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阿曼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一)1949年前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1、阿曼的贸易发展环境

 

早在几千年前,阿曼的农业和畜牧业就比较发达,农牧业的发展又为阿曼手工业和商业的发展提供了牢固基础。因此,阿曼的手工业和商业也比较发达。又由于阿曼位于阿拉伯半岛东南角,濒临阿拉伯海、印度洋,交通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这便使阿曼的造船和航海业在西亚地区曾独占鳌头。自古以来,阿曼人以造船和航海闻名遐迩。

 

阿曼沿海地区的居民基本上都以造船和航海为业,以海谋生。阿曼沿海曾兴建许多大型港口,设有造船所和码头,其中最大的几个港口是马斯喀特、苏哈尔、苏尔和达巴等。阿曼建造的木帆船适航性能极强,快速、灵便、轻巧,而且造船工艺独具特色。

 

阿曼重要的地理位置,还使它成为东西方来往货物的一个重要集散地和东西方往来船只必经的交通要道。阿曼现首都马斯喀特在公元8世纪初期已是阿曼同其他海湾国家和亚洲各国海上交通的重要港口。阿曼的苏哈尔港,扼守波斯湾通往印度洋的咽喉。这里港湾优良,物产丰富。从公元4世纪到10世纪,它一直是亚洲最大港口之一,而且也是伊斯兰世界的第四大名城。海湾地区和东非沿岸国家的商贾基本上都是经由苏哈尔将其商品运往中国进行贸易的。及至15世纪,苏哈尔一直享有“中国的门户”之称。

 

苏联学者安·瓦·施瓦柯夫在《战斗的阿曼》一书中写道:“阿拉伯南部沿海地区,特别是阿曼地区,是同埃塞俄比亚、信德省和波斯湾各港口通商的航海家的诞生地。阿拉伯海就是因他们而得名的。”

 

2、汉唐中阿经贸关系

 

中国最早涉及阿曼的古文献是《后汉书》。《后汉书》第一一八卷《西域传》中说:“自安息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即阿曼)国。从阿蛮西行三千六百里,至斯宾国。从斯宾南行渡海,又西南至于罗国,九百六十里,安息西界极矣。自此南乘海,乃通大秦。”这是《后汉书》中关于阿曼的最早记录和绕道阿拉伯半岛东海岸的波斯湾抵达红海航线的详细记载。

 

阿拉伯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马苏第的《黄金草原》一书中说,公元6世纪时,中国的商船经常访问波斯湾,可以直航阿曼、西拉甫、巴林、奥波拉、巴士拉等地,而上述各港口的船只,也可以直航中国。阿拉伯商船的航程通常是从波斯湾出发,经阿拉伯海到达印度,并从印度的马尔巴拉海岸,经孟加拉湾,马六甲海峡,穿过南中国海,抵达广州。由于当时的阿拉伯商船沿上述航线同中国的贸易交往多以阿拉伯盛产的各种香料为主。因此,这条海上贸易通道被称为海上“香料之道”。海上“香料之道”和陆上的“丝绸之路”,构成了唐王朝建立之前中国与阿拉伯交往的两大交通动脉。

 

唐王朝建立后,公元661年高宗李治在位时,阿曼佐法尔地区的国王曾派遣使者来华,随后,来中国开展贸易活动的阿曼商人逐年增多。唐廷要求臣民与外商公平买卖,禁止向他们“重加率税”。另一方面,阿曼人凭借自身发达的造船和航海业,不断拓展对外交往活动。早在8世纪中叶,阿曼著名航海家阿卜·欧贝德·阿卜杜拉·卡塞姆曾沿香料之道远航印度洋,抵达中国广州,成为有文字可查的最早访问中国的阿曼航海家。

 

据德宗贞元年间著名地理学家、宰相贾耽在他撰写的《古今郡国县道四夷述>所记载,在唐朝的七条对外交通线中,有一条“广州通海夷道”。这条海上航线分为两段:前段是从广州出发,过马六甲海峡到斯里兰卡后,再沿印度西海岸北上,经阿曼湾到达波斯湾头的奥波拉和巴士拉,最后溯底格里斯河上至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的首都巴格达;后段则由奥波拉和巴士拉南下经巴林、阿曼、南也门,抵达非洲东海岸。关于后一段航线,贾耽在书中写道:“其西岸之西,皆大食国。其西最南,谓之三兰国。自三兰国正北行二十日,经小国十余,至设国。又十日行,经小国六七,至萨伊瞿和竭国,当海西岸。又西六七日行,经小国六七,至没巽国。又西北十日行,经小国十余,至拨离讶磨难国。又一日行,至乌刺国,与东岸路合。”据学者考证,设国在今南也门的席赫尔;萨伊瞿和竭即阿曼的哈德角,地处阿拉伯海的西岸突出口,也是阿曼的进口;没巽即阿曼的苏哈尔,扼波斯湾通往印度洋的门户;拨离谓磨难在今巴林岛的麦纳麦港。

 

唐代曾来华访问的阿拉伯航海家苏莱曼在851年所著的《苏莱曼东游记》一书中详细记载了从阿曼航海东来广州的路程,以及海外商人在广州的商贸活动情况。他在书中描述,当时在广州的阿拉伯商人和其他从事贸易活动的外国人,一度曾多达十余万人。阿拉伯商贾来华从事商贸经营的主要产品包括:象牙、犀角、乳香、龙涎、宝石、珊瑚、明珠、玻璃、丁香、没药、苏合香等。他们从中国采购的商品则以蚕丝、纺织品、瓷器、茶叶、铜铁器皿等为大宗。

 

slmdyj

《苏莱曼东游记》(一译《中国印度见闻录》)是中世纪阿拉伯人所著最早关于中国和印度的旅游记。20世纪初,中国学者张星烺在其《中西交通史料汇编》中曾多次提及此书,并摘译过其中若干章节。30年代刘半农、刘小蕙父女曾合译此书,题名为《苏莱曼东游记》,译自法、日两种译本的《中国印度见闻录》,内容更加完整、充实,为中华书局中外关系史名著译丛之一

 

另一方面,中国也组织商船远航到波斯湾及红海一带,同那里的阿拉伯人开展各种贸易活动。苏莱曼的《苏莱曼东游记》一书中对此均有记载。他在书中写道:“由于中国船只吃水较深,各地的阿拉伯货物都要先从阿曼港口运到波斯湾的西拉甫港,然后装上中国船,再远航印度和中国”。

 

3、宋代中阿经贸关系

 

中国进入宋代后,阿曼在中国和阿拉伯交往中的影响迅速扩大。公元1011年和1072年,阿曼苏哈尔地区的首领先后两次派遣使者赴华,促进和推动中阿关系的发展。

 

宋代,中国和阿拉伯之间的政治、经济交往得到进一步巩固和发展。据史书记载,在宋王朝(960-1279年)存在的300余年间,中国和阿拉伯地区的正式交往约40余次,其中包括官方使节,大食国各地独立“首领”的代表,以及商人或“舶主”等。宋代皇帝亦曾派遣特使访问大食。但是,宋代中国和阿拉伯交往大都取道海路,其原因在于,当时我国西北存在诸多民族政权,陆路交通不畅,商品物质运输和人员来往极为困难。因此,宋仁宗在位时曾颁布命令,要求大食商客“自经取海路”,“不得于西蕃入内”。其结果,它在主观和客观上都促进了海路交通的迅猛发展。那时候中国的航海和造船业已相当发达,船大且坚,并配有桅、帆、橹、舵等,不仅航速高,载重量大,而且安全性能也比较好。与此同时,中国的远洋商船在长期的通商活动中,逐渐探寻和开辟了一条新航线,这条航线从广州(或泉州)出发,横越印度洋,绕过印度,从苏门答腊直达阿曼佐法尔地区。新航线不仅路程近,而且还可借助印度洋上的季风,航行时间足足缩短了三分之一。这就为中国和阿拉伯的往来创造了更为便利的条件。

 

宋朝时期,中国的航海和造船业发展很快,中外海上交通盛极一时。中国沿海的一些城市,诸如广州、泉州、明州(宁波)、温州、秀州(嘉兴)、江阴、密州(山东诸城)等地都设置了专门管理海外贸易的机构——市舶司,鼓励海外商等地都设置了专门管理海外贸易的机构——市舶司,鼓励海外商人来华开展贸易活动。阿曼充分利用宋廷鼓励拓展海外贸易的大好时机,不断强化同中国的交往。阿曼商人从海外运来象牙、犀角、珍珠、宝石和各种香料、药材,换取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金银和钱币。

 

宋代阿曼商人来华进行交易的重要商品中香料占有突出地位。当时,中国的上层阶级盛行熏香之风,每年从海外进口的香料数量惊人,获利甚丰。《宋史》第一八五卷《食货志》记载:“宋之经费,茶、盐、矾之外,惟香之为利博,故以官为市。”另据宋神宗熙宁十年(公元一O七七年)的外贸统计,广州、明州、杭州三州市舶司所收购的乳香即达十五万四千四百四十九斤。阿曼的佐法尔沿海地区是有名的香料产地,素有“香岸”之称。大量香料就是从佐法尔一带运往中国广州和泉州等地的。故此,阿曼又成为推动和拓展中国和阿拉伯香料贸易的主角。

 

伴随阿曼商贾大量涌入中国沿海城市,广州逐渐发展为苏哈尔商人的大本营,其势力和影响遍及全广州。据宋代相关文献记尔商人的大本营,其势力和影响遍及全广州。

 

阿曼在发展中国和阿拉伯关系上的另一大贡献还体现在阿曼的苏哈尔港一直充当着东非海岸国家取道海路抵达中国的重要中转站。如前文所述,早在唐代,中国的对外交通线中就已存在“广州通海夷道”。海湾地区是中国广州通往阿拔斯王朝首府巴格达和海湾地区通往东非海岸西段海上航线的联接点。阿曼的苏哈尔作为这个联接点上的重要港口,它在中国同东非沿海地区的贸易交往中发挥着异乎寻常的作用。当时东非沿海地区的贸易实际上主要掌握在阿曼商人手中。由于阿曼商人熟悉非洲黑人的生活习俗和商贸交易行规,并同他们保持着各种联系,中国商船往往需要借助阿曼商人辗转来购所需的象牙、香料等商品。马苏第在他的《黄金草原》一书中说:“神祗”人(即东非黑人)售出的象牙通常都运往阿曼,由阿曼再运往中国和印度。阿拉伯地理学家伊德里西在他的《地理志》一书中也指出,神祗人自己没有船只,而是利用阿曼船舶运载其货物,到爪哇和中国进行贸易。他还进一步强调,苏哈尔是世界各地商贾云集的城市,也门等地的物产都输往苏哈尔,东非和波斯湾的货物,也都集中到那里,再运往印度和中国;远航到中国的帆船,也从这里启碇。凡此种种,都表明历史上阿曼无论是在中国和阿拉伯交往还是在中国和非洲交往过程中都做出了突出贡献。

 

元代是中西交通史上的鼎盛时期。蒙古人成吉思汗凭借武力南征北战,建立了强大的元帝国,结束了中西交通时断时续的状况,海陆交通畅通无阻。由于蒙古人的势力横跨欧亚两大洲,元帝国的大都(今北京)成为世界闻名的都城。沿海城市泉州此时的影响超过广州。

 

在明初对外开放政策的氛围下,郑和于1405-1433年实现了七下西洋的壮举。郑和自第三次(即1409年)远航起,每次都必经波斯湾口的忽鲁谟斯,然后西行至阿拉伯半岛,进而抵达东非海岸。这一带在历史上曾经大都属于阿曼领土,与阿曼关系非常密切。由于波斯湾口的霍尔木兹是当时海湾地区的货物集散地,郑和的船队在西亚的活动大都以波斯湾的霍尔木兹为依托,并以中国的金、银、青白花瓷器、五色缎绢、麝香、药材等来换取西亚各国的香料、宝石、珍珠、琥珀、玉制器皿、玻璃器皿、各类羊毛织品以及一些奇禽异兽。这些商贸活动有助于满足双方的物质需求,同时也加强了彼此间的联系。

 

阿曼人时常以其祖先开拓海湾抵达中国海上航线的业绩为荣,并视之为中国和阿拉伯友好交往的象征。1980年11月,阿曼素丹卡布斯命名的“苏哈尔”号仿古木帆船曾从马斯喀特港启程,沿着古代通往中国的海上“香料之道”,远渡重洋,辟波斩浪,历时大半年之久,于翌年7月抵达广州,对我国进行友好访问。

 

sheh

当年在海上航行的苏哈尔号

 

(二)1949年后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1978年5月25日,中国和阿曼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

 

建交之前,中国和阿曼之间自50年代起已存在民间贸易往来。1970年,中国对阿曼贸易总额在其进口国家中曾排名第五位。中国和阿曼建交之时,正值中国开始实施对外开放政策,这便为中国和阿曼关系的发展提供了有利的外部环境。

 

1979年,中国驻阿曼使馆设立商务代表处。1980年10月,阿曼工商大臣祖贝尔访华,中阿签订两国政府贸易协定。80年代初,中国对阿曼的直接出口达到1276万美元。此后,由于中国的多数商品需通过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转口阿曼,中国对阿曼出口出现逐年下降趋势。

 

1989年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访问阿曼期间,中国和阿曼签署两国政府贸易协定修改议定书,并成立两国经贸联合委员会,由此推动了两国经贸往来的大发展。1992年10月经贸联合委员会召开第一届会议。1990年两国贸易总额达到1.2034亿美元;1994年为4.3095亿美元;1997年两国贸易总额突破10亿美元大关,达到13.6246亿美元,并在中国同中东国家的国别贸易中位居第三。但随后几年,两国贸易总额再度下滑。1999年为6.6亿美元。

 

(三)21世纪以来与中国的经贸关系

 

进入21世纪后,在两国高层不断互访的推动下,中国和阿曼经贸合作各领域呈积极发展态势。

 

2002年3月国务委员吴仪访问阿曼,随访的大批中国企业家与当地政府和工商界人士广泛深入接触,扩大了中国在阿曼的影响。吴仪访阿期间,中国和阿曼签署了《避免双重征税协定》。同年10月,阿曼工商大臣访华期间,中国和阿曼双方召开第五届经贸联合委员会,两国经贸交往获得新的动力。

 

【双边贸易】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中阿双边贸易额达155.4亿美元,其中中方出口23.2亿美元,进口132.2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9.5%、7.9%、9.8%。其中,我方出口主要为机电产品、钢铁及其制品、高新技术产品、纺织品等;进口主要为原油。

 

阿2017年原油和凝析油出口总量较2016年的3.219亿桶减到2.942亿桶,同比下降8.6%。其中2.048亿桶出口至中国,占出口总量约70%,同比下降18.4%。到2017年,中国已连续10年位居阿曼最大原油出口目的国,10年内出口量增加一倍以上。

 

b5zgyamsbmytj
 

【双向投资】据中国商务部《2017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2017年当年中国对阿曼直接投资流量1,273万美元,截至2017年末中国对阿曼直接投资存量9,904万美元。2017年重点投资项目主要有:中阿(杜库姆)产业园一期,预计于2021年建设完成,分批投入共10亿美元资金;我国私人投资经营的贸易商城金龙商城二期,于2017年2月23日开始正式运营,一、二期共投资2040万美元。2018年5月11日,中国民企投资的阿曼金龙商城四期——苏哈中国市场正式开业。

 

amjlsceq

阿曼金龙商城二期家具建材城开业庆典

 

截至2016年年末,阿曼在华投资1323万美元,项目数量10个。阿曼石油公司与韩国GS集团签订协议,购买了青岛丽东化工有限公司30%的股份。

 

【承包劳务】据中国商务部统计,2016年中国企业在阿曼新签承包工程合同19份,新签合同额8.19亿美元,完成营业额8.06亿美元;当年派出各类劳务人员156人,年末在阿曼劳务人员605人。新签大型工程承包项目包括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公司承建阿曼益贝利独立电站项目;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承建阿曼电信;中国石油集团长城钻探工程有限公司承建阿曼钻井服务等。

 

【能源合作】能源合作是中国与阿曼经贸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涵盖石油上、下游全产业链,原油贸易亦是合作的主体。2017年中国石油(原油)进口量为4.2亿吨,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其中,从阿曼进口原油3100万吨,是中国第五大石油进口来源国。

 

阿曼是中国较早进入石油上游领域的国家,中石油于2002年购得阿曼5区块50%的作业权益,与阿曼MB集团成立联合作业企业DALEEL,进行开发作业,经营情况良好,2007年收回全部投资并开始实现盈利。中石油对上游市场的进入,为一批中国专业从事石油机械、服务的公、私所有制企业提供了进入阿曼市场的机遇,东方地球物理勘探公司、长城钻井、山东科瑞、海默集团等,都在阿曼获得了可观的市场份额。

 

【产业园】2016年5月,中国-阿曼(杜库姆)产业园在杜库姆经济特区揭牌。该产业园占地11.72平方公里,有望通过5年的建设初具规模,并在50年内完成区块内外基础设施建设,开发石油炼化、轻重工业、物流仓储等多种用途。中阿产业园由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府推动,调动区内资源,成立中阿万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园区进行规划、建设和运营。2017年4月,中国·阿曼(杜库姆)产业园在阿曼杜库姆经济特区举行奠基典礼和入园签约仪式,签订的首批10个入园项目,涉及海水淡化、石化、电力、光伏组件、石油装备等领域。

 

dkmjjtq

中国-阿曼(杜库姆)产业园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合作】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阿曼予以积极响应,并于2014年10月作为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签署了建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谅解备忘录。2016年6月,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协定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阿曼国家储备基金执行总裁阿布杜-萨拉姆-穆尔施迪代表阿曼签署该协定。

 

【双边经贸磋商机制】2011年10月第七届中阿经贸联委会在北京召开。2016年3月22日,中国-阿曼经贸联委会第八届会议在马斯喀特举行。阿方表示,阿曼推出的“2016-2020年发展规划”与中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倡议有许多契合点,阿方愿与中方共同努力,加强传统能源和新能源合作,共同实施工业、交通物流、旅游、矿业、渔业等领域投融资、建设和运营项目。

 

随着两国贸易额不断创出新高,阿曼已成为中国在阿拉伯地区第四大贸易伙伴,两国在投资、基础设施、人力资源等领域的合作规模也在逐年扩大。

 

(四)中国与阿曼签订的经贸协定

 

1980年10月14日,中国与阿曼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阿曼苏丹国政府贸易协定》,协定有效期1年,如任何缔约一方未以书面形式提出修改或废止该协定,协定有效期将自动顺延。

 

1995年3月18日,中国与阿曼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阿曼苏丹国鼓励与保护投资协定》,协定有效期10年,如果任何一方不提出中止要求,协定自动延期10年。

 

2002年3月25日,中国与阿曼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与阿曼苏丹国避免双重征税及防止偷漏税协定》,同年7月20日正式生效。

 

2010年11月7日,中国与阿曼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投资促进事务局与阿曼投资促进与出口发展中心双向投资促进合作谅解备忘录》,确立了双方投资促进活动和定期优先发展的领域。

 

点击进入:六、阿曼与“一带一路”的关系