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俄罗斯与中国的经贸合作

 

(一)双边贸易发展历程

 

1、俄罗斯与中国的民间贸易

 

中俄贸易在苏联时期只有一种形式,即中俄两国政府之间通过记账方式进行的易货贸易,此时并没有“官方贸易”与“民间贸易”之分。到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随着中国和苏联两国关系的变化和中国改革开放的发展,在中国东北和苏联的远东地区出现了一种新的贸易形式——边境贸易,简称边贸。1991年苏联解体后,中俄贸易开始步入了多样化的新时期,中俄民间贸易此刻登上历史的舞台,扮演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做出了越来越突出的贡献。

 

(1)民间贸易的高潮阶段

 

1991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采纳美国专家的意见,实行以“三开一化”,即开放物价、开放贸易、开放金融和全面私有化为核心的激进式“休克疗法”转型方式,试图使俄罗斯从计划经济一步跨入市场经济。但事与愿违,结果导致国家经济崩溃,人民生活必需品极度匮乏,居民的平均月工资最低降到相当于几十甚至十几美元。而此刻俄罗斯的邻国——中国选择了渐进式的转型方式,实行改革开放以后许多企业蓬勃发展,俄罗斯为正急于寻找外部市场的中国公司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

 

7151C4C603AE4DAAAA7855345E7F5655

苏联经济的畸形发展,导致轻工业品缺口过大。许多边境地区的中国人就开始干起互通有无的营生,这些人便称为“中国倒爷”

 

中国大批物美价廉的商品进入俄罗斯市场,货物供不应求。在20世纪90年代初,主要是靠铁路运输,北京——莫斯科的国际列车驶进俄罗斯境内的沿途各站都有大批俄罗斯“倒爷”在抢购中国商品,往往是列车还没有到达终点站,中国商人的货物已全部卖出。当时的利润高达十几倍到几十倍,惊人的暴利使全国掀起了一个集体与个人竞相赴俄经商的高潮。1992-1993年两国的贸易额增长较快,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易货贸易实现的,1993年双边贸易额达到76.8亿美元的高峰。“倒爷”是中国与俄罗斯民间贸易的先驱者,他们凭借着天不怕地不怕的闯劲发现了俄罗斯市场的巨大商机,靠着肩扛手提开拓了俄罗斯市场。

 

e8e0dfb830494082b701b7e843d157d3_R_1024_10000

北京经满洲里至莫斯科的国际列车每周对开一次,运行六天六夜,这趟国际列车就是那些国际“倒爷”的主要交通工具

 

(2)民间贸易的徘徊阶段

 

在1995年以前俄罗斯海关规定,进入俄罗斯境内的旅客可以免税带进5000美元自用的合理物品,海关与空运公司只收取少量运输费和手续费。海关和空运公司平均分配这笔收入,并作为奖金付给当事职工。中国物美价廉的商品在俄罗斯市场上销路一直比较好,经常供不应求,中国商人从自己手拎肩扛、包车包船到包机空运,因为这种方式较铁路运输更便捷、安全系数更高,受到中俄两国商人的青睐。但物品是以自用行李名义入境的,货主拿不到合法的报关单据,使得这些商品无法登上大雅之堂,只能在集装箱市场出售。面对无关税高价销售的超额暴利,少数不法商人将大批假冒的,甚至是劣质的中国商品带入了俄罗斯市场,曾一度出现“礼拜鞋”、“稻草羽绒服”、“假泡泡糖”,极大地破坏了中国商品的声誉。俄罗斯为整顿混乱的贸易市场,对外贸体制进行相应的调整。1993年俄罗斯政府大幅度提高进口关税,抑制了对中国商品的进口。

 

到1993年下半年起俄罗斯就开始严格限制易货贸易,贸易形式发生了转变,由易货贸易逐步变为现货贸易。但由于中国和俄罗斯都是转型国家,双方企业都处于起步阶段资金缺乏、实力不强,在一定程度上也抑制了民间贸易的进一步发展。从1994年起俄罗斯政府进一步加强对贸易体制的管理,单方面停止了“边界开放”政策,并于1月起对中国公民实行签证制度,中国人在俄罗斯出入境的人数减少了五分之三。1995年,俄罗斯政府发现“包机包税”的清关方式使得国家税收大量流失,开始查处此事,并颁布了《国家调节对外贸易活动法》,确定企业经营对外贸易业务的权利和义务,对进出口的各种限制、进出口的市场结构、外汇管理和汇率制度等方面加强了管理和引导,进行对外贸易体制的改革。

 

中俄之间红红火火的以“包税”为特征的民间贸易瞬间跌进了低谷。1996年春,俄罗斯民航与海关协商恢复空运业务,海关坚持走正规报关秩序,由经过俄罗斯政府批准的报关公司担任报关中介,免税带入俄罗斯的自用合理物品重量不得超过50公斤,价值不超过2000美元。此时报关公司如雨后春笋相继诞生,但是若依海关规定,报关公司必须向海关缴纳5000万卢布(约合180万美元)的抵押金。由于市场准入门槛很高,使得正规报关行为为数不多,参与报关的大多数是从事贸易服务的“皮包公司”,他们与海关人员内外勾结,假冒货主之名直接办理报关手续,为逃避税款常采取虚报或者瞒报的手段。在清关结束后,清关公司直接将货物分给货主,由于报关单据与实际货物不相符,故报关公司不敢向货主提供报关单据。一些“皮包公司”办理完几笔报关手续甚至一笔后就注销,被称为“一日公司”。公司注销后许多相关文件被销毁,给货主日后的销售带来了巨大的隐患,但一度中断的民间贸易逐渐恢复生机。此时中国政府也加强了对中俄贸易的管理,许多企业也注重提升产品质量和款式,中国的商品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俄罗斯市场。1995和1996两年双边贸易额连续回升(分别增长7.5%和25.3%),1996年,两国的贸易额恢复至1993年的水平。

 

(3)民间贸易的低迷阶段

 

1998年8月俄罗斯突然爆发金融危机,一夜之间卢布急剧贬值、物价飞涨,居民生活进一步贫困化,俄罗斯执法部门以货主拿不出结关单据为由,以“查验走私货物”为名大肆查抄中国入境商品,对当时莫斯科也是全俄罗斯最大的中国商品批发市场“兵营”和“扩东”封库拉货。2000年9月起俄罗斯执法部门对中国商品批发市场的封库和拉货行动发生的频率更多、发生的规模更大。至2001年10月,这整整一年的时间里,仅大规模的封库拉货事件就有数十起。有的华商自知理亏,因为缺乏合法的报关手续,只能选择拿钱息事,这些做法助长了俄罗斯执法人员的贪污腐败。在俄罗斯的中国商人的经济损失高达上亿美元,许多企业倒闭、个人倾家荡产或者被迫退出了俄罗斯市场。刚刚有些生机的中俄民间贸易再次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4)民间贸易走向规范

 

普京执政以来推行强国战略,俄罗斯经济快速恢复,俄罗斯本国消费品生产也有了长足的恢复,中低档货物市场逐步缩小。在这种情况下,中俄民间贸易逐渐走出低迷,已经有了在俄罗斯经商的经验和一定经济实力的中国商人不仅具备了相当的抗风险能力,也具备了一定的灵活反应力,他们仅用两年时间将中俄的民间贸易推向第三个高潮,逐步走向正规化。

 

一是中俄民间贸易参与主体地域逐渐广泛化,分工更为专业化。对俄民贸由初期的以中国北方内陆地区为主,扩展为内陆各省区有实力的企业以及南方沿海地区。这些企业经济实力强、管理水平高、生产成本低、观念新、信息灵,其产品在质量、款式和价格方面具有很强的竞争优势,迅速成为中国对俄民间贸易的主力军。中俄贸易由原来各自为战的无序经营逐渐转向专业化分工合作。如浙江义乌的小商品、浙江海宁的猪皮装、河北辛集的羊皮与牛皮装、山东菏泽的裘皮等,其采购、运输、清关和分销均实现了专业化的分工合作,有力地保证了产品质量,大幅度降低了成本,使中国商品在同其他同类进口商品的竞争中具有相当大的优势。

 

二是贸易方式多元化,由倒爷自运自销向厂家直销转变。10余年来对俄贸易经历了最初的倒爷长途贩卖——中间商摆摊设点接货销售——厂家直销三个阶段。贸易规模和水平由资金少、数额小、信誉差发展到国内有实力的大企业以相当雄厚的资金大规模地运作,由单纯贸易向就地投资建厂转变,由单打独斗向有组织的贸易投资转变。由于过境运输的成本和风险,一些有超前意识的企业开始尝试在俄就地投资办厂,这样既减少运输成本和风险,又可利用当地廉价的厂房、设备和劳动力,取得了很好的经济效益。有人把俄罗斯市场比作埋有金银宝藏的雷区,由于俄市场不够成熟和规范,再加上语言障碍,使以往在俄投资的中国企业大多铩羽而归。为了降低风险,提高成功率,许多华商开始尝试有组织的经营方式,如河北辛集由当地政府出面把本地华商组织起来,成立中国河北辛集莫斯科商会。

 

三是商品种类增多、档次提高。商品种类由单一转向多元化,品种由最初的服装、皮货到鞋帽、玩具、食品、药品、日用品、小百货、办公用品、家电产品、建材和装饰品等几乎无所不包,就连莫斯科许多公墓扎花圈用的绢花都来自中国。随着俄罗斯经济的发展,居民的收入增加、生活水平提高,对商品的款式和质量的要求不断提高。中国企业根据俄罗斯市场需求调整自己的生产战略,提高产品质量,开发中高档产品,由不重视品牌开始向认识品牌的重要性转变。在俄罗斯几乎人人都在使用中国商品,但没有一个人,甚至华商自己都说不出自己产品的品牌,就连中国电器的知名企业长虹集团在俄罗斯市场上销售的产品都是贴着俄罗斯商标。不重视品牌使中国商品总是在低档次中徘徊,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现在已有越来越多的华商认识到这个问题并开始打出自己的品牌。2002年7月,首次进军俄罗斯市场的天津阔佬皮衣旗帜鲜明地提出让中国名牌产品走出地摊,摆进莫斯科的精品店,显示了华商品牌意识的觉醒。

 

2、俄罗斯与中国的贸易现状

 

双方政治互信进一步加强,为两国开展贸易合作垫底了基础。2014年5月,中俄签署《中俄关于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新阶段的联合声明》;2015年3月,俄罗斯宣布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015年5月,中俄签署“丝绸之路经济带”合作宣言。2016年中俄双边贸易额达到695亿美元,比2015年增长2.2%,俄罗斯是中国第七大贸易伙伴。俄罗斯向中国出口商品以矿产品、木材和化工产品为主,从中国进口商品以机电产品、纺织品和金属制品为主。

 

zhongguoyueluosishuangbianmaoyitongji20112016

2011-2016年中国与俄罗斯双边贸易统计(单位:亿美元) 来源:根据中国海关、商务部数据绘制

 

据俄罗斯海关统计,2015年,中俄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635.5亿美元,减少28.1%。其中,俄罗斯对中国出口286.1亿美元,减少23.7%,占俄罗斯出口总额的8.3%;俄罗斯自中国进口349.5亿美元,减少31.3%,占俄罗斯进口总额的19.2%。俄方逆差63.4亿美元,减少52.6%,中国为俄罗斯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2015年,中俄边境贸易额62.8亿美元,同比下降40.9%,其中,中国对俄出口22.3亿美元,同比下降56.8%;自俄进口40.5亿美元,同比下降25.9%。中国对俄边贸出口主要商品为轻纺、农产品和小家电等,进口以原木、原油、化肥、纸浆为主。

 

2016年,中俄双边货物进出口额为661.1亿美元,增长4.0%。其中,俄罗斯对中国出口280.2亿美元,减少2.0%,占俄罗斯出口总额的9.8%;俄罗斯自中国进口380.9亿美元,增长9.0%,占俄罗斯进口总额的20.9%。俄方逆差100.7亿美元,增长58.6%,中国为俄罗斯第二大出口市场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

 

2016年,俄罗斯对中国出口的主要产品是矿产品、木及制品和机电产品,三类产品出口额分别占俄罗斯对中国出口总额的68.3%、9.5%和5.1%,出口额分别为187.0亿美元、25.9亿美元和13.9亿美元,分别为减少5.2%、增长17.0%和减少11.4%。2016年,俄罗斯对华出口商品增长最快的是运输设备,增幅为267.3%,其次为贵金属及制品,增幅为125.4%。贱金属及制品降幅较多,下降44.8%。

 

俄罗斯自中国进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和贱金属及制品,2016年进口额分别为201.7亿美元、30.6亿美元和25.6亿美元,占俄罗斯自中国进口总额的53.0%、8.0%和6.7%,分别为增长18.5%、减少1.6%和减少0.4%。活动物;动物产品的进口额增幅明显,增长14.8%。皮革制品;箱包的进口额降幅明显,下降13.2%。

 

(二)双边投资合作

 

1、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的发展历程

 

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经历了阶段式的发展:

 

第一阶段(1996-1999年)平稳增长期。1996年中俄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建立,为发展投资合作提供了政治保障。这一阶段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由1996年的0.0008亿美元缓慢回升至1999年0.038亿美元,上升了46.5倍。1997年随着俄罗斯经济形势的好转,中国企业在俄投资增多,当年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额为0.0119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390%,增长率达到史上最高纪录。但好景不长,俄罗斯良好的经济增长势头再次遭受国内金融危机的影响,使得1998年中国对其的直接投资额仅为0.02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10.08%,但增长势头明显放缓,1999年的投资增速骤降至52%。

 

第二阶段(2000-2002年)快速增长期。2000年以来,随着世界经济发展速度的加快,各国对能源的需求日益扩大,国际能源市场价格随之不断大幅上扬,盛产石油和天然气的俄罗斯因此获得了极大的经济利益。这也加大了迫切需求能源的中国对俄的直接投资,2000年,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额达到0.14亿美元,增幅达265%。2001年《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签订,使得中国对俄的直接投资规模有了较快回升。2001年直接投资额为0.1761亿美元,同比上升幅度较小仅为26.96%,截至2001年底,投资总规模约为2.82亿美元。2002年中国对俄的投资额首次突破了0.3亿美元,达到0.3545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01.31%。

 

第三阶段(2003-2006年)急速增长期。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额2003年有小幅下滑,首次出现负增长,同比下降了12.6%。2004年起,中俄两国举办的每年一次的中俄投资促进会议,进一步提升了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的水平。其中,2004年中国对俄的直接投资额达到0.77亿美元,较上年增长148.39%,2005年投资额急剧上升至2.0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63.64%,首次突破了2亿美元,2006年中国对俄罗斯非金融类直接投资额为4.52亿美元,同比增长122.6%。2005年,中俄经济合作进入全面发展的新时期,中国政府开始鼓励和支持更多的企业到俄投资兴业,提出了争取达到或提前达到2020年对俄投资累计120亿美元的目标,截至2006年底,中国对俄投资项目总数736个,累计投资额达到9.35亿美元,投资领域涉及能源、矿产资源开发、林业、贸易、轻纺、家电、通信、服务等。这一时期,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额由2003年0.31亿美元急速上升至2006年的4.52亿美元,翻了将近13.6倍。

 

第四阶段(2007-2009年)迅速回落期。2006年11月,中俄政府正式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促进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为发展投资合作提供了政治保障。2007年,中国对俄直接投资额达到4.8亿美元,同比增长幅度仅为6.2%。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对中俄投资合作带来不利影响,使得中国对俄直接投资额迅速下降。2008年中国对俄的投资流量3.95亿美元,同比下降17.7%,占对欧洲地区投资的45.1%;2009年中国对俄的投资流量3.48亿美元,同比下降11.9%,占对欧洲地区投资的10.4%。可见,这一时期中国对俄的直接投资处于收缩阶段。

 

第五阶段(2010至今)加速上升期。随着金融危机对经济发展影响的减退和国际市场油价的再度上扬,使得经济发展严重受制于国际能源市场的俄罗斯经济再度复苏。此外,2009年下半年,中俄两国元首先后签署了《中俄投资合作规划纲要》和《中国东北地区同俄罗斯远东及东西伯利亚合作规划纲要》,这标志着两国地区合作进入新的历史时期。2010年中国对俄直接投资额达到5.6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63.22%,直至2013年,中国对俄罗斯的直接投资继续保持增长。

 

2、双边投资情况

 

自1996年中俄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建立以来,在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共同努力下,中俄两国间经济合作不断取得新的进展。而且在普京执政后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促进了俄罗斯的社会稳定,国家权力日益巩固。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居民收入增加,带动消费市场的扩大。金融体系的日益完善也为中国对俄罗斯投资提供良好保障。俄罗斯拥有较为发达的陆路、水路、航空运输及管道运输,城市交通也十分发达。随着科技的发展,俄罗斯的通讯服务也快速增长,实现全境可使用移动电话。对外国投资者而言,在俄罗斯所需生活能源同样是供应充足而完备。作为世界科技大国,俄罗斯的科技实力雄厚,科技整体水平居于世界领先地位。俄罗斯拥有巨大的研发实力,是俄罗斯科技发展的重要环节。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加工业基地,目前经济增长势头良好,对外投资的能力也日益加强。随着“走出去”战略的确定和实施,中国的很多企业都将目光瞄准了广阔的国外市场。目前,中俄两国经济都处在快速发展时期,两国在许多领域具有互补性,这是双方开展投资合作的基础和机遇之所在。

 

zhongguoduieluosizhijietouzi20062016

2006-2016年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情况 来源:中国商务年鉴(2017)

 

【对俄直接投资情况】2015年,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流量为29.61亿美元,创历史最高值,同比增长367.3%,占流量总额的2%,占对欧洲投资流量的41.6%。从行业分布来看,投资主要集中在采矿业(47.6%)、金融业(25.9%)、农林牧渔业(11.7%)、制造业(9.3%)、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1.6%)、租赁和商业服务业(1.3%)、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0.8%)等。

 

2016年,中国对俄直接投资流量为12.9亿美元,至2016年年底,对俄直接投资存量为129.8亿美元。

 

zhognguoduieluositouzidezhuyaohagnye2015

2015年中国对俄罗斯直接投资的主要行业

 

2015年末,中国对俄罗斯的投资存量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1.3%,对欧洲地区投资存量的16.8%;共在俄罗斯设立境外企业1000多家,雇佣外方员工4.1万人。从存量的主要行业分布看,采矿业55.88亿美元,占39.9%;制造业31.13亿美元,占22.2%;农林牧渔业24.63亿美元,占17.6%;租赁和商业服务业13.15亿美元,占9.4%;批发和零售业4.23亿美元,占3.0%;房地产业3.71亿美元,占2.6%;建筑业3.13亿美元,占2.2%;金融业2.31亿美元,占1.6%。

 

【在俄主要中资企业】在俄罗斯的中资企业正处于蓬勃发展阶段,主要集中在矿产、林业、农业、零售、建筑等领域,截至2015年底,共在俄罗斯设立境外企业1000多家。目前在俄罗斯的主要中资企业有:

 

(1)中国友谊商城:2000年10月18日开业,地处莫斯科市中央区,交通发达,是集百货零售、超级市场、餐饮娱乐和商务办公等功能为一体的商业购物中心。

 

(2)华为公司:1995年进入俄罗斯市场,1997年在伏尔加地区成立“贝托—华为公司”,生产和销售交换与接入设备。目前,华为已成为俄罗斯继三星、苹果之后的第三大受欢迎手机品牌。市场占有率约为8%。

 

(3)上实集团:参与开发“波罗的海明珠”项目,该项目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西南部,占地面积2平方公里,开发建设写字楼、宾馆、购物中心和商品房等,总投资金额13亿美元,采用分期滚动开发方式。投资主体为“上实集团”等7家企业,是目前中国在海外最大的房地产投资项目。

 

(4)中国诚通控股集团:投资莫斯科国际贸易中心项目。总投资3.5亿美元,其中2.66亿美元用于收购格林伍德公司全部股权。2011年9月中心开业,吸引了来自中国、德国、美国、越南等国400多家企业入驻,已入驻的中国知名企业有东风汽车集团、中兴通讯公司等。

 

另外俄罗斯的主要中资企业还包括:中国机械进出口(集团)、中航林业有限公司、五矿公司、中国冶金科工有限公司等。此外,在实施大型工程承包、合作开发资源等项目中,为增强获利能力,股权投资开始出现。如华电承建的供热发电机组项目,已和俄方组建合资企业,持股51%,未来将参与电站经营;中有色持股50%,开发多金属矿;中石化持股49%,开发乌德穆尔特油田。

 

timg

2007年6月,华为在圣彼得堡举办“华为在俄罗斯10周年”庆典,图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左二)和俄罗斯副总理茹科夫(右一)正式启动了庆典仪式,图中左一为华为董事长孙亚芳女士

 

(三)双边劳务合作

 

劳务合作是中俄经贸合作的重要领域之一,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国一直致力于拓展对外劳务合作,扩大劳务输出,而俄罗斯自经济改革以来,也极力增强对外经贸联系,加强两国劳务合作。由于中国与俄罗斯经济上互补且地理区位毗邻。因此,两国进行劳务合作已经变成一种现实需要。

 

2001-2015年中国对俄罗斯输出劳动力人数、对外承包工程年末在俄人数以及对外劳务合作年末在俄人数发展路径总体都保持一致。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以前呈逐年上升趋势,2008年之后不断下滑,而俄罗斯经济自2012年开始就处于停滞和衰退边缘,中国对俄罗斯输出劳动力人数和对外承包工程年末在俄人数自2012年开始虽略微有所上涨,但对外劳务合作年末在俄人数却自2011年开始逐步下滑,情况不容乐观。2013年我国对俄罗斯输出劳动力人数1.53万,占对外总输出人数的1.8%,总体输出规模较小,与两国的要素禀赋极不匹配。其中,对外承包工程年末在俄罗斯人数为0.55万,占我国对外承包工程年末在境外总人数的1.49%;对外劳务合作年末在俄罗斯人数为0.98万,占我国对外劳务合作年末在境外总数的2.03%。

 

2015年,中国企业在俄罗斯新签承包合同132份,新签合同额20.8亿美元,完成营业额17.1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7213人,年末在俄罗斯劳务人员19433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俄罗斯电信;浪潮集团有限公司承建俄罗斯国家超算中心工程;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承建莫斯科中国贸易中心“华铭园”多功能综合体项目总承包工程等。

 

中俄两国当前的劳务合作形式大致分为五种,首先,我国企业在俄境内投标,承建当地工程项目,如写字楼、住宅、酒店等,以该种方式派遣个人进入俄罗斯;其次,我国公司与俄当地公司签署某些用工合同,进而向其输入劳动力;然后,我国企业或个人在俄境内参与投资或筹办公司而输入的驻外工作人员;再次,俄罗斯进口我国一些类似农业机械的完整设备,中方会按协议派出员工负责组装,培训当地人员如何使用;最后一种,就是我国居民以旅游、出国探亲或者游学等途径外出打工。另外,中国与俄罗斯农业劳务人员流动是两国劳务合作的特色内容。

 

随着两国边境地区对劳务移民管理的更加严格,中俄两国间的农业劳务合作也出现了变化,由以往的以民间为主、无组织、无序状态,转变为由政府领导、以企业为中心、使农民获利的多种途径。俄罗斯远东地区的6个州和27个区及新西伯利亚地区均分布有我国黑龙江省的农业境外开发项目,对这些地区的全部农业利用面积达210万亩,输入劳务人员达3.5万人。

 

(四)双边金融合作

 

时至今日,在中俄两国政府的积极推动下,两国金融合作的双边机制从无到有,主要围绕金融市场发展、银行监管及政策对话等方面来开展合作。

 

1、中俄两国在反洗钱、反恐融资领域的合作

 

相对于发达市场经济国家而言,中俄两国境内及跨境的洗钱活动越来越频繁地发生。为打击洗钱犯罪,两国除各自采取一系列举措之外,相互间的合作也正在逐步开展。截至目前,两国在“中俄银行分委会”“欧亚反洗钱和反恐融资小组”框架下共同进行了洗钱类型和趋势研究,为维护本地区经济金融安全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工作,并取得了一定的阶段性成果。

 

2、中俄两国银行业的合作

 

银行业合作是金融合作的重要内容。中俄两国市场开放程度的不断提高及双边贸易与投资的快速增长推动了银行互设分支机构及代理行业务的开展,不仅经营业务不断向多元化方向发展,合作主体也从政策性银行扩大到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是对俄金融合作的主力军,特别是国开行表现尤为积极,后来居上。在“上合银联体”成立之后,国开行分别与一批俄罗斯大型银行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并与一些大型企业建立了合作平台。而中国进出口银行主要采取向俄金融机构提供授信额度和买方信贷的方式开展对俄合作,以解决结算不畅和信贷不力等制约两国经贸发展的难题。中俄两国政策性银行之间的合作一方面可以给商业银行带来派生业务,另一方面也起到了示范作用,对推动两国商业银行的之间的合作十分有益。

 

在实践中,除了政策性银行和政府贷款等合作交往外,中国各商业银行的对俄业务合作也正在由浅入深地逐步推进,从20世纪90年代的“避而远之”发展到通过建立代理行关系、开立美元直接结算账户、提高相互授信额度、签署全面合作协议等方式建立起双边合作机制。此外,中俄两国商业银行在对方设立的分支机构正在逐步增加。据统计,俄罗斯外贸银行、外经银行、工业通信银行和天然气工业银行等金融机构都在北京或者上海设立了代表处或分行。2008年2月,中俄两国建设了第一家互设银行——俄罗斯对外贸易银行上海分行,该银行的设立预示着中俄两国的金融合作机构走进了正规化的队伍。

 

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中国金融机构也积极在俄罗斯设立代表处或子银行。其中:

 

(1)中国工商银行(莫斯科)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8月,是中国工商银行在俄罗斯注册的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8500万美元。经过几年发展,以总资产5.5亿美元排中国在俄罗斯四家商业银行首位,同时也是当地人民币兑卢布最大做市商。

 

U397P1T1D14259342F21DT20071108045327

2007年11月7日,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中)与俄罗斯副总理茹科夫(右)为中国工商银行莫斯科股份公司揭牌

 

(2)中国银行(俄罗斯)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国在俄罗斯第一家金融机构。1993年开始营业,注册资本金为5200万美元,资产总额达4.25亿美元。2013年1月,中国银行俄罗斯滨海分行正式在俄罗斯海参崴开始对外营业,该分行的建立是俄罗斯滨江地区成立的第一家中国分行,该银行的成立预示着中俄两国在金融服务行业中建立了更加有效的合作机制和合作机构,方便于中俄两国两国企业的投资和贸易。

 

(3)中国建设银行(俄罗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3月,是中建行在俄罗斯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为1.5亿美元,总资产2.2亿美元。目前公司全面开展对公司和个人业务,主要业务包括现金、存款、贷款、结算、外汇牌照、债券投资、咨询顾问等。

 

(4)中国农业银行莫斯科子行于2014年12月获得俄罗斯央行的正式批准。

 

3、建立中俄跨境金融服务中心

 

随着中俄两国金融合作的发展,中俄两国合作建立中俄跨境集中服务中心。2013年6月,中俄两国成立了第一家“中俄跨境金融服务中心”,该中心的建立能够进一步完善中国与俄罗斯的就金融服务情况,便于中俄两国直接进行结算,避免了使用美元进行结算的麻烦,使中俄两国的贸易结算变得更加便利,同时推动了中俄两国的贸易发展。

 

(五)其他领域合作

 

中俄分别于2006年和2007年、2009年和2010年、2012年和2013年互办国家年、语言年、旅游年,2014-2015年举办青年友好交流年。2016-2017年举办中俄媒体交流年。目前,两国教育领域长短期留学交流人员达7万余人,双方争取2020年将留学人员总数增加到10万人。

 

截至2017年3月底,双方已经建立128对友好城市及省州、数十对经贸结对省州,建立中国长江中上游地区和俄罗斯伏尔加河沿岸联邦区地方合作理事会,中国东北地区和俄罗斯远东及贝加尔地区政府间合作委员会。
 

点击进入:六、俄罗斯与“一带一路”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