹、瓷器19000件。洪武二十年,明朝使者又给真腊送去镶金银印1,织金绮缎28匹,彩绣绮缎12匹,王妃文绮缎14匹等礼品。

 

明朝末期之后,柬埔寨受到暹罗和越南的交互攻击,国力衰弱,与中国政府的朝贡活动大大减少,贸易也在相当程度上受到抑制。再往后,柬埔寨失去了独立地位,受到法国的殖民统治,中国与柬埔寨之间的贸易也被法国控制。

 

(二)1949年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中柬两国自1958年7月建交以来,双边经贸关系持续发展。冷战后中柬两国的经贸关系发展较快,合作的领域不断拓宽。尤其是1993年柬埔寨王国政府成立后,两国经贸合作关系得到全面恢复和发展。1994年,中柬双边贸易金额仅为0.4236亿美元,其中,中国对柬埔寨出口0.3880亿美元,自柬埔寨进口0.0356亿美元,柬埔寨逆差为0.3524亿美元。1994-1997年,双边贸易步入高速增长阶段,年增长率均在两位数以上。1997年7月,亚洲金融危机爆发,1998年,双边贸易增势有所放缓,1999年,双边贸易首次出现下滑,下降幅度为1.08%。在两国政府积极推动下,双边贸易合作克服了经济危机的负面影响。

 

1992年两国的贸易额不足1300万美元,2002年则达到了2.76亿美元,10年间增长21倍。柬埔寨出口到中国的主要有橡胶、木材、家具、水产品等,中国向柬埔寨的出口主要有钢材、电器、五金、机械、建材等。近年来两国还签署了文化、旅游、农业、经济技术等合作文件。

 

(三)21世纪以来柬埔寨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2000年成立了两国经济贸易合作委员会。双边互利合作关系不断发展。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爆发后,一些西方国家通过建立区域间的经济联盟来刺激经济的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的趋势日益明显,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势头越来越猛。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进一步明显加快,尤其是中国企业走进东南亚地区的发展势头迅速。

 

柬埔寨作为东盟国家之一,国内的经济发展出现了很多的问题,诸如经济落后、基础设施不完善、生产力水平不高、金融体系不健全、产业结构单一等问题。为此,柬埔寨政府积极的进行改革,提出了“四角战略”,从增加就业改善民生、培养人才、提高农业生产力以及整修和建设柬埔寨基础设施四个方面入手,力图改变柬埔寨贫穷落后的面貌。柬埔寨政府提出的“四角战略”刚好与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战略相契合,因此柬埔寨十分支持中国企业到柬埔寨来投资设厂。柬埔寨的投资潜力巨大,投资环境和投资条件十分优越。柬埔寨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体现在农业、林业、旅游业、畜牧业、矿业等各个领域。柬埔寨的出生率高,国内没有限制人口的政策,因此青壮年劳动力的数量充足。而且重要的是,柬埔寨的劳动力价格十分低廉,2014年纺织服装业工人最低工资才128美元一个月,相当于900元一个月,比中国工人的工资(基本工资每月大约380美元)低了很多。

 

为了鼓励外商到柬埔寨投资,柬埔寨政府制定了许多投资优惠政策,例如,不实行外汇管制,外汇资金自由出入、外资企业和本国企业在法律地位上享有同等的待遇、提供各种投资激励等等。此外一些欧美国家给予柬埔寨企业许多优惠政策,如增加配额数、降低关税、提供最惠国待遇等等。柬埔寨国内的优越的投资环境,是中国企业投资柬埔寨的重要的原因。

 

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全面建成,进一步为中柬经贸合作开辟了更加宽广和畅通的渠道,提供了更多的机会。2017年双方同意争取到2020年双边贸易额达到60亿美元。

 

【双边贸易】近年来,双边贸易呈持续增长态势。据中国海关统计,2018 年中柬双边贸易额达到73.9 亿美元,增长27.6%,其中,中方出口60.1亿美元,增长25.7%;进口13.8亿美元,增长36.7%。

 

zghjpzsbmyqk20132018

 

【对柬援助】长期以来,中国向柬埔寨提供了力所能及的援助。援助涉及成套项目、物资项目和农业、教育、体育、警务等领域的经济技术合作项目。这些项目取得了良好的经济和社会效益。成套项目主要包括政府办公大楼、参议院会议厅和办公楼、桔井农业技术学校、农业实验楼、西港职业技术培训中心、国会办公楼、柬埔寨国家6A、78号公路、1577号公路、7号公路、8号公路、76号公路及延长线、57号公路、62号公路、干丹省波雷格丹洞里萨河大桥、波雷达马湄公河大桥、巴萨河大桥、茶胶寺修复、吴哥周萨神殿、金边制药厂、金边市毛泽东大道、乡村供水和乡村道路等。此外,中国帮助柬埔寨培训了大批经济建设急需人才。

 

zgzfyzjpzwggjbh

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吴哥古迹保护修复工程

 

1996-1999年,当柬中两国正在重建双边关系的时候,来自中国的官方发展援助比其他国家的少很多,只有3.77亿美元,仅占2%的比例。当时柬埔寨大部分的国际援助来自日本、欧盟委员会、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然而,在2000年以后,中国赶上了一些主要的西方援助国(包括欧盟委员会和美国),成为柬埔寨的“最大单一援助国”(the largest single donor)。2000-2009年,中国向柬埔寨提供了4.86亿美元的援助和贷款;2010-2015年,中国向柬埔寨提供了20.75亿美元的援助和贷款。仅仅是在2016年,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柬埔寨之前,中国向柬埔寨提供了至少6亿美元的援助;在习近平访柬期间,中国又再保证向柬埔寨提供2.37亿美元的援助。

 

截至2017年,中国通过多边和双边渠道,共为柬埔寨培训了3338名经济人才,培训范围涉及外交、金融、商务、工业、农业、交通和卫生等诸多领域,生源囊括了首相府、外交国际合作部、财经部、商业部、工矿能源部、农林渔业部、公共工程运输部、卫生部、国土规划与建设部和国家银行等柬埔寨政府核心部门。2018年,援柬国王工作队物资、选举物资、100辆公交车、流动诊所车辆、小额赠送等项目物资完成移交。71C公路(跨湄公河大桥段)、11号公路改扩建、3号公路改扩建等项目相继开工。

 

2019年1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柬埔塞首相洪森宣布:中国将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向柬埔寨提供40亿人民币无偿援助。同时中国从柬埔寨进口大米的配额增至40万吨。中方将继续致力于发展与柬埔寨的贸易往来,计划到2023年两国双边贸易额增至100亿美元,继续鼓励更多的中国投资者到柬埔寨投资。

 

xjpzxjjjpzsxhs

2019年1月2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柬埔寨首相洪森。

 

中国已经成为当前柬埔寨最大的援助国。随着柬中两国外交关系的改善和双边互信的增强,中国在柬埔寨的影响力不断提升。

 

【双向投资】目前,柬埔寨企业基本没有对华投资。据中国商务部统计, 2018 年中国对柬埔寨投资总额达 36 亿美元,占外国对柬埔寨投资总额 68 亿美元的 53%。截至2017年末,中国对柬直接投资存量54.49亿美元。投资产业主要分布在水电站、电网、通讯、服务业、纺织业、农业、烟草、医药、能源矿产、境外合作区等。主要中资企业有:中国华电集团公司、中国重型机械总公司、中国水电建设集团、中国大唐公司、广东外建、上海建工、云南建投、江苏红豆集团、柬埔寨光纤通信网络有限公司、优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免税品集团有限公司、申洲有限公司等。其中,江苏红豆集团牵头在柬埔寨投资的“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是中国商务部首批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一期规划面积5.28平方公里,预计投资3.2亿美元。截至目前,已有超过100家企业入驻。中国企业以BOT方式在柬投资建设的电站项目主要包括基里隆Ⅰ号水电站项目、贡布省甘再水电站项目、基里隆3号水电站、国公省达岱水电站、斯登沃代水电站、额勒赛水电站、上丁省桑河二级水电站及西港燃煤电厂等。

 

zgdjpzzjtzqk20132017

 

【承包劳务】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7年中国企业在柬埔寨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09份,新签合同额33.01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7.64亿美元;累计派出各类劳务人员2604人,年末在柬埔寨劳务人员5877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神州长城国际工程有限公司承建柬埔寨年产500万吨炼油厂项目一期工程总承包项目;上海建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承建金边三环公路项目;中国重型机械有限公司承建柬埔寨国家电网230千伏输变电二期项目等。中国企业在柬实施的承包工程涉及柬埔寨社会各领域,对柬埔寨经济建设和发展起了积极的推动和促进作用。截至2017年底,累计合同金额达110.8亿美元。

 

zgzjpzjjhzqk20132017

 

【货币互换】目前, 中国与柬埔寨尚未签署货币互换协议。

 

(四)与中国签订的经贸协订

 

1996年7月,中国与柬埔寨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柬埔寨王国政府关于促进和保护投资协定》。

 

2010年1月1日,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全面建成,进一步为中柬经贸合作开辟更加宽广和畅通的渠道,提供更多的机会。

 

中国已于2016年与柬埔寨签署避免双重征税协定。

 

双边签署的其他协定包括:《中柬贸易协定》(1996年7月)、《中柬文化协定》(1999年2月)、《中柬旅游合作协定》(1999年2月)、《中柬关于成立经济贸易合作委员会协定》(2000年11月)、《中柬农业合作谅解备忘录》(2000年11月)、《中柬关于旅游规划合作的谅解备忘录》(2004年4月)、《中柬领事条约》(2010年2月)、《关于柬埔寨精米及碎米输华的植物卫生要求议定书》、《关于柬埔寨木薯干输华的植物检验检疫要求议定书》、《关于给予柬97%税目输华产品零关税待遇的换文》、《中柬航空运输协定》、《中柬经济技术合作协定》、《中柬经济文化合作协定》和《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与柬埔寨工业及手工业部关于中国专利在柬埔寨登记生效的谅解备忘录》(2018年3月)等。

 

点击进入:六、柬埔寨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