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菲律宾与中国的关系

 

(一)历史上的中菲关系

 

中菲两国交往的历史相当悠久。从中国史籍的记载来看,中国大陆与菲律宾的关系,甚至比中国大陆与台湾的交往更早。早在唐宋时期,中菲两国就有了经济文化往来,7世纪中国人开始移居菲律宾。菲律宾有数以百万计的华侨华人,他们在当地的经济社会中有很高的地位。

 

中国元代著名航海家汪大渊所著的《岛夷志略》中已提到了他到过菲律宾群岛。当时他把菲律宾归在“东洋”范畴,先后到过三屿、麻里鲁、苏禄、毗舍耶,这些岛都属现在的菲律宾国家。据汪大渊描述,元至元二十八年元军出征琉球(今台湾)时,军中有三屿人陈辉,可见宋元时吕宋已有了汉人。据《岛夷志略》记载,已有泉州人旅居菲律宾(麻逸国、苏禄国),以其出产的珍珠换取中国商品。

 

20170517094426_92345

《岛夷志略》书影

 

到了中国明朝的时候,中国与菲律宾的政治关系大有进展,经济、文化等交流空前繁荣,菲律宾群岛上的吕宋、蜂牙施兰、苏禄等国都与中国建立了政治和贸易上的往来。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晋江安海赤店村华侨苏得道从苏禄携带番薯苗回乡种植,开我国种植番薯之始。

 

明永乐三年(1405年),旅菲晋江侨领许柴佬奉明成祖朱棣圣旨,任菲古国吕宋总督,由明钦差大臣三保太监郑和奉诏书委任。许柴佬任吕宋总督长达20年(1405-1424年)。

 

xingchashenglan

郑和和他的船队是否到过菲律宾,海内外一直存在着争议。明朝费信的《星槎胜览》对此却有着截然相反的记载,书中用诗歌描述了一个叫“三岛”的国家:“幽然三岛国,花木茂常春。气质尤宜朴,衣裳不解纫。游归名赞德,贺礼酒频频。采吟荒峤外,得句自逡巡。”据地理专家考证,三岛国也称三屿,即今天的菲律宾群岛。《星槎胜览》还提到了苏禄国:“苏禄分东海,居民几万家。凡烹为水布,生啖爱鱼虾。径寸珠圆结,行舟路去赊。献金朝玉阙,厚赐被光华。”《星槎胜览》的作者费信曾随郑和四下西洋,在郑和使团中担任通事教谕。图为《星槎胜览》书影(明嘉靖刻本)

 

1417年,苏禄群岛上的三位国王东王巴都葛叭哈喇、西王麻哈喇葛麻丁、峒王巴都葛叭喇卜率领家眷一行340人组成友好使团,前往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受到明永乐皇帝朱棣的隆重接待。归国至山东德州,东王巴都葛叭哈喇因病医治无效,遗命留葬中国。明成祖派礼部郎中陈士启前往祭奠,以国王礼节将扒哈剌葬于德州,并赐谥号“恭定”。安葬扒哈剌后,西王、峒王一行辞别归国,而东王一家除长子都马含回国嗣位外,其余家属包括王妃葛本宁、叭都葛苏性,次子安都禄、三子温哈剌等10人留德州守墓。

 

31549748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苏禄国东王墓园,位于山东省德州市,是一个以王墓、祠庙、御碑亭、牌坊、甬道和清真寺为主的陵园式古建筑群

 

公元1405年至1433年郑和下西洋期间,明朝政府也派出了一些使者访问菲律宾。据文献记载,公元1417年,郑和派张谦访问古麻剌郎国(今棉兰老岛)。菲律宾的史籍记载,公元1405年至1406年郑和派使者访问仁牙因;公元1408年至1410年访问马尼拉湾和民都洛岛;公元1417年访问苏禄群岛。

 

在西班牙于1565年侵占菲律宾后,中菲之间传统的和平友好政治关系中断了,但经济和文化联系并没有断绝,如仍然保持独立的苏禄国,在公元1727-1744年还派遣使节访问过中国。

 

19世纪末期二十世纪初,亚洲各国先后进入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时期,中菲之间的历史关系也进入新的阶段。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运动和菲律宾资产阶级革命运动之间,建立了密切的战斗友谊。以阿奎那多为首的菲律宾革命政府曾经赠给孙中山十万日元作为活动经费,还准备以后派人进入中国内地参加反清武装斗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人和菲律宾人共同进行了反对日本的斗争。在中国的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宋庆龄等人的努力下,建立了中美菲战时救济联合组织。

 

1947年4月18日,当时的国民政府与独立后的菲律宾签署了《中华民国菲律宾共和国友好条约》,建立公使级外交关系。

 

(二)新中国成立至中菲建交之前的中菲关系:二十年敌对

 

菲律宾共和国自诞生之日开始,并没有自己独立的外交政策,积极推行追随美国的反共外交政策。在1949-1965年间,菲政府外交政策的特点是保持、加深,甚至扩大与美国的关系。对于新中国的成立,菲律宾政府拒绝承认,继续与台湾的国民党政权保持于1947年缔结的外交关系达二十多年之久。在历届联合国举行的讨论中国席位问题的会议上,菲代表极力支持国民党台湾在联合国的会员资格。菲律宾追随美国,谴责中共在朝鲜战争中是侵略者;严格限制大陆移民进入菲律宾的限额,把每年入境的限额从500名削减到50名。1955年在印尼万隆召开的亚非会议期间,中国代表团团长周恩来会晤菲代表团团长、外交部长罗慕洛,表示愿意与菲律宾缔结国籍协定,并邀请菲律宾人到大陆沿海地区访问,但遭到拒绝。同年,美国支持台湾蒋介石集团反攻大陆,菲政府坚决支持美国的行动。五十年代后期,随着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恶化,菲政府亲美立场更为坚定。

 

从六十年代中期开始,菲政府开始考虑发展与美国之外国家的关系。为了减少因美国外资和外贸萎缩而可能带来的经济收缩或震动,菲政府必须适时地寻找美国以外的菲商品出口市场与外资来源,使之多元化。1969年7月2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了“关岛主义”,提出对共产党国家以谈判代替对抗的外交口号,反映了美国对共产党国家外交政策的逆转,这对菲坚决反共外交政策的转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1969年初,菲政府表示放弃与中国敌对的一贯立场,允许菲国驻外人员,与共产党国家外交人员作社交性接触,以了解取代敌视,并将对中共的称呼,由“赤色中国”或“中国大陆”,改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从1968年菲政府开始考虑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到1975年6月9日中菲正式建交,中菲解冻过程整整延续了八个春秋。为了消除来自菲律宾各阶层人民的疑虑,促使中菲早日建交,两国政府尽了很大的努力。我国政府在接见菲各界人士的各种场合中,努力宣传由周恩来总理制定的国际交往五项基本原则。同时,我国政府也派遣各类代表团访菲,沟通和加深与菲人民的感情。1974年,两国往来空前频繁,双方关系已经走近建交的门槛。同年5月,菲律宾总统马科斯接见中国男子篮球代表团时说:“我们的希望是不久以后我们就建立外交关系。”

 

(三)建交后的中菲关系:迅速恢复发展

 

1975年6月9日,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访华,中国同菲律宾正式建交。6月9日,中国菲律宾建交联合公报在北京签署。公报特别写明:“两国政府同意采取积极措施,发展之间的贸易和经济关系。两国政府商定将在各自需要和平等互利原则的基础上商谈并缔结贸易协定。”同一天,中菲贸易协定在北京签字。如此迅速的举动,充分表明两国政府对发展双边贸易的积极态度。相比中泰贸易协定签订晚于建交3年,而中马贸易协定则晚于建交14年,在已同中国建交的东盟国家中,这是独一无二的例子。

 

24157960_2

图为1975年6月9日,中国国家总理周恩来与菲律宾总统马科斯签署中菲建交公报

 

1979年,中菲在北京签订长期贸易协定、文化协定、民用航空运输协定和关于合作建造旅馆饭店的谅解备忘录。长期贸易协定为期7年,规定从1979年到1985年,两国贸易总额达到20亿美元。民用航空运输协定规定北京-马尼拉直接通航。8月1日,菲律宾航空公司在这条航线上首次飞行,路线为从马尼拉经广州到北京;9月1日,中国民航也开启了从北京经广州到马尼拉的首航。两国民航每周各飞两个航班。空中桥梁的架设进一步密切了两国的经贸联系和文化交流。

 

1981年8月,赵紫阳总理访问菲律宾时,专门谈到东南亚国家所普遍担心的中国同东南业国家共产党的关系问题。他说,各国共产党纯属各国的内部问题,中国不加干涉。中国对这些国家的共产党的内部事务,也不干预,为了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中国做了极大的努力,以便使它不成为发展中国同东盟国家关系的障碍。

 

江泽民主席1996年对菲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同意建立中菲面向21世纪的睦邻互信合作关系,并就在南海问题上“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达成重要共识和谅解。2000年,双方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二十一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确定在睦邻合作、互信互利的基础上建立长期稳定的关系。胡锦涛主席2005年对菲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确认建立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性合作关系。2007年1月,温家宝总理对菲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愿共同全面深化中菲致力于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性合作关系。

 

2009年4月,菲副总统德卡斯特罗到安徽出席第四届中国中部投资贸易博览会。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刘淇访菲。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访菲。10月,外交部长杨洁篪对菲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共同签署《中菲战略性合作共同行动计划》和《中菲领事条约》。

 

菲律宾在2012年黄岩岛之争、2013年提出南海仲裁案之后,对华关系急转直下,到2016年7月仲裁案判决,中菲关系跌至冰点。恰在此时,对此负有重大责任的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下台了,行事作风别具一格的杜特尔特接任菲律宾总统,中菲关系经过四年磨擦之后走向和解并恢复友好。

 

2016年10 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任伊始就将中国作为除东盟国家的首个出访对象,这意味着菲律宾不再将两国关系挤压在南海争端上,而是进行全面修复,甚至将中国提升为菲律宾未来经济发展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这为中菲关系未来发展掀开了新的发展篇章,也为中菲加强投资领域合作打开了互利合作的大门。此次访问也是自2011年以来,菲律宾总统的首次访华。此访成果丰硕,两国签署13项双边合作文件,包括经贸、投资、产能、农业、新闻、质检、旅游、禁毒、金融、海事和基础设施等领域。并签署总额为135 亿美元的协议,包括用于支持菲律宾基础设施建设的90亿美元的贷款(中国政府提供60亿美元,中国银行提供 30 美元的信用贷款)。中国还将援助价值 1亿元人民币用于菲律宾建造戒毒中心,取消中方此前发出的菲律宾旅游警告,恢复 27 家菲律宾企业对华出口热带水果的业务,提供基础设施项目支持等。

 

huanyingyishi

2016年10月2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东门外广场举行欢迎仪式,欢迎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访华

 

2016年11月19日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APEC领导人峰会上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提及10月份到中国访问相当成功,并强调“愿意永远像兄弟般地与中国做朋友”。

 

(四)重要双边文件

 

1975年6月,周恩来总理和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建交联合公报》。

 

2000年5月,菲律宾总统埃斯特拉达对华进行国事访问,与江泽民主席在北京共同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21世纪双边合作框架的联合声明》。

 

2004年9月,菲律宾总统阿罗约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新闻公报》。

 

2005年4月,胡锦涛主席对菲律宾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

 

2007年1月,温家宝总理对菲律宾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

 

2009年10月,杨洁篪外长对菲律宾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共同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菲律宾共和国政府关于战略性合作共同行动计划》。

 

2011年9月,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

 

2016年10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对华进行国事访问,双方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菲律宾共和国联合声明》。
 

点击进入:五、菲律宾与中国经贸合作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