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菲律宾与中国经贸合作情况

 

中国与菲律宾有着悠久的经济往来关系。二次大战后,因受东西方冷战的影响,两国关系一度陷于僵持状态,经济往来近乎中断。1975年6月,中菲两国政府达成建立正式外交关系协议之后,两国关系步入正常化发展的新时期,经济合作也随之较为快速发展。经贸合作是两国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两国关系的“压舱石”。中菲经济互补性强,都有发展经济、削减贫困的共同目标,双方在农业、能源、制造业、基础设施建设、旅游等领域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一)双边贸易情况

 

1、中菲历史上的经贸往来

 

早在宋代,中国史籍中已经出现了记录中菲两国贸易往来的明文记载。《宋史·阇婆传》中记载,太平兴国七年(公元982年),麻逸国(今菲律宾民都洛岛)运载当地土特产来到广州海岸,出售货物并换取物品,与中国进行贸易,这是中菲贸易在中国史籍上有明确记载的最早记录。宋代赵汝适的《诸番志》当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商船前往菲律宾与当地人民进行贸易的情况。中国商船定期前往麻逸、三均等地进行贸易。中国商人常以瓷器、绢伞、藤笼等物换取当地的珍珠、网坠、白锡针等。前来贸易的中国商人受到了当地居民的热情款待和保护。中国商人则向当地首领赠送礼物以示敬意和友好。元代中国与菲律宾之间的贸易关系继续发展。中国商船经常出入菲律宾各地进行贸易,菲律宾的商人也经常搭乘中国商船到中国泉州等地与中国进行贸易活动。这一时期中国与麻逸、三均己经保持了一个相对紧密的贸易关系。

 

至明代,中国与菲律宾的关系又有了一个新的发展。随着两国使节的互访来往的频繁,中菲之间的贸易不断发展起来。来自中国淳州、泉州的商人,大批来到菲律宾从事贸易活动。据《闽书》所记载,于成化8年(公元1472年)前后,“人民往往入番商吕宋国矣,其税则在漳之海澄,海防同知掌之,民初贩吕宋得利数倍,其后四方贾客云集,不得厚利,然往者不绝也。”

 

16世纪至19世纪中叶,来自中国闽粤地区的商人和渔民经常来往于菲律宾群岛之间,并逐步到当地定居。随后中国人移民菲律宾的数量逐渐增多,定居菲律宾的华侨与菲律宾当地人民一起,垦荒耕作,从事零售商业、手工业,对菲律宾当地经济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促进作用,华侨经济在菲律宾有了初步的发展。

 

16世纪70年代,西班牙对菲律宾进行殖民统治以后,华商经营被限制在了种种控制之下。但由于对商业上和日常生活用品的需求,西班牙占据菲律宾之后开辟马尼拉作为对华贸易的商埠。来自中国的货品不仅销售到了美洲各地,还销售到了西班牙国内。

 

西班牙占领菲律宾以后,从明朝运去的棉布很快就成为当地土著居民的生活必需品。1591年西班牙的菲律宾总督发现,当地土著居民因为使用中国衣料,不再种棉织布,所以下令禁止土著居民使用中国衣料(丝绸、棉布)。1592年,这个总督报告西班牙国王说,大明国商人收购菲律宾棉花,转眼就从中国运来棉布。棉布已成为中国在菲律宾销路最大的商品。

 

1565年6月,西班牙派“圣·巴布洛”号大帆船满载亚洲的香料运往墨西哥南海岸的阿卡普尔科港,开辟了连接亚洲和美洲的太平洋航线。此后两地间被称为“马尼拉大帆船”(The Manila Galleon)的贸易日益频繁。

 

第一艘满载白银用以交换中国生丝和瓷器的马尼拉大帆船于 1573 年到达马尼拉。以后的每年春天,都有两艘马尼拉大帆船从墨西哥载着白银横渡太平洋来到马尼拉。差不多相同的季节会有 30-40 艘中国帆船满载丝、棉、瓷器、火药、硫磺、钢、铁、水银、铜、面粉、栗子、核桃、饼干、海藻、纺织品、书桌和其他珍奇物品,从中国驶向马尼拉,与西班牙商人交易。大帆船的货物主要来源于中国,以当时风靡全球的中国丝绸为最。大量的丝织品通过马尼拉帆船运往南美以及欧洲市场。与此同时,产自西属拉丁美洲的白银则流入中国。因此,这条经由马尼拉连接中国和美洲的海上运输线也被称为“银丝贸易路”。马尼拉作为当时的国际贸易中心,成了中国与美洲之间海上贸易的中转站。由于马尼拉大帆船的货物主要来源于中国,因此墨西哥人又把马尼拉大帆船叫做“中国船”。 18世纪下半叶,西班牙经济凋敝,被迫开放马尼拉港,大帆船贸易日趋衰落,1813年10月,西班牙王室下令废止大帆船贸易。历时达两百五十年的大帆船贸易促进了太平洋两岸的经济文化交流,通过贸易,美洲的玉蜀黍、烟草、花生、西红柿等作物传入中国和亚洲。东方文化特别是中国的工艺美术对美洲文化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85960465

马尼拉大帆船皆在马尼拉建造

 

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的这一段时间内,菲律宾华侨的大部分经济活动与中菲两国之间的贸易是密切相连的。在这一时期,中菲两地的贸易均是由中国人经营。在中国是来自厦门、香港和澳门等地的中国商人,在菲律宾则是在马尼拉的华侨商人。菲律宾华商的经营为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和促进中菲两国之间的贸易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20世纪初,美国取代西班牙,开始对菲律宾进行殖民统治。美国出台限制华工入境法,对中国人入境做出了严格的限制。在反对西班牙、美国的殖民统治的过程中,菲律宾人民和菲律宾当地的华侨华人相互支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菲律宾华人在菲律宾当地经营工商业,为菲律宾对外贸易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华侨在当地建立进出口贸易公司和作为菲律宾商业贸易网的头客系统并从中取得成功,产生了早期的华侨资本。华侨普遍从事零售业,经营遍布菲律宾各地,甚至深入穷乡僻壤,开设“菜籽店”,向当地人出售日常用品。这些遍及全菲的“菜籽店”经过发展逐渐形成了巨大的商业网络。菲律宾在1946年二战胜利之后宣布成立独立的共和国。然而,独立之后的菲律宾掌权者却认为是华侨控制了国内的经济,于是釆取立法措施以限制和打击华侨经济,严重影响了中菲两国正常的经贸交流。

 

2、新中国成立后中菲贸易情况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中菲关系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冷落,七十年代以来得到恢复和发展。其中的经贸关系也随之在七十年代初期重现生机,继续开拓前进的道路。

 

(1)中菲贸易陷入低谷直至中断(1950-1970)

 

1950年,中菲之间贸易额约为70万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是菲律宾对中国的出口。建国初期,美国等一些国家对中国实行“封锁禁运”,菲律宾政府迫随美国,奉行敌视中国的方针。1951年,两国贸易额骤降至5万美元,随后继续下降,1953年只剩下两千美元。1953年以后,由于朝鲜停战和印度支那恢复和平,国际形势出现了暂时的缓和;1955年亚非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总理同菲律宾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罗慕洛会晤,导致了两国关系的初步改善。1954年,中菲贸易开始回升;1956年双方贸易额上升到73万美元,达到整个五六十年代双方贸易的最高额度。但是好景不长,随着中美关系50年代后期的进一步恶化,中菲关系又趋冷却,1957年双方贸易额又降到5万美元,随后继续低落,不绝如缕,1963年只剩下微不足道的400美元,这是五六十年代双方贸易的最低点。如此低水平的贸易最后也维持不了,1965年起两国贸易中断。

 

(2)中菲贸易迅速恢复(1971-1981)

 

70年代初期,美国开始调整对华政策,深受美国影响的菲律宾政府跟着行动,较快地松动了同中国的关系。1970年,菲律宾外交部长罗慕洛表示对中国要采取“新政策”。1971年5月,菲律宾商会贸易代表团和菲律宾工商界参观团同时访华。当时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说:“菲律宾商会贸易代表团访华是健康的发展”,菲律宾对华关系正予以“重新估计”。9月,中菲签订了一项贸易合同,菲律宾向中国洽购一万吨大米,中国向菲律宾购买三千英吨(3048吨)椰子油。中菲贸易在中断6年之后终于得以恢复,1971年双方贸易额265万美元,1972年又增到529万美元,比1971年增加一倍。1973年双方贸易额增至5298万美元,比1972年增长了9倍多,这是自恢复贸易以来双方贸易额年增长率最高的一年。

 

1974年 7月,菲律宾国家石油公司主席贝拉斯科率领石油代表团访华,向中国洽购石油。10月,第一批中国石油运抵马尼拉。1974年双方贸易额为4393万美元,比上一年略有减少。

 

1975年6月9日,中国同菲律宾正式建交,建交当日,双方签署了中菲贸易协定。如此迅速的举动,充分表明两国政府对发展双边贸易的积极态度。11月,双方在马尼拉签订石油贸易协议。1975年双方贸易额上升到6530万美元,比最高的1973年增长23%。

 

1976年,根据双方贸易协定成立的中菲联合贸易委员会举行第一次会议,就两国贸易问题进行商谈,并就1977年两国进出口商品货单进行了换文。从此以后,这个联合机构每年举行一次例会,商谈下年度双方贸易额和进出口货单。10月,中国经济贸易展览会在马尼拉举行,参观者60多万人,有力地促进了两国的相互了解和贸易往来。1976年双方贸易额8062万美元,比上年增长23%;1977年又比1976年提高16%,达到9367万美元。

 

1978年3-4月,中国经济贸易展览会在菲律宾第二大城市宿务举行,20多万人前来参观。这一年,双方贸易额首次突破亿美元大关,达到14345万美元,比1977年增长53%。

 

1979年,中菲在北京签订长期贸易协定、文化协定、民用航空运输协定和关于合作建造旅馆饭店的谅解备忘录。空中桥梁的架设进一步密切了两国的经贸联系和文化交流。1979年,两国贸易额18188万美元,比1978年增加27%。

 

1980年,菲律宾从中国进口了100万吨原油。这一年双方贸易总额连越2亿和3亿美元两大关,增加到32819万美元,比1979年增长80%。1981年双方贸易额32895万美元,基本上与1980年持平,略有增长。

 

(3)中菲贸易进入萎缩停滞阶段(1982-1992)

 

1982年以后,菲律宾国内各种矛盾激化,经济濒临崩溃边缘,从1982年开始,中菲贸易随之下降。1982年,中非贸易额从1981年的32895万美元下降到27633万美元,下降了16%;1983年再下降到15156万美元,比1982年下降45%,成为1979年以后双方贸易额最少的年份。

 

1984年1月,双方在北京签署关于经济贸易方面的谅解备忘录。面对着贸易额下降的局面,双方同意努力争取使每年的双边贸易额达到5亿美元的目标。这一年双边贸易额有所回升,但也只有21625万美元。1985年,双边贸易额为26855万美元。1986年,双边贸易额下降至23023万美元。

 

直至1992年,由于各种复杂因素所致,中菲两国贸易额一直徘徊在2亿至3.84亿美元之间,没有得到长足发展,呈现徘徊状态。

 

(4)中菲贸易的加速发展(1993年至今)

 

1993-1998 年,拉莫斯政府实施了一系列实质性合作政策,双边贸易连续 6 年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高速增长。1993年中菲双边贸易额从4.9亿美元增至1994年的7.48亿美元,又增至1995年的13.06亿美元。自进入新世纪以来,中菲贸易合作步入发展快车道。2001年,中国成功“入世”,为双边贸易发展注入了新活力。

 

2001-2008年,双边贸易再次连续 7 年保持两位数以上高速增长,2008年,双边贸易额首次突破百亿美元大关,为100.3亿美元。2009 年,双边贸易因世界经济危机而再次出现大幅下降。

 

2010 年 1 月 1 日,随着中国-东盟自贸区的签订及区域经贸合作不断深化,中菲双边贸易大幅飙升,增长率达 52.88%,尤其中国自菲律宾进口贸易增长率高达 90.96%。2013 年,中菲双边贸易发展再创历史新高,达到 154.20 亿美元,增长率为 14.32%,是两国建交时(1975 年)双边贸易额的 413 倍,远高于同期菲全国外贸增长幅度,其中,中国对菲律宾出口 88.37 亿美元,增长率为 7.64%,自菲律宾进口 65.83 亿美元,增长率为 6.88%,中国顺差 22.54 亿美元,为历年最高水平,同比猛增92.65%。

 

shuangbianmaoyie

2007-2016年中国与菲律宾双边贸易进出口规模 (单位:美元) 图片来源:根据联合国数据绘制

 

据联合国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中菲双边贸易总额为456.50 亿美元,同比增长2.68%,其中中方出口266.73亿美元,同比增长13.63%,进口 189.76亿美元,同比减少9.56%。2016年,中菲双边贸易总额为472.3亿美元,同比增长3.4%。其中出口298亿美元,增长11.9%;进口174亿美元,下降8.3%。

 

2014年至2016年间,菲律宾与中国双边贸易额合计1418亿美元,中国连续三年在菲律宾主要贸易伙伴排名中位居榜首。菲律宾前五大贸易伙伴依次是中国、印度、美国、沙特和德国。

 

3、现阶段中菲贸易结构

 

中菲两国建交初期,双边贸易活动较为零星,贸易总量十分有限,贸易商品主要表现为农产品、石油等初级产品。1975-1992 年,菲律宾从中国进口商品主要为原油,约占其全部进口商品的54%,对中国出口主要商品为钢铁、铜、农药、尿素、木制品等。随着两国国内经济不断增长和产业结构升级,双边贸易商品结构与层次均有所提升。

 

1512034882_101

2017年11月30日,北京新发地市场举行菲利宾香蕉品牌推介会

 

据中国海关统计,近年来,中国从菲律宾进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部件;②机械器具及零件;③矿砂、矿揸及矿灰;④铜及其制品;⑤食用水果及坚果,柑橘类水果或甜瓜果皮;⑥塑料及其制品;⑦光学、照相、医疗或手术器械等;⑧矿物燃料、矿物油,沥青,矿蜡;⑨动物或植物油脂、油料;⑩玻璃及玻璃制品。

 

中国海关统计,近年来,中国对菲律宾出口商品主要类别包括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部件;②机械器具及零件;③钢铁;④矿物燃料、矿物油,沥青,矿蜡;⑤服装;⑥塑料及其制品;⑦钢铁制品;⑧玩具、游戏和运动器材及其零部件;⑨车辆及其零部件,铁道车辆或电车除外;⑩鞋靴、护腿和类似品及其零件。

 

4、双边重要经贸协定

 

1992 年7 月 20 日,双方签署《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议》。

 

1993 年 4 月,菲政府宣布取消对华“一对一”的贸易限制,双方签署《经济技术合作协议》。

 

1999 年 11 月 8 日,双方签署《避免双重征税协议》。

 

2000 年 5 月 16 日,双方签署《关于 21 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

 

2005 年 4 月 27 日,双方签署《关于促进贸易和投资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2006 年 6 月 5 日,双方签署《关于建立中菲经济合作伙伴关系的谅解备忘录》。

 

2007 年1月15日,双方签署《关于扩大和深化双边经济贸易合作的框架协议》,同意将“中菲贸易联合委员会”更名为“中菲经济贸易合作联合委员会”。

 

2009 年10月29日,双方签署《战略性合作共同行动计划》。

 

2011年 8 月 31 日,阿基诺三世访华,两国领导人同意将2012-2013 年确定为“中菲友好交流年”,双方签署《中菲经贸合作五年发展规划(2012-2016)》。

 

2017年3月17日,双方签署《中菲经贸合作六年发展规划》。

 

(二)双边投资合作

 

中国是菲律宾第三大投资伙伴,仅次于日本和东盟。2016年,中国企业对菲投资增长47%,菲律宾企业对华投资增长更快,双向投资存量接近50亿美元。截至去年底,中国企业在菲累计承包工程营业额超过130亿美元。据商务部统计,2017年1-7月,中国对菲律宾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3.21亿美元,同比增长9.76%,占同期中国对阿拉伯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的43.59%,菲律宾是中国在阿拉伯国家中最大的投资目的地。中国企业与菲律宾企业在油气、清洁能源、工业、金融、基础设施等多个领域开展了投资合作,将带动两国间技术交流和人力资源合作。

 

W020150828697088736600

2015年8月20日上午, 第11届中国机械电子(菲律宾)品牌展览会(11th China Machinery and Electronic Brand Show)在马尼拉SMX会展中心开幕

 

国有企业对菲律宾投资数额巨大,构成中国对菲律宾投资主体。例如,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在获得菲律宾国家输电网络 25年特许经营权项目上的预期投资就达39.5亿美元。相对于国有企业而言,中国民营企业虽然投资较小,但是表现十分活跃,不仅在菲律宾设立企业的数量上超过了国有企业,而且投资领域也更加广泛。目前,中国民营企业对菲律宾投资主要分布在矿产资源勘探、开发、进出口贸易、农业、渔业、纺织等领域,尤其是矿业资源开发已经成为中国民营企业对菲律宾投资的亮点。民营企业在菲律宾设立的机构中,大约有三分之一从事矿业资源开发业务。例如,天津最大的民营企业——荣程联合钢铁有限公司与菲律宾出口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投资2亿美元,在菲律宾建设现代化铁镍厂。2008年,四川金广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菲律宾工业巨头HPT共同投资3亿美元开发HTP旗下的三大镍矿。

 

0ddf0a75226c4f3ca51999e50372c9d5

2017年3月18日汪洋副总理在“中菲经贸合作论坛暨中小企业投资与贸易洽谈会”开幕式上发表主旨演讲

 

2017年3月18日,中国银行与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菲律宾贸易和工业部、菲律宾工商总会、国际商会菲律宾分会联合举办的“中菲经贸合作论坛暨中小企业投资与贸易洽谈会”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开幕。这是落实2016年10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期间与习近平主席会谈成果的一个具体举措,中菲300多家企业近千人参加了此次洽谈会。

 

(三)双边劳务合作

 

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在菲律宾新签承包工程合同280份,新签合同额29.83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6.62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517人,年末在菲律宾劳务人员1789人。近两年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上海电力建设有限责任公司承建菲律宾马利万斯2X660MW燃煤电站项目;中国的能源建设集团东北电力第一工程有限公司承建菲律宾MISAMIS 3X135MW循环流化床燃煤电站;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菲律宾电信;中国二十冶集团有限公司承建菲律宾克拉克度假城项目;中国路桥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承建吕宋岛cllex连线高速项目2标等。

 

在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经商参处登记的中国企业有90多家,其中大多是大中型企业的分支机构。主要有中国路桥、中国港湾、中电建、中能建、中建、中技、中机、中国地质工程等经营工程承包的大型企业,也有中兴、华为等电信系统供应商,国航、南航、厦航、中国远洋、中海等经营海空运输、船舶代理的企业,及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等。中国企业在菲律宾的机构大多是设立分公司或代表处,以独立法人形式存在的不多。非独立法人的机构在开展业务方面局限性比较大,承接项目、签订合同均要依托母公司进行。

 

(四)其他领域合作

 

中菲在教育、科技、文化、旅游、国防、执法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深化。两国签有:

 

《科技合作协定》(1978年)
  《文化合作协定》(1979年)
  《民用航空运输协定》(1979年)
  《中菲刑事司法协助条约》(2000年)
  《体育合作备忘录》(2001年)
  《信息产业合作备忘录》(2001年)
  《打击跨国犯罪合作备忘录》(2001年)
  《引渡条约》(2001年)
  《打击贩毒合作协议》(2001年)
  《旅游合作备忘录》(2002年)
  《海事合作谅解备忘录》(2005年)
  《青年事务合作协议》(2005年)
  《卫生和植物卫生合作谅解备忘录》(2007年)
  《教育合作谅解备忘录》(2007年)
  《文化遗产保护协议》(2007年)
  《卫生合作协议》(2008年)
  《体育合作备忘录》(2011年)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和菲总统府新闻部关于新闻、信息交流、培训和其他事宜的备忘录》(2016年)
  《旅游合作谅解备忘录执行计划》(2016年)
  《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和菲律宾肃毒局合作议定书》(2016年)
  《中国海警局和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关于建立海警海上合作联合委员会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

 

中菲结有29对友好省市,分别为杭州市和碧瑶市、广州市和马尼拉市、上海市和大马尼拉市、厦门市和宿务市、沈阳市和奎松市、抚顺市和利巴市、海南省和宿务省、三亚市和拉普拉市、石狮市和那牙市、山东省和北伊洛戈省、淄博市和万那威市、安徽省和新怡诗夏省、湖北省和莱特省、柳州市和穆汀鲁帕市、贺州市和圣费尔南多市、哈尔滨市和卡加延-德奥罗市、来宾市和拉瓦格市、北京市和马尼拉市、江西省和保和省、南宁市和达沃市、兰州市和阿尔贝省、北海市和普林塞萨港市、福建省和内湖省、无锡市和普林塞萨港市、广西壮族自治区和宿务省、河南省和达拉省、黄冈市和依木斯市、宁夏回族自治区和巴拉望省、贵港市和三宝颜市。
 

点击进入:六、菲律宾与“一带一路”倡议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